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10章 渔政的标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黎四哥和墨镜小伙子这会儿正在忙着甩杆提笼子下渔具,小雪正在各个捉螃蟹的点来回欢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他们似乎都没有在意开过来的快艇。</p>

    快艇的几个人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白老三的保镖操纵着小艇缓缓靠岸,靠岸后,四大金刚和阿来仍旧坐在艇没有动,保镖直接下了船,了岸。</p>

    “你们在干嘛呢?”保镖走进老黎他们,问道,声音听起来挺和气。</p>

    我和李顺专注地看着,李顺握紧了手里的枪,打开保险,枪口直指保镖。</p>

    四哥和墨镜小伙子低头忙乎着,不搭理保镖。</p>

    老黎抬头看了一眼保镖,又看看小艇的人,说:“我们在捉螃蟹。你们是干吗的?”</p>

    “我们……”保镖看了看老黎,又看看四哥和墨镜小伙子,接着又抬头看了看附近的那艘渔船,说:“我们是渔政的,在附近巡查的。”</p>

    “渔政的?”老黎说:“渔政的怎么不穿制服呢?”</p>

    保镖笑了笑:“呵呵。忘了。”</p>

    “忘了?”老黎看着保镖,也笑了:“小伙子,出来执行公务可不要忘记穿制服,这年头假冒公务人员的可是很多。还有,你们这快艇,怎么没有渔政的标志呢?”</p>

    “老爷子说的对,下次我们记得穿制服。这快艇,是刚买的,还没来得及喷渔政的标志。”保镖忙说,接着又看看地的水桶:“这里螃蟹还真不少啊,捉了这么多了。”</p>

    “是啊,叔叔,你喜欢吃螃蟹吗,喜欢的话,爷爷可以送你几只大螃蟹的。”小雪仰脸看着保镖说。</p>

    “呵呵。谢谢小朋友,我们是公务人员,我们是有纪律的,可不能随便拿群众的东西。”保镖边说边用眼睛瞄着四哥和墨镜小伙子。</p>

    墨镜小伙子和四哥仍旧默不作声在那里忙乎着。</p>

    四大金刚和阿来懒洋洋地坐在船抽烟,似乎他们是受命来巡视,不得不来,来了也是应付一下。</p>

    保镖这时走到四哥身边,弯腰蹲下,装作看捉螃蟹的样子,靠近四哥的身体,有意无意地伸出手搭了一下四哥的肩膀。</p>

    四哥的身体突然往后一屁股坐在地,差点仰脸朝天。</p>

    我明白,保镖刚才一定是暗用了力气,他在试探四哥。而四哥一定是早有防备,故意做出毫无防备不会任何武功的样子。</p>

    四哥坐在地,茫然看着保镖。</p>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扶了下你的肩膀,不小心用力大了。”保镖忙道歉。</p>

    四哥没有说话,接着又蹲起来,继续侍弄渔具。</p>

    保镖站起来,接着又看着那墨镜小伙子,慢慢向小伙子走过去。</p>

    “你磨磨蹭蹭干嘛?不是几个捉螃蟹的吗,有什么好墨迹的。”艇的阿来发话了:“老板让我们过来看看,我们已经来看了,是这个情况,回去和他说一声好了,还有什么好看的。”</p>

    阿来有些不耐烦了,在催促保镖。</p>

    大金刚也有些不耐烦:“好了,别磨蹭了,快回去吧,我们几个打会牌。昨晚我输了好几千,今天得赢回来。”</p>

    保镖站住了,看了看墨镜小伙子,犹豫了下,接着往回走,了快艇,边发动快艇边说:“是来捉螃蟹的市民,老人带着小孩,还有两个估计是老头的儿子。走吧,没事了,回去给老板汇报。”</p>

    说着,快艇发动起来,驶离这里,直接向无人岛方向开去。</p>

    看到他们走后,四哥站起来,神情显得有些如释重负,长长出了口气。</p>

    李顺这时对我说:“这开车的司机身体很怂啊,那保镖一拨弄他倒了,白瞎这么一个大个子。”</p>

    我没回答李顺,站起来,对李顺说:“你把枪收起来。”</p>

    李顺收起枪,也站起来,和我一起冲老黎走过去。</p>

    有惊无险,看来白老三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和李顺会在这里,做梦也想不到他一心到处追杀的四哥也在这里。</p>

    过去后,老黎对我说:“刚才过来几个小混混,冒充渔政人员,转悠了一会儿,走了。很怪,这几个人过来,却只有一个人下船,来这里似乎是有目的,却又什么都没做走了。”</p>

    我笑了下,说:“可能是好,过来看怎么捉螃蟹的吧。”</p>

    李顺抬头看着远处的小艇,目光有些阴冷,没有说话。</p>

    墨镜小伙子也同样看着远处的小艇,脸毫无表情。</p>

    四哥依旧在忙乎着捉螃蟹,似乎刚才的事情他都没看到。</p>

    我举起望远镜,看到小艇开到了无人岛的背面,消失了。</p>

    “叔叔,快来看啊,我们捉了好多螃蟹。”小雪在水桶边蹦跳欢叫。</p>

    我和李顺过去一看,果然这会儿捉了十几只大螃蟹。</p>

    “哈哈。”李顺高兴地弯腰抱起小雪,亲了亲小雪的脸:“小雪,开心不?”</p>

    “嗯哪。开心呀——”小雪使劲点头,嘻嘻笑着。</p>

    “晚回家可以吃到鲜嫩的大螃蟹喽。”李顺说。</p>

    “是啊,是呀。今天晚大家都到我家去吃螃蟹吧,我让妈妈煮螃蟹给你们吃呀。”小雪说。</p>

    闻听小雪的话,大家都笑了,包括四哥和墨镜小伙子。</p>

    老黎乐呵呵地说:“乖孩子,我们这么多人,你家能坐得下吗?”</p>

    “能呀,能呀,我们家房子可大了,我都能在房间里骑自行车转圈圈。不信,爷爷你去看看,你也可以在我家房间里骑自行车的。”小雪认真地划着。</p>

    “哈哈。”大家又都笑起来,李顺笑得尤其开心。</p>

    “叔叔,刚才你们去哪里了呀?”小雪看着李顺。</p>

    “我们刚才去爬这个小山了呀。”李顺指指山崖。</p>

    “哎呀——好高呀。”小雪仰脸看着,然后说:“我也要去爬,叔叔你带我去爬好不好?”</p>

    “好呀,我带你去。”李顺放下小雪,拉着小雪的手往山崖那边而去。</p>

    看李顺带小雪走了,我坐到老黎身边。</p>

    老黎专注地看着水里的钓竿。</p>

    沉默了一会儿,老黎说:“这位李老板,看起来很喜欢孩子。”</p>

    “是的。”我说。</p>

    “看他对这孩子的模样,好像这孩子是他自己的闺女一样。”老黎又说。</p>

    老黎的眼睛很毒,这都能看出来。</p>

    “呵呵。”我笑了一声:“这孩子其实也不是秋桐的,是我和秋桐到外地出差捡回来的。”</p>

    “哦。是流浪儿童?”老黎看了我一眼。</p>

    我点点头。</p>

    “是可怜的孩子。”老黎说:“秋桐真是个好心人,人长得好,心肠也好。有一颗大爱之心,这样的人,才是世间最美丽的女人。”</p>

    “是的。秋总是和内外兼修的美丽女人。”我说。</p>

    “这个李老板做什么生意的?”一会儿,老黎又说。</p>

    “做贸易的,什么生意都做。”我含含糊糊地回答老黎。</p>

    “什么生意都做?”老黎看着我:“在星海做?”</p>

    “以前在星海,现在在浙江。”我说。</p>

    “哦,他叫什么名字?”老黎说。</p>

    “李顺。”</p>

    “李顺!”老黎口气加重重复了一遍。</p>

    “是的。”我看着老黎。</p>

    “原来他是李顺。”老黎说着,脸的神情有些意外。</p>

    “怎么?你知道他?”我说。</p>

    “他爹是不是卸任不久的那个公安局长?”老黎说。</p>

    我点点头:“是。”</p>

    “原来是他。”老黎沉吟了一下:“这个李顺,是你那个美女司的未婚夫吧?”</p>

    “这你都知道?”我有些意外。</p>

    “听别人提起过。”老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接着说:“这个李顺可是挺能折腾的一个人,是个在某些圈子挺有名气的恶少,没想到今天会遇到他。”</p>

    我明白老黎这话里的意思,他一定知道李顺在星海这些年的作为。</p>

    “你和李顺是铁哥们?”老黎看了我一眼。</p>

    “算是个朋友。”我看着老黎的神态,又补充了一句:“普通朋友。”</p>

    “哦。”老黎长长地哦了一声,接着又看着我,神色郑重地说:“小易,作为朋友,我提醒你一句,交友须慎重啊。有些圈子,是不能沾边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p>

    我的心里有些发虚,忙点点头:“嗯,我记住了。”</p>

    “幸亏小雪不是李顺的亲生孩子。”老黎说了一句。</p>

    “怎么了?”我说。</p>

    “要是小雪是李顺的亲生孩子,那这孩子遭殃了。”老黎说。</p>

    “为什么?”我说。</p>

    “李顺是个瘾君子你难道不知道?你难道看不出来?”老黎说:“我一看李顺的眼睛,一看李顺的肌肤,猜得出他是吸毒人员。而且,他吸的时间不短了。”</p>

    “你怎么看出来的?”我说。</p>

    “等你有我这般年龄和阅历的时候,你也会看出来。”老黎说:“小易,记住我一句话,千万不要染毒,毒这东西,一旦沾,一辈子完了。吸毒的人,不但害了自己的身体,还会危害后代。”</p>

    “嗯,我是绝对不会的。”我说。</p>

    “李顺的生意,恐怕都是些黑道的吧。”老黎说。</p>

    我没有做声。</p>

    “李顺涉足黑道,吸毒,秋桐都不知道?她不管李顺?”老黎又说。</p>

    “知道他涉足黑道,但是管不了,吸毒的事情不知道。”我说。</p>

    “可怜的孩子。也难怪,李顺这孩子,恐怕他父母都管不了,更何况是秋桐呢。”老黎叹息一声:“秋桐这样好的女孩子怎么会答应做李顺的未婚妻呢?”</p>

    “因为李顺父母是秋桐的恩人,秋桐从小是孤儿,从小得到李顺父母的接济,为了报恩,李顺父母提出要秋桐嫁给李顺,秋桐只有答应。”我说。</p>

    老黎听完,沉默半天,又深深叹息一声。</p>

    我又沉默了。</p>

    “这个老李两口子,做事也真够糊涂荒唐的。秋桐这孩子,命也真够苦的。”半晌,老黎又说了一句。</p>

    听老黎说话的口气,似乎他认识老李两口子似的。</p>

    我心里猜想着,但是没问老黎。</p>

    “小易,作为朋友,我想和你你说几句话。”老黎说。</p>

    “你说。”我看着老黎。</p>

    “一个人生活在这个社会,免不了要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为了生存和发展,或许要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朋友,这其,有好人,也有不好的人。在这其,保持自己做人的原则,坚守自己做人的底线,尤其重要,任何时候,都不要迷失了自己,都不要突破自己做人的底线。”老黎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