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22章 两万块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丽眼皮一跳,接着说:“你扯什么蛋,这是我和你出来之前亲自到银行去取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天底下一样的信封多了,你真是神经病。”</p>

    “哦,我给你开个玩笑的,你还真当真了。”</p>

    “哼,也是你敢和我没大没小开玩笑,你看看集团里的其他人,谁敢在我面前放肆。我也是喜欢你,对你无底线的宽容。你个死货,自己还不知道珍惜。”</p>

    我掂了掂手里的信封:“两万整?不多不少?”</p>

    曹丽说:“废话。都是捆扎好的钱,一沓100张,一万元。你还不信?”</p>

    “不是不信,我很少见到这么多钱,这一见到,心里总觉得挺紧张。老担心数字不准。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数一数,点一遍。”</p>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曹丽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眼睛看着我。</p>

    “我想点一点啊,我怕多了你吃亏。”我一板正经地说:“多了我会退给你的。”</p>

    “你怕多了?你给我装逼,你是怕少了吃亏吧?”曹丽哭笑不得:“你这个装逼货,我叫你装,装吧,继续装,点吧,没见过钱的乡巴佬,不够我给你双倍补偿,多了我也不要,都给你。”</p>

    我不理会曹丽,打开信封,抽出钱,手指往嘴里一沾,开始认真地数钱,嘴里还念叨着:“1234567……”</p>

    来回数了2遍,我终于抬起头,高兴地对曹丽说:“很好,正好啊,200张。”</p>

    曹丽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丫的,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竟然会把这两万块钱数两遍。我实在没想到你会这么做。易克,告诉我,你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在装逼。”</p>

    “我是真的这么想的啊,我主要是担心钱多了,这么多钱,可来不得儿戏。”我说:“我怎么会装逼呢?我没有逼,怎么装?”</p>

    “要是你有逼你不用装了,正因为你没有你才需要装。”曹丽说:“好了,不管你是装逼还是真的,我都服了你了。我靠,第一次见到有人在我面前点钱的,还竟然是你。看来你是穷怕了。”</p>

    “你说的对,我是穷怕了。”我说:“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对你来说2万块钱只是个小意思,可是对我来说,却是一笔巨大的数字。真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大方,一出手是两万,为了一篇调研报告,你这买卖可是亏大了。”</p>

    “哈哈,我亏什么?老娘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曹丽说:“别说为了一篇调研报告,是什么都不为,我送你两万也是无所谓的,别说2万,只要你和我好,是20万我也舍得给你。”</p>

    我说:“你这本可是下的够大的。我有那么值钱吗?”</p>

    曹丽认真地看着我:“在我眼里,你是个无价之宝。别以为我想和你好,是只为了做那事,我和其他男人好可能只为了这一点,其实,我想和你好,除了做那事,我还有更高的追求。”</p>

    我说:“更高的?笔高的地方那是嘴巴,是不是?”</p>

    曹丽苦笑下:“好了,你别老是耍我。我说的是除了**的享受,我还有精神层面的追求。我觉得和你一起聊天散步喝茶,都是很爽的,都是一种享受,我喜欢和你在一起,除了做那事,干别的什么都喜欢。当然,做那事是第一位的,是个基础工程。”</p>

    我说:“看不出,你的追求还蛮有层次的,你已经超出本能了,开始向着灵魂的阶梯攀升了。”</p>

    曹丽说:“本来我们的做那事是灵与肉的融合嘛。我和你在一起,不仅仅是为了追求**的享受,还是追求精神的满足。这是我和你在一起与其他男人的本质区别。亲爱的,只要你要了我,以后我不会和任何其他男人好的。”</p>

    我看着曹丽,觉得这是一堆烂肉,金玉其外败絮其的烂肉。</p>

    我将钱装进信封,接着放进口袋里,对曹丽说:“你等着吧。不过,我今天还是要谢谢的钱,哎——两万啊,这还了得。”</p>

    曹丽微笑着:“这只是小意思,以后,只要你听我的话,票子大大的。不但有票子,还有女人给你玩。这年头,男人追求的是什么,不是钱和女人嘛……”</p>

    曹丽突然眼神有些发直,正直勾勾地看着大厅楼梯口的方向。</p>

    我顺着曹丽的目光看去,心里猛地一震,我看到一男一女正冲我们走过来,在我和曹丽看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我们。</p>

    突然出现在星巴克的是冬儿和张小天。</p>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会出现在星巴克,他们也一定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会看到我和曹丽,从彼此突现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大家的心思。</p>

    此时,冬儿和张小天站在离我们的座位不到10米的距离,大家都已经相互发现了对方,我和曹丽没有退路,而他们也似乎进退不能。</p>

    在这一刻,我看到冬儿的眼神死死盯住我和曹丽,面部表情一阵痉挛和抽搐。</p>

    张小天面部表情一阵惊诧,接着扫了一眼冬儿,眼里突然涌出一阵幸灾乐祸的快意。</p>

    曹丽似乎被冬儿那逼人的目光所灼烧,接着迅速镇静下来,脸立刻开始出现了笑脸,冲着冬儿和张小天。</p>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心里一阵麻木和无知。</p>

    心突然觉得很累,我疲倦了。</p>

    曹丽亲热地冲冬儿和张小天招呼:“哎——冬儿,张总。”</p>

    冬儿看着曹丽,嘴唇紧紧抿着,张小天则笑起来,冲着我们招呼:“呵呵,曹主任,易克,你们也在啊。”</p>

    边说张小天自顾向我们这边走来,冬儿的脚步也挪动过来,走在张小天后面。</p>

    我这时不自然地勉强笑了下,硬挤出来的笑,但是没说话。</p>

    此时我什么都不想说。</p>

    “是啊,我和易经理出去办业务了,顺便在这里坐一会儿,你们也来了。”曹丽说。</p>

    “我和冬儿也是出来办业务的,出去对了一笔账,顺便来这里喝杯咖啡。”张小天说。</p>

    “冬儿,好几天不见了,越发漂亮了。”曹丽似乎有点心虚,主动和冬儿说话。</p>

    冬儿站在我和曹丽跟前,不看我,直直地看着曹丽,蓦地,我从冬儿的眼神里看到一丝转瞬即逝的忌恨和仇视。</p>

    这种仇恨的目光虽然只是一瞬,却让我的心猛地一颤。</p>

    接着冬儿突然笑了,看了看周围:“真不巧这里客满,没座位了,那我们坐在这里吧,大家凑一桌,曹姐不会介意吧。”</p>

    说着,冬儿径自坐下。</p>

    张小天看冬儿坐下了,也跟着坐下。</p>

    “呵呵,当然不会介意,欢迎啊。”曹丽笑着:“我请客,你们二位想喝点什么?”</p>

    曹丽边说边伸手招呼服务员。</p>

    服务员走过来,站在我们跟前。</p>

    冬儿和张小天各自点了一杯咖啡。</p>

    然后,冬儿看着我,神情很镇静:“易经理,最近一向可好。”</p>

    我木然点了点头:“好。”</p>

    刚说完,突然放在桌子下面的脚被人狠狠踩了一下,正踩一根神经,有些疼。</p>

    我忍住没有做出反应,我知道这是冬儿踩的。</p>

    冬儿两眼看着我,我不看冬儿的眼睛。</p>

    “我们坐在这里,不会打扰你们谈事情吧。”张小天这时说,瞟了我一眼。</p>

    张小天此时眼里对我没有任何惧怕,他似乎知道有其他两个女人在,我不会对他作出什么武力的举动。</p>

    “不会。我们这会刚看完一些数据报表。”曹丽边说边指了指笔记本电脑。</p>

    “跑到这里来谈工作,曹姐可真有雅兴。”冬儿脸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p>

    “谈工作,哪里都可以,看大家有没有心情。”曹丽说。</p>

    这时服务员送来了咖啡,冬儿伸手转悠着咖啡杯子,又说:“看来,曹姐喜欢手口并用谈工作啊。”</p>

    冬儿的口气显得毫不留情。</p>

    曹丽突然笑了,看着冬儿:“冬儿,怎么?听你的话好像你对我有情绪?”</p>

    冬儿不动声色地说:“曹姐真是个聪明人。一说懂。”</p>

    曹丽说:“男人说话我可能不懂,但是女人的话我是一听明白。”</p>

    “曹姐真是艺高胆大。”冬儿的口气里带着嘲讽。</p>

    “那又怎么样?”曹丽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冬儿,似乎毫不畏惧。</p>

    两个女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了。</p>

    “怎么样?”冬儿看着曹丽:“曹姐似乎在我面前很肆无忌惮啊,一点情面都不给我留。”</p>

    “小妹这话我不懂了,什么叫肆无忌惮,什么叫留情面?我和易克在这里喝咖啡聊天,难道需要向你汇报?难道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曹丽的口气有些发硬。</p>

    冬儿两眼盯住曹丽,目光有些发冷,一会儿缓缓地沉声说:“曹丽,我叫你曹姐是给你脸,我不想撕破脸皮。我想提醒你,不要惹我。把我惹火了,你会很难看。”</p>

    曹丽脸一阵发白,似乎觉得在这种场合被冬儿呛很下不来台,冷笑一声:“什么叫惹你,谁想惹你了,是你自己想给自己找难看。大家都是好姐妹,一向都相安无事,我想你该不会是故意挑衅吧?”</p>

    “故意挑衅又怎么样?你以为这是在你那个所谓的集团?你以为我是你集团的人?你以为我怕了你不成?”冬儿同样冷笑一声,带着鄙夷的目光看着曹丽:“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我想你很明白。不要脸。”</p>

    “你——你说谁不要脸?”曹丽脸色更白了,胸口急剧起伏起来,瞪视着冬儿。</p>

    “说的是你,是你——”冬儿毫不示弱地瞪着曹丽。</p>

    张小天愣了,紧张地看着曹丽,又看看冬儿,大气不敢出。</p>

    我默不作声地看着她们。</p>

    “你才是不要脸。既然你想撕破脸皮,那我也不用对你客气——”曹丽说道:“我和易克在一起和你有什么屁关系,你算是老几对我和易克说三道四,你算是什么玩意儿。”</p>

    “我算是什么玩意儿?哈哈。”冬儿突然笑起来,笑得有些放肆,笑毕,接着看着曹丽:“曹丽,你不用猖狂,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会让你知道你烧包的后果。”</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