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87章 不知者不怪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觉得怪吗?”夏季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是的!”</p>

    “因为我的身份?”夏季说。</p>

    “不错!”</p>

    夏季微微一笑:“对我来说,这是常事。在我的脑子意识里,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什么大富豪来看,我外出办事,都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吃饭不过一张口,能填肚子解饿行,至于吃什么,实在是无所谓的事情。再大的老板,也是个体户嘛,我这个个体户是不需要什么排场和气派的,不需要什么档次规模和架子的。”</p>

    我看着夏季,点点头。</p>

    “钱再多,也是自己一分分赚来的,都是自己的心血,要知道珍惜和节约,这是家父一直以来对我的教诲,我始终不敢忘记。”夏季说:“勤俭持家,这是我们民族的美德嘛,呵呵。”</p>

    我又点点头:“不错,夏老板,我很欣赏你的作风。”</p>

    夏季呵呵笑起来:“能得到易总的欣赏,我很荣幸。”</p>

    “你在捉弄我吧,拿我开涮吧。”我笑起来:“能让夏老板荣幸的人我想恐怕不多哦。”</p>

    “呵呵。”夏季也笑起来,看着我说:“你我同属同龄人,我略微你年长几岁,我和你认识虽然时间不长,打交道虽然不多,但却是很谈得来,谈得很开心。既然很开心,开口闭口地叫什么老板老总的,听起来很是别扭,我看不如我们以兄弟相称好了,我你大,那叫你易老弟。你看可好?”</p>

    我听夏季说的有理,也很合我的心意,于是点点头:“可以,那你是夏老兄了。”</p>

    夏季听了,显出很高兴的样子,拿起筷子:“老弟,我们边吃边聊。来,吃。”</p>

    我们于是边吃边聊。</p>

    “虽然我们年龄相差不大,但是你老兄的事业做得确实很牛叉,这一点,我和你是没法的。”我说。</p>

    “呵呵。什么牛叉?我其实当初也是接过了家父的摊子,没有家父当初打下的基础,三水集团怎么会有今天呢?”夏季说:“三水集团的前身是家父一手辛辛苦苦打造起来的。其实是现在,虽然家父退居幕后不理集团的事情了,但很多集团的决策,我还是习惯听听家父的意见。家父对集团的发展有什么想法,也都和我说说。”</p>

    听了夏季的话,我想起那天老黎和我说的,点点头:“好啊,家有二老,人生一宝。恭喜你,你有一个好父亲。对了,你母亲现在也挺好的吧?”</p>

    夏季的神色有些黯然,说:“家母很早去世了。”</p>

    我一听,忙说:“对不起,夏兄,我失言了。”</p>

    夏季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我笑了下:“老弟不必道歉。不知者不怪。”</p>

    我们继续吃饭,少顷,夏季又说:“老弟,你是不是觉得我妹妹和我有些不一样?”</p>

    我看着夏季:“什么不一样?长相?”</p>

    “不是。我们的长相,眉宇间还是有几分相似的,我说的是性格。”夏季说。</p>

    “呵呵,是的,不一样,很不一样。”我笑着:“你沉稳,你妹妹活泼,你老实。”</p>

    “老弟你其实可以换句话说,你其实是想说我妹妹任性刁蛮顽劣吧。”夏季笑着。</p>

    我点点头:“嗯。也可以这样认为。”</p>

    “小雨被我和爸爸惯坏了。”夏季说:“我和爸爸之所以如此惯宠她,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妹妹生下来没见过我的母亲。”</p>

    “啊。”我吃了一惊,看着夏季:“这——”</p>

    “我母亲是在生小雨的时候难产去世的。”夏季的神情有些沉郁:“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却也让另一个生命离去。母亲难产去世后,我父亲独自承担了养育我和妹妹的责任,既当爹,又当妈,白天忙乎生意,晚回家照顾我和小雨,做饭洗衣服收拾家务,还得给我和小雨辅导功课。</p>

    父亲这样辛辛苦苦把我和妹妹养大,因为担心我和妹妹受委屈,他一直都没有再娶,一直都是独身。也正因如此,我过早成熟了,意识到了自己肩的责任,意识到了父爱的伟大。也正因如此,我和父亲对小雨都格外疼爱,哪怕我们再苦再累,也不让她受一丁点儿的委屈。”</p>

    我默默地看着夏季,半晌,说:“原来如此。你和你妹妹有一个好父亲,你妹妹有一个好哥哥。你母亲看到你们三口今天的幸福生活,也一定会含笑九泉的。”</p>

    “谢谢!”夏季说:“在三水集团,第一大股东是我,第二大股东,是小雨,这是父亲当初将手里的生意全部交给我的时候亲自给我们分的,本来我想和小雨平均分配,但父亲坚持让我的股份小雨多一点,我明白这是为了管理的需要。小雨虽然是集团第二大股东,其实很少参与集团的管理,在海外留学了好几年,才刚回来时间不长,在公司担任副总裁,却也还是孩子气十足,做事顽劣任性。”</p>

    我听着夏季的话,想着夏雨的身世,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同情这个小魔女,原来这孩子从小没妈了。</p>

    一想到没妈的孩子,我不由想起了秋桐,她夏雨还惨,爹妈都没了,还有小雪,只有爹,妈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个存在的爹,又是个瘾君子,还是个黑社会,最终这条命魂归何处还不知晓。</p>

    想到这些,似乎夏雨沾了秋桐和小雪的光,我突然觉得这个夏雨似乎不是那么让人厌烦可恶了。</p>

    “老兄,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突地冒出一句:“这是你的私人**,我并没有问你这些。”</p>

    夏季微微一怔,接着说:“是啊,我为什么会和你讲这些呢。我从来不和任何人说这些的。”</p>

    我说:“呵呵,我在问你,你也轻声地问自己。”</p>

    夏季微笑了下:“世间的很多事,是没有原因的。有的人,天天在一起,却形同陌路,有的人,即使见一面,却感觉已经是熟人。或许,我和你有缘,我见到你的第一次起,很有亲切感,似乎我们仿佛过去在哪里见过。这应该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p>

    我想,或许,我们以后不仅仅是客户,还可以是朋友。还有,是我一直为小雨对你做的那些事感到抱歉,我告诉你小雨的这些事,或许也是想让她博取你的同情,得到你的谅解。”</p>

    我说:“我其实一直没有生你妹妹的气。”</p>

    夏季看着我,保持微笑,不说话。</p>

    我又说:“即使我生过她的气,也早没了。”</p>

    夏季笑起来:“呵呵,那好。小雨这孩子,其实除了顽皮,做起事情来,还是有模有样的,她平时在集团做自己分管的那一块,我特地安排了几个得力的人手辅助她,她倒也做的有声有色。我现在是想锻炼她,慢慢让她熟悉家里的生意,所以暂时让她分管集团行政后勤这一块。”</p>

    我这时想起订报这一块的事情,看着夏季没做声,琢磨着在什么样的时机用什么样的借口向夏季提起。</p>

    我不会贸然开口谈起订报纸的事情,因为我想操作的是大项目,不能冒失,不能鲁莽,不能操之过急,要察言观色看形势看时机成熟再下手。这种事情,不能单刀直入,要循序渐进,不然,一旦对方把话说死堵回来,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p>

    而且,三水集团订报这事,听刚才夏季说的话,很显然是属于夏雨这个丫头分管,一想到是夏雨分管,我不禁又有些头疼,她似乎对我还是不依不饶,似乎还没和我耍够,要想操作成此时,夏雨是迈不过的一道关口,我必须要把她搞定才好。次旅游公司的单子,是幸运,这次订报,恐怕不会那么幸运了,必须要深思熟虑再下手才好。</p>

    在我琢磨的这会儿,夏季吃完了饭,看着我说:“对了,老弟,你这个发行公司的主要工作内容是什么?”</p>

    “订报纸,送报纸。”我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句。</p>

    “星海晚报是属于你们发行的吧。”夏季眼神紧紧盯住我。</p>

    “是,对!”我缓过神,看着夏季,点点头。</p>

    “哦。”夏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又看着我,眼神里突然闪过一丝困惑,和那天在他办公室里表现地有些相似。</p>

    我看着夏季:“老兄,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有什么疑问吗?”</p>

    夏季忙掩饰般地笑了下,神情却又有些恍惚,说:“没有。”</p>

    我开玩笑地说:“我们发行公司,说白了,是卖报纸的。日报晚报都卖。卖出去,送货到门,实行三包,代办托运。你要是想订报纸,可以找我,我可以为你效劳。”</p>

    夏季轻声笑了下,眼神有些不定,不时看看我,片刻,爽朗地说:“好,说不定,我还真想订一份星海晚报在办公室看呢。”</p>

    我一听,差点晕倒,我擦,这和我的目标相差太远了啊。</p>

    当然我不能晕倒,不但不能晕倒,还不能表露出任何的异样,随即笑着说:“没问题,只需要你一个电话,一份报纸也门征订。我们公司的服务是绝对到家的。”</p>

    夏季看着我说:“那我要是一个月一个月的订,也门服务吗?”</p>

    我大笑:“夏老兄,你是一天一天的订,我也保证亲自门去给你送。”</p>

    夏季看着我,突然也随着我大笑起来。</p>

    大笑间,我似乎觉得和夏季不轻不重彼此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个会合。</p>

    笑毕,夏季看着窗外,自言自语地说:“看来说的没错,的确,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p>

    我看着夏季:“谁说的没错?谁有意思啊?”</p>

    夏季微微一怔,回过神,扭头看了我着我,笑了下:“哦,我说的是我妹妹小雨。小雨在我面前说你是个很有趣的人呢。”</p>

    我笑了下:“呵呵。大家其实都是有意思的人,我看你和你妹妹都是很有意思的人。我呢,无所谓什么有意思没意思了。”</p>

    夏季笑着:“谢谢夸奖。不过,老弟你也太不看重自己了吧。”</p>

    我没有回答夏季的话,突然冒出一句:“老兄,我突然觉得你和你妹妹虽然都是有意思的人,但其实都挺不容易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