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31章 乐极生悲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欢唱?”冬儿说:“你们真会找地方,跑到这里来欢唱。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是谁的主意?”</p>

    “我的主意啊,怎么了?”夏雨说:“这里是星海最高档的夜总会,我们到这里来玩怎么了?怎么?这是你家的地方,不许来?”</p>

    冬儿没有理会夏雨,看着我。</p>

    我不说话。</p>

    “我劝你们不要乐极生悲。”冬儿说。</p>

    “哎——冬儿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话我不爱听。”夏雨不高兴地说:“你这人,是不是见不得别人高兴开心啊,净说些扫兴的话。”</p>

    “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在座的有人心里明白。”冬儿说。</p>

    “你们谁明白冬儿姐的话呢?”夏雨看着大家。</p>

    海珠和云朵脸一团迷惘,秋桐皱皱眉头,看了看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p>

    突然,秋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接着白了。</p>

    “冬儿,谢谢你。”秋桐突然对冬儿说。</p>

    秋桐此言一出,宁州云朵和夏雨都愣了,她们都不明白秋桐为何突然说出这句话。</p>

    我心里明白秋桐想到了什么,她是个聪明的女人。</p>

    “哼,到底还是有明白人。看来你们都不是傻子。”冬儿说。</p>

    “你才是傻子。你这个前女友怎么骂人呢?”夏雨说:“这买卖不成情意在,你是失宠了也不用这样骂人啊。挺好的一个姐姐,怎么出口骂人,不好玩。”</p>

    冬儿没有理会夏雨,接着站起来:“我走了,不扫大家的兴致了,临走之前,我给大家道个歉,对不起,打扰各位了,对我的出现给大家带来的不愉快,我深表歉意。”</p>

    说着冬儿往外走,秋桐站起来:“冬儿妹妹,我送送你。”</p>

    “不用了,秋姐,谢谢你。你不用出来了。”冬儿在我身边站住:“易克,初恋情人要走了,你不送送吗?”</p>

    我坐在那里没动,看看海珠,海珠低头不看我们。</p>

    这时秋桐说:“既然冬儿这么说,易克,你去送送冬儿吧。”</p>

    海珠倏地抬起头看着秋桐,眼里带着意外的神情。</p>

    我这时突然明白秋桐刚才谢谢冬儿的话里包含的意思,也明白了冬儿来这里的用意,她虽然嫉恨海珠,狐疑秋桐,不喜欢夏雨,对我满怀幽怨,但是她却不想看到我们在这里出事,她当然知道白老三此时正在夜总会,也知道白老三的爪牙都在这里。</p>

    她来这里,是冒着一定风险的。</p>

    我心里涌起一阵复杂的情感,默默站起来。</p>

    出了包间,在走廊里走了几步,冬儿抬头看看天花板,这里有个探头,冬儿停住脚步,看着我,神色阴沉。</p>

    “你是个混球——”冬儿骂我。</p>

    我不语。</p>

    “你竟然敢带着她们到这里,我看你是作死了。”冬儿低声厉声说。</p>

    我继续低头不语。</p>

    “抬起头来——”冬儿说。</p>

    我抬起头,看着冬儿,冬儿的眼里充满了悲戚和痛楚,这眼神让我的心猛地一颤。</p>

    冬儿突然抬起手,冲我的脸狠狠是一巴掌。</p>

    “啪——”这声音又脆又响。</p>

    我还没回过神来,冬儿已经转身离去。</p>

    我还站在那里发愣,脸火辣辣的,包间的门突然打开,秋桐云朵夏雨还有海珠都冲了出来。</p>

    “呀——这个冬儿打你了——”夏雨惊叫起来。</p>

    海珠的脸倏地剧变,嘴唇哆嗦起来,冲着冬儿离去的背影要追过去——</p>

    我一把拉住海珠。</p>

    “她太过分了,她可以随意侮辱我,但我绝对不容许她打你。”海珠在我手里挣扎着愤怒地叫着,声音里带着哭腔。</p>

    “对,阿珠,去找她算账,我帮你——”夏雨火了,在一边撺掇着,跃跃欲试。</p>

    这时秋桐一把拉住夏雨的胳膊:“小雨,不要胡来——”</p>

    “秋姐,她都打易克了,这还了得。”夏雨的眼里突然迸出了泪花,似乎她对我被打很心疼。</p>

    “好了,大家冷静下。”秋桐突然严肃地说。</p>

    海珠和夏雨停止了折腾,大家都看着秋桐。</p>

    “冬儿妹妹,她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冬儿妹妹,其实也是为我们好。”秋桐若有所思地说。</p>

    “秋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夏雨瞪眼看着秋桐:“打人还是为我们好。这是什么逻辑。”</p>

    海珠也大惑不解地看着秋桐。</p>

    秋桐抬头看了一眼走廊的天花板,沉吟了一下,说:“这事不说了。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玩了,我突然不喜欢这里了。”</p>

    “嗯,我也很讨厌这里了,这里败坏了我的好心情,我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夏雨撅起嘴巴说着,边趁海珠正在查看我被打的脸颊不注意,伸手擦了把眼角,接着又带着关切的目光看了看我。</p>

    同时,我看到秋桐和云朵也都用心疼的目光注视着我,她们眼里露出同样关切的眼神,却不敢表露,只能偷偷瞥着。</p>

    于是,夏雨去结账,大家接着离开了帝豪夜总会。</p>

    夏雨开车送秋桐和云朵,我和海珠打车回去。</p>

    回去的路,海珠心疼地抚摸着我的脸:“哥,疼不?”</p>

    我摇摇头:“没事,不疼。”</p>

    “这个冬儿实在太过分了。”海珠怒气未消:“今晚因为大家都在,我对她一忍再忍,一让再让,没想到她得寸进尺,竟然抬手打你。我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p>

    “好了,这事过去了不要再提了。”我笑了下:“你看,我什么事都没有。”</p>

    海珠沉默了半天,说:“秋姐说的话今晚很怪。”</p>

    “想不明白不要想了。”</p>

    “嘴巴说不想很简单,但是心里能做到吗?”</p>

    “怪的事多了,努力不让自己去想是,想多了,对自己没好处。”</p>

    又沉默了半天,海珠突然说:“冬儿说什么下午看到你和一个女人**,这是真的还是假的?”</p>

    “你说呢?”</p>

    海珠说:“我不知道。”</p>

    “你愿意相信吗?”</p>

    “当然不愿意。”</p>

    我说:“我下午和曹丽,也是我们集团经管办的一个副主任,女的,一起出去察看走访订户,结束后一起喝咖啡,正好被冬儿看见了。”</p>

    “你和她一起喝咖啡**?”</p>

    “没有的事情。”</p>

    “那冬儿为什么要这么说?”</p>

    “你说她为什么要这么说?你说她为什么要当着你的面这么说。”我反问海珠。</p>

    海珠低头沉吟了一会儿:“这么说,她是想挑拨我和你之间。”</p>

    我没有说话,我的心里还在想着冬儿今晚的言行,虽然挨了冬儿一巴掌,但是心里却突然对冬儿增加了一份说不出的感觉。</p>

    冬儿嫉恨我身边所有的女人,总是想法设法在算计她们,可是,在今晚这样的时候,她却又不动声色地将我们从白老三的夜总会赶走,我相信她这么做不是出于恶意,是为了我们好,或许她是但心我的安危,并不是为了秋桐海珠她们。</p>

    我突然想,假如今晚的场合没有我在,她还会这么做吗?她会看着海珠和秋桐落入白老三的手里遭受白老三的欺侮吗?</p>

    我的心里琢磨着,脑子里有些乱,很纠结。</p>

    侧眼看了下海珠,海珠正扭头看着窗外,夜色里,海珠的脸色显得忧心忡忡,充满心事。</p>

    我不知道此刻她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海珠的心里是否承受着巨大的折磨和压力,我不知道今晚她听到看到的一切会对她的心态产生怎样的影响。</p>

    回到宿舍,我和海珠都洗洗睡了,彼此都没有多说话。</p>

    半夜时分,我突然醒了,伸手一摸身边,没人,海珠不在身边。</p>

    睁开眼,看到月光朦胧的窗口,站着一个披衣的背影,正沉默地抱着双臂仰视着窗外清冷的深邃的夜色和月色。</p>

    我知道这是海珠。</p>

    我没有出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沉默地看着同样沉默伫立的海珠。</p>

    我不知道海珠是什么时候起来的,也不知道她在这里站了多久了</p>

    很久,很久,我听到海珠发出一声微微的深深的叹息。</p>

    我的心一颤,有些绞痛之感。</p>

    然后,海珠回到床,轻轻躺在我身边。</p>

    我忙闭眼睛,做熟睡状。</p>

    一会儿,感觉海珠的手在抚摸我的脸颊,那是被冬儿打的一边。</p>

    我微微睁开一条缝,看到海珠正侧身凝视着我,夜色里,我看不清楚海珠的神色,但是海珠可以借助朦胧的月光看到我的脸。</p>

    我一动不动,偷偷透过眼睛的缝隙观察着海珠。</p>

    海珠的脸离我的脸很近,她久久凝视着我,轻轻抚摸着我的脸。</p>

    蓦地,突然有热热的液体滴在我的脸,顺着我的脸颊流到了嘴角,咸咸的。</p>

    海珠在流泪,在默默地流泪。</p>

    我的心里涌起阵阵涟漪,各种悲凉悲楚疼怜爱怜一起涌出来。</p>

    一会儿,海珠的头低了下来,冰冷的唇贴在了我的额头。</p>

    我闭眼睛,眼泪突然无声地滑落,和海珠的汇流在一起,滑落到我的唇边。</p>

    良久,海珠的唇离开了我的额头,躺好,将我的头拥进她温暖的胸膛,轻轻抱着我,轻轻抚摸着我的肩膀。</p>

    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温柔的母性。</p>

    这种母性突然给了我莫大的安慰。</p>

    我不知不觉在海珠的怀里睡去。</p>

    夜正长。</p>

    睡梦里,我梦到了秋桐,梦见自己正躺在她的怀抱里,梦见自己正在享受她的母性和温存。</p>

    蓦地醒来,夜还在继续,窗外的月光映在床,映在海珠挂满泪痕已经熟睡的脸。</p>

    想着刚才的梦境,我的心里一阵巨大的歉疚和不安,还有难言的纠结和撕裂以及躁动和烦忧。</p>

    我明白,我的痛,只有自己懂。总是喜欢在如此孤独的夜里翻起过去,那些被深埋心底的往事,得到的,拥有的,失去的,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一直都很明白,不该沉迷于过去,忘却一切,才能获得短暂的轻松。</p>

    其实,我害怕深夜,害怕无尽的寂寞袭向我;却又喜欢深夜,因为只有周围漆黑一片,我和我的泪才是安全的。</p>

    如此矛盾的我如此纠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