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66章 真的没复制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怎么了?”我说。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昨晚你们没事吧?”秋桐说。</p>

    我说:“没事啊,挺好的啊,怎么了?”</p>

    “海珠给我打电话了。”秋桐笑了下。</p>

    “我知道,她打电话的时候我在旁边。”我说:“她昨晚是有点小误会,后来我和她解释了半天,没事了,她感到有些过意不去,给你打电话了。”</p>

    “没事好,昨晚我心里一直觉得是个事。”秋桐说。</p>

    我笑了下。</p>

    “昨晚你也是,怎么那么巧滑倒了。”秋桐说着,脸色不由红了起来。</p>

    “谁知道怎么会这么巧呢。”我说。</p>

    “我也是,怎么一开始没想到叫海珠一起去接你。”秋桐又说。</p>

    “好了,这事过去算了,不要多想。”我说。</p>

    秋桐看了我一会儿,默默地点点头。</p>

    然后,我们一起出了办公室,秋桐直接去了集团总部,我去了办公室。</p>

    曹腾正若无其事地在喝茶看报纸,看到我进来,抬了下眼皮:“早,易兄!”</p>

    “早——曹兄!”我随口应付着,坐到办公桌前,拿起今天的晚报,随意翻阅着。</p>

    我有些怪,曹腾今天怎么如此安静,董事长被双规的事情他此时一定是知道的,他怎么没有向我通告呢?</p>

    我漫不经心地看着报纸的内容,又看到那个寻人启事还在刊登,是寻找黎嘉诚的那个报花广告。</p>

    我心有些怪,黎嘉诚不是已经找到我这个救命恩人了吗,不是已经知道我了吗,怎么还在刊登这广告?难道和广告不是黎嘉诚登的,是他家人刊登的,黎嘉诚没有告诉他家人自己知道救命恩人的事情?看来,黎嘉诚严格遵守了和我的诺言,谁都没说,包括自己的家人,他这么装聋作哑看着自己的家人继续刊登广告重金悬赏。</p>

    我不由无声地笑了一下,随意抬眼看了下曹腾,他正似乎不经意地瞥了我一眼。</p>

    我放下手头的晚报,又拿起今天的日报,随意浏览。</p>

    日报是市委和市政府的喉舌,第一版整天刊登的都是市委领导的各项活动,我大致浏览了一遍,没看到市委记的踪迹,这说明起码昨天他还没有回来。平时,报纸是天天都少不了他的名字的,头条可都是给他留着的,他放个屁都是重大新闻。</p>

    看了一会儿,我突然又想起被孙东凯烧掉的那盘皇者给我提供的磁带,妈的,这磁带看来是到了董事长手里,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的。</p>

    想起孙东凯和伍德还有白老三,想起我在其间的布局,我摸出手机给皇者发了个短信:“你要的货到了,方便取不?方便的话,给我回复。”</p>

    很快,皇者回复短信:“说话方便不?方便的话,我给你打过来——”</p>

    我看了一眼曹腾,然后回复短信:“等一分钟。”</p>

    我接着站起来,晃晃悠悠出了办公室,下了楼,走到院子外面,这时皇者的电话打过来了。</p>

    “易总,什么事啊?”皇者的声音带着几分调侃。</p>

    “我靠,我是什么易总啊。”我说。</p>

    “你可是春天旅游的老总啊。听小亲茹说,你们接了个大单子,你以易总的名义去拿下来的,祝贺你啊,老弟。”皇者说。</p>

    我笑了下:“挂羊头而已。”</p>

    “找我什么事?”皇者说。</p>

    “是这样的。”我说:“那天我委托你录音的那盘磁带,你手头还有没有留一份复制带?”</p>

    “复制带?”皇者说:“干嘛?不是给了你了吗?”</p>

    “嗯,是给了我,不过那份我找不到了,所以,我想问问你。”我说。</p>

    “呵呵,是找不到了呢还是马失前蹄忘记复制了呢?恐怕那带子不在你手里了吧,你才想起要保留一份吧?”皇者说。</p>

    “嘿嘿,差不多,我知道你做事一向是很细心的,你手里一定还有一份复制的带子,是不是?”</p>

    皇者说:“没有!”</p>

    “这个可以有!”</p>

    “这个真没有!”皇者说:“你那天要的那么急,我又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下,能做到录音很不容易了,他们刚一离开,我刚把录音带拿到手,伍老板要我和他一起出去,我哪里还有空去复制,我连那磁带的内容都不知道是什么,急忙暗地找了个人给你送了过来。</p>

    不错,按照我一贯的做事风格,我是要复制一份的,但是,那天,还真没有,我当时还想你一定会复制一份的,没想到你竟然会疏忽了。看来,那天,你也是急火火的哦。”</p>

    我心里有些失望:“这么说,你真的没留一份啊。我那天是晕头了,磁带出手后才想到忘记复制了。”</p>

    “是的,我真的没复制。”皇者说:“怎么,这磁带出事了?”</p>

    “嗯。”</p>

    “什么?出什么事了?”皇者的声音有些不安。</p>

    “也没什么大事,你放心,绝对不会牵扯到你。”</p>

    “我明白了,那磁带落到孙东凯手里了,是不是?”皇者突然说。</p>

    “为什么这么说?”</p>

    “前天晚孙东凯突然请伍老板和白老板吃饭,伍老板回来后,随口说了句,说孙东凯今晚的表现有些莫名其妙。听你刚才这么一说,我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皇者说。</p>

    我不由很佩服皇者慎密的分析和联想能力,说:“是的,那磁带本来是不该落到孙东凯手里的,但是,我做事不周密,到底被孙东凯见到了那磁带。”</p>

    “然后你做了一连串的动作,确保孙东凯不会怀疑到是我,不会让伍老板对我产生怀疑,是不是?”皇者说。</p>

    “正是,不然,白老三怎么会和伍老板一起参加孙东凯的晚宴呢?”我哈哈笑了下。</p>

    “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动作的,但是我大致能想到你的运作原理了。”皇者说:“老弟,你这一手可是很狠啊,好像是有了意外的收获吧。”</p>

    “让你皇者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搞到这磁带,总不能什么作用都不发挥吧?”我说。</p>

    “老弟,我给你搞这磁带,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弄不好,伍老板会怀疑到我头,要是我被怀疑了,那我完了。”皇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有余悸。</p>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不住帮助我的朋友的。此事孙东凯的注意力不在你那里,我给转移了。”</p>

    “那磁带还在孙东凯手里?只要还在他手里,我能想办法搞过来。”皇者说:“我虽然对你们集团内部的争权夺利没多大兴趣,但是,对你那盘磁带,我现在突然倒是有兴趣了。”</p>

    “那磁带你搞不到了,孙东凯十有**已经毁掉了。你想想啊,他怎么会保留这儿玩意儿。”我说。</p>

    “在你的动作下,孙东凯现在是不是怀疑伍老板和白老板联合搞的这录音?”</p>

    “差不多。”</p>

    “那好。只要把白老板拉进来,我没事了。”皇者说:“孙东凯断然是不会在伍老板和白老板跟前提起这磁带之事的,除非他脑子出毛病了。看来,前天晚他请伍老板和白老板吃饭,是想试探下他们。”</p>

    “不愧是无所不能的皇者,你猜对了!”</p>

    “这盘磁带虽然不会左右孙东凯的大局,但是,必定会成为他的一块心病。”</p>

    “这话怎么说?”</p>

    “显然,孙东凯绝对会认为伍老板和白老板手里有复制带,他一定会理所当然这么想。”皇者说:“无论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里,心里都是不自在的。你说是不是?”</p>

    “这倒是。”</p>

    “而孙东凯是绝对不会和伍老板与白老板闹翻的,他没这个底气和胆量。”皇者说:“如此,孙东凯心里必定会对他俩产生猜忌,但又不能表现出来,还得做出一副好伙计的模样,只是心里已经开始疏远和防备了,而伍老板和白老板却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也不会想到孙东凯心里盘算的东西。”</p>

    “对!”</p>

    “这是你运作的目的,是不是?”皇者说:“磁带或许没有按照你的本意发挥作用,但是却被你利用另做了一番章。”</p>

    “你很会想象。”我说。</p>

    “你这一手很高明。老弟,我不得不说,我得佩服你!”</p>

    “这都是跟你学的!”</p>

    “听我们这会儿的谈话内容,我们好像是同盟者了。”皇者说。</p>

    “嘴这么说,你心里会这么想吗?”我说。</p>

    “说说总不说好吧。当然,我心里知道,我们的根本利益出发点是不同的,我们走的是不同的路。”皇者说:“我们现在有某些共同的出发点,我觉得这是好事,这总我们俩血顶好吧?我还是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共同点。我实在不想和你老弟走向对立,更不想哪一天和你有一番厮杀和血拼。”</p>

    “我也是同样的想法,我们俩最终能不能做朋友,能不能成为同盟,这取决于你,主动权在你。”我说。</p>

    “你这话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把压力都给我了。”皇者说:“老弟,你是不理解我的位置和处境,人啊,有时候要想放弃某些东西,难啊。”</p>

    我说:“我知道你做过不少坏事。但是,你可以多做点好事来补偿啊,为自己和亲人积德。”</p>

    皇者说:“话是这么说,但是,有些时候,是身不由己的。这么说吧,老弟,现在我们貌似是朋友,但是,我想,起码现在,我们的根本利益是不同的,我所在的集团,和你所在的集团,是势不两立的,我可以帮你做些小事。</p>

    但是,你记住,在原则性的问题,我是不会背叛伍老板的。或许,在某些时候,我不得不和你站在对立的立场,甚至,我会亲自参加或者操作或者策划对你的战争。当然,我不希望看到那一天的到来。”</p>

    我说:“你讲话很坦白,我懂你这话的意思。我赞赏你的精明和能干,但是,我不想看到两败俱伤的场景。我也不想看到你最终的下场是凄惨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