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59章 两个空气里的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海珠又幽幽地说。</p>

    海珠的话敲打着我惊悚而不安的心,我心里升起对自己和海珠父母深深的愧意,更有对海珠深深的歉疚。</p>

    从今晚的事情到孙东凯和曹丽说起关于秋桐的事,我心里不由愈发警觉起来,面对看不到的伸向秋桐或者海珠的黑手,我随时准备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们,我决不能让她们收到恶势力的伤害。</p>

    我的心里沉甸甸的,回到宿舍,海珠忙碌了一天,很累,洗完澡睡了,我虽然也有些疲倦,却毫无困意,坐在客厅的沙发一支接一支地抽烟。</p>

    过了一会儿,我去了房,打开笔记本电脑,登陆扣扣。</p>

    浮生若梦在。</p>

    “你还没睡?”我先说话了。</p>

    “客客,你也没睡啊!”浮生若梦说。</p>

    “怎么还不休息?在干吗呢?”我说。</p>

    “在琢磨我们今年的大征订方案呢。”浮生若梦说。</p>

    “新的一轮挑战又开始了。”我说。</p>

    “是的,年年都要做这项工作,但是年年却又不同,形势在变,思路也要跟着变啊。”浮生若梦说:“易克这几天给我提供了一些很不错的思路,我正想听听你的想法呢。”</p>

    “有他给你提供参考够了,我不用了!”我说。</p>

    “怎么?谦虚起来了?”浮生若梦发过来一个笑脸。</p>

    “不是谦虚,他是做这行的,我毕竟是外行,他的点子和经验肯定我多的。”我说。</p>

    “呵呵,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即使没有具体的方法,也可以提供下具有商共性的营销思路啊。”浮生若梦说:“客客,说两句。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呢。”</p>

    “我真没什么好说的,我估计那个易克把我想说的已经都说给你听了。”我说。</p>

    “你怎么这肯定呢?”</p>

    “从你平时对他的评价和评述,我感觉出来的,我觉得这个易克似乎和我对营销有着差不多的理解和理念,甚至很多方面我还强。”我说。</p>

    “客客,你今晚好像不大开心呢。”</p>

    “为什么这么说?”</p>

    “感觉出来的。”</p>

    “你倒是挺会感觉。我怎么没感觉到呢?”</p>

    浮生若梦沉默了片刻,说:“客客,虽然我们是在看不见的空间里进行的无声交流,可是。通过这没有表情的字,我却能感觉到你的内心。能感觉到你此刻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此刻,我觉得你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客客,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能和我说说吗?”</p>

    我无声地笑了下,说:“我没什么不开心的事,你的感觉不是永远都那么准。”</p>

    “真的没有?”</p>

    “真的。”我发过去一个龇牙咧嘴笑的表情。</p>

    “你在骗我。”</p>

    “我没骗你!”</p>

    “你是在骗我!”她似乎有些固执:“我相信我的直觉。”</p>

    我发过去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傻丫头,你的直觉未必是正确的,你也会有失灵的时候,我真的没有不开心。你看,我现在见到你,真的很开心的,哇咔咔——”</p>

    “真的?难道我的感觉真的不准?”</p>

    “当然,你不要太自信了。”我说。</p>

    “你是不是被别人看到了自己的心情,心里不自在呢?”浮生若梦发过来一个疑问的表情。</p>

    “木有啊,你确实感觉错了呢。”</p>

    她又沉默片刻,说:“我倒是很希望我的感觉是错误的,我好希望你开心的。不管我的直觉是不是正确,此刻,看到你的笑,我也许该让自己轻松一些。”</p>

    “这对了,来,丫头,给我笑一个!”我说。</p>

    “呵呵。”浮生若梦发过来一个笑嘻嘻的表情。</p>

    “这对了。”我说。</p>

    “好怪,你为什么愿意和我谈谈你对报纸营销的新思路呢,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呢。”她说。</p>

    “不是说了,易克已经和你说了,我没必要说了。”</p>

    “呵呵,你是因为他而心里不舒服?是不是?”</p>

    “不是。”</p>

    “我看是,不然,你为什么不说呢?”她似乎在故意激我。</p>

    我又无声地笑了,说:“其实,你现在的营销技能和水平已经不错了,某些方面已经超过我了,我还能给你提供什么更好的思路呢?”</p>

    “那可不是,任何事物都是会变化的,三人行,必有我师,我的水平我自己心里有数,我还是很希望听听你的看法。”她发过来一个恳切的表情。</p>

    我沉吟了一会儿,说:“若梦,如果在一年前你这么和我说,我会给你很多建议和指导,可是,现在,真的,我们已经至少在一个水平线,我能给你的,已经都给你了,现在,我也在不断的学习充电过程。</p>

    其实,这一年你成长的速度大大超出我的预料,你现在所表达出的关于营销的理念和认识,某些方面已经在影响我,特别是在管理方面,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一个经营和管理都有些道道的人,可是,现在,我才觉得,在做管理方面,我浅薄的很,我需要向你学习。</p>

    我们现在谈营销谈经营管理,我觉得已经不存在指导的概念了,我们可以交流,或者互相指教。我不是一个成功的经营者,至今我还在为生活而奋斗,还在为崛起而努力,而你,已经是一个成功的管理者,我有什么资格对你指点呢?”</p>

    浮生若梦说:“客客,你不要这么说,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我做经营的启蒙老师,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给我灌输的那些营销理念和知识,那些东西深深改变了我,充实了我,鼓舞了我,让我有信心去面对一个新的领域。</p>

    虽然我现在有了那么一点成绩,虽然你现在或许还没有真正重新崛起,但是,我始终认为,你是一个有着丰富智慧的营销者,是一个有着坚韧毅力的职场能人,终究会有那么一天,你会重新站立起,你会傲视会俯视你走过的那些路,经历过的那些人。</p>

    我相信,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一定又收获了很多,充实了很多,你是一个不断创新的人,你的大脑里有着无穷的智慧和不竭的进取动力。你不但会是一个出色的营销者,还会是一个卓越的经营管理者。这是你本身的素质所决定的。”</p>

    我说:“若梦,你实在是高看我了。曾经和你一起交流,我偶尔会带着俯视的目光,可是,现在,我必须平视。”</p>

    “可是,我一直是仰视的哦。”浮生若梦说。</p>

    我笑了:“你仰视的是一个虚无的幻影,等你一天,等这个幻影变成现实,你不会仰视了,或许,你会鄙视。”</p>

    “客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真的。真的有一天,这个幻影会变的真实吗?”浮生若梦似乎有些激动。</p>

    “我说的是假设,当然,这个假设或许永远也不会到来,起码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不会到来。”我的心里有些酸涩。</p>

    她发过来一个失落的表情,又说:“可是,你为什么说我会鄙视?”</p>

    “因为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因为理想永远是高于现实的。”我说。</p>

    “我还是不明白。”她说:“我想说,不论你的假设会不会到来,不论现实是怎么样的,我都绝对不会有任何鄙视。”</p>

    “你这话说的为时过早。”我说:“有些事,是超出你的想象的!”</p>

    “我不这么认为,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能有什么超出我想象的事情。”她说。</p>

    “或许,你的认为是对的吧,或许,是我想多了。”我说。</p>

    “你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在瞒着我,是不是?”她说。</p>

    我的心一跳,说:“我们两个空气里的人,你认为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呢?你不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了?”</p>

    她沉默片刻,说:“也许,是我真的想多了。是的,你说的对,我们两个空气里的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p>

    我说:“若梦,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活着,工作开心,生活开心,能平安地活着,这什么都好。”</p>

    “我对你也是同样的希望。”</p>

    夜深了,和浮生若梦结束聊天,躺在床,听着身旁海珠轻微的均匀的呼吸,我的脑子里翻滚着,回味着今晚和浮生若梦的聊天内容。</p>

    第二天,我开车班,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遇到红灯,正停在那里等绿灯,左边车前门突然被拉开,一个女人直接钻进了车里。</p>

    我一看,是曹丽!</p>

    “哎——昨晚喝酒没开车,正在马路边等出租呢,正好遇到你了。真巧,搭你的顺风车去单位!”曹丽大大咧咧地说着拉了车门。</p>

    我看了下路旁的一家高级宾馆,又看看曹丽有些发乌的压圈,不用问,曹丽昨晚在这家酒店睡的,没回去,不知道昨晚又和谁在酒店里鬼混了。</p>

    此时绿灯亮了,我开车前行,边随意问道:“昨晚又和哪个领导觥筹交错了?”</p>

    “昨晚孙总请伍老板和白老板一起吃饭了。”曹丽说。</p>

    我闻听不由心里猛地一跳,我靠,我昨天刚告诉曹丽那寄件人是白老三的保镖,孙东凯请伍德和白老三吃饭,孙东凯想干嘛?难道是。</p>

    我胡思乱想着,心里不由紧张起来。</p>

    稍停,我努力让自己镇静,若无其事地“哦”了一声,没有说话。</p>

    我故意让自己做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来。</p>

    曹丽看了看我,说:“昨天我让你打听那人的事,你没和别人说吧?”</p>

    “我闲得没事干了说这个。”我说:“你不是让我保密吗?怎么,不需要保密了?”</p>

    “不,一定要保密,必须要保密,不但那人是谁需要保密,而且,我让你去办事的事情,也需要保密,千万别让孙总知道!”曹丽忙说。</p>

    “废话,我说这干嘛?”我说。</p>

    曹丽安静了一会儿,突然神情有些愤愤不平地说:“他们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干呢?”</p>

    “怎么了?谁们啊?”我故作迷惑不解状,心里突然轻松下来,我从曹丽的话里立刻意识到,老子的计谋成功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