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39章 鼻青脸肿的赵大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夏雨做无辜状,委屈地看着我:“二爷,我怎么了啊,别叫我姑奶奶,我是你二奶啊,我木有缠你啊,我是想见见你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看到你,我心里好欢喜啊。”</p>

    “现在你见到我了,行了吧,走吧,回家吧。该干嘛干嘛去。”</p>

    “刚见到你赶我走啊,我还没看够你呢。走,你请我到你办公室去坐坐吧,快,二爷,你请我。”夏雨催促着我。</p>

    “不请,你不要到我办公室,也不要我们公司。”</p>

    “怎么了?为什么?”夏雨说。</p>

    “不怎么,不为什么。”</p>

    “偶要和你谈工作呢。”夏雨又搬出了杀手锏。</p>

    “现在不谈。等我方案出来再说。”</p>

    “你的方案,你的方案猴年马月出来啊。”夏雨说。</p>

    “很快,出来后你直接看方案可以,现在不需要谈。”</p>

    “哼,你虐待大客户,我找秋桐姐姐告你一状。”夏雨嘟着嘴巴。</p>

    “告去吧,愿意怎么告怎么告。”</p>

    “你——你个死易克,你个没有良心的死男人。你欺负我。”夏雨说。</p>

    “你愿意怎么认为怎么认为吧,我不解释!”我说着又想起了老黎的未曾谋面的闺女,哎,夏雨和她,真是一个天一个地下,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啊。</p>

    不知怎么,我潜意识里觉得老黎的闺女一定是个温顺温柔美丽善解人意的好女孩。</p>

    正和夏雨僵持着,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哎,你们二位在这里干嘛呢?”</p>

    我和夏雨回头一看,是秋桐。</p>

    “我去集团总部办事了,刚回来呢,正巧在这里看到你们。”秋桐笑着说。</p>

    “秋桐姐姐。”看到秋桐,夏雨的嘴巴一瞥,眼圈一红,满怀委屈的样子:“姐姐,二爷欺负我。你来给我做主。”</p>

    秋桐看了我一眼,我露出苦笑,秋桐似乎明白夏雨在胡闹,笑了,忙搂过夏雨的肩膀:“哎哟,这可不行,易经理怎么能欺负咱小雨妹妹呢,我要好好批评易经理。”</p>

    夏雨一听,噗嗤笑了,抱着秋桐的胳膊:“嘻嘻,还是姐姐好,这个臭二爷知道欺负我,不和他玩了。”</p>

    秋桐哈哈笑了:“小妹,怎么到这里来了?来了怎么不到公司里坐坐呢?”</p>

    “我要进去坐坐的,可是,臭易克不让我进去,我让他请我,他是不请。你说,哪里有这样对待客户的?”夏雨忙控诉我:“自己不主动请客户进去坐,还得我自己提出来,我自己提出来还不行。”</p>

    “哦,呵呵,那是不妥,来,姐姐请你,请你到我办公室去坐坐。走——”秋桐拉着夏雨的手。</p>

    “嘿嘿,好——走——”夏雨开心了,瞪了我一眼。</p>

    我们一起往公司走,夏雨和云朵刚才吃糖炒栗子的地方距离公司大门口大约50米,赵大健被打,似乎没有惊动公司里的人,刚才的围观者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p>

    进了公司,楼,经过赵大健办公室的时候,秋桐随意一瞥,突然站住了。</p>

    赵大健这会儿已经洗净了脸的血污,但还是有些鼻青脸肿,正坐在办公桌前龇牙咧嘴。</p>

    “赵总,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秋桐吃惊地问赵大健。</p>

    赵大健看看秋桐身后的我和夏雨,夏雨正得意地笑着。</p>

    赵大健脸露出羞恼的神色,却又不便发作,瓮声瓮气地说:“没事,不小心跌了一跤。摔的。”</p>

    “哦,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要不要去卫生所去包扎下啊。”秋桐关心地说。</p>

    “不用,没事,你去忙吧,不用管我。”赵大健粗暴地说,接着又狠狠瞪了我和夏雨一眼,夏雨吐了吐舌头,又冲我做个鬼脸。</p>

    “哦。”秋桐迟疑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那好吧。”</p>

    然后,我和秋桐还有夏雨进了秋桐办公室。</p>

    坐下后,夏雨笑嘻嘻地说:“秋桐姐姐,今天你要好好感谢感谢我哦。”</p>

    “哦,为什么呢?”秋桐笑看夏雨。</p>

    “因为,哈哈……”夏雨突然大笑起来。</p>

    秋桐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夏雨,又看看我。</p>

    夏雨笑完,然后说:“我不告诉你。”</p>

    秋桐笑了:“你个死妮子,还保密啊。”</p>

    “嗯哪,保密。”夏雨使劲点点头,又笑着。</p>

    “既然保密那我问了。不过,既然你说我要感谢你,那我请你吃午饭吧。想吃什么呢?”秋桐说。</p>

    夏雨想了想,说:“干脆,在你办公室吃快餐得了。”</p>

    “那岂不是太简单了,不能这么打发你哦。”秋桐说。</p>

    “没事,我喜欢在你这里吃快餐,我喜欢在你办公室的感觉哦。”夏雨说。</p>

    “那好吧,我安排云朵去买快餐,我们四个人一起在这里吃。”秋桐接着拿起内线电话通知了云朵。</p>

    “哎,秋姐,昨晚我请大家唱歌,本来挺高兴的事,结果来了个前大奶,把好好的欢乐气氛给破坏了,扫了大家的兴,不好意思哦。”夏雨说。</p>

    “呵呵,没事的。昨晚玩的挺好的,还是要感谢你。”秋桐说。</p>

    “哎——都是这个冬儿,这人真差劲,搅乱了我们的欢场不说,临走还打了易克,太过分了。”夏雨说。</p>

    “小妹,不要这么说冬儿妹妹。其实,冬儿妹妹是个挺好的人,只不过,有些事,一时说不清楚,或许,这其有些事情误会了。”秋桐边说边看了我一眼。</p>

    “什么误会,我看她是无理取闹,见不得大家的开心,我看她是吃醋,被易克休了不肯善罢甘休,吃海珠的醋,吃我们大家的醋。”夏雨说。</p>

    秋桐苦笑了一阵,又情不自禁看了我几眼,接着对夏雨说:“好了,小妹,这事不要再提了,真的,冬儿妹妹其实本质是不错的,不像你以为的那样。”</p>

    “你一个劲儿的护着她,我可真不明白。”夏雨说。</p>

    秋桐无奈地摇摇头:“我不是护着她,我是说这个事儿。我是真的希望大家不管分离聚合都能做好朋友,毕竟,大家认识也是一场缘分。”</p>

    “对,是缘分,我和你认识也是缘分,和易克这个臭二爷认识也是缘分,和阿珠云朵海峰认识都是缘分,只不过,我和这个冬儿认识,这缘分委实有些丧气。”夏雨说。</p>

    “呵呵,既然是缘分,那几不要丧气,缘分总是可遇不可求的。”秋桐说:“小雨,你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姐姐是很喜欢你的。”</p>

    “嘻嘻,我也喜欢姐姐呢。”夏雨开心了,又看着我:“易总啊,秋总都喜欢我,你呢?你喜不喜欢我啊,表个态度,来,说下你对我的感觉。”</p>

    我说:“你是想听真话呢还是想听假话?”</p>

    夏雨鼓起腮帮:“想听好听的话。想听开心的话。”</p>

    “那我喜欢你。”</p>

    “啊哈,真的啊?你真的喜欢我啊?”夏雨欢叫一声。</p>

    “你不是想听好听开心的话吗,”我说:“自然,这是假的。”</p>

    “我切——你个死易克,你又耍我。”夏雨叫了一声,顺手摸起沙发的垫子冲我打来,我一把接住,放在沙发。</p>

    秋桐趴在办公桌笑弯了腰。</p>

    很快,云朵买来了快餐,大家边说边笑一起吃完了午餐。</p>

    饭后,夏雨接到公司里的电话,要她回去开会,恋恋不舍地走了。</p>

    “我讨厌死这个夏季了,有事没事让我回去开会。”临走时,夏雨如是说。</p>

    秋桐和云朵都笑了,我摇摇头,这样的副总裁,要是换了我是夏季,我一天打她三次屁股。</p>

    夏雨走后,云朵也回办公室去忙了,秋桐接着拿出大征订工作方案,和我商讨起其一些细节和问题。</p>

    一直讨论到下午2点,暂时告一段落,秋桐找了个杯子给我倒了一杯水,端给我:“来,易大人,讲了半天,辛苦了,口渴了吧,喝口水。”</p>

    我端起杯子看着秋桐:“挺会伺候人的,不错。”</p>

    秋桐脸色微微一红,接着说:“贫嘴,去你的。”</p>

    “去我的,我往哪里去啊?”我说。</p>

    “愿意往哪里去往哪里去。”秋桐边说边忍不住笑了。</p>

    正在这时,秋桐的手机接到一个短信,看完短信,秋桐的神情一下子变了,抬头看着我,满脸是惊愕的神色。</p>

    “怎么了?”我看着秋桐。</p>

    “你看看——”秋桐喃喃地说着,把手机递给我。</p>

    我接过来一看短信内容,也一下子呆住了。</p>

    短信内容很简单:调查组突然撤离。</p>

    这短短7个字,足以让我和秋桐都感到诧异。</p>

    市委调查组刚进驻才半天撤离,这意味着什么?</p>

    我看看秋桐,她正看着我,一时,我们大眼瞪小眼,似乎都捉摸不透这短信内容所包含的意思。</p>

    “谁发的短信?”我看这号码不熟悉,边把手机还给秋桐。</p>

    “集团人力资源部我以前的同事,至于是谁,你不要问了,反正你也不认识。”秋桐边接过手机边又看着这行短信,自言自语道:“调查组突然撤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p>

    秋桐的语气又像是在问我。</p>

    秋桐看了一会儿,删除了手机短信,然后抬头看着我:“这事你怎么看?”</p>

    不知不觉,我要和秋桐讨论起集团大事了。</p>

    我看着秋桐:“很显然,包含着两层意思,一,调查结束,事情很简单,不需要繁赘的过程,调查组要回去给领导汇报,然后拿出处分决定。”</p>

    “那另一层意思呢?”秋桐紧盯着我。</p>

    “另一层意思……”我犹豫了下:“另一层意思我觉得有些是做白日梦,那是调查组接到头的指示,结束调查,此事大事化小,或者大事化了。但这可能性我不敢想,我觉得微乎其微。”</p>

    秋桐沉吟着,点点头:“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我也这么认为。但是,你看那短信里的‘突然’二字,这‘突然’似乎代表了某种含义。”</p>

    “我之所以说有第二层意思,是因为这‘突然’二字。”我说。</p>

    秋桐陷入了沉思,半天,秋桐抬起头看着我:“易克,站在立的立场,你同情总编辑不?”</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