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29章 微型采访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好的,我这过去!”秋桐说完,然后对我歉意一笑:“看来,要改时间谈了,我去接待兄弟报社发行公司的客人,要带他们去站参观。 ”</p>

    我点点头:“好的——”</p>

    秋桐接着站起来,我也站起来,随意绕到秋桐办公桌那边,趁秋桐走到衣服架子前取风衣穿风衣的空当,我走到纸篓前,迅速一弯腰,捡起那盘磁带,装进口袋,然后站起来两手放在口袋里若无其事地看着秋桐办公桌后的橱。</p>

    “怎么?喜欢看这里面的?看吧,喜欢哪本,直接拿走是。”秋桐穿好风衣,回身看到我,笑着说。</p>

    我笑了笑:“暂时没看到什么喜欢的。”</p>

    “呵呵。都是集团发的党员教育读本,估计你也不会感什么兴趣。”秋桐笑着。</p>

    我们一起出了办公室。</p>

    我之所以想拿那盘磁带,是因为秋桐刚才听微型采访机的神态让我觉得有些异常,同时,也是因为曹腾刚从秋桐办公室出来,还因为我记得在曹腾那里曾经见过一个采访机。</p>

    当然,曹腾那个采访机的眼色和刚才在秋桐那里见到的不一样。当然,他们手里有采访机我丝毫不怪,新闻单位最不缺的是这玩意儿,新闻部都是用新的,淘汰下来的行政部门随意往外发。</p>

    午的时候,我找到云朵:“云朵,你那里还有没有采访机?”</p>

    “有啊,办公室还有2个,不过都是旧的,都是新闻部淘汰的,我去行政科领了好几个,公司每个老总都领了一个,部分部室的负责人也有领的,都不值钱,怎么,你也想领一个?”云朵看着我说。</p>

    我说:”嗯。”</p>

    云朵接着给了我一个,说:“哥,怎么?你想学新闻采访啊?”</p>

    我笑笑:“没那兴趣,玩玩而已。”</p>

    云朵笑了。</p>

    我回到办公室,此时正是午休时间,曹腾不在。</p>

    我关好办公室的门,取出那盘磁带,放进去,打开播放。</p>

    一听到采访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我呆住了——</p>

    “你这句话说对了,我也想把这句话送给你,你不是因为那次受伤得到秋总的一点恩惠……”</p>

    这是我的声音,这是秋桐被带走那天我和曹腾在办公室里的对话。</p>

    没想到曹腾竟然神不知鬼不觉把我和他的对话录了下来,而且,还把磁带送给了秋桐。</p>

    这么说,这磁带一定是曹腾刚刚借汇报工作之机送给秋桐的,他这么做的目的,显而易见,一来想博取秋桐的更深度信任,二来想离间我和秋桐的关系。</p>

    我现在听到的,是我和曹腾谈话的后半部分,那么,我刚才进秋桐办公室的时候,秋桐已经把前半部分都听完了,前半部分我说的还厉害。</p>

    怪不得我刚才看到秋桐见到我进来的时候神色有些异常呢,原来是因为这个。</p>

    我关死采访机,将磁带收起来,然后点着一支烟,慢慢琢磨起来。</p>

    下午班,秋桐叫我过去,她的客人招待完了,要继续和我谈午没谈完的工作。</p>

    我过去,坐在秋桐对面。</p>

    “来,易经理,我们接着午的谈。”秋桐给我沏了一杯茶,放在我面前,看着我笑着说。</p>

    我说:“秋桐,在我和你谈工作之前,我想先和你谈一件事情。”</p>

    我说着摸出那盘磁带,放在秋桐面前:“对不起,我午从你办公室趁你不注意把你扔到纸篓里的磁带拿走了。”</p>

    秋桐看到磁带,微微一愣,怔怔地看着我。</p>

    接着,秋桐笑起来:“你这家伙,神偷啊,我竟然一点都没发觉!”</p>

    我没笑,看着秋桐:“严肃点,不准笑!”</p>

    秋桐不笑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想笑的样子。</p>

    我说:“这磁带我已经听了,你也听了,是不是?”</p>

    秋桐点点头:“是的,我听了,不过没听全。”</p>

    “我知道你没听全。”我说:“你实在不该仍,该听完全部的。”</p>

    秋桐看着我:“为什么?我不想听了。”</p>

    “那么,你相信这里面的谈话内容吗?”</p>

    “我不相信这里面的话是你讲的,这磁带一定是伪造的。”</p>

    “错,这里面的谈话都是真的,的确是我讲的。”</p>

    秋桐看着我,神色变得严肃起来。</p>

    看着秋桐严肃的神色,不知怎么,我的心里有些紧张,垂下眼皮。</p>

    “易克,你看着我的眼睛!”秋桐轻声说。</p>

    我抬头看着秋桐明亮清澈的眼睛。</p>

    “即使这里面的话是你讲的,我也不会相信这是你的本意。”秋桐郑重地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易克,我只相信我的眼睛,只相信我自己的内心判断。我相信,这里面的话,你一定是在特殊场合下说的,你这么讲,当时一定是有你自己的考虑,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考虑是什么,但是,我对你的信任是没有丝毫动摇的,我永远相信,你是我永远的最好的最值得信赖的朋友。不然,我不会把这盘磁带扔进垃圾筒里。”</p>

    说着,秋桐又拿起那盘磁带,扔进了纸篓里。</p>

    听了秋桐的话,我的心里一阵莫大的宽慰,不由地笑了。</p>

    秋桐却没有笑,叹息了一声:“我不明白,曹腾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到底对他有什么好处。或许,我该回头找他谈谈。”</p>

    “不要找他谈话。”</p>

    “为什么?”秋桐说:“我最讨厌的是内讧,是内部互相倾轧。”</p>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磁带里的对话内容,那么,你该知道为什么不要找曹腾谈话!”我说:“有时候,有些事,自己心里明白好,谈开了,未必是好事。”</p>

    秋桐皱皱眉头:“我还是没想明白。”</p>

    秋桐不明白是正常的,她哪里知道这其这背后发生的事情。</p>

    我坚持不要秋桐找曹腾谈话,却也说不出更多的理由,秋桐最后听从了我的意见,说:“本来,我是不想让你知道这磁带的事情的,我不想让你有什么精神负担和压力,不想让你想多了,没想到你这个鬼机灵竟然知道了,既然你知道了,我想我也不用多说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总之,不管别人对我说关于你的什么,我对你的信任都是不可动摇的,你自己心里有数行!我如此想,愿意只有一个,那是我对你的了解!”</p>

    我说:“你没想多,我很高兴,我是不会想多的,不过,我其实也知道,你必定不会想多的。”</p>

    “为什么捏?”秋桐脑袋一歪看着我。</p>

    “同样因为我对你的了解!”我说。</p>

    说完,我笑了起来,秋桐也笑了,我们的笑都很轻松,带着几分理解,带着几分欣慰,还带着几分默契。</p>

    “易克,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事和曹腾之间有什么矛盾纠葛。”秋桐说。</p>

    “没问题,我和他是亲兄弟,绝对没什么矛盾的,我这人你还不知道,我从来不记仇,肚子里能撑船呢。”</p>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秋桐又忍不住笑起来。</p>

    我看着秋桐稍微有些恢复正常的脸色,轻声说:“昨晚休息地还不错吧,这两天,你受委屈了。你进去后,我和云朵都十分担心,云朵都吓坏了。你回来后,云朵又激动地哭了。”</p>

    秋桐听我说到这里,眼圈突然一红,接着低下头去。</p>

    我们都沉默了。</p>

    半晌,秋桐抬起头,神色恢复了,冲我莞尔一笑:“谢谢你,谢谢你们。”</p>

    我说:“你是被人陷害的,有人在背后刻意想陷害你,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只要你想知道我,我能查出来。”</p>

    秋桐摇摇头:“我不想知道。即使查不出来又怎么样?去报仇?去血拼?斗来斗去累不累?有意思吗?冤冤相报何时了。还是不要查了,我也不想知道,也不想和人斗,做这种事的人,最终会觉得自己没趣无聊的,不理便是。再说,这事我不想把你牵扯进去,因为李顺的事情,你已经被拖地够深了,我心里想起来觉得很内疚。”</p>

    我说:“你不要内疚,我和李老板之间的事情,也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李老板身,我自己也有原因,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无法回头了,只能一步步往前走,走一步看一步了。”</p>

    秋桐深深地叹息一声,默然无语。</p>

    过了一会儿,我们收回情绪,开始谈工作。</p>

    我们一直谈论到下班的时候,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谈话,彼此都觉得思路明晰多了。</p>

    讨论出真知,看来这句话不假。</p>

    临走的时候,秋桐随意拿起今天的晚报看了下,说:“哎——看,这个一版报花位置的广告登了好久了,还在做啊,看来,那个不留名救人的好人还没找到。”</p>

    我知道秋桐说的是那个重金寻人的关于黎嘉诚的广告,笑了下:“哎——提供线索要一万元的酬金,这家人看来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p>

    秋桐说:“这家人看来是要想报恩啊,看来是想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哦。只是这做好事的,似乎并不是施恩图报之人。”</p>

    我说:“看来应该是,施恩图报,我不赞赏,也不看好,这似乎违背了做好事的本意。这样的人,最没有意思。”</p>

    我一副说者无心的样子,其实是有心。</p>

    秋桐看了看我,似乎是说这无意,听者有心,似乎是我的话让她有所联想,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接着说:“好了,不说了,走吧,我回家给小雪做饭去。”</p>

    我也不再说话,离去。</p>

    下班回到宿舍,刚打开门,闻到一股菜香,厨房里飘过来的。</p>

    海珠回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着做菜。</p>

    我走过去,海珠见到我,放下手里的东西扑来,抱住我兴高采烈地亲吻着:“哥,我回来了,想死你了,抱紧我。”</p>

    我抱着海珠的身体,心里感到一阵阵温暖和温馨。</p>

    小别胜新婚,我体会到了这句话。</p>

    我们在厨房里做了一次。</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