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23章 天在做,人在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威胁我?恐吓我,你以为我怕了你不成?”曹丽脸色又涨红了:“你有什么了不起,不是觉得自己在白老板手下做事了不得了?告诉你,我和白老板的关系也不差,凭你还恐吓我,你还不够资格。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冬儿微笑了:“我了不了得起和我在谁手下做事毫无关系,你和谁关系好和我无关,我从来不恐吓人,至于我够不够资格,我想以后你会慢慢知道。我今天只想告诉你,做事不要太过分,天在做,人在看,你总有一天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p>

    “哈哈,好大的口气。吓死我了。”曹丽大笑起来,接着倏地收起笑声,看着冬儿:“好啊,我等着,我等着你来给我代价。”</p>

    张小天这时忙笑着打圆场:“呵呵。冬儿,曹主任,大家都是好朋友,不要因为几句话失了和气,本来没什么事啊,大家还是好朋友啊。”</p>

    “你闭嘴,这里没你的事,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冬儿脸色一寒。</p>

    张小天忙闭了嘴,尴尬地强笑了下。</p>

    冬儿接着低头喝了一口咖啡,抬起头,微笑着看着正虎视眈眈瞪着她的曹丽,口气有些温和:“曹丽,你我大,所以我叫你一声曹姐。这算是给你脸了吧。不过我给你脸你得要脸,你要是不要脸,我还真没办法。这人啊,要是没有了廉耻之心,还真无可救药了。”</p>

    曹丽的声音也缓和下来,说:“冬儿,我一向待你不错,一直把你当好姐妹看待,今天我没招你没惹你,是你故意找事,大家这样弄得不好看,责任在你不在我。算了,我你大,是你姐,我不和你计较了,和你计较,显得我很掉价。”</p>

    “哈哈,你,还知道什么叫掉价。”冬儿又笑起来:“你这样的女人也配做我姐?笑话。”</p>

    说完,冬儿倏地站起来。</p>

    张小天也忙站起来,紧张地看着冬儿。</p>

    “今天真晦气,遇见这样一对狗男女,走,换个地方喝咖啡。”冬儿说着昂头走,头也不回。</p>

    张小天看冬儿一走,忙冲曹丽和我笑了下,接着赶紧跟了去,唯恐冬儿不在我会揍他。</p>

    接着,冬儿和张小天直接往外走,走到服务台钱,冬儿扔下一张钞票:“这是我们刚才喝的两杯咖啡钱。”</p>

    说完,冬儿径自下楼。</p>

    张小天跟着下去了。</p>

    冬儿来去匆匆,像一阵风。</p>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p>

    曹丽坐在那里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咬牙切齿:“小贱人,敢和我这样说话,敢侮辱我。我非找机会教训教训她不可。”</p>

    我看着曹丽,冷冷地说:“你要是敢找她事,我废了你。”</p>

    曹丽一愣:“你这是什么话?你什么意思?”</p>

    “没什么意思,你没听懂我的话?”我说。</p>

    “她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何必还这样护着她。你没听到刚才她在骂我们是狗男女吗?”曹丽质问我。</p>

    “我再说一遍,你要是敢对她怎么样,我废了你!”我冷酷地说着。</p>

    “你——我没招惹她,是她招惹的我,她招惹我,你怎么不护着我?”曹丽委屈地说。</p>

    “你活该——”我说。</p>

    “你——你这个没良心的,人家都把你甩了你还自作多情。你真是个贱人。”曹丽骂我。</p>

    我不理会曹丽,默默地转头看着窗外。</p>

    “小贱人,你等着。”曹丽又在那里发狠。</p>

    我转过头,看着曹丽:“你敢再骂她一句,我撕烂你的嘴巴。不信你试试。”</p>

    “你——”曹丽瞪眼看着我,眼里露出一丝畏惧,不敢再骂了。</p>

    一会儿,曹丽出了一口气:“算了,不和她计较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p>

    说着,曹丽从包里摸出一个优盘,把我刚才复制到电脑的档考到了优盘里。</p>

    我冷眼看着曹丽在那里操作。</p>

    曹丽把档复制到优盘后,犹豫了下,接着把电脑里的档原件拉到回收站,接着又清空了回收站。</p>

    我知道曹丽这样做是想不留下任何后患。</p>

    此时,我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这份档露馅后的应对策略,我会让曹丽转移视线,让自己无懈可击的。</p>

    “今天本来很好的心情被搞地糟糕了。”曹丽嘟哝着,边装起优盘。</p>

    “坐回去——”我说。</p>

    曹丽看了我一眼,乖乖站起来坐了回去,坐到我对面,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怎么?生气了?不高兴了?”</p>

    我没有做声,心里还想着刚才冬儿看曹丽那仇恨的目光,我不由有些担心冬儿会对曹丽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我倒不是担心曹丽,我是担心冬儿斗不过曹丽,反而会被曹丽整治一番,曹丽的手段远非冬儿所能想到和做到的。</p>

    “好了,不想刚才那事了。不要有什么担心。”曹丽的声音温柔起来:“算刚才他们俩看到我们在一起又怎么样?我们刚才又没做什么,我们都是正常的男女,在一起做些事情又怎么了?”</p>

    “你住嘴——”我说。</p>

    “我为什么要住嘴?你是不让我说,也阻挡不了我心里的想法。”曹丽说:“怎么?你心里还想着冬儿?她都已经甩了你另找新欢了,你还记着她干嘛?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你想着她干嘛?她和白老三张小天这些人不清不白的,说不定早被白老三了。没有她你丝毫不用惋惜,有我在你身边,胜过任何女人。”</p>

    “马尔戈壁,你住嘴——”我火了,心里一阵痉挛,虽然我自己心里也想过冬儿和白老三张小天的关系,但是我仍不能接受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觉得自己有些自欺欺人,却仍愿意这样欺骗自己。</p>

    曹丽见我发火了,于是知趣地闭嘴不说了。</p>

    我站起来:“走吧。回去。”</p>

    我的心情突然很差。</p>

    回到公司,我在办公室无聊地坐了一会儿,突然想去秋桐那里去。</p>

    我去了秋桐办公室,门开着,她不在,看来没走远,或许去了别的办公室或者卫生间。</p>

    我坐到秋桐的办公桌前,看到桌面正放着大征订工作实施方案,面有她加的很多标注,主要是细节和注意事项。</p>

    我看了一会儿,看到桌面放着一个笔记本,随手打开,随意翻了一页,看到面写满了字。</p>

    我凝神去看。</p>

    “为什么?为什么不知不觉会觉得这个他是那个他?为什么在他身老是感觉到他的影子?为什么见到他会不时有心跳的感觉,为什么常常把他幻化为是他,为什么?难言的纠结。</p>

    他是我姐妹的男友,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这么想,如何对得住我的姐妹,如何直面自己的内心深处。我的心里为什么会有如此卑鄙的想法,我为什么要这么无耻。纠结,痛苦,无言的痛,无语的伤感,难叙的矛盾。</p>

    我不能这样,不能,不能!我要抛开自己的阴暗,我要排除自己的缺德。我想让他离开这里,却又不由自主想天天见到他。为什么我会这样?为什么我会把他当做他。他难道不是在空气里吗?他难道不是我心里永远的梦幻吗?他难道不是我心底里永远也不可企及的一个梦吗。”</p>

    看到这里,我的心猛跳起来,突然明白为什么最近秋桐看我的目光为何会有些异样,原来……</p>

    继续往下看。</p>

    “时时会想,让远在天边的他彻底消失,消失在我的心里,消失在我的梦里,时时会想,眼前的他也消失,远远离开我,不要让我在无尽的幻觉里伤痛自己无助的心。</p>

    明知远方的他不是眼前的他,明知他是我没有资格去想的,明知心里有那个空气里的他,却为何要同时会想着两个人?一个女人如何能同时去想两个男人?这样的我,是如何地龌龊,如何地鄙陋。</p>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要想做一个怎样的女人?我到底要让自己卑微的生命走向何方。生命是一场迷迷糊糊的缘,虽然我相信缘分,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让自己清醒,我必须要战胜自己脆弱虚弱的心,我必须要恪守道德底线,我必须要理智,要学会压抑自己情感深处不正常的萌动……”</p>

    看到这里,我的心绞痛起来。</p>

    正在这时,秋桐进来了,我迅速合起笔记本,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翻看那大征订计划。</p>

    “咦——你在呀?”秋桐进门看到我,意外地说了一声,接着笑起来:“趁领导不在,坐到领导的位置,你想干嘛?”</p>

    我笑了下,站起来,离开秋桐的座位:“你不在,我进来了。没干嘛,是看了看这大征订计划。”</p>

    “我去办公室看云朵弄的公司宣传手册的清样了。”秋桐边说边走到办公桌前,顺手把笔记本拿起来放到抽屉里,然后看了我一眼。</p>

    我坐在秋桐对过,不动声色地说:“你这个笔记本很精致很漂亮。”</p>

    “是吗,等以后我送你一个更精致漂亮的。”秋桐说着,神情有些不自然。</p>

    “我看这个很好,要不你送我这个吧。”我说。</p>

    “这个是我用过的,不给你!”秋桐说着笑了下,神情有些慌乱,接着说:“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p>

    “没什么事。是随便过来看看,怎么,不行吗?”我说。</p>

    “行啊,怎么不行,随时欢迎你过来指导工作。”秋桐说。</p>

    “我是你的下属,只能是来聆听你的指示,谈何指导呢?”我笑着说。</p>

    秋桐笑了下:“嘴巴说的好听,我是你领导。我怎么觉得有时候你是我领导呢?”</p>

    “那是你太谦虚了,我怎么敢做你的领导。你可是我的美女司。非常女司。”我说。</p>

    “什么叫非常女司?为何要是非常呢?”秋桐说。</p>

    “因为你非寻常,你是个非寻常的女人。”我说。</p>

    秋桐的脸微微一红,接着干笑了下:“贫嘴。净检好听的说。别给我灌迷糊汤,有这些好话,你去给海珠说吧。”</p>

    秋桐总是不时在我跟前提起海珠,我不知道她是在提醒我还是提醒她自己。</p>

    想到海珠,想到刚才看到的秋桐写的那些话,我突然沉默了。</p>

    秋桐也沉默了。</p>

    室内的空气一时有些暧昧和尴尬。</p>

    “你还有事吗?”一会儿,秋桐低声说。</p>

    “哦,没事了。”我站起来:“你要没事,那我先出去了。”</p>

    “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