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97章 什么正经事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站住——不许走!”身后传来夏雨的声音。 </p>

    我停住,转过身,看着夏雨:“你还嫌没折腾够?”</p>

    “什么折腾?我今晚还没和你谈正事呢?”夏雨说:“车,我要和你谈正经事情。”</p>

    “什么正经事情?”我说。</p>

    “车谈!”夏雨说。</p>

    “免——有事你在这里说!”我说。</p>

    “开车边走边说不是更好嘛,大哥,现在可是在下雨,还很冷。我这里只有一把伞,我这个人心好,不想老让你挨雨淋啊,要不,我们俩打一把伞,一起站在一张伞下,我要是冷了,你得……”</p>

    夏雨话没说完,我直接打开车门钻进了夏雨车里,我可不想让她再找冷的借口钻进我怀里。</p>

    夏雨了车,脸带着得意的笑容。</p>

    夏雨发动车子,我说:“你要去哪里?”</p>

    “不去哪里,随便转转不行吗?”夏雨边开车边说:“在这样的天气里,开车没有目的地的溜达,二爷和二奶一起,岂不是很有情调的事情?”</p>

    我突然闻到夏雨嘴里的酒气,说:“你什么时候喝酒的?”</p>

    “怎么了?是刚才啊。刚才你跑了,我把你喝剩下的白酒都喝了。”夏雨边开车边说。</p>

    刚才的小二锅头我喝了一半,剩下的被夏雨喝了。</p>

    我说:“喝酒不开车。”</p>

    夏雨说:“哪里来这么多臭规矩,别给我讲大道理,我喝酒开车是常事,从来没出过事,我又不喝醉。关于醉驾,我还是很有数的,喝醉了,我绝对不会碰车的。”</p>

    我没有说话,夏雨开车直接去了海边大道,保持着40迈的速度。</p>

    夏雨这会儿也不说话了,专心开车。</p>

    “有什么正事,你说吧。”沉默了半天,我说话了。</p>

    “下午我听夏季老兄说你那里是负责订报纸的?”夏雨说。</p>

    “是。”</p>

    “夏季同志说他下午和你聊过订报纸的事情,让我抽空和你具体聊聊。”夏雨又说:“不知你给我哥说了什么,我哥现在似乎对你很感兴趣,对你们搞的这个订报纸业务,也突然有了兴趣。”</p>

    我的心里一动:“哦。”</p>

    “你看,我今晚找你是有正事吧?和订报纸有关呢!”夏雨说:“小易同志,你在发行公司做事,那么,这应该是正事吧?”</p>

    “对,是!”我说。</p>

    “订报纸这事,在我们集团归我分管。”夏雨继续说:“你看,做旅游我是你的大客户,这订报纸,我还是你的客户,当然,订一份报纸也是订,订十份也是订,我未必是你的大客户,但是对你们来说,哪怕是订一个月的报纸,也都是客户关系,对吧?”</p>

    “是的!”我说。</p>

    夏雨呵呵笑了,转脸看了我一眼:“小易哥,你干着两份活,我都是你的客户,看来,我们俩还是挺有缘分的,是不是?”</p>

    我说:“什么缘分,巧合而已。”</p>

    夏雨笑了:“好吧,算是巧合。你看,夏季同志把这个事情交给我了,让我来和你洽谈业务,我倒是想知道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不管我们私人关系怎么样,谈到业务,我可是公私分明站在集团的立场和角度的。我们出钱是一回事,对我们集团有没有利益,有多大利益,又是一回事。”</p>

    夏雨的口气很认真。</p>

    夏雨这话我很赞同,看来这丫头闹归闹,谈起正事还是有分寸的。</p>

    我说:“你说的很有道理,确实是要这样。我们做营销,要的是双赢,只对我们有利对客户没有好处的事,我是从来不做的,当然,客户都不傻,我是想做也做不成。</p>

    关于订报纸,我想,不管对我们还是对你们,这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买卖过程,这其包含着大家利益互相惠顾的关系,我想给你介绍下我们集团和发行公司的简要情况吧。”</p>

    “洗耳恭听!”夏雨目视前方开着车。</p>

    我于是把集团和发行公司的情况给夏雨简单做了介绍,夏雨听得很认真。</p>

    听完我的介绍完后,夏雨说:“哦也,看来你们是家大业大啊,竟然发行这么多种类的报纸,竟然有一个完整的发行络。这不是一个小邮局吗?够牛叉的,秋桐姐姐手下竟然管着一千多号人哦。”</p>

    我说:“再牛叉也不你们集团,你们可是好几万人呢。”</p>

    “嘻嘻,我们是个体户,私营企业,和你们公家的不具备可性。”夏雨笑着说:“其实我有些不明白,我们集团的生意和你们卖报纸到底有什么联系,这听起来是不搭界的两码事嘛,也是因为你在这里,也是因为我哥非让我和你谈谈,不然,我才没兴趣捣鼓这个呢。”</p>

    我笑了,说:“你们销售的是物质产,我们销售的是精神产,只要肯动脑筋,这物质和精神总是能很好的结合的,甚至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那么,现在,我来和你谈谈我的具体想法……”</p>

    我来了精神,脑子快速梳理着思路,打算给夏雨详细说说我的打算。</p>

    此时,我不把夏雨当小魔女了,我把她视为正待我开发的一个重要大客户。</p>

    既然是重要大客户,那么,必须要本着严肃认真负责的态度和人家谈,要真正打动客户的心。</p>

    “谈什么谈,算了,我看还是不要谈了。”我刚要继续说下去,夏雨却直接打断了我的话。</p>

    我不由一愣。</p>

    夏雨看了我一眼,莞尔一笑:“哎,二爷啊,你看,这么好的时光,谈工作是不是很影响情趣呢。我看你今天也较累,不用再费口舌了,这样,你回头给我一个完整的策划方案,我领教过你关于旅游营销的高见了,现在正好也见识见识易总在发行领域的营销策划本领,学习学习。如果有必要,我会提交给夏季同志看的。你说这样行不行?”</p>

    我想了下,说:“好,我会尽快给你提交一份完整的策划方案!”</p>

    夏雨说:“嗯。那么,二爷,我们这会儿去酒吧喝酒听歌好不好?”</p>

    我说:“不好!”</p>

    夏雨瞪眼看着我:“为什么不好?”</p>

    我说:“时间晚了,你也该回家休息了。别耽误了明天的工作。”</p>

    夏雨说:“明天是周六,你找什么借口?耽误个空气!我现在是你的客户,不管公私,都是你的客户,有你这样对待客户的吗?亏你还是做营销的,要学会人性化营销,你懂不懂?陪客户喝酒听歌,是人性化营销的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融洽和客户的关系,加深和客户的感情。</p>

    关系也是生产力,感情也是生产力,你晓得不?好了,不要和我再费口舌了,今晚是周末,大家都轻松放松下嘛,不会休息的人不会工作,是不是?这才不到十一点,真正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走吧,我们去酒吧。听我的,不许再啰嗦。”</p>

    说着,夏雨不由分说一打方向盘往市区走。</p>

    我心里暗暗叫苦,夏雨打着客户的名义要我陪她去酒吧喝酒,这理由似乎很充分,以前我自己开公司的时候,请客户到酒吧喝酒唱歌是常事,可是我实在受够了她的捉弄,我不知道她今晚还要继续捣鼓什么洋动静。</p>

    我说:“你开车是不能喝酒的,要不,改天吧。”</p>

    “不让你啰嗦你偏要啰嗦。我说了,我开车喝酒有数的,大不了喝多了找人把车开回去,你怎么回事?想糊弄客户,是不是?”夏雨口气有些不高兴:“我看你缺乏和我做生意的诚意。”</p>

    我一时无语。</p>

    夏雨偷偷地得意的笑了。</p>

    进入市区,我的电话突然响了,一看,是海珠打来的,我忙接听。</p>

    “哥,我刚才公司加完班,你回去了吗?”海珠略带疲惫的声音。</p>

    “阿珠,我刚和客户谈完事情,这会儿正在往回走呢!”我忙说。</p>

    “那好,我很快回去了!”海珠说完挂了电话。</p>

    我收起电话,看着夏雨说:“我女朋友刚忙完,催我回去呢。我自己在外不回去,她不放心,会出来找我的,不然,这样吧,既然你想喝酒,那么我再给我女朋友打个电话,让我女朋友过来,我们一起去酒吧喝酒,我们俩陪你喝。”</p>

    夏雨的脸一下子拉长了,狠狠瞪了我一眼。</p>

    我装模作样摸起手机要打电话。</p>

    “好了,行了,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夏雨怏怏地说:“既然你已经说正在往回走了,那还打个屁电话啊。不喝了,不玩了,回去——”</p>

    我如释重负地收起电话。</p>

    “说,住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夏雨耷拉着脸说。</p>

    我告诉了我宿舍的位置,然后说:“不用夏总亲自送了,找个地方停下,我自己打车回去可以!”</p>

    “闭嘴!”</p>

    我于是闭嘴。</p>

    夏雨撅着嘴巴开着车,满脸失望的神色。</p>

    很快到了我住的小区门口,我下了车,夏雨也下了车。</p>

    “夏总,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客气地说:“时候不早了,你抓紧回去吧!”</p>

    “这么和客户告别?”夏雨依旧撅着嘴巴站在我对面。</p>

    我伸出手。</p>

    夏雨伸出手,握住我的手。</p>

    夏雨的手有些冷,但是很柔软细嫩。</p>

    握了下手,我想抽回来,夏雨却握住不放,突然将身体凑过来,抱住我的身体——</p>

    我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夏雨的脸颊轻轻贴了贴我的脸,然后松开了我的手,同时和我的身体也分开了。</p>

    看着我不知所措的样子,夏雨淡淡地说:“兄弟,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好不好,拥抱式礼节,在西方习以为常。”</p>

    说着,夏雨了车,摇下车窗,冲我轻轻一笑:“二爷,别忘记给我提交那策划方案哦,我可是等着你呢。”</p>

    说完,夏雨径自开车离去。</p>

    我晃晃脑袋,深深呼了口气,转身进小区大门,随意往街对过一瞥,忽然发现海珠正呆呆地站在马路对过——</p>

    我不知道海珠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她应该是刚下出租车,但是显然她看到了刚才夏雨和我告别的那一幕。</p>

    一阵夜风吹过,有些冷。</p>

    我站在原地,冲海珠招了招手,海珠慢慢穿过马路向我走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