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98章 语无伦次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走到我身边,神情有些发怔。 </p>

    “刚下出租?”我没话找话,心里有些不安。</p>

    “嗯。”海珠点了点头。</p>

    “真巧,我也刚到。”我说。</p>

    “嗯。”</p>

    “那个。刚才是夏雨,夏雨送我回来的。”我又说。</p>

    “嗯。”海珠抿了抿嘴唇。</p>

    “今天晚,她找我的。是关于单位业务的事情。”我说。</p>

    “哦。”</p>

    “刚才你和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回来的路,我本来想自己回来的,她正好开车,于是送我回来了。她找我不是旅游公司的事情,我们谈的是有关报纸的事情。”我的话有些语无伦次。</p>

    海珠突然笑了下:“我没问你这些内容,你可以不说的。”</p>

    虽然海珠这么说,我心里还是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又说:“刚才。我只是想和她握手告别的,她。她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可能习惯了国外的理解,于是,。拥抱了下。我。不是我要那样的。”</p>

    “哥,你似乎急于想解释什么。”海珠静静地看着我。</p>

    我一时无语,又一阵夜风吹过,我不由打了个寒颤。</p>

    “外面冷,我们回去吧。”海珠轻声说。</p>

    “嗯,好。”</p>

    我们一起往回走,海珠显得很平静,低头默默地走在前面。</p>

    回到宿舍,海珠还是没有多说话,换了衣服独自去卫生间洗澡,然后直接去了卧室。</p>

    我洗完澡床,海珠正仰面躺在床,两只大眼睛怔怔地看着天花板。</p>

    “阿珠,你在想什么?”</p>

    海珠的眼睛依旧看着天花板,半晌说:“没想什么,时候不早了,我累了,睡觉吧。”</p>

    说着,海珠伸手关了床头灯,我的眼前顿时黑了下来。</p>

    黑暗,我默默地躺着,一时没有困意。</p>

    海珠一直沉默着,没有任何动静,呼吸也很均匀,但是凭感觉和习惯我知道,她没有入睡。</p>

    “得到抑或失去。”黑暗,海珠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p>

    我的心轻轻一颤,没有说话。</p>

    海珠也不再说话,我们都在黑暗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p>

    沉默,沉默,不在沉默灭亡,在沉默爆发。</p>

    只是,在这长久的沉默,没有灭亡,也没有爆发,有的,只是更长久的沉默。</p>

    在这漫漫的沉默,我试图想说些什么,终究却又没有开口,我一时想不出该说什么了。</p>

    夜,在无声的沉默流淌,我的心也在流淌着。</p>

    黑暗,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回荡:失去与得到是相对的,在潜意识里,谁都想得到而不想失去,但不要忘记,凡事都有好与坏的一面,得到并不能说明没有失去,只是没有发现失去什么罢了。</p>

    人生其实不在于得失,而在于经历。一切得必然失,人生根本谈不得失,来去皆是两手空空。到头来大家都归为零,谁也不能长久得到什么。</p>

    不知何时,迷惘,朦胧,我迷迷糊糊入睡了。</p>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早9点,海珠已经起床做好了早饭。</p>

    今天是周六,不用去单位班。</p>

    我爬起来穿衣服,洗涮完毕,海珠招呼我吃早饭。</p>

    海珠的神色有些倦怠,不知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p>

    吃着早饭,海珠说了一句:“哥,我今天想请客。”</p>

    “哦。”我看着海珠:“请谁?”</p>

    “请我们的大客户,夏雨夏副总裁!”海珠说。</p>

    “哦。”我停住手里的筷子,看着海珠:“为什么?”</p>

    “请客户吃饭还需要理由吗?”海珠说。</p>

    “嗯,好。”我点点头。</p>

    “你今天不班吧?”海珠说。</p>

    “今天是周六,我没事!”我说。</p>

    “那我们一起请夏雨吃饭,好不好?”海珠说。</p>

    “我们一起……”我迟疑了下:“这个我不参加了吧,你单独约她一起吃饭好了,你们女孩子家在一起也好说话,我一个大男人跟着掺乎,不合适吧。”</p>

    “别忘了,在三水集团那里,你的身份是春天旅游的总经理,请大客户吃饭,总经理参加难道有什么不妥吗?”海珠看着我:“你不想和我一起与夏雨吃饭,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p>

    我的心里一个激灵,忙说:“木有,木有,我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参加。”</p>

    “从客户业务的角度来说,请对方吃饭,该是很正常很合理的吧?”海珠又说。</p>

    “嗯,是,合理正常!”我又点头。</p>

    “那你给她打个电话,代表公司约她吧。”海珠说:“我想今天晚请她,你现在提前给她下邀请吧。”</p>

    一听海珠这话,我的头疼了,我最发憷的是和夏雨打交道,海珠偏偏要我打电话约她,这不是让我为难吗?</p>

    我忙摇头:“这个电话我不打,还是你打好,你是公司的老板,你亲自打较好。”</p>

    海珠说:“我是公司的老板,你也是总经理啊,这个理由不打电话,有些牵强吧?”</p>

    我放下筷子说:“对,是有些牵强,实话和你说吧,我较发愁和这个夏总打交道,我真的是不想多见她一面。”</p>

    “为什么?”海珠说。</p>

    “因为这个夏总,脾气性格较古怪,挺喜欢刁难人的,我想这你也该知道的。”我说:“我刚才说让你自己去请她吃饭,其实也是这个原因,我实在是害怕见她,这个夏总啊,听起来是个大集团的副总裁应该挺稳重的,可是,说白了,家族企业的原因,她其实是个孩子,孩子气十足,十分任性,做事待人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我很不适应和她打交道。但是因为不管旅游公司还是发行公司,都和她有业务关系,又不得不打交道。没办法的事情。”</p>

    “嗯,这么说,你是真的不愿意和她一起吃饭了?”海珠说。</p>

    “真的,绝对是真的,我强烈建议你和她单独一起吃饭,你们都是女孩子,讲起话来可能会好沟通一些。我掺和在那里,说不定她会当着你的面给我难看。”我说:“再说,我给她打电话邀请吃饭,她极有可能会拒绝,一个女孩子家,哪里会轻易答应一个男人的邀请出来吃饭呢?但是,换了你打电话,那不同了。”</p>

    “哦。”海珠的神情似乎有些放松,呼了一口气,说:“那我来打?”</p>

    “其实我建议你也不要打:,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我们觉得做的是人家的大单子,但是在他们眼里,这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业务,甚至不值一提,再说了,这个夏总可是堂堂三水集团的副总,恐怕一般的客户是邀请不动她的。像我们这样的小客户,她怎么会放在眼里,怎么会轻易亲自来和你一起吃饭。”</p>

    “既然你说一般的客户轻易是邀请不动她的,那么是说一般的在她眼里的小业务她是不会出马的了,既如此,那么,昨天晚她又会怎么亲自出马和你谈业务,还亲自送你回来?”海珠看着我说。</p>

    果然,海珠对昨晚看到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p>

    “因为……”我斟酌了下:“昨天午我遇见三水集团的老板夏季了,和他谈了半天,我告诉了他我还在发行公司做事的事情,于是我们谈到了发行业务,他似乎挺重视,专门安排夏雨找我谈谈,所以她才会出面。</p>

    再说,这个业务,大小难说,说小可能不大,但是也可能会很大,在他们没有看到我的策划方案之前,一切都未可知。至于昨晚她送我回来,我想可能是一来因为天气恶劣,又刮风又下雨的,二来是她可能顺路。”</p>

    海珠看着我,沉思了一下,接着说:“那好吧。不过我还是想邀请她试试。既然你不愿意参加,那我单独会会她好了。”</p>

    说着,海珠摸出电话,接着开始打。</p>

    海珠那里有夏雨的电话,这我不怪,客户嘛,电话总是有的。在三水集团的这笔单子,海珠可没少往三水集团跑,自然会有夏雨的电话号码。</p>

    海珠拨完号码,接着按了免提键,将电话放在饭桌,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电话。</p>

    电话拨号音想了好些遍,终于接通,接着电话里传来夏雨迷迷糊糊还有些恼火的声音:“谁呀,这么早打电话,烦死了。”</p>

    夏雨看来还在睡懒觉,还没有起床,被海珠的电话骚扰了。</p>

    海珠笑了下,接着对着电话说:“夏总,你好,我是春天旅游公司的海珠,你还记得吗?”</p>

    “海珠,海董事长,是你啊,大——”夏雨似乎顿时没有了困意,声音变得清醒起来,刚冒出一个“大”字,接着停顿了。</p>

    我知道夏雨是差点要叫出“大奶”二字,幸亏她还算明白,没有叫出来,及时刹车。</p>

    “大姐姐,你好,你好。”夏雨的声音变得有些热乎,她临时把大奶改成了大姐姐,这显然有些牵强,海珠其实和她差不多大,但起码看得出她还是有些急生智。</p>

    海珠笑出声来:“呵呵。夏总客气了,我们差不多大吧,你怎么叫我大姐姐呢。”</p>

    “嘿嘿。这不显出对海董事长的尊敬嘛。”夏雨笑起来:“哎——这么早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p>

    夏雨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紧张和不安。</p>

    “对不起,夏总,打扰你休息了。早知道你在睡觉,我不和你打电话了。要不你继续睡吧,等你睡醒了,我们在谈。”海珠说。</p>

    “哦,不,不,没事,没事,我已经醒了,你真的有事啊,那现在谈吧。现在说好了。”夏雨的声音似乎睡意顿消,还是带着一丝紧张。</p>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承接你们集团的单子现在已经开始正常发团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笔很大的业务,在承接这个业务的过程,我们给三水集团特别是夏总你添了很多麻烦,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想请夏总一起坐坐吃顿饭,表示下我的谢意,同时也加深下和夏总的感情。不知夏总肯赏光否?如果夏总时间方便的话,我想在今晚。”</p>

    “哦。这事,没有别的事?”夏雨说。</p>

    “是的,是这事!”海珠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