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81章 此地不宜久留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啊——”阿来叫了一声,接着手臂是一软,松了手,蒙面人落到地,立刻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没有丝毫停留,突然飞起右脚,直奔阿来的胸口——</p>

    阿来没有来得及防备,胸口挨了结结实实的一脚,一声闷叫,往后退了几步才站住脚跟。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马尔戈壁,说好单打独斗的,你却带了帮手。”阿来这一脚一定挨的不轻,有些恼怒。</p>

    说完这话,阿来突然身形一矮,手臂一挥,看起来好像是发暗器的招式。</p>

    蒙面人忙矮身往一边闪避,阿来却没有暗器发出,而是一闪身进了黑漆漆的树林,立刻不见了影子。</p>

    “你不讲信用,老子不陪你玩了。”阿来的声音在远处传来,他必定是受了伤知道占不到便宜,作势要发暗器,其实是虚招,趁机遁了。</p>

    周围安静下来,蒙面人站在空场央默不作声,但我知道他在警觉地四处观察着。</p>

    我慢慢走出了树林,直接走到蒙面人面前。</p>

    蒙面人看到我,呼了一口气,似乎有些轻松,接着揭开了蒙面——</p>

    月光下,我看到了这个蒙面人。</p>

    他是老秦!</p>

    “老秦,是你?”我说。</p>

    老秦轻轻喘息着,冲我笑了下:“不错,是我!”</p>

    “你怎么突然到了星海?”我说,心里涌起一团迷雾。</p>

    老秦没有回答我的话,看了看四周,说:“此地不宜久留。你怎么来的?”</p>

    “开车!”</p>

    “走,到你车去!”老秦说。</p>

    我和老秦出了树林,穿过沙滩,到了滨海路我的车。</p>

    “开车——”老秦说。</p>

    “去哪里?”我边发动车子边问老秦。</p>

    “棒棰岛宾馆!”老秦说。</p>

    “棒棰岛宾馆?”我扭头看了下老秦:“你住在那里?”</p>

    老秦点了点头。</p>

    “什么时候来的?”我边开车边说。</p>

    “今天下午。来到后直接入住棒棰岛宾馆!”老秦说。</p>

    “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下,我去接你?”</p>

    老秦没有回答我,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p>

    “坐飞机来的?”</p>

    “火车!”</p>

    “火车?为什么不坐飞机?”我说。</p>

    老秦看了我一眼:“我从昆山坐火车来的,先去了北京,然后转车的。”</p>

    我有些明白老秦这话的意思,宁州机场甚至周边的机场对他来说都是不安全的,老九他们还在找老秦,老秦必定是开车到了昆山,然后从昆山了火车,毕竟,昆山是个小站,不引人注意。</p>

    “你来星海的目的是——”我话说了一半。</p>

    “目的之一来会会这个阿来。”老秦淡淡地说。</p>

    “会会阿来?你会他干嘛?”我说。</p>

    “一来我想试试他的身手,二来,我想如果有可能,我干掉他!”</p>

    “干掉他?”我吃了一惊,扭头看着老秦:“为什么?”</p>

    “我通过我以前的关系打听了阿来的底细,此人心狠手辣,作恶多端,在泰国有不少人命案,现在他投奔了白老三,此人在白老三手下做事,在星海与你作对,必定是个后患,不但会给你自身安全带来极大的隐患,而且以后也会成为我们的一大障碍,此人不除,恐怕日后会成为一大妖孽。”</p>

    老秦叹息一声:“出乎我意料,没想到他的功夫如此厉害,今天我以匿名的方式约他出来的,本想做了他,没想到差点被他做了。”</p>

    “你怎么把他约出来的?”我说。</p>

    “用钱。”老秦说:“此人最大的嗜好是爱钱,我告诉他有一笔生意让他做,酬金是一百万,约他单独出来面谈,他果然来了。此人仗着一身武艺,谁都没带,自己来的。”</p>

    “他来这里,白老三看来不知道。”</p>

    “是的。”老秦点点头:“这等于是他接的私活,他自然是不会告诉白老三的。我本想利用这个机会结果了他,最起码将他弄残,废了他的武功,却想不到制服不了他,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恐怕我今天不死也得落个半残废。”</p>

    “巧了,我是偶然在这里散步遇见你们。看到你危险,出手了。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你,我只是觉得和阿来打斗的必定不会是我的敌人。”我说。</p>

    “看来我是福大命大。”老秦干笑了一声,说:“惭愧,老了,这个阿来,恐怕我和你都不是他的对手。”</p>

    老秦这话我虽然听了心里不服,却又不得不认可,其实岂止是我和老秦,单打独斗,恐怕四哥也不是阿来的对手。</p>

    “不过,再厉害的功夫高手,也有他的死穴,也有他致命的弱点,只要能找到他的死穴,有制服他的办法。”老秦说。</p>

    “你发现他的死穴了吗?”我说。</p>

    老秦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我要回去好好琢磨琢磨和他打斗的过程。对了,你和他也试过身手,你发现没有?”</p>

    我摇摇头:“没有!”</p>

    “即使在他的身手暂时找不到可以克制的地方,但是,这个阿来,在功夫之外,已经有一个死穴了,这个死穴,或许是可以利用的地方。”</p>

    “你是说他视财如命的特点?”</p>

    “是的,他爱财贪财,这也算是他的死穴之一。”老秦点点头:“这一点,加他有功夫无道德,质恶劣,这个人,是冷血动物,为钱六亲不认,这个特点,或许以后倒可以抓住,加以利用。”</p>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老秦:“你来星海为什么不给我打招呼?”</p>

    老秦停顿了一下,说:“小易,不是我不尊重你,也不是我眼里没有你,李老板走后,叮嘱我国内的事情都由你做主,让我凡事都向你汇报。可是,李老板这个人,你是知道的,他说是这么说,做起来却又自相矛盾,按照规矩,我是要先和你打个招呼,但是,我今天来星海,是李老板直接通知我的,他让我暂时谁都不要告诉。我只能服从。小易,你理解为盼。”</p>

    “嗯,我理解!”</p>

    “如果今晚不是遇到你,我还是不会和你见面的。”老秦说:“不过,既然已经和你接头了,我也不想隐瞒你什么了。知道李老板为什么让我到星海来吗?”</p>

    “不知道!”</p>

    “李老板很快要日本直飞星海。”老秦说。</p>

    “他终于忍不住要回来了!”</p>

    “是的。”</p>

    “哪天到星海?”</p>

    “不知道。他没有和我说具体到的时期,只是让我在星海等他。”老秦说:“或许到星海后,他不会停留多久,会直接和我一起去宁州,他是让我来星海接他的。”</p>

    “嗯。他为什么不直接飞宁州?”</p>

    “这个,我不知道了!”</p>

    “你要干掉阿来的事情,李老板知道不知道?”</p>

    “阿来的基本情况,我给李老板汇报过,我试探了了李老板的口风,李老板没有直接说让我干掉阿来,只说让我自己看着办。我看李老板也似乎是觉得这个阿来留着早晚是个祸害,也似乎默认了我的想法。他自言自语说了句,说我们大家都在宁州,易克自己在星海,要面对阿来这样一个狠辣的对手,你的处境会越发危险。</p>

    从李老板这话里,我听出了他的意思。一来他回来后还是打算要去宁州,二来他很关心你的安全,担心阿来会对你构成更大的威胁。不过,今天没有达到目的,有点打草惊蛇,这个阿来会警觉的。”</p>

    “阿来会不会知道你的身份?”我说。</p>

    “这个不会。他无法猜测出我的身份,这一点我做的很隐秘,阿来杀人如麻,仇家很多,他顶多猜测是泰国的仇家追杀到星海来了。经此一役,今后,他恐怕不会轻易出动了。”老秦说。</p>

    “李老板知道阿来是段祥龙推荐给白老三的吗?”</p>

    “这个情况我告诉了李老板,他听了没有做任何表示。”</p>

    “他不相信段祥龙会背叛他?”</p>

    “不知道。他没有做声,不知道他是不相信呢还是相信了而另有主意。”老秦说:“对了,李老板在日本又开始吸了。”</p>

    “你怎么知道?”</p>

    “从他和我打电话说话的内容和口气里,我能听出来。”老秦说:“李老板现在的疑心似乎越来越重了说话的口气,带着迷幻的感觉。”</p>

    我听了,默然无语,难道戒毒真的那么难,我用小雪也打动不了他?李顺要是最后毁在毒,他将如何面对这个是世界他最爱的亲闺女?</p>

    “在等李老板回来之前,这些时间你打算干什么?”我说。</p>

    “什么都不干,等!”老秦说:“本想顺势解决阿来的事情,但是今晚的事情过后,阿来必定有所警觉,再将他单独钓出来,恐怕很难了,而且,再继续搞,恐怕会泄露我们的身份。</p>

    在李老板和白老三公开摊牌翻脸之前,我们是不能主动挑起事端的,毕竟,阿来现在是白老三的人,搞阿来,等于是向白老三宣战。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要听李老板的指示。”</p>

    “段祥龙现在动静如何?”我说。</p>

    “在忙乎自己的生意,同时也不间断出入其他的一些赌场,他赌博的恶心是改不掉的。还去澳门赌过几次。”老秦说:“我和兄弟们现在一直处于地下状态,但是一直牢牢盯住段祥龙,他倒是想找我,但是找不到。</p>

    现在宁州想找我的不止一个段祥龙,老九他们,一直在到处打探我的消息,看来,我们成了老九他们洗白自己身份的最大隐患了。”</p>

    “在这样的时候,李老板回宁州,岂不是自己找死?”我说。</p>

    老秦叹了口气:“类似的话我不止一次和李老板说过,可是,李老板根本不听,他现在越来越固执了,根本听不进去。看来,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等他去了宁州,大家多加小心是。这个新任的局长目前还没有什么大的动静,不知下一步他会如何动作。”</p>

    “宁州的那些生意都开张了?”我说。</p>

    “没有,李老板一直催促我抓紧开张,我一直口头答应着,但是并没有实施,一直找各种理由拖延着。李老板为此发过好几次火,嫌我做事拖拉。”老秦说:“目前的形势,显然重新开张这些生意是不合适的,我宁可让李老板训斥我做事不力,也不会按他说的办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