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30章 懂礼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冬儿听了,点点头,接着看着我,又看看海珠:“这房间里好像有人不欢迎我来啊。 我来的是不是很贸然呢。”</p>

    夏雨看看我和海珠,眨眨眼睛,接着说:“你还要大家怎么欢迎你呢?都跪拜迎接?我看不必了吧,自己找个地方坐是了。”</p>

    秋桐这时走过来拉了拉冬儿的手:“冬儿,来,坐吧。好久不见你了,还真挺想你的。”</p>

    冬儿随着秋桐的邀请顺势坐到了沙发,边说:“到底还是秋姐懂礼数。”</p>

    夏雨放下话筒,一屁股坐到冬儿身边,说:“我也懂礼数。这房间里的人都懂礼数。”</p>

    我坐到海珠身边。</p>

    这时,我感觉到海珠的神情有些紧张,云朵也有些紧张,不时看看我,又看看海珠和冬儿。</p>

    冬儿看看云朵,笑了:“云朵,好久不见,愈发漂亮了。”</p>

    云朵不自然地笑笑:“冬儿姐,你也更加好看了。”</p>

    冬儿说:“我不行了,老了。这人未老,心先老了。”</p>

    夏雨这时说:“冬儿,我看你人不大,怎么会心先老了呢?”</p>

    “被人折磨的呗。”冬儿不看夏雨,眼睛直直地盯着海珠。</p>

    海珠不看冬儿,低头不语。</p>

    冬儿扫视了一遍大家,然后看着我说:“挺风光啊,白天和一个女人忙乎着**,晚带着四个美女来夜总会逍遥,小日子挺不错嘛。”</p>

    冬儿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讥讽和幽怨。</p>

    冬儿这么一说,大家都抬头看着我,海珠的眼睛睁大了。</p>

    夏雨看着我:“白天你和冬儿在一起?”</p>

    我还没回答,冬儿说:“当然不是我。不过,被我偶遇了。”</p>

    我沉默不语地看着冬儿。</p>

    冬儿接着对我说:“没想到吧,下午刚见过面,晚又见面了。一天两次看到我,是不是觉得挺晦气呢?”</p>

    “是的,没想到。”我说:“至于晦气不晦气,我想你自己心里有数。”</p>

    “哈。易克,行,算你狠。”冬儿笑了一下。</p>

    这时夏雨似乎觉得空气不大对,看着冬儿:“哎——冬儿啊,你和易克是什么关系啊?怎么这么说话呢?”</p>

    冬儿看着夏雨:“这话该我问你,你和易克又是什么关系呢?”</p>

    夏雨怔了下,接着说:“我们是朋友。我和易克还有海珠云朵秋桐都是朋友。”</p>

    “好一个朋友。”冬儿冷笑一声,接着说:“夏雨,告诉你,我和易克是什么关系,我是易克的初恋女友,易克是我的初恋男友。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前男友前女友。”</p>

    “哦也。是这样。”夏雨吐了吐舌头:“这么说,阿珠是你的继承者了。你是第一,阿珠是第二了。”</p>

    “你是不是想做第三呢?这里在坐的其他人是不是还有第三第四呢?”冬儿说。</p>

    “什么话?我才不是第三,我顶多算是二……”说到这里,夏雨突地住了嘴,接着改口:“我顶多算是二位的好朋友。”</p>

    “你说的二位是哪二位呢?”冬儿说。</p>

    “你可以随便理解啦。”夏雨本来是临时绉出来的这个二位,冬儿问她,她自然是不好解释的,索性让冬儿猜。</p>

    “这里海珠和冬儿不懂夏雨临时改口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和秋桐还有云朵却明白,云朵和秋桐想笑又没笑出来,因为两人的脸色这时都有些难看,似乎冬儿刚才那句话刺激了她们。”</p>

    冬儿这时又说:“房间里空气好沉闷哦,不会是因为我来的缘故吧?”</p>

    夏雨随口说:“废话,自然是因为你,你来之前,我们大家都很欢乐呢。你看你一进来,大家都不笑了,也不说话了。”</p>

    冬儿说:“那你这话的意思是想赶我走了?”</p>

    夏雨看看我和海珠,说:“随你了。不过看在你是易克前女友的面子,我是不会说赶你走的话的。看你的自觉性了。”</p>

    夏雨不知不觉站在了海珠一边,似乎海珠这会儿的态势很弱,引起了她的同情。</p>

    冬儿看着夏雨:“你这小姑娘讲话倒是很直爽,不过似乎也不留情面。”</p>

    夏雨说:“冬儿,我叫你一声冬儿姐吧,其实我觉得你大可不必这样,大家做不成恋人,做朋友也一样啊,恋爱自由嘛。你和易克散了,自然易克是有权力选择别人的,别人也是有权力选择易克的,别说已经分手了,是没分手正在谈恋爱,只要没领结婚证,谁都有选择自己恋人的权力。”</p>

    冬儿说:“听你这口气,似乎你也对易克很感兴趣喽。”</p>

    夏雨的脸微微有些红,说:“我没这么说,你少乱说。我只是说的这个理儿。”</p>

    冬儿说:“这个理儿……小姑娘,我看你岁数不大,心眼倒不少,都跟谁学的?这里不会有你的老师吧。”</p>

    夏雨淡淡一笑:“冬儿姐,我看我倒是该拜你为师。我看你的心眼这里在座的各位都多。只是聪明过火了未必是好事,我看你失宠的原因恐怕在于此。”</p>

    冬儿的脸色有些发白,刚要发火,接着却又笑了:“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那么你看在座的各位谁最得宠呢?”</p>

    “这个我不会告诉你的,干嘛要告诉你呢。”夏雨笑嘻嘻地说。</p>

    “那我来告诉你。”冬儿说:“看起来有的人似乎正在得宠,看起来有些人自以为自己最得宠,其实呢,这人心莫测,有的人自以为是其实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有的人不露声色其实另有所图,有的人貌似看起来像不相干,其实则暗地算计。”</p>

    冬儿此话一出,海珠的脸色唰地白了,秋桐的神色也有些尴尬,云朵则深深低下头不语,似乎冬儿的话或多或少击了她们的心事。</p>

    夏雨看看海珠秋桐和云朵,露出不解的神色,接着看着冬儿:“你这话对着谁来的?”</p>

    冬儿说:“谁心里有鬼我是对着谁来的。”</p>

    夏雨说:“那么你是对着我来的?”</p>

    冬儿说:“那么你心里是有鬼喽?”</p>

    夏雨说:“我心里木有鬼,是你心里有鬼。我看你心态很不正常,我建议你有空去看看心理医生。我认识精神病院的一个医生,你要是想去看的话,我倒是可以介绍。”</p>

    冬儿哈哈一笑:“我心态不正常?我看这里有人心态不正常,只不过不是我。”</p>

    夏雨说:“觉得大多数人心态不正常的,正说明她自己心态不正常。这个你不用歉让,我看非你莫属。”</p>

    冬儿收敛了笑容看着夏雨:“夏雨,你是在故意挑衅我,是不是?”</p>

    夏雨也不笑了,冷冷地说:“我看你是在故意挑衅大家,是不是?”</p>

    冬儿说:“我没那意思。我只不过是来看看大家。”</p>

    夏雨说:“那我也没那意思,我只不过是在说明一个道理而已。既然你来看看大家,那说明你是把大家当朋友的,既然你把大家当朋友,大家也把你当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尊重和理解是最重要的,互相给面子,也是必须的。”</p>

    冬儿说:“那你给我面子了吗?”</p>

    夏雨说:“你先问问自己给大家面子了吗?好好的场合,好好的欢乐气氛,被你给搅了。今晚是我请客,你来搅局,成心和我过不去,是不是?”</p>

    夏雨说着,得意地看看我,又看看海珠秋桐和云朵,似乎她在帮大家出气。</p>

    我心里一团乱麻,秋桐和海珠云朵都神情低沉,秋桐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海珠继续低头不语,云朵则显得有些紧张和不安。</p>

    大家似乎都没有觉得夏雨和冬儿的斗嘴有多么好玩,都觉得没有什么出气不出气的想法。</p>

    冬儿说:“我没有来给你搅局的意思,我之前都不认识你,这会儿才刚认识而已,而我和她们三位美女,却早认识,曾经,我们还都是朋友。当然,现在,我们也可以说是朋友,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大家心里都有了一些间隙。至于你这个小妮子,我可以当你是朋友,也可以不当。我今天过来,不是冲你来的。”</p>

    “哈。”夏雨笑了一声:“你当我是不是朋友都无所谓,我不在乎,既然你当他们大家是朋友,那么你一进来不该那个样子,弄得大家都不开心。”</p>

    “我弄得大家不开心?大家不开心了吗?”冬儿说着扭头看着秋桐:“秋姐,告诉我,你今晚不开心吗?”</p>

    秋桐这时笑着:“冬儿妹妹,见到你,我心里实在是高兴的,只不过也有些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p>

    冬儿这时又看着云朵:“云朵,你见到我不开心吗?”</p>

    云朵怯怯地看着冬儿:“冬儿姐,好久没见到你了。希望你能开心好。”</p>

    冬儿接着又看着海珠:“那么,你呢?海珠妹妹,我们可是老相识了,你见到我,很不开心是吗?”</p>

    海珠抬起头,看着冬儿:“冬儿姐,开不开心是大家心里的自然感觉,这个需要一个个来问吗?虽然你已经和易克分手了,但是我和易克都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都希望你能开心幸福。”</p>

    冬儿冷笑一声:“那我要好好感谢感谢你了,不单感谢你,还得感谢你那位哥哥,你们兄妹俩,我都要好好感谢,我不会忘记你们对我的好。更不会忘记你们对我做的一切。”</p>

    海珠脸色继续发白:“冬儿姐,我们俩的事情,和我哥无关,也和易克无关,你有什么情绪冲我来好了。”</p>

    “好一个大包大揽,冲你来?听起来好像很牛啊,和你哥无关,和易克无关,都无关那我和你又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怎么来的这么多事情?”冬儿说:“听你说话的口气好像我在欺负你,好像我在给你受气,我可不想戴这个帽子,我们俩谁是受害者,我想你心里最有数。”</p>

    我这时说:“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一切都是缘分,没有什么受害者之说。冬儿,在座的大家都不想和你为敌,大家都对你是友善的,大家都希望能和平共处做好朋友。我想,你应该端正心态。”</p>

    冬儿这时看着我,神色里带着深深的幽怨和痛楚,看了半天,一句话不说。</p>

    房间里一时沉默了,沉默了半天,还是夏雨先开口了:“哎——好了,大家不要饶舌斗嘴了,既然刚才易克说大家都是朋友,那冬儿姐来这里,自然也是朋友了,大家继续欢唱吧。来,唱歌唱歌,冬儿姐,你要不要先来一首。”</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