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04章 跟我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破口大骂:“白老三,你马尔戈壁,你小心记住,老子回头非拧下你的脑壳当尿壶。 ”</p>

    “哈哈,把他的嘴巴给我堵——”白老三说。</p>

    阿来暂时没有解我的腰带,找了块布,塞到我嘴里,接着又要伸手解我腰带。</p>

    正在这时,包间的门呼啦被推开,一个手下站在门口急慌地说:“白老板,不好了,有客人闹事,在门前和保安打起来了——”</p>

    白老三一听,停住了动作:“娘的,是什么人敢在我的夜总会闹事,怎么回事?”</p>

    “刚才来了七八个客人,喝得醉醺醺的,一进们调戏女服务员,保安去管,他们二话不说打保安,还砸了不少家什,现在正在门口混战,我们的人现在吃了亏。”</p>

    “走,快去看看。抓住这几个闹事的,狠揍一顿,然后让他们按十倍的价格赔偿老子损失。”白老三收起匕首,冲着大家说。</p>

    白老三带头往外走,临出门前,大金刚说:“老板,这个小子怎么办?要不要我留在这里看着他,别让他跑了。”</p>

    大金刚话音未落,脸挨了白老三一巴掌:“留你妈啊,狗日的,我看你是想逃避打架,想图个安逸。这小子手脚捆得结结实实,怎么跑?妈的,都给我下去抓人。抓完人老子回来收拾这个兔崽子。”</p>

    大金刚不敢做声了,白老三的保镖看了看我,没有做声。</p>

    一群人呼都跟着白老三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p>

    我的手脚被捆得结结实实,无法动弹。</p>

    正在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闪身进来一个戴太阳帽穿深色西装的人,我定睛一看,是四哥。</p>

    “四哥——你怎么来了?”我叫了起来。</p>

    “先别说话——”四哥掏出一把刀子,几下割断绳子,然后对我说:“快跟我走——”</p>

    我抖落绳索,跟着四哥出门。</p>

    “跟我走——”四哥短促地说了一句。</p>

    我跟着四哥穿过走廊,没有往出口处走,而是拐入一个小门,接着到了一个窗口。</p>

    “翻出去——这里是后面。”四哥说着翻身跳了出去。</p>

    我跟着四哥跳出去,落地后,看到这里是夜总会的后院。</p>

    四哥接着拉着我疾走,到了后院的墙根,接着又翻墙出去。</p>

    出来后,这里是一个小巷子,四哥的出租车停在这里。</p>

    四哥和我车,开车急速离去。</p>

    “四哥,你怎么来的?”坐在车,我问四哥。</p>

    “把你和李顺送到棒棰岛宾馆,我一直在帝豪夜总会门前等客人。”四哥边开车边说:“我先是看到海珠和一个女孩子来了这里,接着看到白老三也来了,带着四大金刚和阿来,再后来,我看到你也进来了。我预感到会有什么事,跟着你转悠了一圈,看到你进了这个包间没再出来,我知道事情不大妙。</p>

    于是我找了几个人,都是平时挺好的混社会的酒友,给了他们一点好处,让他们故意装作醉汉来闹事,把白老三他们调出来,然后我隐蔽在包间附近,看到白老三他们走了,进来了。”</p>

    “那几个来闹事的,白老三会抓住他们的。”我说。</p>

    “不会。四哥自信一笑,白老三一出门,我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接着打车会跑。附近有我专门安排的出租车。等白老三下楼赶过去,他们已经跑了。”说着,四哥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听了几句,然后挂死,冲我点点头:“没事了,他们都跑的很及时。”</p>

    我放心了,说:“幸亏你来了。不然,我今晚被白老三这狗娘养的给阉了。这杂种够狠的。”</p>

    我说着,心有余悸。</p>

    四哥听了,说:“今晚你够冒失的。海珠也是,怎么跑到这里来唱歌呢?”</p>

    我说:“海珠晚请的那个女孩是客户,吃完饭,那客户请海珠来唱歌,女孩子都喜欢玩。她俩都不会知道这里是白老三开的,海珠假如知道是白老三开的,绝对不会来的。”</p>

    四哥听了,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的事情,海珠是不是都不知道?”</p>

    我知道四哥说的事情指的是什么,点了点头:”嗯。”</p>

    “你打算一直都瞒着她?”四哥说。</p>

    “不知道。起码目前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不想让她担惊受怕。”我说:“或许,等我完全脱离了黑社会,之后再告诉她。”</p>

    “白老三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你现在的处境时刻都在危险之,恐怕会牵扯到海珠的安危,你要时刻小心注意。”四哥说:“白老三的秉性我了解,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色魔加恶棍。”</p>

    我点点头:“嗯,我会小心注意的。”</p>

    正在这时,我接到了手机短信,是夏雨的:“二爷,二奶向你汇报,我和大奶唱歌完毕,大奶已经回家,我也回来了。我们今晚玩得好开心好欢乐哦。大奶看来真如秋桐大美女所言,是个可以交的朋友,没有什么心机之人,看来,二爷的大奶和二奶都是胸大无脑之人呢。有这样胸大无脑的大奶和二奶,二爷是不是很开心呢?”</p>

    看完短信,我苦笑了下,接着删除掉了。</p>

    刚删除完二奶的短信,大奶来电话了:“哥,我回来了,你在干嘛呢?”</p>

    我说:“我出来和朋友喝酒玩的,这回去!你们今晚玩得开心不?”</p>

    “挺好的,我的手机没电了,刚换了电池。”海珠说:“我请夏总吃过饭,她非要请我去唱歌,我们一起去帝豪夜总会唱歌蹦迪了,玩得挺好的,这个夏总啊,玩心不小,人倒是挺直爽,和我聊了很多。”</p>

    “哦,你们都聊了什么呢?”我说。</p>

    “其实也没什么。”海珠的声音有些闪烁:“都是女人之间的话题。总之大家都很开心是了。”</p>

    “开心好!”我说。</p>

    “那我洗澡先睡了啊!”海珠说。</p>

    “好!”</p>

    打完电话,四哥说:“今晚和海珠一起的女孩是谁?”</p>

    “三水集团的副总裁,我们的一个大客户!”我说。</p>

    “哦。”四哥点点头:“今晚这事,幸亏她们提前走了,不然,要是白老三作恶起来,还真闹大了。看不出,那女孩竟然那么大的来头。”</p>

    显然,四哥也是知道三水集团的。</p>

    “是的,险些出大事,幸亏她们走的及时。”我也有些后怕。</p>

    “白老三现在越来越嚣张了,在通过你找我的同时,一直在通过别的途径搜查我的消息。”四哥说。</p>

    “你要小心点。”我说。</p>

    “他在明处,我在暗处,我会随时加倍注意的。”四哥说:“其实,白老三让你找我,其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分析,这里面包含着伍德的阴谋,白老三也是顺水推舟,他心里一定也有其他的算盘。”</p>

    我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你认为伍德会在这其有什么阴谋。”</p>

    “伍德这个人,我分析不透,他远白老三和李顺有心计的多,他思考的东西,我现在无法猜透。”四哥说:“不过,伍德一直想把你拉入他的手下,让你为他出力,他围绕你的阴谋,我想可能会和这些有关。”</p>

    我说:“嗯。也许。”</p>

    “那个伍德身边的皇者你怎么看?”四哥突然说。</p>

    “皇者……”我迟疑了下,说:“这个人,我也看不透,一方面看起来不像是敌人,但是却又死心塌地跟着伍德做坏事,我觉得这个人很神秘,讲话做事滴水不露,什么人都不想得罪,却又无所不知。”</p>

    四哥沉吟了一会儿:“此人的身份。或许真的很神秘。”</p>

    “怎么个神秘法?”我说。</p>

    四哥摇摇头:“我现在不能确定,只是觉得这个人的行为很值得怀疑,你说他跟着伍德干了很多坏事,但是你能找到他做坏事的凭证吗?你能说出他到底是干了哪几件坏事吗?找不到。只能是笼统猜测判断。可是说他做过什么好事,我却也没发现。”</p>

    “他还是做过几件好事的。”我说:“他帮我做过几件事。”</p>

    “是为了报答你安排小亲茹?”四哥说。</p>

    “这个不好说。”我说:“换做一般人,我会这么想,但是换了是皇者,我还真不敢确定,虽然他在我面前表现的是这样。”</p>

    “这个人今后我会密切注意的。”四哥自言自语说了句。</p>

    “嗯。”</p>

    “最近,我一直在暗观察阿来,他经常在一个地方练武,我一直在暗琢磨他的武功招数,希望能找到他的死穴出来。”四哥说:“这个阿来,我和你跟他但单打独斗未必都不是对手,联手胜负也难说,现在只有先找出他的死穴。”</p>

    四哥的分析和老秦的一样,我点点头:“是的,此人是个大患,有他在白老三跟前,会成为我们的强大阻力。”</p>

    “再强大的武林高手,也有他的死穴,再完美的武功,也会有破绽。”四哥说:“此人武功高强却行恶劣,是个武林败类,早晚此人会得到报应的。”</p>

    我说:“得想个办法除掉他。”</p>

    四哥扭头看了我一眼:“你想到办法了?”</p>

    我摇摇头:“暂时没有,现在他深得白老三赏识,整天不离白老三左右,很难找到机会。”</p>

    四哥说:“除掉他。是要想个办法,最好不用我们动手。”</p>

    我说:“难。”</p>

    四哥说:“慢慢来。总会有办法的。”</p>

    我说:“此人最大的爱好是钱,为了钱,六亲不认。”</p>

    “哦。”四哥点点头,陷入了沉思。</p>

    我说:“你最近手头宽裕不?要是缺钱,我这里有!”</p>

    四哥笑笑:“不用,我平时拉客的钱足够维持我的正常开销。我自己一个人生活,用不了多少钱的。”</p>

    我说:“四哥,你该找个女人,成个家!老是自己一个人,也不是办法!”</p>

    四哥凄然一笑:“像我现在的状况,谈何成家?我现在自身都不安全,一直被人追杀,我再找个女人跟着我担惊受怕,算了,我不想牵累别人。”</p>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一切都会过去的。”</p>

    “是的,一切都会过去。希望能有一天能过安分守己太太平平的日子。”四哥说:“只是,这一天,不知什么时候能来到。”</p>

    我和四哥都沉默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