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67章 自由的日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呵呵,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鹿死谁手,还难说呢。”皇者说:“貌似我们现在是既联合又斗争的朋友和敌人哦。”</p>

    “我给你一句忠告,皇者,你跟着伍德混,你和白老三他们搅合在一起,最终是没有好下场的。”</p>

    “老弟这话的意思是想劝问我弃暗投明?”皇者笑了:“你以为你跟着李顺干有光明的未来?你以为李顺做的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我倒是想劝你一句,你应该尽快离开李顺,跟着李顺干,你的下场也是不会好的。</p>

    你不该进入这个圈子的,这圈子不属于你,你应该有另一种生活。伍老板对你一直是很赏识的,他多次说过,你属于江湖。我明白他那话的意思,他的话换个意思是你该属于他。</p>

    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你不该属于黑道,也不该属于江湖,你谁都不该属于,你应该属于正经老百姓该呆的圈子,过自己独立的自由的日子。”</p>

    皇者的话不轻不重敲打着我的心,我的心里有些惶然和茫然,没有回答皇者的话,直接挂了电话。</p>

    站在路边,看着马路的车水马龙,我呆了半天,然后才回到办公室。</p>

    快到11点的时候,我从窗户里看到秋桐回来了,直接去了办公室。</p>

    接着,接到了云朵的通知:根据集团要求,公司除临时工之外的全体人员马集合,到会议室开会!</p>

    秋桐的事先安排果然是对的,这突然召开的紧急会议无疑是面要求的,秋桐还真会预感。当然,她的预感是来自于她对官场做事程序的熟悉,毕竟,她在集团人力资源部干过好几年行政管理工作。</p>

    当然,这个会议,必定和秋桐刚从集团开完的会有关,必定和董事长被双规的事情有关。</p>

    10分钟后,公司全体人员在会议室里坐齐了,秋桐主持会议。</p>

    秋桐坐在会议桌间,左边是赵大健,右边是苏定国。赵大健和苏定国脸都带着疑问的神色,显然,他们没有去参加刚才那个会,会议是什么内容,他们大概也和大家一样都不知道。</p>

    秋桐神色很严肃,不苟言笑。</p>

    我不知道秋桐要在会讲什么内容,也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意外或者不意外的消息。</p>

    其实,我最关心的是谁会接替董事长主持集团的工作。</p>

    我想不光我,赵大健和苏定国以及曹腾都会很关心。</p>

    集团的会议刚结束公司开会,他们可能还没有来得及打探这个消息。看他们脸的神情表现,似乎是这样的。</p>

    秋桐抬眼扫视了会场一下,会议室立刻安静下来,秋桐接着开始讲话。</p>

    秋桐的声音不大,但是保证会场最角落的人也能清晰地听到。</p>

    秋桐的声音保持匀速:“各位,我刚从集团开完会回来,按照会议的要求,召集公司全体人员开会,向大家通报一个情况。”</p>

    秋桐讲话很干脆,不拖泥带水。</p>

    会议室很静,大家都睁大眼睛看着秋桐。</p>

    “刚才集团的会议是市里有关部门的领导来主持的,参加者为集团党委成员和层正职,会议通报了一个情况,同时宣布了有关事项,会议同时要求各部门负责人会议结束后立刻召开本部门全体人员会议,将刚才会议的精神向大家传达,所以,我们召开此次会议。”秋桐继续说:“根据市委有关组织办事程序,集团董事长昨天被市纪委叫去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一些问题接受调查……”</p>

    秋桐此话一出,大家立刻小声议论起来,虽然大家都或多或少或早或晚听说了董事长被双规的事情,但是此刻从秋桐的口里说出来,还是引起了大家的某些反应。</p>

    秋桐暂时没有讲话,带着淡定的神态看着大家。大家小声议论了一会儿,又都安静下来。</p>

    然后,秋桐继续讲话:“在董事长接受组织调查期间,市委决定,集团的工作暂时由——”</p>

    说到这里,秋桐的口气稍微停顿了一下。</p>

    我凝神看着秋桐,听她继续往下说。</p>

    和我一样,大家也都睁大眼睛关注着秋桐。</p>

    “市委决定,集团的工作暂时由总编辑负责。”秋桐总算说了出来。</p>

    此言一出,大家又有了反应,我看到赵大健苏定国曹腾脸都露出意外的神色,不光他们,我心里也颇为意外,怎么让总编辑来主持集团的工作,为什么不是孙东凯呢?这虽然是暂时主持,但是,按照惯例,很多临时主持主持一阵子成了正式的了,这其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孙东凯那边又出什么叉叉了?</p>

    我心有些不大惑不解。</p>

    这官场确实他妈的够复杂的,很多鸟事都想不通。</p>

    秋桐面色沉静地看着大家,等大家安静下来,继续说:“刚才集团的会议强调,作为一名党员,在任何时候接受党组织的调查,都是正常的,这是党内正常工作的要求,请大家要本着正常的心态看待这个问题,不要妄自猜测,不要传播制造谣言,不要无生有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每个人,既要对集团负责,又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p>

    显然,秋桐这话是在例行公事往下传达。</p>

    讲了半天组织性和纪律性,秋桐接着说:“本着贯彻落实本次集团会议的精神,在目前这个非常时期,我对我们公司的员工和工作提两个要求,第一,要相信组织,相信级党委,对刚才通报的事情保持淡定的心态,对流言蜚语不参与不传播不制造,对集团高层的人事变动不议论不猜测不打听,相信组织是公正的,一定会做出一个公开公平的调查结论。</p>

    第二,不管最后组织做出的结果如何,大家都务必要以正常的心态坚守好自己的工作岗位,要一如既往干好自己的工作,作为发行部门,我们很快要迎来大征订,这是我们一年当最重要的工作,我们工作的成败,决定着集团明年的发展,我们肩的担子是很重的,大家对此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p>

    不管集团高层人事如何变动,集团还是要继续发展,我们还是要继续工作,大家还是要继续吃饭,报纸还是要继续好好发行。一切都在继续,今天终将会过去,明天依然会来临。”</p>

    大家认真地听着,秋桐严肃的声音回荡在会议室。</p>

    最后,秋桐说:“我最后强调一句,在目前的非常时期,不管是谁,要是在公司的工作故意捣乱出叉叉,故意捣乱,那对不起,非常时期非常措施,我保证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p>

    我看着在非常时期用非常语气讲话的我的非常女司,觉得特来劲,很过瘾!</p>

    “好了,今天的会议到这里,散会——散会后,请赵总和秋总还有云主任留下。”秋桐说。</p>

    显然,秋桐是要顺带着开一个经理办公会。经理办公会,作为办公室主任的云朵是要参加的,这是规则。</p>

    大家站起来往会议室外面走,曹腾走在我身边,我看了曹腾一眼,他正在冷眼看我。</p>

    我冲曹腾笑了下,曹腾同样回报我一笑。</p>

    “易兄,午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唠唠嗑?”曹腾说:“我请客!”</p>

    “谢谢曹兄。不过我午还有点事,改天吧,我请你!”我说。曹腾这狗日的心眼太多,我不知道他突然午要和我共进午餐是何意,没有贸然答应下来。</p>

    曹腾打个哈哈:“那好吧,易兄看来是不好请的喽。”</p>

    “曹兄想多了,我午是真有事。”我说。</p>

    “呵呵。”曹腾皮笑肉不笑地咧了咧嘴。</p>

    出了会议室,我没有去办公室,直接开车出了公司,直奔海边老李钓鱼的地方。</p>

    到了附近,我停下车,看到老李正坐在那里钓鱼。</p>

    我到附近的快餐店买了点饭菜,又买了两个小瓶的二锅头,走到老李身边。</p>

    “李叔——”我说。</p>

    老李回过头看着我,笑了:“呵呵,小易啊,给我送午饭来了?知道我独自饿了啊。”</p>

    我坐在旁边,摊开饭菜,递给老李一个小二锅头:“喝点不?”</p>

    “行,咱爷俩一起喝。”老李放下手里的鱼竿,打开酒瓶盖,有滋有味地和我喝起来。</p>

    “哎——很久没有这样喝酒了,感觉还真不错。”老李说。</p>

    我抿了一口酒,然后说:“李叔,今天钓了几条鱼?”</p>

    “一大早来了,一条都没钓到。”老李也抿了一口酒:“唉。这年头,不光人越来越狡猾,这鱼也越来越刁了,不管你用什么鱼饵,是不钩啊。”</p>

    我笑了下,盘腿坐在老李对面,看着老李:“李叔,我们集团的董事长昨晚被市纪委双规了。”</p>

    “嗯,我知道了!”老李又抿了一口酒,似乎并不意外。</p>

    “这怎么和你那天分析的不一样呢?怎么没理会那辞职报告,直接把人双规了呢?”我说。</p>

    老李看了看我:“给我一支烟。”</p>

    我掏出烟递给老李,又摸出打火机刚给他点着。</p>

    老李吸了两口,然后看着我,半天说了一句:“这个可能性其实我也想到过,只是那天我没有和你明说,隐隐约约提了一下。”</p>

    “为什么没有明说呢?”我想了下,那天老李确实是含含糊糊说了一句欲言又止的话,看来是指的这个可能了。</p>

    “因为我自己也不能确定这个可能。这个结果,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想到决策者会做出采取这个方法。”老李说:“其实,在我那天说的诸多可能当,这个方法是最冒险的。我以为他们采取这个方法的可能性很小,没想到,他们还真这么做了。”</p>

    “冒险?为什么冒险?”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