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89章 总编辑的目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同时,看总编辑讲话的语气和神态,我判断出,这家伙确实是个呆子,缺乏一把手的气魄和气质。 这一点,他同样不过孙东凯,不管孙东凯做人做事质如何,孙东凯起码带着一种一把手的气势,而这总编辑身没有。</p>

    但是,我同样想到,总编辑此次没有和孙东凯一起来视察经营,单独来孙东凯的地盘探营,显然也是有目的的。</p>

    他一夜之间被委任为集团的临时负责人,成为集团的掌门人,虽然是临时的,但是作为在官场混了几十年的人,他必然是有想法的,目前他的位置当然会是让他有些想入非非的,这对他来说,恐怕是为官几十年最后的一次机会。有机会,当然是想搏一搏的,既然混官场,谁不想爬得更高,攫取更大的权力呢?他自然也是不会放过的!</p>

    而这位总编辑显然缺乏政治斗争的经验,孙东凯是分管经营的总裁,他到孙东凯分管的经营系统来视察,竟然背着孙东凯,他这么做,显然是自以为很主动实际是很愚蠢的举动。孙东凯说不定此刻已经知道了总编辑的举动,他心里必定会提高对总编辑防备的程度,当然,表面,他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p>

    看着总编辑眼镜框后面那装模作样的小眼睛,听着总编辑不着边不懂装懂的大侃,我心里不由对他失去了信心。我断定,这家伙是斗不过孙东凯的,假如没有集团以外的人插手,假如市委决定集团的一把手从本集团出,孙东凯必定会干掉他,他要么继续干他的总编辑,要么被孙东凯排挤出集团去。</p>

    当然,我说的是假如,想起老李的分析,集团之外的某些人,说不定此刻也想窥视这个位置呢。孙东凯需要面对的对手,可不止只是总编辑一个。当然,在本集团,总编辑无疑是孙东凯最强劲的对手。</p>

    孙东凯虽然干掉了董事长,但是他今后需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集团内外都需要他去博弈,我不知道他会采取什么策略,是攘外必先安内呢还是先平定外面的对手再制服这个内部的总编辑,抑或,是内外同时运作。</p>

    想想孙东凯还真不容易,辛辛苦苦扳倒了董事长,还得努力去保住自己的胜利果实不被别人窃取,还得继续向着胜利勇敢前进,为最后的胜利而拼搏。</p>

    只是,我不知道,孙东凯的能耐到底如何,他是否会如愿以偿达到自己的目的。</p>

    看着总编辑侃侃而谈,我不由想起了曹丽约见的那个总编室副主任,想起浮生若梦那晚和我说的关于办报纸的那些话。</p>

    我心里不由有些焦虑和担忧,我断定曹丽约见那个总编室副主任必定是有意图的,必定是受孙东凯指使的,必定是想利用那个总编室副主任给总编辑的工作下绊子,而这绊子,肯定是要从编务这边入手。</p>

    而我由于处在经营这一块,和编务根本不搭界,也没有熟悉的人,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会从何入手,会在什么样的时间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去操作。</p>

    我虽然看不起这位总编辑,觉得他不具备做大领导的能力和素质,但是我觉得他不是坏人,我不忍眼看他被孙东凯操,最后别一把手没干成,反而连目前的位置都保不住,那可损失大了。</p>

    我想帮帮这个总编辑,却感到无能为力。</p>

    我感到了许久以来未曾有过的一种无力和无奈。</p>

    总编辑终于神侃完了,然后秋桐说了几句,无非是感谢总编辑百忙之来发行公司视察工作,对集团党委的关心和重视表示感谢之类的套话,然后,总编辑起身走了,去了广告公司。</p>

    总编辑离开发行公司,刚走出接待室的时候,曹丽急匆匆赶过来了,显然她刚得到消息,曹丽笑容可掬地说要陪同总编辑一起去广告公司视察,总编辑毫不客气地拒绝了。</p>

    看着总编辑和集团党办主任下楼去了广告公司,看着曹丽站在一边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猛然意识到,曹丽是受孙东凯指使来这么做的,来走过场和形式的,她应该知道总编辑是不会让她跟着的,但是她还是这么做,这其的目的,自然很清楚。</p>

    我想,此刻,孙东凯说不定正坐在办公室里,通过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耳目遥控监视着总编辑的一举一动。</p>

    “曹主任来了,要不要到我办公室坐会儿。”秋桐客气道。</p>

    曹丽看了看我,又看着秋桐,笑了:“好啊,秋总,对了,我昨天在逛街的时候,看到一件漂亮的衣服,我给你说说具体的样式,抽空咱俩一起去看看去。”</p>

    曹丽挽着秋桐的胳膊亲昵地说着。</p>

    “呵呵。”秋桐脸显出有些无奈的表情,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一笑,和曹丽一起去了她的办公室。</p>

    回到办公室,曹腾笑着对我说:“哎。易兄,这领导的水平是和我们不一样啊,你看今天总编辑讲的这些话,真是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啊,我听了深受教育,深有领悟。”</p>

    我看了曹腾一眼:“曹兄说的是真话?”</p>

    曹腾看着我:“怎么?你不这么看?”</p>

    我笑笑,没有说话。</p>

    曹腾做关心状对我说:“对了,今天总编辑和你说话的时候,你突然冒出那一句,可不好,领导想来都是全能,你怎么能说领导不需要懂经营知识只需要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行呢,这可是不尊重领导,对领导的能力有怀疑啊。</p>

    易兄,我给你说,这做经营你确实懂一套,我自认不如你,可是,这在官场里和领导打交道,你还真需要多学学,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首先必须要明确,领导都是全能,领导什么都你强,只有你向领导请教学习,领导即使说向你学习,也是谦虚的话,你绝对不能当真。你今天说的那话,对你可是不好的,起码总编辑心里会不痛快,会觉得你看低了他。”</p>

    我认真地点点头:“嗯,我知道我说错话了,我的确不懂这些,今后,还望曹兄多多指点。”</p>

    曹腾看着我呆了下:“你说的是真话?”</p>

    “当然是真话!”我说。</p>

    曹腾狡黠一笑:“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说反话呢?”</p>

    我哈哈一笑:“曹兄是不是过于敏感了,我们之间,真的需要那么多心机吗?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做好兄弟来看的。”</p>

    曹腾一双小眼睛死死盯住我,嘿嘿一笑:“易兄,不是我有心机,而是对于你,我实在是看不透。这世道,有时候,不得不防。”</p>

    我说:“那是你,我对你从来不设防。在一个办公室里,天天面对面,你整天设防,累不累?你对我设防干鸟?你是体制内的人,带编制的国家干部,我只是个临时工,说好听的叫聘任制职工,我和你有什么利益之争,你有必要对我设防吗?”</p>

    曹腾微笑着:“易兄,看来,你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你对自己的身份看得很清楚。”</p>

    我说:“当然,我时刻都记着自己的身份。能和你曹兄一起办公,能和你曹兄称兄道弟,我实在觉得是我的荣耀,我实在是觉得我高攀了。这也是亏了我和你在一个办公室,要是在大街,我这样身份的人,你恐怕都不会正眼看我一眼的。”</p>

    “哈。易兄,你别讽刺我了,我可不敢小看你,你可是董事长眼里的红人啊。”曹腾说。</p>

    “你这话是在讽刺我是不是?董事长已经是过去时了,你拿出来说,是不是在嘲讽我?”我说。</p>

    “不是,哪里会。”曹腾说:“即使董事长是过去时了,但是,在孙总眼里,你更是个红人啊。孙总可是当面和我说过,让我向你好好学习,这话我一直记着呢。说实在的,我能和你易兄一起共事,一起称兄道弟,该是我的荣幸。抛开身份不说,我来发行公司几年了,你才来几天,现在你和我平起平坐了,这不正说明易兄你的能力很强吗?我需要向你学习的地方,实在是多了。”</p>

    曹腾的神情显得很诚恳。</p>

    我呵呵一笑:“好了,曹兄,你别寒碜我了,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自己心里有数,你是大学生,有知识有化有水平有关系,我呢,大老粗一个,没化没知识没见识没背景没关系,还是外地人,我现在在星海混,还得你老兄多多罩着我。别的不说,万一哪天我出门被不认识的痞子流氓打了,还得你出面找人帮我摆平啊。”</p>

    曹腾一听这话,脸腾地红起来,不自然地笑了下:“易兄,你这是在讽刺我吧?”</p>

    我说:“不是,我说的是真话,你不是和我说过你在星海社会也很有关系吗,三教九流都认识的,我在这里可是外来户,不依托你这个当地户怎么行呢?”</p>

    曹腾脸的神情有些僵硬,眼里发出一股冷冷的光,注视了我一会儿,然后呵呵笑了下,说:“好,好,我记得我说过的话。”</p>

    说完,曹腾低头看件,不说话了。</p>

    我看了曹腾几眼,心里暗笑,然后开始忙乎我的工作。</p>

    今天天气一直很阴沉,冷风阵阵,天气预报说西伯利亚的寒流要到了。</p>

    下班的时候,天气陡变,昏暗的天空下起了凄冷的秋雨。</p>

    曹腾早早走了,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同事们都下班走了,外面北风呼啸,夹带着雨点击打着窗户,发出啪啪的声音。</p>

    我下楼走到楼梯口,看了看外面的的凄风冷雨,把外套往头一套,埋头准备往车前跑。</p>

    刚迈出楼梯口准备加速,没想到突然从外面拐进来来一个女人,她似乎是为了躲避风雨,低头跑的较急,我来不及闪避,她正撞到我的怀里——</p>

    “哎呀——”她惊叫了一声。</p>

    一听这声音有些熟悉,我不由心一震,忙低头去看,我靠,是夏雨!</p>

    怎么会是夏雨?她怎么到这里来了?她在这个时间到这里来干嘛?我心里有些意外。</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