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13章 需要你的教诲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呵呵,这话怎么说?”</p>

    老黎说:“1998年,马化腾5人凑了50万创办腾讯;1998年,史玉柱借50万搞脑白金;1999年,丁磊用50万创办163;1999年,陈天桥炒股赚50万,创办盛大;1099年,马云等18人凑50万,注册阿里巴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你看,他们的第一桶金都不多,现在却都做大了。所以说,第一桶金不在于多少,而在于你怎么用?而在于你的目标大小,而在于你的胆量和气魄。换句话说,50万可以决定你的职场命运。”</p>

    老黎的话让我深感赞同,深受鼓舞,说:“嗯。对,说得好,老黎,50万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职场命运。老黎,你放心,我会做给你看的,我会让你看到你的小伙计不是一个平庸之辈,一定会在职场大有作为,一定会在同行业做大。对我来说,人生的意义不过是奋斗而已。”</p>

    “哎——小子,以后你发财了,我可以跟着你沾光,看来,等我老了,我会老有所依的,我们是朋友,你以后发了财,可要养我老啊,不会不管我吧。”老黎风趣地说。</p>

    “哈哈。”我笑起来,说:“老黎,开什么国际玩笑,你这个百万富翁还需要我来养?不过你放心,等你真正老了,等你把你手里的百万积蓄花光了,不管我发不发财,我都会养你的,我把你当做我长辈来孝敬,虽然我不是你儿子,但是我会让你觉得我你儿子还孝敬你。”</p>

    老黎笑眯眯的:“我可真羡慕你爹,有你这样一个好儿子,不过有你今天这话,我也很知足,看来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对了。”</p>

    我说:“可是,儿子孝敬老子也不是白孝敬的哦,你也要给我付出一些。”</p>

    老黎说:“你要我这把老骨头给你付出什么?”</p>

    我说:“很简单,你能做到的。我要你不时对我的人生和事业进行指导和教导。我的成长需要你的教诲。”</p>

    老黎又笑了:“好,这没问题,我保证做到。哎——真遗憾,你不能做我干儿子,也不能做我女婿。”</p>

    我说:“那有什么?儿子和女婿一定会孝顺了?我们做个朋友,忘年交的朋友,多好啊,干嘛非要把我降低一辈呢,我心里把你当长辈行了,我们平时还可以像哥们一样交流呢。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刚才还盘算,要是你女儿刚才来看你,我还想让她叫我小叔叔呢。”</p>

    “哈哈,你小子,净做不吃亏的买卖,算盘打地很精明哦。”老黎又爽朗地笑起来。</p>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一看,是秋桐打来的。</p>

    “喂——秋桐——”我说。</p>

    “在哪里玩呢?”秋桐安静的声音。</p>

    “在海里的一个小岛捉螃蟹呢。”我说。</p>

    老黎注视着我。</p>

    “在海岛捉螃蟹啊,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我好想和你们一起去。可惜,我这边脱不开身。”秋桐说。</p>

    我当然不希望秋桐过来,其实不是我不希望秋桐过来,我巴不得求秋桐能过来和我们一起,而是李顺不希望,只因为李顺不希望,也成了我的希望。</p>

    “秋桐,你在干嘛呢?”我说。</p>

    “在陪客人逛星海广场呢。”秋桐说:“小雪玩得开心吗?”</p>

    “非常开心,你放心好了!”我说。</p>

    “小雪和你在一起,我当然放心,只是海风大,要防止小雪被风吹了感冒。”秋桐说:“你们俩一起捉螃蟹的?”</p>

    “不是,还有我的一个忘年交老朋友,一个人老心不老的半大老爷子。我们今天沾了他的光,跟着一起出海了。”我边说边笑看了老黎一眼,老黎呵呵无声地笑了。</p>

    “哦,呵呵,你还有忘年交的朋友啊。这倒是第一次听说。”秋桐说。</p>

    “老爷子人很好的,和我是铁哥们。”我说。</p>

    老黎闻听,又笑了。</p>

    “和老爷子交朋友,该是铁爷们啊,怎么是铁哥们,看你,没大没小的,人家听了会不高兴的。”秋桐责怪我。</p>

    “没事啊,我们俩有时是爷们,有时又是哥们。”我说。</p>

    老黎笑着点头。</p>

    秋桐又笑起来,接着说:“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呢?”</p>

    我说:“晚饭前把小雪送回去,你准备好晚蒸螃蟹给小雪吃好了,今天抓了很多螃蟹,保证又大又肥。”</p>

    “好呀,晚我可以沾你们的光打牙祭了。”秋桐笑得很开心,又叮嘱我:“小雪出来背的小包包里有我准备的外套,要是风大冷了,你记得给她穿外套啊,别忘记了。”</p>

    “好的,没问题!”我说。</p>

    “还有,小雪的包包里还有个保温水杯,我出门前给她装了罗汉果茶,记得给她喝。”</p>

    “嗯,好的。”</p>

    “还有,包包里还有巧克力点心,小雪要是饿了,记得拿给她吃。”</p>

    “好的,哎,我会照顾好小雪的,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我笑着说:“还有吗?”</p>

    “呵呵,既然你嫌我啰嗦,那没有了。”秋桐笑着。</p>

    “那你好好陪客人吧,我这边不用你操心!”我说。</p>

    “好,好,我不操心。让您老人家受累了今天,替我当了一天保姆。”秋桐说。</p>

    “呵呵,怎么?要不要雇我做你家的男保姆啊?”我说。</p>

    “哟——那可雇不起,你人长得这么高大,那么能吃,我可养不起你!”秋桐说。</p>

    “那我可以考虑少吃一点儿。”我说。</p>

    “嘻嘻。少吃会瘦的,海珠会心疼的哦。到时候海珠责怪我,我可受罪不起。”秋桐说。</p>

    “我要是瘦了,光海珠心疼,难道你不心疼吗?”我半玩笑地说了一句。</p>

    秋桐一下子顿住了,接着轻笑了下,笑声里似乎有些慌乱和尴尬,沉默片刻,接着说:“任何一个朋友身体不好了,我都会心疼的。”</p>

    秋桐的话似乎在掩饰着什么。</p>

    秋桐的笑让我的心微微一颤,我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什么,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感觉到。</p>

    我们突然都沉默了,沉默,我似乎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秋桐心里滋生着,却无法确定和捕捉。</p>

    我于是抬起眼睛看着天空,并无词的言语也沉默尽绝,惟有颤动,辐射若太阳光,使空的波涛立刻回旋,如遭飓风,汹涌奔腾于无边的荒野。</p>

    蓦然想起浮生若梦和我说过的一段话:“人和人相遇靠的是一点缘分,人和人相处靠的是一点诚意,人和人相交靠的是一颗真心。岁月需要回忆,朋友需要相聚;缘分需要偶遇,生命需要延续;该来来该去去,无所谓灯红酒绿。无论时光如何绵延,让真情永远;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让宽容永远;无论快乐还是忧伤,让祝福永远。”</p>

    这样想着,我的心起起落落起来,内心深处那一簇微澜的摇摆的火苗似乎又扑闪了一下。</p>

    人生里到底该有多少纠结,人世间到底该有多少伤痛。</p>

    为情而生,为情而灭,为情而痛,为情而泣,说不清道不白的是情,剪不断理还乱的也是情。一个情字,断了多少离魂,伤了多少心扉。</p>

    我的心突然忧郁和惆怅起来,感到了无的寂寥和落寞。</p>

    “今天天气真好。”秋桐终于打破沉默,似乎在没话找话说。</p>

    “是的,天气真好。太阳好明媚,天空好湛蓝,空气好清新。”我忙说。</p>

    话题叉开,我和秋桐又说了一会儿无关紧要的闲话,挂了电话。</p>

    老黎这会儿一直看着我和秋桐打电话,看我放下电话,说:“小易,你称呼你的老总不叫职务,直接叫名字?”</p>

    我一怔,接着说:“哦,我和我们老总私人关系挺好的,公开场合叫职务,私下她让我叫她名字,这样显得不拘束。”</p>

    “哦。”老黎点点头:“你这位老总挺平易近人的吧。”</p>

    “是的,没有架子,和员工打成一片!”</p>

    “难得。”老黎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接着看看远处,远处李顺和小雪正从山崖下来,李顺正抱着小雪。</p>

    “这个年轻人啊。”老黎又自语了一句,接着叹了口气。</p>

    我知道老黎说的这个年轻人应该指的是李顺,他在为李顺叹息。</p>

    这时,李顺和小雪回来了,李顺放下小雪,小雪蹦跳着跑过来。</p>

    “哎——闺女,看,你走了这一会儿,爷爷又捉了这么多螃蟹。”老黎自豪地向小雪展示他的战果。</p>

    “吖——真的呀,爷爷好棒啊。”小雪围着装螃蟹的水桶欢叫蹦跳,拍着小手。</p>

    李顺站在一旁,看着小雪高兴的样子,脸带着欣慰的笑容。</p>

    这会儿,李顺的脸似乎有了几分血色。</p>

    我记着秋桐电话的叮嘱,拿过小雪背的小包,打开,拿出外套给小雪穿,接着又拿出水杯和巧克力给小雪,让她吃喝。</p>

    “爷爷,给你吃一块巧克力——”小雪递给老黎一块巧克力:“这是我妈妈给我的带的,可好吃了,我家里还有好多好多。”</p>

    “乖孩子,小雪真乖,爷爷不饿,你吃吧。”老黎慈祥地抚摸着小雪的头。</p>

    李顺这时冲我走过来,拉了我一把,低声说:“走,跟我到那边去。”</p>

    我站起来跟李顺走了几步:“干嘛?”</p>

    “我刚才在岛发现一个好东东,我带你过去看看。”李顺带着神秘的神情在我耳边低语。</p>

    “什么好东东?”看李顺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我来了好心。</p>

    这时,我看到老黎边逗小雪玩边不经意地瞟了我和李顺一眼。</p>

    “别多问,去了一看便知。”李顺冲我挤挤眼睛,拉着我走。</p>

    看到李顺和我边嘀咕边开走老黎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接着继续逗小雪玩。</p>

    老黎貌似不经意的一瞥,没有引起我的特别关注。</p>

    走到渔船停靠的地方,李顺对我说:“你去找那船老大要个照明的东西,再找一把铁锨。”</p>

    “大白天要照明的东西干吗?铁锨又是要干嘛?”我说。</p>

    “让你去你去,怎么这么罗嗦,一切行动听指挥,快去!”李顺龇牙一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