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29章 自言自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呵呵。 ”皇者笑了,又吸了一口烟,自言自语地说:“将军今晚在这里和白老三谈完事情,会找个安静的地方去住。选了半天,决定到棒棰岛宾馆去住几天,那里依山傍海,是个清净的所在。有可能白老三也要去跟去那里住几天。”</p>

    我心里一动,皇者这自言自语的话分明是在暗示是我什么,伍德和白老三去不去棒棰岛住不是重要的,很可能是个托辞,他的话外音明显是在提醒我一来他知道李顺现在住在棒棰岛宾馆,二来白老三很可能打听到了什么蛛丝马迹,或者是伍德省心多疑,怀疑李顺回来了住在棒棰岛宾馆,极有可能最近他们会派人去调查。</p>

    我点点头对皇者说:“我心里有数了。”</p>

    皇者笑着:“你有什么数了?我可是什么都没说。”</p>

    我说:“是的,你什么都没说。”</p>

    “星海现在的天气不大好啊,越来越冷了,西伯利亚的寒风经常在肆虐。”皇者感慨地说:“如果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其实还是住到南方好,那里起码会避开寒风的侵袭。”</p>

    我点点头:“是的,不光寒风紧,天气还很阴霾。”</p>

    皇者说:“是的,阴霾很厉害。很难见到晴朗的天气,不过,我相信,阴霾终将散去,阳光终将普照大地。”</p>

    我说:“嗯,是的。”</p>

    皇者说:“你相信光明终将驱走黑暗吗?”</p>

    我点点头:“我相信,你相信不?”</p>

    皇者笑着:“我也相信,不过,有时候,黑暗漫漫。秋天即将过去,冬天即将来临,冬天的夜是很长的。”</p>

    我说:“再长的夜,也会有天亮的时候。”</p>

    皇者说:“你是个乐观主义者。”</p>

    我说:“你也是。”</p>

    皇者说:“我觉得我们之间谈话,越来越像是朋友了。”</p>

    我说:“像是朋友。这说明我们之间实际还不是朋友。”</p>

    皇者笑着:“是,不错。我其实很希望我们能做朋友,而不是对手和敌人。”</p>

    我说:“我不愿意和任何人做敌人,但是,也不会轻易把一些人当做朋友。”</p>

    皇者说:“现在的形势很明情,白老三和将军都知道你现在你是李顺在星海的代理人,白老三一心想除掉你,你是他战胜李顺的最大障碍,他已经把你作为了眼钉,要不是将军的关系,恐怕白老三和你之间早不止一场恶战了。当然,还是因为将军的关系,白老三和李顺之间一直没有开展,起码没有明着公开动手。”</p>

    我说:“这么说,我该感谢伍德了?”</p>

    皇者说:“该不该感谢你自己心里有数,不用我多说。将军一直觉得你是个人才,是个属于江湖的人才,他一直想将你纳入帐下。还有,将军是李顺的教父,白老三要想和李顺公开火并,不会不考虑这一层关系。”</p>

    我说:“恐怕这不是白老三没和李顺公开动手的真正原因吧?恐怕动不动手这跟导火线在将军手里吧。”</p>

    皇者说:“易克,你很聪明,有些话我不能说地太明白。其实,说没有动手,只是没有公开撕破脸而已,双方暗地里的小动作一直没有停止。至于公开火拼的导火线在谁手里,恐怕也未必是将军能决定的。”</p>

    “还有谁?”我说。</p>

    皇者摇摇头:“这个,我不好说,将军很多事也不会告诉我的,我只能猜测,我只是感觉,白老三和李顺之间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恐怕不单是争夺地盘谋取钱财这么简单,或许,这其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玄机。至于这玄机在哪里,暂时,我也想不透。”</p>

    我说:“万能的皇者还有想不透的。”</p>

    皇者说:“因为小亲茹突然消失的事情,将军对我多少有些情绪,一些事根本不会和我说,好有些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事情,我地反复琢磨辨别其真伪。”</p>

    我说:“你何苦跟着伍德受罪呢?你说你这么精明的人,做什么不行,非得靠着伍德来吃饭?”</p>

    皇者说:“话不是这么说的,我最适合混的是这样的圈子,我别的还有什么能耐,又不像你这么懂经营会做生意,将军对我一直不错,虽然因为小亲茹有些小隙,但是并没有影响主流和大局,我跟随将军多年,感情还是有的嘛。当然——”</p>

    皇者停顿了下,苦笑着:“我和你的某些处境也有相似的地方,有时候是身不由己,既然进了这个圈子,想轻易脱离,没那么容易,那句老话:贼船容易下贼船难。”</p>

    皇者似乎说的理由很充分,但我总觉得他没说实话。</p>

    皇者的话我不能全信,也不能全不信,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断来吸收。</p>

    或许,这是我和皇者不能做朋友的根本原因,和太精明的人一起,会缺乏安全感的。</p>

    到如今,我始终看不透皇者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总让我觉得不踏实,我找不到让自己对他信任的理由和信心。一方面他似乎在帮助我,但是另一方面他却似乎有意在我面前隐瞒着什么,热切还想从我这里打探到什么东西,同时还在死心塌地跟着伍德混。</p>

    这个人,我想我既要利用,还得防备。</p>

    “对了,次你打电话问我那个录音磁带的事情。”皇者说:“那盘磁带你做了什么用途?手里没有了?”</p>

    “那磁带没了,彻底消失了。”我说。</p>

    皇者看着我,沉吟了下,说:“那磁带一定不是在你的手里消失的。”</p>

    我说:“何以见得?”</p>

    皇者说:“因为你找我要复制。我这次还真没来得及复制一盘,按照我的惯例,我当然是会留个底子的,但是这次时间太仓促了。”</p>

    我说:“怎么又想起这件事来?”</p>

    皇者说:“因为。我似乎感觉到最近孙东凯对白老三和将军的态度有些细微的变化。我想,这应该是和那盘磁带有关吧。我想,这盘磁带,你是不是没捣鼓好,落到了孙东凯的手里。”</p>

    我看着皇者没有说话。</p>

    皇者继续说:“我还有一点没想明白,孙东凯知道被录音的事情,只会猜疑将军,为什么会对白老三也有如此态度的变化。难道,是你将错错借机转嫁了什么?”</p>

    我不由暗佩服皇者的分析能力,这家伙的脑子里东西还真不少,实在不能小瞧。</p>

    我说:“你分析问题的能力很强,思维很慎密,只是,我觉得你想多了。你觉得我有那么高的手段吗?”</p>

    皇者哈哈一笑:“老弟,别人我相信没有这手段,但是你,我相信你能做到。”</p>

    我笑了:“多谢兄台夸奖。”</p>

    皇者说:“这么说,我猜对了?”</p>

    “无可奉告。”</p>

    “这么说,这磁带对你来说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p>

    “老兄,你想得很多。”</p>

    “你借用这磁带实施了反间计,是不是?”</p>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p>

    皇者哈哈笑起来,说:“老弟,你的防守可是滴水不漏,很慎密。”</p>

    “彼此彼此吧。”</p>

    皇者说:“好了,在这里谈话时间够长了,我是从监控器里看到你出来才跟到这里来的,我要回去了,你也回去吧,注意小心点。”</p>

    我点头,然后皇者先出了卫生间,我稍等了几分钟,迅速给老秦发了一个手机短信:“速离开棒棰岛。”</p>

    很快收到老秦的回复:“我们下午已经离开。”</p>

    原来李顺和老秦下午离开棒棰岛宾馆了,只是没通知我。</p>

    如此看来,万能的皇者也不知道李顺和老秦离开的消息,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感激皇者的好心提醒,我不知道他帮助李顺的真正原因,是为了李顺还是为了我,或者,是为了他自己。</p>

    老秦只说他们离开了棒棰岛,那么,去了哪里?宁州?还是继续呆在星海,只是换了个住宿的地方?</p>

    李顺这两天没和我联系,我不知道他购买那小岛的事情到什么程度了。这事他不让我参与,正好省了我的心。</p>

    我放心了,然后回包间。</p>

    走到包间门口,听到里面很安静,没有音乐和唱歌的声音。</p>

    我心里有些怪,突然涌起一阵不祥之感。</p>

    站在门前定定神,猛地一把推开门。</p>

    打开门的瞬间,我呆住了——</p>

    我之所以呆住,因为我看到了冬儿,她竟然在里面。</p>

    冬儿似乎是刚刚进来,还没有坐,正站在房间央,而房间里的四个女人似乎都一时有些还没有反应过来,正发愣,夏雨也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话筒,没有音乐在播放,似乎是她正要准备唱歌还没开始去点,冬儿突然进来了。</p>

    此刻,冬儿的神色很平静,秋桐的神色有些意外,海珠的神情显得有些不安,云朵则有些无措,夏雨则睁大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显得有些迷惑和不解。</p>

    看到我进来,大家一起看着我,冬儿也看着我。</p>

    夏雨突然冒出一句:“你俩一起进来的。”</p>

    夏雨的话证实了我的判断,我没有理会夏雨,进来关房门,然后看着冬儿:“冬儿,你怎么来了?”</p>

    冬儿看着我淡淡一笑:“怎么?不欢迎?不行吗?”</p>

    我说:“你来干什么?”</p>

    冬儿说:“你这是在质问我吗?”</p>

    夏雨这时又恍然:“哎——你们不是一起进来的。”</p>

    秋桐这时站起来招呼冬儿:“冬儿。来,请坐吧。”</p>

    秋桐的态度很热情。</p>

    云朵这时也叫了一声:“冬儿姐。”</p>

    夏雨这时看着冬儿:“咦——你叫冬儿。我们这房间里夏秋冬都有了,还缺个春了。”</p>

    冬儿先冲秋桐和云朵点点头,然后扫了正坐在那里默不作声的海珠,接着又看着夏雨:“你是夏?你叫什么?”</p>

    夏雨大咧咧地说:“我叫夏雨,夏天的下,雨水的雨,看来你和大家都熟悉啊,既然来了,那做呗,今晚我请大家唱歌,你也算一个。”</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