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28章 冬儿的蛮横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兄妹俩合起来演戏,背后暗算我,合谋着算计我,你说,这是不是小人?整天在我面前装穷,装成个穷光蛋,转眼之间,却开起了这么一家旅游公司,你说,你是不是个小人?”冬儿质问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冬儿,你误会了海珠和海峰,你误会了我。”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p>

    “什么这样那样,少在我面前花言巧语,少糊弄我,你以为我冬儿现在是那么容易被你几句好话能糊弄过去的?我现在不想听你的这些花言巧语,我只看结果,只看事实,事实在这里,你再说那些话,不是显得很苍白吗?”</p>

    我被噎住了,看着冬儿,心里涌起一股又痛又气的感觉,却一时无语。</p>

    “谁让我不开心,我决不让谁难受,我让谁自作自受,我不是那种可以任人欺负的人。”冬儿阴沉沉地说:“属于我的东西,我早晚要拿回来,即使。即使我拿不回来,我也不会轻易让别人得到,算计我的人,最终必遭报应。”</p>

    我想起了冬儿告诉海峰的那些话,还有那些我和秋桐南下的照片,看着冬儿:“冬儿,不要胡闹,安安心心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要做一些傻事,你恨我,你恨海珠和海峰,可是,我不恨你,海珠和海峰也不恨你,我们,都还是愿意把你当朋友。</p>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不要再纠结在心里,向前看,每个人对人生对生活都有自己的看法,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我们尊重你的追求,我们,也都希望你生活地开心快乐。我们还是希望,大家能做朋友。”</p>

    “我们?”冬儿的声音又高起来,瞪着我:“你一口一个‘我们’,说地好亲热啊,你们怎么怎么样,你们希望如何如何,口口声声说希望和我做朋友,其实你、你们内心怎么想的,以为我不知道?我知道,你们从心里鄙视我,瞧不起我,你们心里其实恨不得我冬儿明天遭遇大祸,恨不得我出门被车撞死。你们这群乌合之众,我算是看透了,没一个好东西。”</p>

    我默默地看着冬儿,心里没有一丝怒气,反而,涌起一阵伤感。我不由深深叹了口气。</p>

    “怎么?嫌我讲的话难听了?不好听你别听啊,不喜欢听你别邀请我进来啊?”冬儿说:“怎么,现在后悔邀请我进来了吧?”</p>

    “这没什么后悔的,你既然来了,是客人,我自然会邀请你进来。”我说:“冬儿,不管你怎么说,不管你怎么看我和海峰海珠,我们还是会把你当做朋友看,起码,我们不是敌人!”</p>

    “我不稀罕,我不需要,做你们这样的人的朋友,是我的耻辱!”冬儿说。</p>

    我没有理会冬儿的话,说:“冬儿,不管我们分手前发生过什么,不管我们分手后你对我们做过些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我都不会恨你。我只希望,我们能和平共处,能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们之间,或许有些误会,但是,我们之间绝对没有仇恨。</p>

    我希望你能冷静想一想,海峰和海珠对你到底怎么样?他们到底做了哪些对不住你的事情,至于我,你怎么看我都可以,你恨我也罢,蔑视我也罢,我都不生气。”</p>

    我没有明说冬儿做的两件事,但是,我的话里已经暗示了,我想冬儿能听出来我话里的意思。</p>

    冬儿沉默了下,说:“你不用拐弯抹角,我告诉你,你混黑社会的事,我都知道了,是我告诉海峰的,我是没安好心,我是想让海峰告诉海珠,想拆散你们,怎么样?还有,那些你和秋桐去宁州去海去青岛的照片,是我找人干的,是我安排人寄给海珠的,我是想图谋不轨,目的不纯,怎么样?我和你分手了,但是,我是不想看到海珠的阴谋得逞,是不想看到你们在一起,是想把你们捣鼓散,你想怎么样?”</p>

    我深深叹了口气:“不怎么样,什么样我都不想做,我只是觉得很无聊。你这么做,有意思吗?”</p>

    “有意思,没意思我不做了!”冬儿说:“我告诉你,小克,只要我不死,只要我还活着,我决不能看到属于我的东西被别人霸占,我决不能看到暗算我的人过得安生,这事才仅仅是刚开头,以后,咱们等着瞧。”</p>

    我说:“冬儿,我不是东西,我是人,我也不是被别人霸占,同时,我再说一次,没有任何人暗算你,你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阴暗,不要冤枉了好人。”</p>

    “好人?哈哈。”冬儿笑了一下:“你们都是好人,我是坏人,是不是?好吧,我是坏人,我本来也不稀罕你们把我当好人!不稀罕——”</p>

    我说:“冬儿,你今天来是为了和我闹?”</p>

    “我——”冬儿顿住了,没有说下去。</p>

    我说:“冬儿,我承认,是我对不住你,我从宁州把你千里迢迢带到星海,本来想给你一个安定的生活,开心的生活,可是,我无能,我没有坐到,我没有给你所希望的生活,我没有达到你的要求。</p>

    我知道,人都是会变的,会随着环境和事物的变化而变的,或许是我变了,或许是你变了,或许是我们都变了,有句话:人各有志,请勿勉强。我不想勉强你,也不想改变你,我知道,一个人的改变,外力是无效的,一个人改变的真正动力来自于自己的内心。</p>

    你有你想要的生活,有你自己的人生价值观,我尊重你的想法,我祝福你能有快乐的生活。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希望你在这个遥远的北方城市找到你想要的生活。不管怎么样,我们曾经有过美好的记忆,曾经有过难忘的片段,我希望这些记忆和片段能成为我们今后生活里美好的回想,而不是仇恨的根源。</p>

    这世界,没有永远的恨,是的,我承认,刚分手的时候,我恨过你,可是,现在,我不恨你了,真的,一点都没有了,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我时不时会觉得对不住你,假如当初我不把你从宁州带到星海,或许,今天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p>

    你现在跟着白老三,我知道,他能给你你想要的东西,那些东西,我给不了你,为了那些东西,你可以让我的敌人和对手奚落我,鄙视我,嘲笑我,让他们在我面前得意,在我面前猖獗,在我面前狂笑。这些,我都不在意,我都不介意,我都不会归结于你,都不会对你有任何抱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仍然心里会觉得对不住你。”</p>

    听到这里,冬儿怔怔地看着我,半晌,眼圈突然一红,嘶声说道:“即使你不恨我,我依旧恨你,我恨你!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恨你?你知道到底是为什么?”</p>

    冬儿的喉咙突然堵住了,哽咽住了,眼泪接着流了出来。</p>

    看到冬儿哭了,我的心里很难受,低声说:“你可以恨我,你应该恨我,我都承受着,我不会有有半句怨言。”</p>

    “你——”冬儿倏地站起来,泪流满面地看着我,眼里带着深深的哀怨和痛彻,接着突然掩面,转身出了办公室,疾走。</p>

    冬儿哭着走了,带着对我一直的深深的我不知道缘由的恨。</p>

    我怔怔地坐在海珠办公室里,呆了好久。</p>

    一会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小亲茹拿着一沓信件走了进来,看我神情正郁郁的,没有说话,悄悄把信件放到办公桌,然后轻轻退了出去,关门前,冲我吐了吐舌头。</p>

    我无精打采翻看着信件,都是外地的旅游公司寄来的,同行交流的信函。</p>

    突然,我的目光停住了,我看到一封信是三水集团寄来的:星海春天旅游公司负责人收。</p>

    三水集团,我一直在琢磨着的三水集团。</p>

    我把信封放在手里,暂时没有打开,思忖着。</p>

    这时,办公室的挂钟响了,10点了,我这才想起我今天到现在为止还没班。我把这封信装起来,然后出了旅游公司,直奔发行公司。</p>

    路,我接到四哥的手机短信:金刚老大被蛇咬,没死,救过来了,不过,留下了后遗症,急性肾衰竭导致他的下面废了,没那功能了。</p>

    我呼了一口气,妈的,不错,正好,这狗日的下面废了,不能作恶了,活该。</p>

    赶到公司,进了办公室,没看到曹腾。</p>

    我开始忙乎自己的事情,刚忙了一会儿,曹腾进来了,脸带着轻松的表情,看到我,笑了下:“易兄来了,我刚从秋总办公室出来,给秋总汇报了下这几天的工作。秋总今天挨个和部室负责人谈话的,听取最近这段时间的工作汇报,下一个,正好该你了。”</p>

    我笑了下,站起来,去了秋桐办公室。</p>

    推开门,看到秋桐正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一个微型采访机,带着耳机在听什么,眉头微微皱紧,目光有些发呆。</p>

    我轻轻敲了下门,秋桐闻声抬头,看到我,拿着微型采访机的手一抖,似乎有些意外的样子,接着放下采访机,摘下耳机子,把磁带取了出来,冲我点头笑笑:“易克,进来——”</p>

    我进来坐到秋桐对过:“秋桐,曹腾说你挨个找公司层谈话的,轮到我了。”</p>

    秋桐微微一笑,看着我,接着点点头:“是的。这几天部室的业务情况怎么样,简单说说。”</p>

    我于是开始汇报,秋桐边听边摆弄着手里的那盘磁带,似乎听得有些心不在焉。</p>

    等我汇报完,秋桐点点头:“很好,情况我了解了。你们业务一部二部都做的不错,你这边尤其突出。呵呵。”</p>

    秋桐边笑着,边随手将那盘磁带扔进了纸篓里。</p>

    我注意到了秋桐的这个动作,没有说话。</p>

    接着,秋桐看着我,捋了捋头发,说:“易克,我正在琢磨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我想先说说我的想法,然后听听你的意见。”</p>

    正说到这里,云朵突然推门进来:“秋总,丹东日报发行公司的客人到了,在会客室。”</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