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52章 路遇董事长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大约40分钟之后,我看到曹腾和赵大健先后出了写字楼,一起打车离去。 又过了20分钟,曹丽和孙东凯的车也前后开出了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径自离去。</p>

    他们还不是一起离开的,似乎孙东凯又单独和曹丽谈了一会儿事情。</p>

    我继续喝茶。</p>

    过了大约5分钟,茶馆二楼来一个小伙子,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小包,来后左看右看,接着目光对准了我,径直走过来,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放下包直接转身离去。</p>

    目送小伙子下楼,我拿起小黑包,打开,里面是一个微型录音机。</p>

    无疑,这是皇者安排小伙子给我送来的,皇者必定是安排人或者亲自把小录音机放置到了小会议室里隐蔽的地方,录下了孙东凯他们谈话的内容。</p>

    我拿出小录音机看了看,又看了下周围喝茶的客人,将小录音机重新放进包里,然后起身结账离开。</p>

    刚出茶馆门,收到了皇者的手机短信:“收到货没有?”</p>

    我回复:“收到,谢谢。”</p>

    “收到好,兄弟不必客气。我现在马要和伍老板一起出去办事,今天不要和我发短信,也不要打电话。”</p>

    “知道了!”</p>

    “嘿嘿,你小子够累的,内外兼修啊,你们集团领导的事你也操心。”</p>

    “呵呵,人要是好了,什么都想知道,你不也是如此吗?”</p>

    “我和你不同,我们或许不是一条道的,或许,某些时候,还能一起散散步。”</p>

    “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合作,希望大家彼此能不成为敌人!”</p>

    “同样的希望。好了,不说了,我要走了!”</p>

    我收起手机,站在马路边等出租车,同时不时看着对过。</p>

    不一会儿,伍德和皇者走出了写字楼门厅,了等候在楼前的一辆黑色轿车,扬长而去。</p>

    我继续等出租车。</p>

    正等着,一辆轿车缓缓停在我的跟前,接着,后面车窗缓缓落下——</p>

    接着,我看到了坐在车后排的人。</p>

    看到这个人,我不由一怔!</p>

    这个人,是董事长。</p>

    有些日子没有见到董事长了,今天却突然在这里遇到他,颇让我感到意外。</p>

    董事长看起来气色很好,在他那张微笑的脸,丝毫看不出他是正在遭受官场打击和煎熬的人。</p>

    当然,他心里是什么滋味,精神是否惴惴,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起码,从他现在的神色看来,他是一个经得住低谷考验的人呢,抗打击的能力较强。</p>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偶然路过巧合还是。</p>

    董事长先冲我笑着说话了:“呵呵,小易,我要去单位的,正好看到你在这里,站在这里干嘛呢?等人?还是等出租车?”</p>

    我冲董事长笑笑,说:“真巧,正好遇到你,我刚和这家茶馆的老板谈了谈有关订报的业务,这会儿正在这里等车呢。”</p>

    “是要回单位吧,那正好,坐我的便车吧。来,来——”董事长说。</p>

    我摆摆手:“谢谢董事长,我还要去跑一家单位,先不回公司,你先走吧。”</p>

    “哦。”董事长点点头,却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反而打开车门下了车,活动了下胳膊,然后看着我说:“小易,最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p>

    我知道董事长指的是什么事,点了点头,看着董事长:“董事长,我不明白,你不是干的好好的吗,为什么要辞职呢?”</p>

    董事长呵呵一笑:“哎——老喽。身体不行了,感觉越来越累了,越累越精力不济了,与其这样,倒还不如主动让位给更年轻的同志。我这次辞职的事情,你在集团里听到大家有什么反应没?”</p>

    我说:“大家都不理解,都不舍得你走,都想让你继续领导集团继续干下去,大家正在联名给市委写请愿呢,我也向签名的,可是,只有在编的正式人员有资格去签字。我是打心眼里不愿意你走的。”</p>

    董事长笑了:“签不签名不重要,只要有你这句话,我知足了。唉。这年头,从来都是人走茶凉,我现在还没走,感觉有些人已经开始。你在这个时候能说出这话,我很欣慰。其实,签名只不过是个形式,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的内心。我相信你现在的话是发自内心的,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p>

    说实在的,我对你的能力是十分欣赏的,你的能力是做一个部门的老总也不为过,只是很多复杂的原因,我不能提拔你过快。现在想一想,觉得心里有些遗憾。”</p>

    我听了,心里有些感动,说:“你能有这句话,我心里也很欣慰,其实,你能有这话很好了,我不在乎是否什么提拔,所以,你不用觉得遗憾。”</p>

    董事长呵呵笑起来:“你这小子,和我讲话从来都是这么幽默,咱俩算是一对忘年交。只是以后,或许你好自己好好保重了,我或许不能继续关照你了。”</p>

    我心里有些悲壮的味道,默默无语。</p>

    董事长又说:“此次我辞职,不管市委是否批准,我都有心理准备,我是一名党员,任何时候我都会服从组织的安排,只是,我要是真走了,还真舍不得集团里的一些同志们,包括秋桐,也包括你。</p>

    我这些年在集团里的工作,不求大家赞扬,只要我走后没人骂我,没人放鞭炮,我知足了。当然,组织的评价又是另一回事。是非功过,任大家评说吧。”</p>

    我说:“这些年,你对集团的贡献,你在集团的卓越领导业绩,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不管是组织还是员工,心里都有一本帐,广大集团员工心里都有一杆秤。”</p>

    董事长沉默了下,接着说:“你对小平的事情怎么看的?”</p>

    我说:“我觉得十分意外吃惊,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我听说。又无法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觉得平总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经营管理者,他出了经济问题,我很痛心。”</p>

    董事长点点头:“我也很痛心。同时,我又对秋桐的事情感到欣慰,秋桐这个人,我是了解的,做人正,做事公,两袖清风,讲大局,讲正气,讲政治,是一个十分难得的好干部。只是,她这个人,在现今的集团圈子里,容易受到别人的算计,而她又不是一个防备心很强的人,今后,你要跟着她好好做事,好好辅佐秋桐。”</p>

    我点点头,董事长这番话,似乎有些悲观,似乎对自己的前途忐忑不安,似乎在给我交代后事,我的心里蒙了一层阴影,不由又想起那天老李给我分析的那些可能性。</p>

    “你不会有事的。”我恍惚地说,似乎在安慰董事长。</p>

    “我有事?你觉得我会有什么事呢?”董事长的眼神一跳,面部表情微微一抽搐,看着我。</p>

    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忙说:”我说的意思是你不会离开集团的,市委是不会批准你的辞职报告的,离开了你,集团是不行的,起码目前集团的发展是离不开你的。”</p>

    董事长看了我足足有5秒钟,然后松弛表情,微微一笑,说:“小易,你在安慰我,是不是?”</p>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p>

    “呵呵,你不要说了,再说越说不清楚了。”董事长打断我的话,深深呼了一口气:“有些事,不论好坏成败,都是命注定的,有时候,难逃一劫,有时候,大难不死,有时候,塞翁失马,其实,想多了是没用,很多事情有时候自己是没有主动权的,有时候注定只能是随波逐流。”</p>

    董事长的话让我似懂非懂,我怔怔地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神。</p>

    蓦地,我发现,那双向来沉稳镇静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惧和不安。</p>

    虽然只是一瞬,但是,这一丝惊惧和不安深深印入我的心里,我心里也不由有些恐惧感。</p>

    我说:“你都写了辞职报告了,还要去班?”</p>

    “是啊,虽然写了辞职报告,但是组织还没有批准,只要组织一天不批下来,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这是一个领导者最起码的素质和责任。”董事长看着我说:“哎——小易,有时候我很羡慕你。”</p>

    “羡慕我什么?”我说。</p>

    “无官一身轻啊,不用费尽心思去想很多事,不用整天为一些事忧虑,不用担心很多让自己不安的事情。”董事长说:“其实,做个普通人真的不错。”</p>

    这话有些像老李某些话的翻版,这又是一个大厦将倾的高官在末日似乎要来临之前的幡然醒悟。</p>

    我相信这话是董事长的真心话,我也相信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些的,只有在自己岌岌可危的时候才想到这一点。</p>

    这似乎是现在某些官员的共同心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人生没有回头路,人生没有后悔药,有得到要有失去,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法则,谁都无法逃避。</p>

    我看着董事长,心里深深叹了口气,然后说:“时间不早了,你该去班了。”</p>

    董事长看着我,点了点头,喃喃地说:“是的,我该走了,是时候了。”</p>

    我听董事长的话里似乎有话。</p>

    接着,董事长进了车子,关门,冲我摆了摆手,车子启动离去。</p>

    看着董事长的车子很快湮没在马路的车流里,我怔了许久。</p>

    我不知道等待他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却又似乎隐隐感到了几分什么。</p>

    我想,今天董事长突然出现在这里,应该和孙东凯曹丽在伍德那里聚会没有关系,他应该是偶然路过,偶然遇到我。</p>

    这时,过来一辆出租车,我拦住车。</p>

    “去哪里?”出租车师傅问我。</p>

    “去海边,随便走。”我心不在焉地说,脑子里还在想着刚才董事长说的那些话。</p>

    出租车在市区穿行,不一会儿到了滨海大道,不紧不慢地开着。</p>

    走了一会儿,出租车停住了。</p>

    “前面堵车了。”出租车司机说:“好像有车追尾了,都塞住了。”</p>

    我掏出钱给司机,然后下了车。</p>

    下车后,我抬头一看,这里是那天我救黎嘉诚的地方,那个小广场,此时,广场人不多,没看到老黎。</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