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96章 夏雨的保镖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夏雨让那两个汉子滚,他们却不像我这么听话,竟然原地没动,还是站在那里,黑暗,那两个汉子的头好像都在低着,不知在干嘛要干嘛。 </p>

    我心里不由一惊,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这样的两个人,必定不是什么好人,我这时猜他们不是流氓是绑匪,看到美女开好车,动了歪心眼,想劫财劫色,甚至想绑架夏雨勒索钱财什么的,这会他们必定是在调戏或者威胁夏雨跟他们走。</p>

    我的大脑一个激灵,决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能让他们发觉我,不然他们会挟持夏雨做人质和我对峙。</p>

    这样想着,我悄悄从黑暗里无声走出,矮身贴着墙壁接近那两个汉子,快靠近时,我的身体突然猛地跃起,接着飞起一脚,直接踢向站在夏雨右侧那个汉子的后背——</p>

    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采取偷袭这种方式的,除非是迫不得已。</p>

    现在这种情况是迫不得已,我不能拿小魔女的安全开玩笑,不能给这俩汉子以挟制小魔女的机会。</p>

    虽然小魔女让我头痛欲裂,但是,她要真遇到坏人,我自然是不能不管的。</p>

    此时,从此时的环境时间以及夏雨的态度,我迅速做出判断认定这俩汉子不是好人,所以,我毫不犹豫开始出击了。</p>

    我出击的速度很快,动作非常敏捷,但气力并不是很重,初次交手,不知对方的深浅,我不想那么狠,更不想出人命。</p>

    被我踢后背汉子闷哼一声,身体摇晃着踉跄了几步,接着站稳,倏地转过身来,晃动了几下脖子,发出咔哧咔哧的声音。这声音我在电影经常看到,听起来很瘆人。</p>

    看得出,这是个练家,不是平庸之辈。</p>

    同时,另一个汉子反应也很敏捷,面对突然遭到的袭击,方寸不乱,猛然一步抢到夏雨前面,接着摆开防守出击的架势看着我。</p>

    “啊——”夏雨发出一声惊叫,似乎被突然出现的动静受惊吓到了,接着看到了我。</p>

    看到我,夏雨突然不说话了,嘴巴微微半张开,夜色里,两只大大的眼睛直盯住我,我这时看到她脸没有什么惊惧和惊恐的神情,似乎她对这俩个汉子并不惧怕,似乎在惊愕于我的突然出现和突兀出击。</p>

    这时,两个汉子都在夏雨前面拉开架势看着我,眼里带着敌意的目光,脸都毫无表情。</p>

    从他们的姿势和眼神,我立刻看出,这俩汉子都是会些功夫的,刚才我担心那一脚出人命而没有用全力,现在看来是失误,那一脚似乎根本没有伤到那家伙的筋骨,要是换了普通人,一时半刻是爬不起来的。</p>

    此时我来不及多想什么,一次偷袭之后,这俩汉子的反应速度超出我的想象,身手如何也摸不清楚,更何况,他俩都挡在夏雨前面,我要想救出夏雨,首先要过的是他们这一关,首先必须要制服或者打跑这俩人。</p>

    我也拉开架势,摆出攻防兼备的姿势警惕地看着他俩。</p>

    一时,大家都不出声,都小心翼翼全神贯注注意着对方的动静,似乎都在寻找最佳的出击机会。</p>

    周围静悄悄的,大街一片死寂,只有冷冷的秋风裹挟着细雨吹打在物体的声音,路边法国梧桐的最后一批树叶,也在风雨的吹打下一摆一摆飘荡到地面。</p>

    夏雨突然打开车门钻进了车里,我以为她是要开车走,不由暗暗松了口气。</p>

    只要夏雨走了,我轻松了,能打赢打,打不赢走人,没有牵连和累赘。</p>

    没想到,夏雨接着又出来了,接着打开雨伞,站在车旁。</p>

    我的头一晕,这丫头似乎并不打算走,要在这里观战。</p>

    夏雨看着我们对峙,突然喊了一声:“还楞着干嘛,啊,打——”</p>

    我当然以为夏雨这话是和我讲的,心里苦笑了下,这丫头真是看局的不怕事大,换了一般的女孩,这会儿早开车逃之夭夭了,而她不但不走,竟然还扎下硬盘来观战。不过想想,这很符合我目前所了解的夏雨的性格。</p>

    夏雨这一喊,我还没动作,倒是提醒了对方两个汉子,他们倒是像听到命令似的,突然一起向我冲来,两人配合十分默契,一个攻盘,一个攻下盘,一个直拳直奔我面部,另一个则开出了扫堂腿。</p>

    两人的攻势来的十分凌厉,速度加力量都不一般。</p>

    我的身体腾地跃起,在跃起的同时双手封住面来的直拳,同时躲避开下盘的扫堂腿。</p>

    在抵御躲避开对方攻势的同时,我迅速完成攻防转换,封住对方直拳的双手猛地往下一格,一只手掌张开顶住打过来的拳头,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直奔对方的胸口,与此同时,我的下盘在空踢出了二踢脚,先发左脚,后发右脚,左脚为虚,实为幌子,右脚为实,直奔对方下巴。</p>

    在顶住对方打过来的拳头时,我感到了一股很大的力量。</p>

    我的拳头直奔一个汉子的胸口,我的二踢脚直奔另一个汉子的下巴,对方反应也很快,在急速的进攻突然开始防守,一个突然猛地跃起来了个后空翻,脱离了和我的接触,我的拳头打空了,而另一个则将身突然几乎和下盘180度后仰,同时身体急速后退,也同样躲避开了我的出击。</p>

    第一个回合,双方打成平手,都没有占到便宜,我心一凛,不敢轻视这俩汉子,更不敢有丝毫懈怠,这两个家伙功夫都不弱,绝对不能马虎大意。</p>

    对方俩汉子互相对视了一下,从他们的眼神里,我似乎看到他们的某些意外,他们或许也没有想到我的功夫会到如此程度。</p>

    双方重新摆开架势,慢慢挪动着脚步,死死盯住对方,都在寻找下一次最佳的出击机会。</p>

    夏雨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这时又叫起来:“打呀,快打,干嘛停住了?打赢了有奖励,不许停下——”</p>

    我好气又好笑,这个鬼丫头,以为这是擂台武呢,乱叫唤什么。</p>

    我当然不会听她的,我要选择最佳出击的时机,而那俩汉子似乎又听到了命令,似乎唯恐我先出击,接着又开始进攻了。</p>

    我们又开始了新一会合的交手,这次大家都打的小心翼翼,唯恐被对方抓住漏洞。</p>

    我们都不出声,各自施展功夫跳跃着打在一起。</p>

    “好,打得好。”夏雨又叫起来:“对,这样打。”</p>

    打了好半天,我们虽有过几次的身体接触,但都没有击对方的要害,都是先防守后反击。</p>

    夏雨叫了一会儿,不做声了,聚精会神地看着我们你来我往激烈打斗。</p>

    我想速战速决,而对方似乎极有耐心,似乎想先消耗我的体力然后再实施反击。</p>

    半天之后,我的心里一阵焦躁,突然长啸一声,在对方联手的一次进攻突然不闪不避,直接迎了过去——</p>

    我的动作让对方一愣,两人进攻的势头略微一缓,似乎是怕了我的计策。</p>

    趁他俩愣神的一瞬,我猛地伸出左手,一把攥住一个汉子的右手臂,猛地一扭,接着右脚直接踹向另一个汉子的胸口,在他急速闪避的同时,我急速转身,右腿膝盖一下子顶住了被我攥住右手臂汉子的腿弯,一用力,将他的手臂往后一反一提,他不由单膝跪在了地,被我压制住了身体的反弹,接着,我的右手牢牢扼住了他的喉咙——</p>

    看到同伙被我制住,另一个汉子不由一愣,接着又开始往扑——</p>

    “停——住手——”夏雨突然又叫起来。</p>

    我没有理会夏雨,当她不存在,牢牢顶住被我制住的汉子,右手扼住他的脖子,他只要敢于反抗,我的手指会按向他的喉结——</p>

    而另一名汉子却突然真的停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p>

    我心大,他怎么会听夏雨的命令?</p>

    夏雨这时走过来,看着我:“二爷,你赢了,放开他。”</p>

    我一愣,没有松手,看着夏雨。</p>

    “这俩是我的人,美女总裁的贴身护卫。”夏雨说:“我哥给我安排的,怕我出事,我最讨厌有人跟着我,总想甩开他们,可是他们总能找到我。”</p>

    我一听,操,打了半天,原来这俩汉子是夏雨的保镖,怪不得如此听夏雨的话!可怜我还以为他们是歹徒和他们好打一场,耗费了许多的精力和体力,而夏雨这半天一直在看戏。</p>

    我忙松开手,那汉子站了起来,夏雨对他们说:“刚才是误会,这位小伙是我朋友,他想必也是误会你们了。”</p>

    两个汉子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p>

    夏雨接着说:“好了,没事了,你们回去吧。”</p>

    俩汉子站在那里不动,看了我一眼。</p>

    夏雨皱皱眉头:“我的话你们没听到是不是?”</p>

    俩汉子神情有些犹豫,其一个说:“夏小姐,我们是有职责在身。这……”</p>

    “这什么这?有这位朋友在我身旁,你们担心什么?你俩两个都打不赢他自己,你们还不放心?”夏雨说:“你们走吧,我和我朋友还有事。对了,以后不要老跟着我,朗朗太平盛世,会出什么事?今天算你俩能,我好不容易甩掉了你们,又被你们跟了。”</p>

    俩汉子面有愧色地又看了我一眼,似乎又不敢不听夏雨的话,犹豫了一下,接着车,开车走了。</p>

    他们走后,我站在那里,还有些发愣,没回过神来。</p>

    夏雨看着我:“小子,行啊,没想到你还能能武,还有两下子。我这两个贴身保镖可是有些身手的,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打不过你。”</p>

    我缓过一口气,看着夏雨:“你可真能搞恶作剧。”</p>

    夏雨看着我:“我以为你跑了,看来你还是关心我怕我受坏人欺负的,看来,我刚才骂你不是男人是不正确的。”</p>

    我淡淡地说:“你刚才还真骂对了,我确实不是个好男人。”</p>

    夏雨笑了下:“怎么?刚才我骂你你听到了?心里不痛快,记仇是不是?大男人要心胸开阔,和小女子计较什么呢?哎,二爷关键时刻出来保护二奶,英雄救美啊,这算不算是一段值得记忆的美好片段呢?”</p>

    夏雨的神情有些自我陶醉,似乎对我刚才的表现十分满意。</p>

    我看着夏雨,说:“既然没事了,那我走了。你也回家吧。”</p>

    说着,我转身要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