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76章 眼镜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不是很好吗?好朋友更难得啊。 ”我笑了下,顿了顿,转移话题说:“老黎,我总觉得,你是个很有故事的人,我喜欢和有故事的人交朋友,喜欢和有经历有阅历的人交朋友。”</p>

    “有故事?”老黎扭头看了我一眼:“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故事呢?”</p>

    “什么故事?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我说:“对我来说,你的那些经历和阅历,都是故事,对我来说,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p>

    “小易,你是一个很进的青年,我很喜欢你,假以时日,你必定会有一番大作为。”老黎说:“既然你看重我的故事,看重我的那些经历和阅历,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或许,这对你的成长会有所帮助。”</p>

    “这简直是一定的!”我高兴地说:“年轻人的成长,总是需要有个导师的,我看,你简直是我的导师。”</p>

    老黎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欣慰地笑了。</p>

    和老黎又闲聊了一会儿,然后老黎要回去吃药,我告辞,开车离开。</p>

    此时已经接近下班时分,开车经过集团总部传媒大厦的时候,在车流突然看到马路对面曹丽的白色宝马车停在离大厦不远的路边,曹丽自己坐在车里。</p>

    我不由放缓了车速,曹丽到底是忍不住持续的低调,开着宝马在集团总部门前炫耀了,也不怕集团的人看了说闲话。</p>

    我又想,这个时间,曹丽把车停在这里干嘛?难倒在等人?如果是,等谁呢?</p>

    我心一动,开车过去后,调了一个头,然后停在路边,离曹丽的车大约100米的距离,坐在车里,点着一颗烟,看着前方。</p>

    一会儿,过来一个戴眼镜的30多岁的质彬彬的年男子,直接了曹丽车子的副驾驶位置,然后曹丽的车子启动,径直往前开去。</p>

    在目前的非常时期,曹丽的任何举动都是值得关注的,我下意识觉得曹丽和这名男子的行为有些异常,我想知道这男的是谁,想知道曹丽和他一起出去干嘛?</p>

    我打着火,缓缓跟了去。</p>

    曹丽的车子开了半天,开到了星海广场。</p>

    星海广场很大,号称亚洲第一大广场,广场在海边,是填海建造的,整个广场被几条不宽的道路分隔成几块,全部是绿色的草皮,没有一棵树,开车走在广场间的道路,周围视野很开阔。</p>

    曹丽的车子开了一会儿,停在了广场间的一条到路边。我的车子停在后面大约50米处,我坐在车里看着前面。</p>

    曹丽和那戴眼镜的年男子都没有下车,依旧坐在正副驾驶位置,两人似乎正在交谈着什么。</p>

    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也无法知道他们在谈什么内容,只隐约看到曹丽的手不停地划着什么。</p>

    夜幕降临,广场的灯亮起来,曹丽和那眼镜依旧在车里谈着。</p>

    我静静地坐在后面的车子里,抽着烟,看着他们。</p>

    这个突然出现的眼镜男引起了我的关注。</p>

    半天之后,曹丽的车子开始启动,我又悄然跟了去。</p>

    曹丽的车子沿着来路又走了回去,又回到了集团总部大楼前,接着,那眼镜男下车,径自进了集团总部大楼,曹丽的车子则径自离去。</p>

    我急忙找个路边停下车,然后快步直奔集团总部大楼里面走去。</p>

    进了大厅,看到那眼镜男正在进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p>

    我加速往那边走,还没到,电梯门关了。</p>

    我站在电梯前,看着不停变化的数字,一会儿,电梯在16层停住了。</p>

    16楼,这是日报的办公楼层,日报编辑部在16楼。</p>

    难道这个眼镜男是日报编辑部的人?怪,曹丽整天和经营行政口的人打交道,怎么和编辑部的人也开始打交道了?</p>

    我心里涌起谜团,也坐电梯了16楼。</p>

    出了电梯,楼道里空荡荡静悄悄的,此时早过了下班时分,也过了晚饭时分,该下班的都走了,除了值夜班的。</p>

    我知道集团各报刊编辑部都有值夜班的部门,作为日报和晚报等每日出版的报纸,值夜班的部门是总编室和时事部,以及轮流值夜班的副总编辑。</p>

    我对编辑部值夜班和编辑部的情况了解这些,其他的不晓得了。</p>

    我在走道里晃晃悠悠走着,看到各个房间都已经熄了灯。</p>

    走到走廊头,看到一间大办公室里正亮着灯,我悄悄走过去,看到门有个牌子:总编室。</p>

    这是日报的总编室。</p>

    旁边还有个没亮灯的门,面也挂了牌子:总编室主任。</p>

    门有个四方形的小玻璃窗口,我从窗口里看过去,里面都是隔断式的办公桌,没见到几个人。</p>

    我的眼睛慢慢从左到右扫视了一边,目光扫到最右边的时候,看到在墙角的隔断那里坐着一个人,正对着电脑在看什么。这个人,正是刚才的眼镜男。</p>

    而在他坐的隔断处,贴着一个标牌:副主任。旁边还有个无人的隔断,也是贴着副主任。</p>

    看来,总编室的主任单独一间办公室,副主任有两个,在大办公室办公,这眼镜男无疑是总编室的副主任。他此刻在这里,应该是轮到他值夜班。</p>

    这时,我听到附近传来讲话声,急忙离开这里,去了电梯间,直接下楼。</p>

    出了集团总部大楼,我开车离开,找了一家快餐店,要了一份快餐,边吃边琢磨。</p>

    这个眼镜男是日报总编室的副主任,曹丽又不懂编务,和他在一起谈了那么久,到底是有何意图?</p>

    我对报纸的编辑流程几乎是一窍不通,我甚至都不明白总编室的具体职能是什么,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道道来。</p>

    但是,我心里隐隐有一种预感,在目前的敏感时期,曹丽突然约见总编室的这位副主任,必定是有什么意图,绝对不是找他闲扯蛋的,但到底有什么用意,我却又糊涂了。</p>

    吃完,我开车去了海珠公司,海珠正和公司的计调人员在加班。</p>

    看到我来了,海珠告诉我说三水集团出团的所有事项都安排好了,明天开始发第一批的九寨沟团,首发200人,共分5个批次走完。</p>

    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看了看海珠递给我的发团明细,叮嘱海珠一定要和对方的地接社联系好各项服务事宜,要随时和我们的全陪导游保持联系,不惜一切代价,必须保证团队的旅游服务质量,不能让客人提出任何不满和投诉。</p>

    三水集团的团队终于要出发了,此刻,我的心里突然沉甸甸的,突然感到了巨大的责任,赚钱是好事,但是,我必须要对这些外出旅游的客人负责,保证他们吃好喝好玩好,保证他们快快乐乐出行,安安全全回家。</p>

    我梳理了一遍整个行程的细节,特意专门给海珠和计调总监做了一番叮嘱。</p>

    叮嘱完,海珠和计调总监开始落实我讲的细节要求,我去了海珠的办公室,坐到老板桌前,在老板椅转悠了一下,看着海珠的电脑发呆。</p>

    又想起刚才曹丽和日报总编室那副主任约谈的事情。</p>

    我打开海珠的电脑,登陆我的扣扣,看到浮生若梦正在。</p>

    “若梦,我问你个问题。”我来直奔主题。</p>

    “什么问题啊,说吧。”</p>

    “这个报社。报社内部的总编室是干什么的?”</p>

    “咦——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浮生若梦说。</p>

    “今晚吃饭认识了青岛日报总编室的一个主任,看起来这家伙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觉有些好。”我说。</p>

    “你的求知欲倒是挺强的。”浮生若梦说:“报社的总编室,在整个报纸的编辑出版,权力很大,是整个报纸编辑出版的枢。”</p>

    “那是说报纸的章,都要通过总编室这一关?”我说。</p>

    浮生若梦说:“是的,所有见报的稿子,特别是重大新闻,总编室都要提前安排好版面,并负责定稿。这个部门的职责是非常重要的,假如工作出现了遗漏,那造成的后果有时候是非常严重的。”</p>

    “哎——若梦,我现在知道你是什么单位的了。”我突然说。</p>

    “呵呵,说说看!”</p>

    “你刚才说你们集团的日报,你在星海,你们有日报,那必定是星海日报,这是星海唯一的党报,星海日报是属于星海传媒集团的。这么说,你是星海传媒集团发行公司的老总了。”</p>

    “是呀,我也不想刻意瞒你的哦。既然知道我是谁了,那么,欢迎你有空来我这里做客哦,我会好好款待你的。”</p>

    “嘿嘿。”</p>

    “那你说我知道不知道你在青岛哪一家旅游公司呢?”</p>

    我心里一动,说:“我没告诉过你,你会知道吗?”</p>

    “既然你说我不会知道,那我是不知道啦。不过,我刚才说的欢迎你来我公司做客,是真的哦,不是客气。”</p>

    “你想见友了?”我说。</p>

    “我的意识里你早不是友了。”</p>

    “那我是什么。”</p>

    “你是——”</p>

    “是什么?”</p>

    她停顿了一会儿,发过来一个怅惘的表情:“我不知道。反正,你不是友。”</p>

    我沉默了,她也沉默了。</p>

    有时候,一切尽在不言,有时候,有些话不需要说出来。</p>

    和浮生若梦聊完天,我关了电脑,琢磨着她刚才告诉我的那些关于报纸编辑部的知识,琢磨起来。</p>

    朦朦胧胧地想着,我的心突然猛地一跳,我靠,该不会是孙东凯指使曹丽去找那总编室副主任的吧,他安排曹丽去约见总编室副主任,必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必定是对着总编辑来的。</p>

    想起我午和孙东凯的谈话,我似乎觉得,孙东凯似乎是想对总编辑下手了,想趁总编辑立足未稳,从其内部入手,利用那总编室副主任制造一起阴谋事件,动摇总编辑的临时主持地位。</p>

    这样,对他自然是有很大的好处的,总编辑如果在主持期间报纸出了大问题,那么,市里自然对他的印象是会大打折扣的,他机会本来不大的扶正愿望会彻底落空。</p>

    我不知道孙东凯突然采取这个行动是早策划好的,还是受了我午和他说的那些话的影响,如果是后者,我觉得心里很对不住总编辑,颇有些助纣为虐的意味。</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