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28章 二爷二奶?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时坐在后面的云朵说了一句:“说是特其实她也挺有数,今晚吃饭的时候,她愣是没叫你二爷自称二奶。 ”</p>

    海峰一听愣了:“什么二爷二奶?”</p>

    云朵说:“夏雨叫我哥二爷,称呼自己二奶呢。呵呵。刚一开始听到这称呼,我直接懵了。”</p>

    海峰看了我一眼:“我擦,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你成了二爷她成了二奶?”</p>

    我于是把认识夏雨的经过简单和海峰说了下,海峰听完,点点头:“哦。原来如此,是你有眼不识泰山,愣是把这位亿万富姐说成是二奶,她于是顺水推舟称呼你二爷,还自得其乐接受了二奶的封号。这丫头挺怪,怎么会喜欢二奶这个封号,还喜欢叫你二爷。该不会是她看你了吧?”</p>

    我的心一跳,说:“开国际玩笑,人家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她不过是耍弄我而已。这个夏雨,是喜欢耍弄人玩。因为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吓唬蔑视过她,她一直不肯罢休不停耍弄报复我,当时春天旅游的业务接单子时,我和海珠可没少了被她刁难,不过还好,有她哥哥主持大局,总算把这个单子接下来了。”</p>

    海峰点点头,突然皱皱眉头,又转头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几分迷惑和沉思。</p>

    一会儿,云朵在后面说:“这个夏雨其实看起来倒是挺单纯挺简单的,不是那种有心计的人,为人处事好像很直爽的。也没有架子,为人热情,这种人打交道,不累。”</p>

    海峰点点头:“这我也看出来了。”</p>

    我没有说话,心里却隐藏着沉甸甸的心事。</p>

    在我的人生里突然冒出来的这样一个夏雨,我不知道这个妖孽般的小魔女到底会给给我的情感生活和命运带来怎样的变化,我不知道她会是我生命里的匆匆过客还是会长久留驻。</p>

    快到帝豪夜总会的时候,海峰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海峰说:“今晚我不能陪你们玩了,单位里有点事情需要我去处理。”</p>

    到了帝豪夜总会,海峰把我们放下,然后直接去了单位。</p>

    于是,我和秋桐海珠云朵还有夏雨一起进了夜总会。</p>

    夜总会里人来人往,客人很多,各色各样的人穿梭来往,生意很是火爆。</p>

    “哎——云主任,我的小助理,快去安排包间哈。”夏雨冲着云朵笑嘻嘻地说:“你是秋桐姐的办公室主任,也是我的小助理哦。”</p>

    云朵笑了,过去要包间。</p>

    “找个大包啊,空间大了舒服。”夏雨又叮嘱云朵。</p>

    云朵点点头过去了。</p>

    海珠这会儿和秋桐在一起说笑着什么,夏雨往我身边蹭过来,悄声笑眯眯地说:“二爷,看,四大美女陪着你玩,你多爽啊,风光不?”</p>

    我没有理会夏雨,眼睛四下察看着周围来往的人,心里略微有些紧张。</p>

    “二爷,怎么不理我?”夏雨又说。</p>

    这时,我突然看到了伍德,正往里走,身后跟着皇者。</p>

    在我看到伍德的同时,伍德也看到了我。</p>

    看到我,看到正在我身边笑嘻嘻的夏雨,看到正在说笑的海珠和秋桐,伍德的眼神一愣,身后的皇者也带着意外的神情。</p>

    显然,他们都没有想到我会和海珠秋桐一起来白老三的夜总会,或者说没想发到我们敢到这里来。</p>

    伍德的目光扫视了我和海珠秋桐一下,接着盯住了夏雨,我这时感觉伍德的眼神带着更加意外的神情,似乎他认识夏雨,似乎他想不到我们会和夏雨在一起。</p>

    秋桐和海珠这时正在说话,没有注意到伍德和皇者。</p>

    夏雨更没有看到伍德和皇者,或许她不一定认识他们,还在我身边腻歪着嘟哝着不着边际的话。</p>

    伍德眉头忽然皱了下,接着停住脚步,低声对皇者说了一句什么,皇者看着夏雨,点了点头。</p>

    然后,伍德冲我微微一笑,但是没有过来打招呼,接着径自进去了。</p>

    皇者也冲我笑了下,紧跟在伍德后面进去。</p>

    这偶然的遇见,让我的心里不由有些不安起来,我不知道伍德刚才和皇者说了什么,但是我感觉应该和夏雨有关。</p>

    这时云朵回来了,弄好了包间,大家一起去了包间,夏雨点了水果点心和饮料。</p>

    大家坐在那里,边谈笑边吃边喝,气氛很融洽很活跃,有夏雨在,想不热烈都不行,夏雨显得很开心,嘴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p>

    我坐在旁边拿着一瓶饮料慢慢喝着,有些心神不定。</p>

    一会儿,夏雨拿过话筒,招呼大家开始唱歌。</p>

    “小助理,云妹妹,小美女,来,先给姐唱首歌听听,姐听听来自蒙古草原的歌喉。”夏雨把话筒递给云朵。</p>

    云朵笑呵呵地接过话筒,点了一首老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p>

    歌声响起来,悠远悠扬,云朵的歌声还是那么动人。</p>

    歌声里,我不由想起了那茫茫无边的大草原,想起了和云朵一起纵马驰骋草原的情景,想起了纯真善良的云朵在这一年多里的际遇。</p>

    大家专注地听着,秋桐的表情有些感动,眼里带着几分向往和沉思。</p>

    秋桐一会儿看着云朵,一会儿又似乎不经意地看我一眼,接着又带着几分不安和忐忑看看海珠。</p>

    秋桐此刻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最近她的心里在想什么?</p>

    我从侧面看着秋桐娇柔美丽的脸庞,心绪翻涌着。</p>

    云朵唱得很动听和投入,看着云朵那美丽的面孔,想着云朵那坎坷的情感遭遇,我的心里突然很难受,听不下去了。</p>

    看看秋桐,正专注地看着云朵,眼角似乎有些晶亮的东西。</p>

    我心里叹了口气,站起来,借口去卫生间,离开了房间。</p>

    刚出房间,夏雨追了出来:“喂——你干什么去?”</p>

    “厕所。”我说。</p>

    “大的小的?”夏雨又追问。</p>

    我哭笑不得:“你给我一边去。”</p>

    “哼,早去早回,不然我去厕所抓你出来。”夏雨哼了一声,回了房间。</p>

    完厕所,我在水龙头前洗了一把脸,洗完抬起头,忽然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站着皇者。</p>

    不知道皇者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这家伙神出鬼没。</p>

    我转过身,卫生间里此时没有其他人,只有我和他。</p>

    “你胆子不小,敢带着四个美女来白老三的地盘唱歌。”皇者说了句。</p>

    我说:“他们不知道这是白老三开的夜总会,他们要来,我没办法。”</p>

    “关键这四个女人还有秋桐和海珠,你应该知道白老三一直在打她们的主意,你这不是把肉往狼窝里送吗?”皇者又说。</p>

    我没做声。</p>

    “还有,那个和你一起的女孩子,是三水集团的副总裁,将军认出她来了。”皇者说。</p>

    我看着皇者:“怎么了?”</p>

    皇者说:“这个夏雨不认识将军,但是将军认识夏雨,将军今晚很意外,一来意外你们敢到这里来唱歌,二来意外你竟然会和三水集团的这个夏雨在一起。他刚才和我低声说了几句话,是让我摸摸你和这位夏雨是什么关系。”</p>

    我说:“你该知道。春天旅游和三水集团刚做成了一笔业务,这笔业务是夏雨分管的。”</p>

    “我当然知道,小亲茹和我说过。”皇者说:“不过,我不会告诉将军实情的,我不想让他知道你和海珠开旅游公司的事情,当然,我更不想让他知道小亲茹在你们的旅游公司做事的事情。我会说夏雨是你们发行公司的业务客户,三水集团和发行公司有公务,今晚是发行公司的公务招待。不过,你今晚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带着这四个女人来这里。知道不,白老三现在在夜总会,正在和将军关在房间里谈事情。”</p>

    我说:“只要你不说,只要将军不说,他该不会看到我们吧。”</p>

    皇者说:“我自然不会告诉白老三你在这里,将军也不会说的,至于他会不会通过别的途径知道你和秋桐海珠来了,我不敢确定,这里到处他的人,还有很多监控器。唯一没有监控器的地方,恐怕是这卫生间了。”</p>

    说着,皇者抬头看看天花板。</p>

    我说:“我会小心的,唱完歌,我们走。”</p>

    皇者沉默了一会儿,说:“这里以后你还是少了为好,来多了,对你没好处。”</p>

    “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我说。</p>

    “还有,今晚冬儿也在这里,这会儿正在夜总会的财务部看财务账目。”皇者说。</p>

    冬儿也在这里,我不由心里一动,真巧。</p>

    “不光冬儿在这里,阿来和四大金刚都在这里。”皇者又说。</p>

    “哦。”</p>

    皇者掏出一颗烟点着,吸了两口,突然说:“李顺是不是回来了?”</p>

    “我不知道啊。”我说。</p>

    皇者的眼睛紧盯着我,笑了下:“呵呵,你真的不知道?”</p>

    “反正我没在星海见过他。”我说。</p>

    皇者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我只想告诉你,今晚将军和白老三谈的事情,和李顺有关。”</p>

    “什么事情?”我说。</p>

    “我也搞不清楚,我只知道和李顺有关,至于什么事,我也不知道。”皇者说:“现在不光白老三一直在打探李顺的下落,连将军也关注起来了。”</p>

    “将军不知道李顺在哪里?”我说。</p>

    “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皇者说。</p>

    “那你知道不?”我说。</p>

    “我?”皇者笑了:“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p>

    我说:“我不知道的事情你知道的多了。”</p>

    皇者说:“我该知道的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不知道。你不也是如此吗?”</p>

    我说:“你这话是话里有话,告诉我,你知道李顺在什么地方?”</p>

    皇者说:“这句话或者是该我问你的,不该你问我。”</p>

    我说:“我认为我不知道。”</p>

    皇者笑了:“我也认为我不知道,起码,我在将军面前不知道。”</p>

    皇者的话已经说地很明白了,我清楚他知道李顺回来了,甚至,他知道李顺在哪里,只是他没有告诉伍德,更没有告诉白老三。</p>

    “李顺现在的处境好像不大妙啊,听说在日本惹了人命官司,日本的黑社会在追杀他。”皇者说:“这事你知道不?”</p>

    “知道!”我说。</p>

    “怎么知道的?”皇者说。</p>

    “这不是你告诉我的?”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