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75章 人生是什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黎,你这一辈子,遇到的挑战不少吧?经过的挫折也很多吧?”我看着老黎。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老黎没有直接回答我,看着远处的海边,缓缓地说:“一个人,一个男人,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折磨,才有征服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p>

    老黎的话让我心一振,我说:“老黎,你当年做生意,想必也一定是很成功的。你的人生,想必也一定是有过辉煌的。”</p>

    “人生。”老黎重复了一句,然后扭头看着我:“小易,我问你,人生是什么?”</p>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人生是奋斗!”</p>

    “嗯。对:“老黎点点头:“那你奋斗又是为了什么?”</p>

    “为了理想事业和爱情!”我说。</p>

    “嗯。说得好。”老黎用喜爱的目光看着我:“不错,人生是奋斗,为了理想事业和爱情。这人生,包含了事业、荣光、吃喝、生命还有友谊。你知道这些东西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p>

    我想了想:“我觉得挺复杂,一时说不好,我想听你说。”</p>

    老黎说:“生命的最高境界,不是你能活多少岁,不是你战胜多少磨难和挫折,而是你在这个世界,哭着来,笑着走;友谊的最高境界,不是你交了多少狐朋狗友,也不是你有几个贴心的同性或者异性朋友,而是久不联系,常在心里……”</p>

    和老黎探讨的这些东西,让我受益不少。我觉得老黎实在是个有丰富内涵的人,我不由有些庆幸自己交了这么一个忘年交的好朋友。好人有好报啊,看来我那天救老黎,还是得到了很好的回报的,这回报是我交了他这么一个可以做我导师的朋友。</p>

    一会儿,老黎问我:“对了,小易,那天你不是说还想把三水集团的订报项目拿下来的吗?这事操作的怎么样了?”</p>

    我说:“暂时还没有启动,我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刚接了他们旅游的那个大单子,先把这个稳住,然后再找时机入手。”</p>

    “呵呵,你这是公私兼顾啊。”老黎笑起来。</p>

    “呵呵。旅游公司是我女朋友的,我做个帮手,主要还是她操作。我这个旅游总经理,其实是挂个名外出谈判的时候好有个名分。”我说。</p>

    “哦。那看来你是把相当的精力放在了你现在做的星海传媒集团那个发行公司的业务了?”老黎说。</p>

    “是。我其实很喜欢做职场,我对做经营和销售有着无限的热爱!”我说。</p>

    “呵呵,那你现在在星海传媒集团做到什么位置了?”老黎说。</p>

    “发行公司一个部门的小负责人。”我说。</p>

    “这个星海传媒集团,是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在这种单位里做事,和在私人企业做事,有很大的不同。”老黎说。</p>

    “是的,你说的很对。”我说:“这种单位,确实难混。”</p>

    老黎呵呵笑了:“在这种单位混,想混好,想成功,关键有位好领导。”</p>

    我呵呵笑起来:“老黎,说对了,我现在跟了一位智慧的领导。”</p>

    “美女司?”老黎笑呵呵地看着我。</p>

    我点点头:“这你都知道!”</p>

    “叫秋桐?”老黎继续说。</p>

    “你认识?”我笑起来。</p>

    “倒不是认识,而是早有耳闻星海传媒集团有一位非常能干的发行公司女老总。”老黎说:“听说这个女老总年龄不大,长得惊人美丽,不但相貌出众,而且做人做事能力风格质也都是超一流。”</p>

    “哈哈。”我开心地笑起来:“你说的对,的确是如此。”</p>

    我的心里不禁有些自豪和骄傲。</p>

    “小易,我得恭喜你能有如此一位好领导。”</p>

    “同喜,同喜!”我咧嘴大笑。</p>

    “现在你们快到报纸大征订时期了吧,那个三水集团可是个大单位,他们那边的报纸集团订阅,你可要抓紧哦。别到时候被其他报社的人抢去了?”老黎又提到了订报纸的事情。</p>

    “是的,必须要抓紧,我们集团估计很快能通过我们公司的大征订方案,只要已通过,我去操作。”</p>

    “这事你有几成把握?”老黎看着我。</p>

    我想了想,伸出右手巴掌:“5成把握!”</p>

    “才五成?我以为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呢?”老黎做出失望的神色。</p>

    “嘿。我这是故意保守一点的,其实,我做业务,只要有5成把握,很不错了,还没和人家谈这事,5成还少啊?”我说:“老黎,我给你说,别看我现在告诉你我有5成把握,我一定能操作成这笔业务,百分之百能成。”</p>

    “这么有信心?”老黎笑得很开心。</p>

    “是的,我有这个信心,只是,我不能确保份数,不知道能弄几万份!”我说:“这个三水集团职工太多了,好几万,要是他们能给每个职工当福利发一份全年的星海晚报当精神食粮,或者征订一部分赠阅给市民或者客户,那大了,这个量可不好估计了。”</p>

    “以福利的形式发给职工当精神食粮,赠阅给市民和客户,确实不错的办法。”老黎点点头:“你的信心来自于哪里呢?”</p>

    我说:“来自于双赢。”</p>

    “双赢?”</p>

    “是的,双赢。”我说:“对于我们来说,这都是有效发行,可以拉动广告。对他们来说,才180元的东西,可以看一年,这可给职工发那些吃的用的实惠多了。而且,赠送给市民和客户,可以扩大他们在社会的影响力,这可是用钱买不来的无形牌和价值。”</p>

    老黎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一会儿说:“小子,你的思路很对头。不错,你抓住了营销最本质的东西,看来,我这位小朋友是个营销高手啊。”</p>

    我笑笑:“哪里,我在你面前岂敢称高手,我需要多向你学习。”</p>

    老黎没有理会我的谦虚和恭维,说:“只是不知道三水集团的老板会不会想到这些啊,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个眼光和魄力。”</p>

    我说:“这要看你如何和客户打交道了。如果只一味把客户当做自己赚钱的工具,一味只想着替自己考虑让客户多出血,那样,不但自己达不到目的,甚至还永远失去了客户。”</p>

    老黎说:“小易,你能如此摆正自己和客户之间的关系,我很欣慰。”</p>

    老黎在这里使用了“欣慰”这个词,这让我心里有点小小的意外,却又感受到一丝长者对晚辈的一种关怀。</p>

    老黎然后微笑了下:“小易,三水集团这个大客户,我想你会成功的。”</p>

    我呵呵笑了:“但愿如此,看看能不能搞个万儿八千份的报纸。”</p>

    “也许,你会有更大的惊喜。”老黎笑起来。</p>

    我看着老黎,觉得老黎笑得有些神秘兮兮,心里有些迷惑,一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笑。</p>

    “小易,家里父母都还好吗?”老黎笑了一会儿,又问我。</p>

    “嗯,很好。”我说。</p>

    “家有二老,人生一宝啊。”老黎说:“自己在外闯荡不容易,要记得多给父母打电话报个平安,多关心父母的身体。”</p>

    老黎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暖流,我又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郑重地点点头。</p>

    然后,老黎站起来:“小易,陪我走走好不好?”</p>

    “好!”我站起来,和老黎肩并肩一起沿着海边的栏杆慢慢走着。</p>

    “小易,你女朋友对你怎么样?”老黎突然问了这么一句。</p>

    “很好啊,我女朋友对我可以说是非常好。”我扭头看了下老黎,笑了:“怎么?老黎,想给我再介绍个女朋友啊?”</p>

    “没事,我是随便问问。”老黎眼神闪烁了一下,接着笑呵呵地说:“我们是朋友啊,我关心关心你的个人大事,难道不应该吗?”</p>

    “嘿嘿,应该。”我笑起来。</p>

    “和我做朋友,你觉得满意不?”老黎说。</p>

    “满意。老黎,我给你说,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我真的很庆幸呢。”我说:“哎——我要是早几年认识你好了。我和你啊,真的是相见恨晚哦。”</p>

    老黎开心地笑了:“我当然相信你说的是真心话!”</p>

    我说:“我倒是想问你,你和我这样一个毛嫩的青年交朋友,觉得有意思吗?”</p>

    老黎说:“当然有意思,和你交朋友,起码我会让自己觉得还年轻,还不老啊。我的人老了,我的心却不想这么快老去。”</p>

    我看着老黎半开玩笑地说:“可惜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不然,我们俩拜个把兄弟倒不错。哈哈。”</p>

    说完,我大笑起来。</p>

    老黎也大笑起来,笑完拍了拍我的肩膀:“拜不拜不过是个形式,只要心里有,足够了。其实,我们即使不能拜把兄弟,也可以论个爷们。小易,我突然有个想法,如果你不嫌弃,你拜我当干爹,做我干儿子怎么样?”</p>

    说完,老黎停住脚步,半真半假地微笑着,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p>

    我看着老黎的眼神,知道老黎虽然说突然有个想法,但这想法必定不是突然有的。</p>

    我脑子迅速转悠了一下,呵呵笑着说:“老黎,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想多了,不过,你看,我要是成了你干儿子,你成了我干爹,我们不能像现在做朋友一样平等交流了。我其实一直想把你当做把兄的,成了父子,我心里会有压力的,会觉得不适应不舒服的。</p>

    再说,你是个百万富翁,我是个穷光蛋,我因为救了你成了你的干儿子,这日后传出去被人知道,都会以为我是带着不良企图救你的,我们之间的关系,顿时蒙了一层功利的色彩,这对你对我都不好。你说是不是?所以,我看,我们还是保持目前的好朋友关系最好不过,你说呢?”</p>

    老黎眼里闪过一丝失望,接着干笑起来:“好,我尊重你的想法,不勉强你。”</p>

    看着老黎有些失落的神情,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忙说:“不过,老黎,你放心,我从心里还是会把你当长者来尊敬的。其实,我们认识以来,我一直是这么做的。”</p>

    老黎的神情恢复了正常,接着又缓步往前走,说:“好,看来,我们只能做忘年交的一对朋友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