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58章 二奶的称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夏雨一听,脸色微微一变,瞪了我一眼,似乎我的话让她听了有些不舒服。</p>

    我接着说:“当然,夏总也是很漂亮的,估计在大街走一圈,会迷死一大片!”</p>

    海珠笑了,点点头:“是的,夏总的确很漂亮!”</p>

    夏雨眼珠子转了转,看看我,又看着海珠:“海董事长,你先忙,我想和易总探讨一下我们的业务问题。”</p>

    海珠如释重负,忙点头:“好,你们谈,我先去外面忙着。”</p>

    海珠出去了,办公室里只有我和夏雨。</p>

    “易二爷,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海珠刚一出去,夏雨两眼一瞪,狠狠地看着我。</p>

    “怎么了?我吃错什么药了?”我有些莫名其妙。</p>

    “你敢说二奶没有大奶漂亮,你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夏雨脸又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p>

    我有些哭笑不得:“夏总,我看你是吃错药了,你说什么呢,什么大奶二奶的?”</p>

    “我说错什么了?这个二奶的光荣称号,不是你易二爷封给我的,怎么,你现在不认账了?”夏雨不依不饶地看着我。</p>

    “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啊,我服了你了,你别瞎折腾行不行?”我实在拿这个小魔女没办法。</p>

    “嘿嘿,我闹?我怎么闹了?”夏雨看我有些无奈的样子,突然笑起来,脑袋往前一凑,说:“二爷,二奶今天来回访你,怎么样?觉得爽不爽?有没有蓬荜生辉的感觉?二奶这一出现,你整个公司都亮了,是不是?”</p>

    我做严肃状:“夏总,玩笑适可而止可以,不要过分。”</p>

    夏雨点点头:“是,我听二爷的,适可而止,对了,我是你的副总经理啊,怎么能随便和总经理开玩笑呢?”</p>

    “你——谁答应你做这里的副总经理了,你简直是胡闹!我这座小庙可容不下你!”我说。</p>

    “嘻嘻,看你紧张的,不要我做副总经理不做,多大个事啊,要不这样你看行不,我不做你的副总经理了,做你的助理,总经理助理,好不好?”夏雨笑嘻嘻地说。</p>

    “好了,我彻底服了你了,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我说:“夏总今天来相是有正事要谈吧?”</p>

    “是啊,这不是正事吗?我说的是正事啊。”夏雨说:“关于这个副总经理和总经理助理的事情,我来征求二爷的意见呢。”</p>

    我无语了,摸出一颗烟,刚要点,夏雨忙起身:“二爷,来,让二奶伺候您,给二爷点烟。”</p>

    我忙自己点着烟,说:“不必,我享受不起那待遇。你今天专程来这里,是为了来拿我开涮?或者,你还是想拿那次的事情来算账的?”</p>

    “哎——二爷,这话你说对了一般,第一,我不是专程来的,是下班开车路过这里,突然想过来看看二爷,进来了。第二,次那事,我和你当然还没完,你以为有我哥给你撑腰你没事了,哼,这次我哥可不在这里,我们俩的帐,还没算清呢?”</p>

    我实在有些头疼,说:“你打算何年何月将这笔账了结?”</p>

    夏雨看着我,哈哈笑起来:“何年何月?等我玩够了,了结,你要想尽快了结,得好好陪我玩,今天是在你这二木三分地,我不让你学小狗爬了,也不骑你大马了,饶你一次。等那天有了机会,哼哼,二爷,二奶还会继续给你算账的。”</p>

    我挠挠头皮,冒出一句:“你敢再惹我,我找你哥去告状——”</p>

    这句话似乎制约住了夏雨,她两眼一瞪:“你敢?我们俩的事是我们的私事,你敢捅到我哥那里去,你要是敢告我黑状,我给你记一笔新帐,这叫旧恨添新仇,了结的日子更遥遥无期了。”</p>

    说完,夏雨得意地笑了下:“二爷,我看你还是乖乖从了二奶我吧,陪我好好玩,等我玩高兴了,我放过你。哼哼,你以为这二奶是这么容易当的,你以为找个二奶是这么容易打发的?”</p>

    我苦笑一阵:“夏总,我是个低级而无趣的人,你让我陪你玩,岂不是降低了你的身份?我不会让你高兴的。你找什么人玩不行,干嘛非要盯住我不放呢?”</p>

    “嘿嘿。这叫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二奶我还盯你了,那些狗屁官二代富二代,我还一个都瞧不眼。”夏雨更得意了,摇晃着小脑袋。</p>

    正在这时,海珠推门进来了。</p>

    夏雨反应倒是很快,立刻换了一副正经表情,站起来说:“好了,易总,刚才你说的我们合作的事,我很满意,今天我们的谈话很愉快,希望我们今后能多有这样的交流机会。好了,我不打扰海董事长和易总经理的工作了,快下班了,我还有个小姐妹的约会,我走了。”</p>

    海珠笑着:“我刚要打算请夏总共进晚餐呢,没想到夏总还有约会要走了。”</p>

    夏雨冲海珠笑了下,又看着海珠:“哎——美女董事长,你可真叫人羡慕!”</p>

    说完,夏雨不待我和海珠说什么,蹬蹬走了。</p>

    夏雨走后,海珠松了口气:“我的妈呀,她可算是走了。”</p>

    我说:“你真打算要请她吃饭的?”</p>

    “是啊,人家是客人,来到我们这里,这又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不管她愿不愿意和我们一次吃饭,这礼节总是要有的。”海珠说。</p>

    我说:“恐怕请她吃一顿饭,要花掉我们好几天的利润,她可不是一顿火锅一顿海鲜能打发得了得。”</p>

    海珠笑了:“那也得请,这可是我们的大客户呢!怎么样,你给她谈的业务内容,她还算满意?”</p>

    “你没听她临走的时候说了嘛。”</p>

    “满意好,我不敢和她面对面谈,怕她挑刺。”海珠笑着说。</p>

    我笑了下:“好了,吃饭,晚还得加班是不是?”</p>

    “嗯,我安排小亲茹去买快餐去,今晚计调部的人都要留下加班的。”海珠说着出去了。</p>

    吃完加班饭,我留在公司和海珠一起加班。</p>

    一直忙到10点,大家才暂时告一段落,完成了今天的工作计划。</p>

    大家下班走后,我和海珠关好公司的门,一起步行过马路,过了马路,往前走一段路,是我停车的地方。</p>

    夜色很浓,秋意也很浓,夜风吹过,凉飕飕的。北方的深秋来临了。</p>

    马路行人不多,我和海珠沿着人行道往前走着。</p>

    蓦地,我又隐隐感觉背后有人跟着我们,那种挥之不去的感觉又来了。</p>

    我突然猛地停住,同时回头。</p>

    我似乎看到一个黑影在我面前一闪,接着什么都看不到了。</p>

    我的心一跳。</p>

    “怎么了哥?”海珠看着我。</p>

    我把车钥匙递给海珠,说:“阿珠,你到车跟前等我,先车。我好像刚才掉了一样东西,我回去找找看。”</p>

    “什么东西,要不要我和你一起找啊?”海珠说。</p>

    “是个客户的名片,我自己找行,你不用跟着。”我挥挥手。</p>

    海珠听我这么说,直接去了车子方向。</p>

    我往回走,走到刚才似乎有黑影闪过的地方,仔细看着周围。</p>

    昏暗的路灯下,我什么都没看到。</p>

    妈的,出鬼了,我心里嘀咕了一下,又往前走了几步,前面右侧是一条黑暗的仅能容一辆车开进去的小巷子,几米开外,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楚。</p>

    我慢慢走近小巷子,慢慢走进了黑暗里。</p>

    突然,随着一阵轻微的汽车马达声,前方不到10米处,突然射过来两道雪亮的光柱,直射我的眼睛——</p>

    突然的强光照射,让我的眼睛一时花了,什么都看不到,急忙闭眼,低头,用手去揉眼睛。</p>

    在此时,一阵马达的猛烈轰鸣声,这辆汽车突然开始加速启动——</p>

    我心里暗叫糟糕,这会儿我什么都看不到,这巷子很窄,躲都没地方躲,这车子是不是要加速撞我,那样的话,我将在劫难逃。</p>

    我听到了汽车开动的声音,速度似乎很快。</p>

    我心里有些紧张。</p>

    突然,我似乎感觉这汽车是在向后倒,不是向前开。</p>

    我移开手,努力睁大眼睛往前看,车灯依旧很强,一直开着大灯射向我,我的眼睛被刺得很缭乱,看不到车子,只感觉车子在急速后退,速度很快,似乎这开车的倒车的水平不低。</p>

    我边低头遮住强光的照射边试图向前追,想追这辆车看个究竟。</p>

    但是车子后退的速度很快,急速后退了大约100米,退到一条横向的马路,一调头,风驰电掣一般地离去。</p>

    等我定清眼神追到马路,那辆车已经不见了影子。</p>

    我站在原地有些发怔,似乎这车子的主人不打算开车撞我,似乎是怕被我发现在躲避我,躲避我的原因是什么呢?是怕给我抓住认出来?是知道我的功夫高知道撞不到我?还是因为别的?</p>

    我站在原地发了会呆,然后慢慢走回巷子,拐入马路人行道,回到车跟前,了车,开车和海珠回去。</p>

    路,我一句话没有说,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p>

    无疑可以确信,是有人在跟踪我,我之前的感觉应该是正确的,不是幻觉。</p>

    可是,是谁在跟踪我,跟踪我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要在海珠的公司附近跟踪我呢?</p>

    我突然又想到,这个人出现在这里,是在跟踪我呢还是在跟踪海珠?</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猛地一惊!</p>

    我扭头看了下安静地坐在副驾驶位置什么都不知道的海珠,心突然涌起一阵极大的不安。</p>

    我想努力将这个事情分析出一些条理,却越想越乱,最后乱成了一团麻。</p>

    “哥,你在想什么?”海珠问了一句。</p>

    “没什么。”我说。</p>

    海珠扭头看了看我,说:“哥,你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p>

    “是什么?”我说。</p>

    “平安。”海珠说:“我希望你能平安,希望我们都能平安。我们都在外地打拼,我想,我们的父母,对我们最大的愿望不是我们能赚多少钱,而是我们都平平安安。或许我们现在还没有为人父母,还不能真切体会到这一点,但是,换位思考,我们该理解长辈的殷切关心。”</p>

    我默默地开着车,一时没有话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