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32章 集团出事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恍惚间,那个声音又在心里回荡:总有一个地方,一辈子不会再提起,却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总有一个人,一句话一个字,都会让你心痛,刻骨铭心。总有一段情,一直住在心里,却纠葛在生活里。忘不掉的是回忆,继续的是生活,错过的,难以当做路过,来来往往身边出现了很多人,总有一个位置,一直没有变。</p>

    月色清冷,夜色深沉,我的心起起落落。</p>

    第二天,我去单位较晚,9点多才到。</p>

    班后,我到秋桐办公室,秋桐神色很低沉,正郁郁地坐在那里。</p>

    “怎么了?”我走到她跟前,以为她还在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p>

    秋桐抬起眼看着我,缓缓地说:“集团又出事了。”</p>

    “又出事了?出什么事了?谁出事了?”我向秋桐发出一连串的疑问,心里有些惊讶。</p>

    “这回是编务系统出的事情,报纸出了大问题,日报。出事的直接责任人是总编室主任,至于还牵扯到谁,那不好说了。”秋桐说。</p>

    我的心一沉,编务系统!日报!总编室主任!</p>

    我脑子里猛地闪过曹丽和那个总编室副主任在一起的镜头,我心里突然意识到,我想防备却不知该如何去防的狼终于来了,才几天的功夫来了!</p>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呆呆地看着秋桐。</p>

    秋桐说:“昨天省委在星海召开落实科学发展观现场交流大会,参加会议的有包括省委记省长在内的绝大部分省委常委,还有全省各地市的党政部门一把手,大会由省长主持,省委记做了重要讲话,会议还专门听取了星海市委记做的落实科学发展观经验介绍,参观了星海的部分现场。</p>

    这是星海在省委领导和其他地市领导面前大展风采的绝佳时机,也是市委特别是市委记向全市人民展示他领导下的星海市委工作业绩的重要机会,为此,此次会议市里的三大宣传单位报纸广播电视都专门派出了记者采访,报社派出的是记者部的记者。</p>

    昨天的会议结束时已经接近6点,记者写完稿子又找市委秘长审稿,审完稿子已经接近8点多了,日报记者部都已经下班了,采访的记者于是按照以前的习惯,直接把稿子送总编室,总编室夜班要到9点才有人,这个月值班的是总编室主任,记者直接把稿子从总编室主任门缝里塞了进去。</p>

    按照编辑部的习惯,总编室主任一来夜班,见到这样的稿子,是立刻要安排最重要的头版头条予以编发的,可是,总编室主任昨晚恰好晚几个同学聚会,多喝了点酒,晚到了办公室半个小时,他去了办公室打开门后,却没有看到那篇稿子,既然没有稿子,那总编室主任安排的今天的日报自然不会有这条新闻。</p>

    等到今天班后,日报都已经投递出去了,市委办公室的人首先看到了日报没有这条重大新闻,立刻给市委秘长做了汇报,接着秘长打电话责问市委宣传部,市委宣传部立刻责问报社。</p>

    这下报社才知道漏发了一条极其重要的新闻,省委记领衔的大部分常委齐聚星海的机会一年能有几次?这重要性几乎都可以和政治局委员到星海视察相媲美了,这样重要的新闻竟然漏发了,这对星海日报来说,是极其重要不可饶恕的政治错误。</p>

    日报要的是及时迅速,作为党的喉舌,如此重要的新闻竟然没有在次日发出来,这让市委记大光起火,因为市委记为了脸争光抓面子,还安排市委办公室专门加印了300份报纸,特意专门送到参加会议的省委和各地市领导住的宾馆。</p>

    此刻这些领导也已经看到今天的星海日报了,专门派送的星海市委的机关报没有这个会议的消息,这等于是市委记自己打了自己的耳光,让省委领导不满,引起其他地市领导的耻笑,他怎么能不发怒?</p>

    虽然这条新闻记者又从电脑里调了一份出来,但是今天显然已经不能刊发了,只能等明天的报纸,而今天会议结束了,那些大小领导都散会走人了,拖延了一天,对市委记来说,效果等于是个零。</p>

    于是市委宣传部边立刻安排明天的发稿事宜边迅速启动了问责机制,开始层层追究责任,一名副部长立刻带着有关人员进驻了集团,开始逐个找相关当事人调查谈话。</p>

    我听到的消息是采访的那位记者一口咬死自己亲自把稿子送到了总编室主任的办公室,从门缝里塞进去的,这样做并不违规,以前都是这样做的。</p>

    总编室主任一口咬死自己进来后没有见到这稿子,绝对没有。总编辑这个月值班,他一时什么也说不清楚,他已经吓懵了。到目前为止,调查还在继续。”</p>

    听秋桐说完,我明白了,此事简直太好操作了。</p>

    不怕贼偷怕贼惦记,不管记者和总编室主任如何按照以往的流程来办事,只要被人惦记着,被人看了,总有机会下手。</p>

    那位总编室副主任只要趁机会偷偷配一把总编室主任办公室的钥匙,只要盯了这次大会,只要盯住了那记者,这记者的稿子没有跑。记者从门缝里塞到总编室主任的办公室,主任不在,副主任可以有从容的时间进去打开门拿走那篇稿子,主任回来见不到稿子,自然不会编发这条新闻。</p>

    这样的事情那些搞字工作的呆子可能不会想到这些,但是对我来说简直是小儿科,太容易操作了。</p>

    这时我想到一个问题,对秋桐说:“那个总编室主任办公室走廊里的监控器探头肯定坏了,而且还是不久前坏的。”</p>

    秋桐睁大眼睛看着我:“你怎么知道的?是的,我听说是坏了,不过刚发现不久,集团后勤部门还没来得及换新的,本来想找找监控录像看看到底是记者没送呢还是记者送了总编室主任没看到,还是有其他人进了总编室主任的办公室把那稿子给拿走了,但是现在什么都看不到。</p>

    看来,这总编室主任和记者都要承担责任了,集团党委会给予他们严厉的处分。当然,最倒霉的可能是总编辑,市委记发怒了,市委对这事看得很重,谁也不敢讲情,谁也保不了他了,特别是他主持集团的工作不久。”</p>

    “我猜的。”我说。我没有小看曹丽和那个副主任,他在之前先破坏了那个监控器探头,看来计划很慎密。</p>

    “猜的?你怎么这么会猜?”秋桐说。</p>

    “这个你不要管了,反正我是能猜到。”我说。</p>

    “我想知道,你告诉我!”秋桐看着我:“你是不是事先知道了什么?”</p>

    我本来想告诉秋桐曹丽和总编室副主任的事情,但是想了想,告诉她对她毫无益处,此事抓不到任何确凿的证据,只凭我看到的那一次两人会面确定做手脚之人,显然是不恰当的。</p>

    而且,万一秋桐听了之后要铁肩担道义冲动之下去替那几个倒霉鬼打抱不平,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将她拖进去。</p>

    想到这里,我对秋桐说:“我实现什么都不知道,我这个人多疑,喜欢乱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刚才是突然想到的,因为我前几天到集团的时候发现那里的监控器摄像头似乎有些损坏。”</p>

    秋桐似乎对我的回答不满意,但是看我的样子,也不想多问了,托着腮帮坐在那里沉思。</p>

    我说:“你说会怎么认定和处分这些责任人?”</p>

    秋桐说:“首先,责任人的认定,从下往说,采访的那个记者,记者部主任,总编室主任,然后,是总编辑。一条线,都是责任人,都要负不同的责任。</p>

    至于处分,记者记者部主任总编室主任由集团党委自己处理,处理完报市委宣传部处理结果,降级降职的报市委组织部,总编辑,要由市委宣传部拿出处理意见,市里相关部门联合作出决定。</p>

    这样的事情,处分可大可小,看面的态度,看市委记的态度。小了党纪政级处分,警告检讨扣发工资过关,大了不好说了,调离岗位都是轻的,不免职开除是幸运的。</p>

    对于小人物来说饭碗是天大的事情,但是对于高高在的大人物来说,这只不过是一盘小咸菜而已,小人物的命运都掌握在他们手里,想干掉一个小人物像踩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p>

    听了秋桐的话,我的心继续往下沉。</p>

    自从发觉曹丽和那个总编室的副主任开始接触,我预感到孙东凯要对总编辑下手,曹丽一定是受孙东凯指使在暗操作某些事情,但是编务系统曹丽也插不进手,所以她只能去找那位总编室副主任。</p>

    虽然我已经有了这种预感,但是我由于对这个编务系统的不熟悉和不搭界,我无法做出准确预测何时会出事,也不知他们会采取何种方式出事。</p>

    那晚浮生若梦告诉了我很多办报纸出事的范例,但我无法预知他们何时会以何种手段下手,我对这一块一直是束手无策,很多时候只能暗祈祷。</p>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再祈祷也没用。</p>

    现在,这匹狼终于来了,孙东凯终于开始对主持工作的总编辑出手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