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01章 只认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他既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他只认钱,为了钱,他可以六亲不认!”老秦说。   (w w w . v o dtw . c o m)</p>

    “哦。只认钱,为了钱可以六亲不认。”李顺重复了一句,然后点点头:“好,很好,有一个爱好行,不需要多。”</p>

    然后,李顺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说:“好了,我来说下关于今后工作我的几点想法。”</p>

    我和老秦都看着李顺。</p>

    李顺掏出一盒烟,分别递给我和老秦一支,然后自己也点着一支,慢慢吸了几口,说:“关于前段时间的工作,我想我们最大的收获是给二子和小五报了仇,那个狗日的宁州警方老大到阴间去了,消了我的心头之恨,此仇已报,二子和小五在天也可以瞑目了,不然,我是死了也没脸去见这两个兄弟。</p>

    这也算是我这段时间在日本的小有作为,没有白去一趟。目前国内的形势,大致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星海这边,易克一直单枪匹马独身奋战,星海这边的主要对手是白老三,这狗日的表面和我干戈化为玉帛,其实亡我之心一直未死,小动作一直不断,现在他手下损失了五只虎,却又添了一个你们俩都单独难以支付的阿来,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p>

    宁州那边,我们的主要产业都集在那里,是我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地,我们兄弟们吃饭和发财的主要来源都在那里,那是我们的物质发展主阵地,必须要坚守死守,现在那逼养的老大自杀了,来了个新局长。</p>

    这个新局长是什么来头,有什么爱好,性格脾气如何,对我们来说都是个未知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宁州的形势起我走之前,已经是日月换新天了,自杀老大的余孽不足以成气候,我们目前最需要关注的是新来的这个局长。”</p>

    我和老秦边抽烟边看着眉飞色舞神侃的李顺。</p>

    李顺继续神侃:“刚才我说的是目前形势的分析,总的来说,有挑战有压力,但是也有机遇和前景,机遇和挑战并存,只要我们坚定发展的信心,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既定方针不动摇,我们一定能战胜一切困难,一定能走出一条伟大的复兴之路,我们的现实是乐观的,我们的明天是美好的。</p>

    关于下一步宁州的工作,我想主要抓好这么几点,第一,抓队伍建设,队伍是事业成败的关键,没有人,什么事情都干不成,我们要不断提高我们队伍的基本素质,要培育一批忠诚可靠的骨干力量,要做到随时都能拉出来,要来之能战,战无不胜,这支队伍,必须要做到对我无限忠诚,要毫无条件地服从我的一切调遣,除了思想绝对可靠,还要有坚强的战斗力。</p>

    第二,抓好内部管理,管理出效益,管理出生产力,要不断严格完善家法,严格内部奖惩制度,重奖重罚,奖罚分明,犯了错误的,严格按照家法办事。</p>

    同时,要抓好经营管理,我们的赌场和夜总会,都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和经营方略,这很大一部分功劳要归结于易克,都是他当年亲自一手操作的,从某种意义来说,易克是我们集团的经营之父,没有他,没有我李顺集团经营的今天。</p>

    夜总会要抓紧开业,赌场要择机开业,当铺要地下开始运作,要抓住目前经融危小企业资金紧张的时机,抓紧放贷,同时做好收贷工作。关于其他的产业,我想都可以正大光明开始营业了,这都是光明的事业,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

    第三,要做好外联工作,要积极走出去广交新朋友,黑道白道都要交,对于宁州的黑道,要改变以前死命打压的策略,采取远交近攻的办法,那些对我们没有直接利益损害的,交朋友,那些在我们身边捣蛋不服气下黑手使绊子的,毫不留情狠狠打击,必要的时候,可以联合其他的黑道社团一起打击他们,在打击这些社团的时候,要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由里到外由近到远逐个击破。</p>

    关于白道,以前的络基本作废,需要重新建立组建起新的构架,鉴于目前的形势,对之前自杀老大的余孽,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办法,抓住他们的致命弱点,安抚和打压并举,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重点打击死心塌地要和我们作对的。</p>

    关于这项工作,我的想法是用钱来开道,然后用以前他们做的事情来挟制他们。至于新络的构建,等我回到宁州后再说,必要的时候,我要亲自出马。目前需要做的是摸清摸透我们所要发展对象的背景关系性格脾气和特点,现在的官员,最大的嗜好无非是女人和钱,女人和钱,我们都不缺,只要他们有爱好,我们不怕了。”</p>

    说到这里,李顺停顿了下,喝了一口水,吸了一口烟。</p>

    接着,李顺看着我:“关于星海这边的工作,我的总体想法是以静制动,暂时采取守势,不要轻易打草惊蛇,你的心任务是抓维稳工作,一切围绕秋桐和小雪的安全来开展,白老三的大本营在星海,现在他刚损失了五只虎,却又来了个阿来,手下又兵强马壮了,你自己一个人面对这群狼,要时刻保持猎人的清醒头脑,切记脑袋发热冲动之下干出糊涂事。</p>

    等我们宁州那边稳定下来,我会掉头来收拾白老三的,这狗日的触角伸到宁州去坏我的事,我会给他记着这笔账的。可以说,二子和小五的死,和他也有关系,没有他派人去香格里拉酒店捣鬼,也不会有打砸香格里拉酒店的事情发生。这笔账,我早晚要和他算,不光这笔账,我还有很多帐要和他算。虽然我让你现在采取守势,但是只要抓住机会,也可以适当出击。但是前提是不能危及秋桐和小雪的安全。</p>

    还有,不光白老三,是星海传媒集团内部,只要有敢于惹事的,都要毫不留情予以狠狠打击,单位的这些人好对付,搬出黑社会,吓也能吓个半死,但是轻易不要这么做,尽量不要让那个集团的人知道秋桐和黑道有染。秋桐是干红色事业的人,女人都爱面子,我不想没事惹她。”</p>

    我点了点头。</p>

    李顺沉吟了下:“还有,关于将军……”</p>

    李顺的表情突然有些复杂,眉头紧紧锁了起来:“将军你尽量避免和他打交道。我这次回来的事情,没有告诉他。日本那边的人,都知道我去韩国了,没有人知道我回国。”</p>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李顺要转道韩国回星海,原来他是在避着伍德,难道李顺现在开始对伍德有戒备了?是因为什么事让李顺对伍德有了防备呢?难道是他在日本期间发现了将军的什么事情?</p>

    然后,李顺又说:“我这次回来的事情,只有你们俩知道,暂时其他人都不知道。你们也不要告诉其他人,特别是你这边。”李顺看着我:“先不要让秋桐知道。这是纪律,必须要遵守。”</p>

    我又点点头。</p>

    李顺长出了一口气,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二子和小五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要牢记他们,他们是为我们的事业贡献出生命和鲜血的人,是革命先烈,我们要永远缅怀他们为我们的革命事业做出的牺牲。”</p>

    说到这里,李顺的神情有些黯然,说:“今天先说到这里吧,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老秦你的房间在哪里?”</p>

    “在你隔壁!”老秦说:“你有事随时可以叫我。”</p>

    “嗯,好!”李顺站起来:“易克,我送你下楼。”</p>

    “不用了,我自己走!”我说。</p>

    “哪里来那么多废话!”李顺粗暴地说。</p>

    我不说话了,直接开门出去,和李顺一起下楼。</p>

    走到楼外,李顺站住了,仰脸看着深邃的夜色,半天说:“易克,明天我想见见小雪。你给我想办法把她弄出来。”</p>

    我说:“可是,你要是见小雪,小雪回去和秋总一说,秋总岂不是知道你回来的事情了?”</p>

    “这不用你管,我会做好小雪的工作的,你只管把小雪带出来是。”李顺还是仰脸看着夜空,声音有些苍凉:“很久没见小雪了,我很想她,很想……我的女儿。”</p>

    李顺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黑夜里,我看不清他脸的表情。</p>

    “你走吧。”李顺慢慢转过身。</p>

    我叹息一声,转身离去,出了宾馆,打车往回走。</p>

    回到宿舍,海珠还没有回来,看看时间,已经是晚9点多了,怎么两个女孩子吃饭要那么久?</p>

    我摸出手机给海珠打电话,提示无法接通。海珠的手机蓄电量只够用一天,现在她的业务忙,电话多,经常没电,今晚估计她忘记带备用电池,又没电了。</p>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给夏雨打电话,正好接到了她的短信:“二爷,我和大奶吃完海鲜了,大奶请我吃海鲜,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请大奶蹦迪唱歌去。我们现在帝豪夜总会哦。”</p>

    我一看,心头一紧,这家帝豪夜总会是以前李顺的那家北国之春,后来李顺转给白老三了,白老三先是改过一次名字,嫌不好听,后来又改了一次,叫帝豪夜总会,之后白老三投入巨资进行了改造,成为星海最高档最豪华最气派的一家夜总会。</p>

    这俩女人去哪里玩不行,怎么偏偏跑到那里去了?这里可是白老三的贼窝,他和他手下那帮淫贼经常在那里出没。白老三和他手下的人可是有认识海珠的。而海珠当然不知道这是白老三开的,夏雨拉她去,她自然是不好拒绝的。</p>

    我忙给夏雨打电话,可无论怎么打都没人接听,估计是夏雨发完短信和海珠一起蹦迪或者唱歌了,根本有听到手机铃声。</p>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巨大的不安,思忖片刻,匆匆下楼,出了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帝豪夜总会。</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