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39章 你在威胁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沉默了半天,接着说:“你猜我这会儿在干嘛?”</p>

    “不用猜,你在给我打电话!”</p>

    “操——废话。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这会儿正在给二子和小五烧纸祭拜。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李顺说:“不仅仅是我,宁州的那帮兄弟们,都正在老秦的带领下烧纸祭拜二子和小五。”</p>

    我无语。</p>

    “刚才你的话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什么时候回国这事,我再考虑考虑吧。”李顺说。</p>

    “我觉得你不用急,除非你担心自己不在,我夺了你的权!”</p>

    “你这家伙,我怎么会担心这个,我对你那么信任,怎么会想到这一点。”李顺打个哈哈:“当然,是你有这心思,你有这本事吗?即使你有这本事,我的那帮兄弟们会跟你走会听你的吗?”</p>

    “这不是了,那你不用那么着急回来,你没看到新闻都提到了死者和宁州某黑老大有勾结的事情,这黑老大虽然没点名,但是很明显指的是你。”</p>

    我说:“虽然他死了,但是会有新的局长任,新的局长未必会放过你,说不定新局长新官任三把火,来打黑,先那你开刀,你回来,正好自投罗。当然,你要是想自首,我觉得倒也不错,毕竟,是你罪恶累累之人,自首可以宽大,会得到国家和人民的宽大。”</p>

    李顺说:“你是不是发烧说糊涂话,我哪里罪恶累累了,我可不是什么罪犯,我是守规守距的正当经营者,我是良民,顶多我犯有行贿罪,给那家伙行贿了,不过,我到时候可以说是他勒索的,我是受制于他,不得不从,我是受害者。”</p>

    “不用在我面前表白辩解,我听了没用,有本事你回来说给警方听。”我说:“你有没有罪,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说这些没用的干吗?”</p>

    “我靠——给我课了,算我有罪,你跟着我干的那些事,难道你没有罪?”李顺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p>

    李顺的话一下子击了我的死穴,我的心里猛地一沉,是的,李顺说的对,我也是有罪之人,我和李顺现在是一丘之貉,和尚和秃子,本质没什么区别。</p>

    我的脑子有些发懵,心里感到很沉痛,不知不觉,我已经堕落为一个罪犯了,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犯罪。</p>

    “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船,船翻了,谁也落不着好,所以,唯一能救自己的,是全心全意同舟共济。”</p>

    李顺的声音有些阴沉:“我可以暂时不回去,但是,你给我好好掌握好国内的情况,好好关照好国内的声音,好好管理好国内的兄弟,不用很久,我会回去的,到时候,我会论功行赏的,表现好的,重奖,表现差的,重罚!我这个人,是从来不忌讳株连九族的。”</p>

    李顺最后一句话又击了我的死穴,这混蛋时刻都不忘提醒我敲打我。</p>

    我没有说话。</p>

    “当然,要相信我们的未来是光明的,我们的事业是蓬勃的,我们的春天很快会再次到来。”</p>

    李顺的声音有些缓和:“这家伙死了,换新局长是肯定的,但是,对公安的了解,我你透彻,我能用钱撂倒这个死鬼,难道不能撂倒这一个?天下哪里有不爱财的人,只要我们工作做到家,只要我们功夫到位,天下无难事,怕有心人,最难得的是认真二字,不管什么人,再大的官,也和钱没有仇,当然,你是个特例。”</p>

    李顺这话似乎是在讽刺我,又似乎是在夸奖我。</p>

    我不在乎他的讽刺,也不需要他的夸奖。</p>

    我脑子里又隐隐想到此次香格里拉酒店打砸事件的起因,想到这背后或许是一连串的阴谋,恐怕不会仅仅是白老三想给李顺添麻烦这么简单。</p>

    这一点,李顺不知想到没想到,我此时是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的,他向来是个自负多疑之人。</p>

    我如果极力劝阻他不要回来,他说不定真的怀疑我别有企图。此次他去日本是个例子,走之前告诉我一切让我负责,让老秦什么事都给我汇报,但是实际操作起来,他还是直接操纵着老秦那边,很多事我都是最后才知道。</p>

    现在二子和小五死了,宁州警方老大也自杀了,似乎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似乎天下又太平了,李顺似乎又要蠢蠢欲动了,但是,我总觉得这幕后还有事,不会这么简单了结。</p>

    “对了,秋桐和小雪最近怎么样?没什么事吧?”李顺说。</p>

    “都很好,什么事都没有。”我恍恍惚惚地说。</p>

    “那好,只要后方稳定,我什么都不担心了!”李顺轻松地说。</p>

    看来,老李夫妇没有告诉李顺秋桐刚刚大难不死死里逃生的事情。</p>

    既然他们都不说,我更没必要说了。</p>

    “白老三这杂种最近动向如何?”李顺又说。</p>

    “还那样,没什么大的动作!”</p>

    “这狗日的要提防,这家伙心狠手辣,狡诈奸猾,你要时刻防备着他。”李顺说。</p>

    “嗯。”我答应着,突然问李顺:“你在日本的事情,伍德知道是不是?”</p>

    “你怎么知道将军知道的?”李顺的口气有些意外。</p>

    李顺的反问等于承认了伍德知道这事,我说:“猜的。”</p>

    “我去日本的事情,我告诉他了,我在日本这段时间的吃住行都是他安排的。”李顺说。</p>

    “哦。”我回应了一声,眼前不由浮现出伍德难以捉摸的眼神和表情。</p>

    伍德现在是典型的脚踩两只船,依照我的分析,他会在两只船之间找到自己的最大利益,掌握好两只船的平衡。</p>

    白老三和李顺的某些事情,他会尽最大可能搜集,但是,未必会告诉彼此的对方,或者是会有选择地让双方知道,或者是找对自己最有利的时机让对方知道,从而让自己掌握最大的主动,捞取最大的好处。</p>

    一旦他看到那一只船有颠覆的危险,他会毫不犹豫地猛地加力,加速那只船的沉没,不管那只船的主人是白老三还是李顺。</p>

    伍德是一只隐藏最深的猎豹,时刻在窥视着眼前的猎物,他是一个最精明的机会主义者。</p>

    “怎么?你最近听到关于将军的什么事情?”李顺说。</p>

    “没有。”</p>

    “从我和将军谈话的口吻,似乎听到他对你很欣赏,这一点,你没有觉察到?”李顺说。</p>

    “他欣赏我不欣赏我和我有什么关系?”</p>

    “嘿嘿,他似乎是想挖我墙角,似乎是想将你纳入他的旗下,要是他公开拉拢你,你会不会动心呢?”李顺说。</p>

    “你说呢?”我反问李顺。</p>

    “这个,嘿嘿,将军虽然是我的教父,虽然对我很好,但是,凡事都是有分寸的,我李顺做事的原则是任何人都不得危害我的利益,谁危害了我的利益,我和谁翻脸。”李顺含含糊糊地带着阴冷的口气说:“当然,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对叛徒处置的手段你也明白。”</p>

    “你在威胁我,是不是?”</p>

    “呵呵,哪里,不是威胁,是警告!”李顺说。</p>

    “一个意思!”我说:“李老板,我也可以和你明说,我易克生平最痛恨的是有人威胁我,而你,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威胁我了,你不停地或明或暗拿我家人和我女朋友来说事,我对你已经是忍了再忍,告诉你,我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p>

    我的声音里带着怒气。</p>

    “哦,呵呵,你看,你怎么突然发火了,我是和你说着玩的,开玩笑呢,你怎么当真啊。别这样啊,易克,我其实一直是很喜欢你的,我视你为手足兄弟,你的父母是我的父母,你的女朋友。哦,不能是我的女朋友,但是可以是我的弟妹,我怎么能拿他们来威胁你呢,我可不敢。”李顺的声音变得温和起来:“你不要放在心,你不喜欢这些话,我以后不说是,我自己放在心里想是。”</p>

    李顺这话等于没说,他这是换个方式继续威胁我。</p>

    我既愤懑却又颇为无奈,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要是不贼船,能有今天被人挟制的被动局面吗?说来说去不能怪别人,只能怨自己。</p>

    停顿了一会儿,李顺又说:“我还是很相信你对我的忠心的,你虽然没有言语对我表白多,但是,你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你对我忠心,我对你同样也是发自内心的一腔赤诚,我愿意和你永远在一起,我们一起战斗,一起打拼,我们的青春在战斗飞扬,我们的鲜血在打拼交融,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是你的,甚至包括我。”</p>

    我听了浑身不自在,这是什么鸟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我说:“什么叫你所有的一切是我的,什么叫甚至包括你?”</p>

    “我还没说完,我说的所有的一切,指的是我们的共同事业,我说什么包括我,指的是包括我的生命,我们是生死患难的兄弟,你可以为我奋不顾身,我当然可以为你豁出去生命了。”李顺似乎努力在解释清楚自己刚才的话,似乎又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失语。</p>

    他接着说:“还有,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们革命事业的低潮很快要过去,现在形势一片大好,新的一轮更加猛烈的革命风暴会来临,我们要精诚团结,紧密团结在以我为核心的领导班子周围,努力奋斗,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把我们的团队我们的事业建设得更加强大,用我们的辉煌成来告慰二子和小五的在天之灵。”</p>

    我听得哭笑不得,李顺的声音有些迷幻,又在不着天地地神侃了。</p>

    我突然说了一句:“你又开始吸了,是不是?”</p>

    “啊——没有,没有啊。”李顺被我突然的问话弄得似乎有些失措。</p>

    很明显听出了李顺声音里的慌乱和心虚。</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