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24章 你要不要表示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秋桐一眼,看到秋桐正怔怔地看着我,看到我回头,忙低头装作看东西的样子。 </p>

    我轻轻带门,默默走了出去。</p>

    不想回办公室了,打算提前下班。</p>

    下楼,出了楼梯口,突然看到夏雨正从广告公司门口匆匆走出来。</p>

    一见到夏雨我发怵,忙低头,想避开夏雨。</p>

    “咦——二爷——”夏雨看到了我,惊喜地叫起来,几步蹦到我跟前:“我刚才去你办公室看你不在,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了。”</p>

    躲不过去了,我抬头看着夏雨:“夏总啊,真巧遇见你,你到广告公司来干嘛呢?”</p>

    夏雨眨眨眼睛,狡黠地笑了下:“没什么大事,是来办点小事。看,二爷,我不但是你发行公司的客户,还是你们广告公司的客户哦。”</p>

    “哦,呵呵。”我笑了下。</p>

    “对了,你说要给我的那个订报纸的实施方案呢?”夏雨说。</p>

    “还没做完。”我说。</p>

    “哟——二爷的工作效率一般嘛。我可是等着看你的大作哦。”夏雨笑着看我。</p>

    “我会尽快的。”</p>

    “好。其实也不用着急。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有耐心。”夏雨说:“二爷,你看,我在你们这二亩三分地,现在到下班时间了,大客户来了,你要不要表示下呢?”</p>

    “怎么表示?”我说。</p>

    “如共进晚餐啊。”夏雨说。</p>

    我一听头大了:“你要我请你吃晚饭?”</p>

    “废话,你说呢?对待客户要如春天般的温暖,这你都不懂?哎——这会儿天气凉了,我觉得好冷啊,二爷,你要不要给我来点春天般的温暖呢?”夏雨说。</p>

    我没有说话,琢磨着打发夏雨走的办法。</p>

    “小气鬼,不想请客算了。”夏雨说。</p>

    我一听夏雨这话不由松了口气。</p>

    “那还是我请你算了。”夏雨又说:“反正你也是我的客户,你不给我温暖,那我给你算了。”</p>

    我一听,头又要发裂。</p>

    “夏总,我看不客气了,哪能让你破费呢。”我说:“我看,算了吧,咱们各回各家去吃饭吧。”</p>

    “好你个吝啬的家伙,敢这样对待大客户,你不请我也罢了,我请你你还拿捏,你拿捏什么?你说?”夏雨嘴巴一嘟:“不行,不管谁请客,你今晚必须陪我吃晚饭。告诉你,你要是敢继续怠慢大客户,我和你没完。”</p>

    我挠挠头皮,头疼地要命:“小姑奶奶,这顿饭不吃不行吗?我请过你了,你怎么还要吃呢?”</p>

    看到我这副模样,夏雨得意地笑了:“客户之间,要经常一起吃饭的,这样次才可以增进了解加深感情。一次怎么够,要多次才可以哦。走,走吧,我的小宝马在大门口。”</p>

    说着,夏雨过来拉我的胳膊:“哎——二爷,二奶求你了,陪俺吃顿饭,行不行啊?”</p>

    我没有动,夏雨用力拉我,嘴里嘟哝着:“你个死二爷,还给我使定盘针的功夫啊,怎么拉你也拉不动。我看能不能拉动你。”</p>

    正拉扯着,曹丽走了过来。</p>

    “哎——你们这是在干嘛啊,在这里拉拉扯扯的。”曹丽疑惑地看着我们说。</p>

    夏雨一听,停止了拉扯我的动作,扭头看了下曹丽,不高兴地说:“你是谁,我拉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多管闲事。”</p>

    曹丽闻听夏雨不客气的回话,不由一愣。</p>

    “我是谁?我是易克的领导。”曹丽底气十足地看着夏雨说:“你是谁?怎么在我们单位里拉扯易克同志?”</p>

    “领导?”夏雨愣了下,看着曹丽:“你是易克的领导?”</p>

    “是的。”曹丽挺了挺胸脯,显得有些自豪:“我是易克同志的领导,你是谁?回答我?”</p>

    “我是谁与你何干?你是易克的领导又怎么了?你以为你拿大帽子来压我我害怕了?我见过的大小领导多了。”夏雨一瞪眼:“你糊弄谁啊,你以为我不知道易克的领导是谁?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只认秋桐姐姐是易克的领导,你这个领导。我怎么越看你越不像个领导的样子,倒是像个交际场的人物,我看你是冒牌的领导吧。”</p>

    夏雨看来对曹丽第一印象不咋样,说话毫不客气。</p>

    “我是星海传媒集团的经管办主任,不光易克同志归我管,连发行公司,也是我管理的部门。”曹丽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喂——你这位小同志,是哪里来的,怎么讲话这么没礼貌。在单位里对男同志拉拉扯扯,我说你你还不服气。”</p>

    曹丽摆出一副领导的模样开始训斥夏雨。</p>

    夏雨脑袋一歪,又打量了曹丽一下,然后说:“谁和你论同志,你这个经管办的小主任,你管着易克管着发行公司又怎么了?我又不是你集团的人,你管不到我。我从哪里来的更和你没关系,我讲话没礼貌,那要看对什么人,我是对你没礼貌怎么了?</p>

    我在这里拉易克和你有什么关系?这又和你的工作没关系,我凭什么服气你?你有什么值得我服气的?我可真替易克和秋桐姐姐遗憾,怎么会有你这样的领导呢?再说,好像你这级别和秋桐姐姐也高不了吧?”</p>

    夏雨伶牙俐齿,讲话也很呛,毫不示弱,最后一句话正无意说曹丽的痛处,她现在是经管办副主任,副科级,而秋桐是正儿八经市委组织部备案的正科级。</p>

    曹丽脸一下子红了,接着又发白,刚要继续发火,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说,语气放缓了下:“小姑娘,你认识秋总?”</p>

    “我认识不认识与你何干呢?”夏雨一翻白眼。</p>

    “呵呵。”曹丽突然笑起来:“好,好,和我无关,看你是个小孩子,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了。”</p>

    曹丽显然弄不清夏雨的身份和来历,听她讲话很冲,又听她一口一个秋桐姐姐,还和我认识,不好继续强硬下去,于是采取了温和的态度。</p>

    “谁是小孩子?你才是小孩子,我才不和你一般见识。”夏雨好不领情,继续呛曹丽。</p>

    “你——你这小丫头——”曹丽一时有些下不来台。</p>

    “你——你这老丫头——”夏雨反唇相讥,模仿曹丽的口吻。</p>

    曹丽脸色越来不好看了,看着我:“易克,这人是谁?”</p>

    “不要告诉她,不告诉她。”夏雨在旁边叫嚷。</p>

    我不理会夏雨,对曹丽说:“这是发行公司的一个客户。”</p>

    “哦。原来是客户。”曹丽点点头。</p>

    “不是和你说了,不要告诉她,你干嘛还告诉她?你这个二爷怎么这么不听话?”夏雨冲我吹胡子瞪眼。</p>

    “二爷?”曹丽睁大了眼睛,看着夏雨:“你叫谁二爷?”</p>

    “我叫谁管你什么事?哼,反正不是叫你。”夏雨说。</p>

    曹丽又看着我:“她是叫你二爷的?”</p>

    我说:“她喜欢开玩笑,叫了玩的而已。”</p>

    “叫了玩的……客户怎么能这么开玩笑?”曹丽皱了皱眉头。</p>

    “客户是帝,客户想怎么叫怎么叫,你管得着吗?”夏雨说:“你要不要让我叫你二奶奶啊。”</p>

    曹丽嘴巴一咧:“哎——你这小丫头,讲话怎么这样呢。你叫我二奶奶,我有那么老吗?你这位客户啊,怎么这么没教养呢。今天看在你是我们集团客户的面子,看在你是小孩子的面子,看在秋总和易克的面子,我不和你计较,真不明白你家大人怎么教育你的。回家找你娘去,让你娘告诉你怎么做人。”</p>

    曹丽的话一下子刺激了夏雨,她从小没妈妈,偏偏曹丽让她回家找妈妈。</p>

    曹丽这话一出口,我瞥见夏雨的脸突然涨红了,眼圈突然有些发红,嘴角一撇——</p>

    我心里暗叫糟糕,曹丽的话刺痛了夏雨的心,说不定夏雨要哭了。</p>

    “你他母亲的——”夏雨没哭,倒是突然开始骂曹丽了。</p>

    这话一出口,吓了我一跳,我晕,夏雨竟然会骂人。</p>

    夏雨这话把曹丽骂懵了,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夏雨:“你刚才在说什么?”</p>

    “我说你他——姥姥——的。”夏雨一字一顿地又重复了一遍。</p>

    曹丽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怒视着夏雨:“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你敢骂我?”</p>

    “我骂你怎么了?”夏雨两手往腰间一叉,挑衅地看着曹丽。</p>

    “你——你这个小贱人。”曹丽眉毛猛地一竖,脸色骤变,要开始发恶,她如何在人前受过这种气,下午刚被冬儿弄了一顿,这会儿又被夏雨恶骂。</p>

    “你是老贱人,老贱人。”夏雨嘴巴一点不吃亏,回骂着曹丽。</p>

    曹丽终于开始发恶了,两眼露出凶光,前一步,伸手要抓夏雨的脸。</p>

    曹丽的手指甲有几个很长,抓到夏雨的脸,非挠破不可。</p>

    我正想出手拉夏雨一把,夏雨倒是机灵地很,倏地闪到我的身后,曹丽扑了一个空。</p>

    “狗屁领导,老贱人,你他姥姥的狗屁领导,你他母亲的老贱人……”夏雨边骂边和曹丽绕着我捉迷藏,夏雨穿着平底旅游鞋,一蹦一跳的行动很快捷,曹丽穿着高跟鞋,行动很不方便,总也抓不到夏雨。</p>

    我这时看得哭笑不得,这是什么事啊,在单位大门口两个女人闹起来了。</p>

    绕着我转了半天,夏雨突然撒腿往大门口跑,曹丽边追边对门卫喊:“给我抓住那个小贱人,拦住她,老娘非撕烂她的嘴巴不可。”</p>

    门口正呆呆发愣的一个门卫反应过来,忙过去拦夏雨,伸手要抓夏雨的胳膊。</p>

    正在这时,闪电一般突然出现了两个穿黑西装戴墨镜的彪形大汉,像从地下冒出来的一般,直接挡在了门卫的前面,一个大汉一把抓住门卫的手腕,往后轻轻一推,门卫旋即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倒。</p>

    门卫脸色一变,从那大汉抓他手腕的力度里,他一定感觉到了什么,站在那里发愣,不敢动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