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77章 话里似乎有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和总编辑无冤无仇,虽然我对他做事的迂腐对秋桐的那个报告不批准很不满,但也不想伤害他,辛辛苦苦做了一辈子报纸,眼看过两年要退居二线为自己的一生革命事业画个圆满句号了,要是在这样的时候再被人操一顿,那岂不是太悲催了!</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有些不安起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第二天班的时候,我还在想着这事,我想组织这事,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毕竟,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我不知道曹丽昨天到底给那个总编室副主任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会如何操作,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手、会何时出手,毕竟,对于报纸的编辑和出版,我是个彻彻底底的外行。</p>

    这样想着,我心里颇有些无奈和郁闷。</p>

    我不想让这个迂腐守旧胆小谨慎的呆子总编辑受到老谋心算的孙东凯的强劲蹂躏,可是,我又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帮助他,这真让人苦恼。</p>

    正独自坐在办公室里闷闷地想着,门被推开,秋桐进来了。</p>

    “易克,跟我去一趟集团总部!”</p>

    “干嘛?”</p>

    “去孙总办公室!”</p>

    “去那里干嘛?”</p>

    “我怎么知道,叫你去你去,怎么那么婆婆妈妈。听话才是好孩子哦。”秋桐的声音起来有些放松,微笑着。</p>

    “你说谁是孩子?”我站起来看着秋桐说。</p>

    “你呀。”秋桐笑起来:“怎么,不服?想和领导对抗?”</p>

    “切——仗势欺人,以权压人,想找不痛快,是不是?”我笑着说。</p>

    “是又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想冒犯司?”秋桐一歪脑袋。</p>

    “这窗外有一棵大梧桐树,我把你扔出去,让你趴在树下不来。你说好不好,你信不信?要不要试试?”我边说着,边向前走了一步,划着手势,作势伸手要抓秋桐的胳膊。</p>

    “嘟——胆大包天,天大包胆。”秋桐叫了一声,一闪身,笑着扭身出了门。</p>

    我看着秋桐开心的样子,心情有些愉快,关门,跟随秋桐去了集团总部。</p>

    路,秋桐的心情很不错,和我谈笑着,说估计很有可能是我们打的那个报告集团党委批下来了,孙东凯叫我俩去做相关指示的。</p>

    我没有说话,心里认为秋桐的估计应该是正确的。</p>

    想着昨天我和孙东凯的对话,不由又想起来总编辑,想起总编室的那位副主任。</p>

    到了孙东凯的办公室门前,我先敲门进去,一推门,先看到了坐在老板桌后面的孙东凯,接着,我看到了坐在对面沙发的两个女人——</p>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曹丽,而另一个却让我心里猛然吃了一惊。</p>

    冬儿!</p>

    冬儿竟然出现在这里?</p>

    冬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p>

    我的心里很惊异很惊疑,倏地警觉起来,脑子急速盘旋着。</p>

    我和秋桐进了门,秋桐看到冬儿,神情顿时也愣了下,但是随即镇静下来。</p>

    冬儿淡淡地扫了我和秋桐一眼,然后冲着我们微笑了下。</p>

    这时孙东凯招呼我和秋桐:“秋桐,小易,来,进来。”</p>

    曹丽坐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和秋桐,眼角又不时瞥一下冬儿。</p>

    这时,冬儿站了起来,对孙东凯说:“孙总,不打扰你们的工作了。我今天是来给你送发票的,还麻烦你多操心尽快把次的那批款子支付过去。”</p>

    孙东凯说:“冬儿,请你转告白老板,我一定会尽力尽快操作的,不过,我们集团最近党委班子有些变动,可能还需要耽搁一些日子,还请白老板多体谅。”</p>

    一听这话我明白,冬儿是受白老三委派来孙东凯这里催要工程款的。集团的钱,必须要一把手签字才能出去,孙东凯即使想给钱,但是没有一把手签字,还是屁用没有。</p>

    董事长现在被双规,总编辑临时主持,依照他小心谨慎的处事性格,对于大额的款项支出,不会那么痛快,看来白老三这钱还需要些时日。</p>

    冬儿听孙东凯说完,笑了下:“孙总,我是个办事的财务人员,该说的该做的我都说都做了,至于什么时候支付款子,我没有资格多说话,不过,你让我转告白老板的话,我一定会原话告之。”</p>

    孙东凯听冬儿这么说,笑了下,笑得有些无奈。</p>

    冬儿接着冲孙东凯和曹丽点点头:“孙总,曹主任,我告辞了。”</p>

    孙东凯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点了点头,曹丽站起来,亲热地拉了拉冬儿的手:“冬儿妹妹,以后多来找我玩啊,别非得有事的时候才来,没事的时候多来看看姐姐啊。”</p>

    冬儿似笑非笑地看着曹丽:“曹主任,你放心,我一定会记挂着你的,以后,有事没事我都会看你的。”</p>

    冬儿的话里似乎有话。</p>

    曹丽似乎没有听出冬儿的话里有话,依旧热情地和冬儿套了会近乎。</p>

    然后,冬儿看着我,淡淡一笑:“好久不见易经理,最近气色不错嘛。”</p>

    我咧了咧嘴,没有说话。</p>

    然后,冬儿又看着秋桐,主动伸出手:“秋总,来,握个手吧。”</p>

    秋桐伸手握住冬儿的手,眼神直直地看着冬儿,神情似乎有些激动,却又似乎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微笑了一下:“你好。”</p>

    秋桐似乎有很多话想和冬儿说,但是又无法说出什么。</p>

    冬儿深深地看了秋桐一眼,抿了抿嘴唇,然后松开手,伸手捋了下头发,径自走了。</p>

    目送冬儿出门,我心里突然松了口气,转头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指指沙发:“秋桐,小易,你们坐。”</p>

    我和秋桐坐在曹丽旁边的沙发,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扬了扬手里的一份件,然后说:“秋桐,你们打的这个报告,费了一些周折,终于在昨晚的党委会通过了。”</p>

    我看了一眼秋桐,秋桐轻轻呼了口气,脸露出轻松的表情:“哦。太好了。”</p>

    孙东凯继续说:“这个报告,我先签了字,然后给了总编辑,一开始总编辑没通过,在面签批说建议还是按照以往的惯例办。报告转回我这里以后,我很意外,又征求了部分同志的意见,特别是曹主任的想法,之后,我又找到总编辑,陈述了我的想法,据理力争了好半天,总编辑和我谁都无法说服谁,最后我建议召开党委会讨论。</p>

    昨天下午的党委会一直开到晚,大家各抒己见,我详细和大家陈述了这样操作的初衷和你们已经做的大量准备工作,最后得到了大多数党委成员的赞同,于是,党委会最后通过了这个报告。总编辑在原来签批的基础,又重新做了新的批示,同意这个报告。”</p>

    孙东凯似乎在和秋桐表功,又似乎在秋桐面前给曹丽卖好,只是没有提我。在他的口里,我成了部分同志之一。</p>

    秋桐听孙东凯说完,看着孙东凯和曹丽:“感谢孙总和曹主任对我们公司工作的支持。感谢集团党委对我们工作的理解。”</p>

    “秋总,我身为经管办的负责人,支持你的工作,是应该的,谢什么啊。”曹丽冲秋桐笑着,大言不惭地说。</p>

    “是啊,曹主任说得对,我们都是经营系统的,我作为分管经营的领导,支持你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孙东凯说:“很简单的道理,你们工作做好了,我脸也有光嘛,说白了,不是我支持你们,是你们支持我啊,我该感谢你们才对。”</p>

    “孙总到底是集团领导,虚怀若谷,胸襟开阔,讲话是有高度!”曹丽说。</p>

    秋桐笑了下。</p>

    孙东凯然后看着我和秋桐说:“叫你们俩一起来,是因为这个报告是由易克的思路得到启发搞出来的,再加易克也是发行公司的主要业务骨干,在落实这个报告的过程是不可缺少的得力人员。在这里,我想单独提出对易克同志的表扬,易克同志的经营思维很灵活,不拘泥于过去的条条框框,敢于创新,敢于大胆实践,这在我们集团经营系统,是很难得的。”</p>

    “孙总说的对,这一点我很赞同!”秋桐说。</p>

    “秋桐,今后发行公司的工作,你可以多给易克一些锻炼的机会,多让他担当一些责任,这样也有利于小易的快速成长。”孙东凯说:“我们用人,要打破陈旧的观念,不论身份,不论学历,不论资历,要看真才实学,我唯才是用。易克这样年轻有为熟悉业务的人才,要放开手脚大胆使用,不要被过去的一些观念和思想所束缚。”</p>

    秋桐笑着点头:“一定牢记孙总指示。我会逐步落实的。”</p>

    孙东凯笑着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告诉我:看,我没亏待你吧!</p>

    我冲孙东凯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p>

    然后,孙东凯又说:“按照集团党委通过的这个你们的报告,集团今年的报纸征订工作要分为两步走,这样的话,你们现在需要做的工作,是首先要拿出一个实施方案。”</p>

    秋桐点点头:“我们会尽快提交实施方案。”</p>

    “这个方案,要切实具有可操作性,要切实照顾到各部门的实际情况,要有得力的措施确保集团明年报刊发行计划的实现。”孙东凯严肃地说。</p>

    秋桐郑重地点头:”嗯。”</p>

    孙东凯继续说:“根据集团整体发展的要求,根据集团党委对经营工作的要求,明年的报刊征订,日报之外的报刊征订工作,必须要稳重有升,各报刊的征订款额要确保20(百分号)的增长速度,这是死任务,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p>

    孙东凯现在确实是懂行了,和刚来的时候大不同了,讲起来还很有道道,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p>

    秋桐又点头答应着。</p>

    “至于那个外报外刊的征订,这一块,集团不对你们下任务,因为这是第一次操作,没有基数可以衡量,你们按照自己的情况去操作,赚多赚少都不下指标。”</p>

    孙东凯一直对多元化经营这一块不甚热心,对于外报外刊的代征代投工作开展自然更不感兴趣。听他这话的意思,他很尊重秋桐的意见,虽然不赞同,但是也不反对,似乎是想摸着石头过河做个试点,成败都无所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