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46章 不准动,举起手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低吟完毕,老李深深地叹了口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听着老李的话,看着老李的神态,我的心里不由颇多感慨,同样是简单地做人道理,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不会接受不会领悟,当自己落魄之时,才会真正用心去想这些道理,去体会这其的哲理。</p>

    只不过,如同老李所言,悔之晚矣。</p>

    和老李一席谈,听老李一番分析,胜读好几年,老李果真不同凡响,把一个小小的辞职报告分析地头头是道。</p>

    下午,在办公室,我果然听到集团内部有人在串联签名写集体请愿给市委挽留董事长的事情,发起人是集团党委办公室主任,显然,他是受董事长指使做的。</p>

    在任何一个单位,办公室主任都是一把手的心腹,办公室主任知道,一旦董事长不干了,他这个办公室主任绝对当不成了,轻者被会继任者调到其他不重要部门任负责人,重者甚至会被打入冷宫,贬为一般人员。</p>

    这对一个在集团内部习惯了傲视所有层甚至部分党委成员的办公室主任来说等于是宣布了自己政治生命的结束,自然是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会不遗余力按照董事长的吩咐来做,争取最后的胜利。</p>

    小人物终归是小人物,终归是大人物使用的棋子。办公室主任此刻是这样。</p>

    看来,一切都和老李分析的一样,是董事长自己泄露了辞职的消息,然后唆使办公室主任出头拉动群众搞挽留情愿活动。</p>

    我不由愈发佩服老李的料事如神,他真是个人才,在斗争失利,实在可惜。</p>

    我不但听到了写集体请愿的事情,不一会儿,我甚至还亲眼看到了这请愿,有人来到我们办公室征集签名了。</p>

    不过,不是来找我征集签名的,是来找曹腾的。</p>

    我明白为什么不找我,因为我不是集团的在编正式人员,只是集团聘任的职工,我不够资格不够级别签名。</p>

    看来,这公车也是要分个三六九等的。</p>

    我凑过去看了下请愿,突然看到了两个出乎我意料的名字:曹丽、赵大键!</p>

    我靠,这俩人怎么也签名了呢?我有些不解。</p>

    正不解间,曹腾也拿起笔,毫不犹豫地签了自己的名字。</p>

    签完,曹腾冲我神秘得意地笑了下。</p>

    我没有理会曹腾,慢慢走回自己的办公桌,拿起一张报纸,装作看报纸的样子,心里不停地琢磨着。</p>

    曹丽赵大健曹腾签名,必然是得到孙东凯许可的,他们这么做,是出于什么考虑呢?</p>

    我擦,是不是孙东凯在演戏给大家看啊,或者,他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另有图谋?在不动声色暗地发起另一场反击?</p>

    越想越糊涂,直到下班,我也没想出个条理来。</p>

    接到海珠的电话,她晚在公司加班,也要很晚才能回去,让我自己吃晚饭。</p>

    我没觉得饿,开车在海滨大道溜达,开了半天,天黑了,我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车,打开车窗透气,脑袋靠在驾驶座位靠背,点燃一颗烟,慢慢吸着,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p>

    正琢磨着,突然被一个冰冷的东西顶住了太阳穴。</p>

    随即,一个冰冷低沉的声音:“不准动,举起手来——”</p>

    我目视前方,缓缓举起手。</p>

    这声音不熟悉,不知是哪一路神仙。</p>

    “下车——”那声音又说,边拉开车门。</p>

    我边下车边顺势看了那人一眼,一身黑色的风衣,带着墨镜,带着太阳帽,看不出是谁。</p>

    下了车,那人把车门关,然后枪顶到了我的后腰,戳了戳:“往前走,不要试图耍花招,不然,我的枪不长眼——”</p>

    往前走是海滩,我没有做声,举着双手下了公路,往海滩走。</p>

    周围一片安静,马路没有经过的车辆,海滩黑乎乎的,远处传来大海波涛的声音。</p>

    我慢慢往海滩深处走,那人的枪一直顶在我的后腰。</p>

    我边走边琢磨这人的出处,他会是谁的人呢?白老三的?伍德的?或者,是张小天雇佣的?再或者,是宁州那边来?妈的,突然发现我的对头竟然有这么多。</p>

    走到沙滩深处的树林边,那人说:“站住——”</p>

    我站住,看看周围,什么人都没有,海边的路灯照射过来,有微弱的光。</p>

    “转过身来——”</p>

    我转过身,看着这个人,说:“兄弟,那边来的?”</p>

    “住嘴——抱头蹲下——”那人的枪口离我的脑门不到一尺。</p>

    我想了想,按照他的话去做,抱头蹲在地,边琢磨此人的意图以及身份,在没有弄明白他的真正意图之前,我决定不下手。</p>

    那黑风衣接着用枪顶住我的脑门,不说话,似乎他知道我的身手,不敢放松对我的控制,又似乎在等什么人。</p>

    一会儿,从我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走近我,接着,突然,我正抱头的手被一个冰冷的东西“咔嚓——”铐住了,后来的人铐住了我的手。</p>

    那人使用手铐的手法极其熟练,动作很快。</p>

    我这时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这人是警方的,不是黑社会。</p>

    这么一想,我立刻想到了宁州自杀警方老大的手下,想到了老九。</p>

    接着,拿手枪的人的枪口离开了我的脑门:“站起来,抬起头——”</p>

    我站了起来,双手被拷在前面,抬起头,我看到在我的前面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老九!</p>

    老久此时正冲我阴阴地冷笑:“易克,想不到吧,我们会在这里第三次相见。”</p>

    老九刻意强调第三次,似乎在刻意让我知道我们之间在山间竹林里有激烈厮打的第二次,那次,我认出了他。</p>

    我笑了起来:“哟——这不是九哥吗?你怎么大老远来星海了,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给你接风洗尘呢。”</p>

    “哼——”老九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不敢劳你大驾。我怎么来星海,老子是专为你来的。”</p>

    “为我来的?找我来喝酒叙旧?”我说。</p>

    “叙旧。不错,我是来找你叙旧的。”老九阴笑了一声。</p>

    “既然是叙旧,这样见老朋友的方式可不好吧?”我晃动了下手铐。</p>

    “没办法,必须的,你易克是什么伸手,我是领教过的,我不这样,恐怕请不动你。”老九说。</p>

    “那这样,你放心了?”</p>

    “这样当然放心了。”老九说:“易克,今天我不给你废话,我千里迢迢来到星海,是专门找你来的。”</p>

    “十分荣幸,能得到九哥的垂青,专门为我而来,我这心里很感动哦。”我嬉笑着,两只眼睛时刻注意着这两人的动作。</p>

    “感动?再过一会儿你感动不出来了。”老九笑了下。</p>

    “此话何意呢?”我说,心里有些惊悚,我似乎从老九的话里听出了什么意味。</p>

    老九还没说话,黑风衣说话了:“九哥,甭和他磨嘴皮子了,直接干掉挖个坑埋了算了。”</p>

    我靠,这俩狗日的竟然是想干掉我,我心里紧张了,叫起来:“哎——你们为什么要干掉我?我怎么了我?”</p>

    老九走近我一步,看着我说:“易克,给你说实话,老子今天来星海,是专门来找你的,找你的目的,是为了干掉你——小子,记住,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p>

    说着,老九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支枪,此时海边的风呼呼的,又没有一个人,打枪也不会有人听见。</p>

    “为什么要杀我?”我说。</p>

    “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老九说:“这样吧,易克,看你也是一条汉子,我不让你做冤死鬼,不妨告诉你原因,也让你死个明白。”</p>

    我看着老九,不说话。</p>

    “说起来很简单,我们老大自杀了,新局长来了,既然老大已经走了,那么,我们得重新做一个好警察,没有任何污点的警察,奉公守法的好警察。所以,我们要洗清自己的污点,我们现在找不到李顺,他不知道龟缩到哪个窝里去了。但是,估计他也不敢露头,除非是他想鱼死破。</p>

    但是你不同,易克,你知道关于李顺和我们的事情太多,而且,你还亲自去宁州和我见过面,你还亲自出手和我们打过,打的过程还看到了我,我们不想让人知道我们曾经奉死去老大的命令追杀你们的事情,那样,会把兄弟们都牵扯进去的。</p>

    我们既然想在新局长面前洗清自己的和死去老大的所有关系,得除掉知道我们过去污点的人,易克,你很荣幸了榜,所以,我们兄弟俩不辞辛苦老远从宁州赶来找你。</p>

    所以,易克,为了我们兄弟们今后安生的日子,我得送你西天,说实在的,我和你无冤无仇,甚至,我还较欣赏你,你是个不错的汉子,你今天做个冤死鬼吧,算给我们做贡献了,你不要怪我们,要怪,你怪你自己,谁让你知道这么多,要怪,你怪李顺,谁让他安排你做这么多事情。”老九摇头晃脑絮絮叨叨地说着,似乎刚溜完,药劲十足。</p>

    我明白了,原来如此,老九这帮死去警方老大的余孽为了洗清自己,开始清除污点证人了,力图摆脱自己和死去老大的任何牵扯关联。</p>

    “我刚才在树林里给你挖了个坑,这坑不错,依山傍水的,你躺在这里安息吧。”老九又说。</p>

    我苦笑了下:“你这是何必呢,你算是杀了我,也还有别的知道你们那些勾当的人,你以为你们能逃脱正义的审判吗?”</p>

    “我靠——你真幽默,给我课了,老子我是执行法律的,还用你来给我这些课?”老九说:“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在目前所有知道我们事情的人当,你是最危险的一个,我首先需要除掉的是你,其余的,慢慢来,这不用你操心了。好了,易克,我的话说完了,该送你路了,今晚天气不错,凉飕飕的,宁州凉快多了,你清清爽爽路吧。”</p>

    “走——”黑风衣枪口对着我,一推我肩膀,把我往树林里推。</p>

    推推搡搡进了树林,走了不远,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大坑,看来这是为我准备的墓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