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27章 黄澄澄的金条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张口刚要说什么,孙东凯挥了下手:“好了,小易,这个事情不要再谈了,我决定了,不管我心里怎么想,但是,我都会相信你的话,既然我决定相信你的话,你还在我面前说那么多多余的话,有意思吗?”</p>

    我一运气,脸憋红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孙东凯看着我的神态,忍不住笑了,笑得很得意,很开怀。笑毕,看着我说:“小易,你很可爱。对了,前段时间我一直忙,没有来得及多关心你,你最近手头经济紧张不?”</p>

    前段时间孙东凯一直忙乎寻思怎么放倒董事长,哪里还有闲心关心我的生活呢!这个,可以理解。</p>

    我说:“说实话?”</p>

    孙东凯说:“当然!”</p>

    “紧张,这个月的工资快花光了,口袋里只有32块了!”我不好意思地说。</p>

    “你这小家伙,手头紧张怎么也不和我说。我要是不问,你不说是不是?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生活有什么困难和我说嘛?”孙东凯笑呵呵地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手伸进去,接着拿出来,变戏法一般,手里立刻多了一块黄澄澄的金条。</p>

    孙东凯冲我招招手:“过来——”</p>

    我走过去,隔着桌子站在孙东凯对过,眼睛死死盯住那块金条,发出攫取的目光。</p>

    孙东凯把金条放在手里掂了掂,仿佛是要试出它的重量,然后看着我:“小易,你看这是什么?”</p>

    “金条!”我说。</p>

    “这是谁的?”孙东凯说。</p>

    “你的!”</p>

    “可是,它现在——”孙东凯拉过我的一只手,把金条往我手里一放:“,是你的了。”</p>

    边说,孙东凯边笑嘻嘻地将我的手合拢。</p>

    我刚要说些客气话,孙东凯说:“住嘴,不要和我客气,我不喜欢虚情假意的客套。小易,记住,以后没钱和我说,不要死要面子活受罪。”</p>

    我带着深深的感激之情冲孙东凯点了点头。</p>

    “回去吧,好好干,今后的好日子还在后面呢。”孙东凯意味深长地看着说:“星海传媒集团的天很快要亮了,谁把日月换新天?哈哈,我看只有一人能担此重任。”</p>

    从孙东凯掩饰不住的喜悦和得意表情里,我似乎隐隐感觉出了什么,或许,这次,他真的要胜利了。</p>

    可是,我又想,难道,董事长会等死会束手待毙?平总进去了,他不会觉察不到可能会降临的灾难,他将会如何自保如何脱身或者如何度过这一劫呢?</p>

    我觉得他现在似乎除了防守,还是防守,他似乎已经没有反击的机会和能力了。能躲过牢狱之灾是他最大的胜利和幸福。我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p>

    说心里话,我很同情董事长,我很想帮助他,但是,要是他经济没有问题,谁也扳不倒他,他也不用担心,更不需要我的帮助,要是他真的有经济问题,凭我这点鸟本事,是绝对帮助不了他的,别说他,是秋桐,要是她有经济问题,我也无计可施。董事长要真是栽倒在钱,那只能是一件可悲的事情。</p>

    我心里暗暗祈祷董事长不要失败,不要被金钱打倒,希望他能继续屹立在集团的金字塔尖巍然不倒,继续和老孙在金字塔顶进行高手过招。</p>

    孙东凯和董事长,两个老谋深算的政客,在这场刀剑无影的博弈,到底谁更技高一筹,到底谁的靠山更硬呢?我心里觉得孙东凯似乎占了优势,却又希望董事长能赢。</p>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差劲,手里拿着人家赠送的金条,却暗暗祈祷人家失败,不够意思,人不佳!</p>

    我兜里揣着老孙友情赠送的金条出了大厦,开车往公司走,刚走到大厦的拐角处,一扭头,看到在招商银行营业厅门前的水泥地,有一个头发胡子发白衣衫褴褛的老者正半卧在那里。</p>

    这不是我次给他金条的流浪汉老爷爷吗,他怎么还在这里?难道我次给他的金条没有改变他的命运?</p>

    我停车过去和他谈话,问了半天,才得知,原来这老爷爷老伴已经去世,他是被不孝的儿子和儿媳赶出来的,他得了我次的金条后,欢天喜地回到了老家,将金条贡献给了儿子,儿子和儿媳看在金条的面子,将他养在家里,不曾想时间不长,好赌的儿子输光了金条换来的钱,翻了脸,又把老爷爷赶出来了。</p>

    我叹了口气,我靠,遇了不孝之子,没办法,苦命的人啊!</p>

    我扶起老爷子,让他坐到我的车,然后一溜烟开车到了民政局下属的福利院,想让他们收留老爷爷,但是人家不收。</p>

    我说你们不是政府开办的福利院,专门收养无家可归的鳏寡孤独的吗?对方振振有词地说大街的流浪汉多了,面拨款有限,哪里能够都无偿收养过来,他们现在是面向社会有偿收养老人。</p>

    说了半天,对方态度很坚决,不收,让我从哪里拉来的送哪里去,否则让我自己带回家养着。</p>

    我没说话,将金条掏出来往桌子一拍,那人立刻换了神态,立刻答应收留。我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他要善待老爷爷,老爷爷的生活费金条花完了我来继续支付,对方连连答应说好。</p>

    然后,我告诉老爷爷既然二子不孝顺,不要回家了,在这里颐养天年吧!</p>

    然后,我开车离开了福利院。</p>

    在去公司的路,我经过海珠的公司,这几天海珠不在家,我决定去旅游公司看看。</p>

    将车子停在公司对过的马路边,下车横穿马路,刚走过马路,突然看到一个女人正站在公司门口,抱着双臂站在公司门牌前打量着。</p>

    这女人是冬儿。</p>

    我放慢脚步,看着冬儿那曾经无熟悉现在却十分陌生的背影,缓缓走到她身后。</p>

    冬儿似乎没有觉察到走到她身后,依旧专注地看着旅游公司的门牌,门牌那么几个字,她似乎看不透,看不够,看不明白。</p>

    我不知道冬儿是何时来的,也不知道她这个样子看了多久,更不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p>

    我轻轻叹了口气,轻声说:“既然来了,进去坐坐吧。”</p>

    冬儿闻声回过身,看着我:“你什么时候过来的?”</p>

    “有一会儿!”我说。</p>

    “悄无声息的,做贼啊!”冬儿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讥讽。</p>

    我不想和冬儿斗嘴,说:“这是海珠的旅游公司。”</p>

    “我知道。好像不单是海珠的,也是你的,对不对?”冬儿说。</p>

    “对,算是我们的。”我说。</p>

    “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嘛。”冬儿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妒忌。</p>

    我心里又叹了口气,看着冬儿:“不要那么好斗好不好?要不要进去坐坐?”</p>

    “你在邀请我?”冬儿说。</p>

    “来的都是客。”我说着,径自先走了进去。</p>

    冬儿跟在我后面进来,边走边张望着四周。</p>

    小亲茹正在忙乎,看到我来了,冲我笑了下,刚要说话,又看到我身后的冬儿,不言语了,低头继续工作。</p>

    冬儿走到小亲茹身边,低头看了小亲茹片刻,脸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鼻子里轻轻哼笑了一声。</p>

    我打开海珠的办公室,请冬儿进来坐下,然后给她倒了一杯茶。</p>

    冬儿环顾四周,神色很冷,似乎是看到的这一切,让她受到了什么刺激。</p>

    我坐在冬儿对过,看着冬儿:“你知道海珠开公司的事情?”</p>

    “是的,怎么?你很怪?”冬儿说。</p>

    我笑了下:“不怪。不过,也有些怪。”</p>

    “既然开公司,不怕别人知道,这个有什么怕人的吗?”冬儿冷冷地说。</p>

    “没什么怕人的。”</p>

    “既然没什么怕人的,那么为什么开业的时候不邀请我来呢?”冬儿说:“不管怎么说,大家也都是曾经朋友一场吧,没必要做得这么绝情吧?”</p>

    “我没举行什么开业典礼开业仪式,谁都没邀请。”</p>

    “那么,看来,秋桐是不请自来喽。”冬儿说。她刚才一定看到了秋桐送来的那个帆船礼物。</p>

    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p>

    “那么看来,我今天来空着手,显得很失礼喽。”冬儿的声音里带着讽刺。</p>

    “任何人来都欢迎,不需要带什么礼物!”</p>

    冬儿从鼻子里又哼了一声,看着我:“你最近过的好吗?”</p>

    “还好!”</p>

    “她呢?过得也不错吧?”冬</p>

    “海珠出差了,也还不错!”我说:“你呢,最近过的怎么样?”</p>

    “我当然不错,我现在什么都不缺,我想拥有的都有了,我自然是不错的!”冬儿说。</p>

    “那好!”</p>

    “什么那好?”冬儿反问我。</p>

    “你想拥有的都得到了,那好啊!”</p>

    “哼。”冬儿脸色一寒,看着我:“虽然我想得到的都有了,但是,我心里还是不满足,我还是不开心。”</p>

    “为什么不开心?”</p>

    “因为我不想看到别人的快乐,不想看到别人的好,不想看到属于我的东西被别人得到!”</p>

    “你——”我顿了顿:“冬儿,你这是何必呢。大家各自都有自己的追求,你追求你喜欢的东西,我追求我想要的东西,大家皆大欢喜,不是很好嘛?何必非要纠结一些事情呢?”</p>

    “我是要纠结,你管得着吗?”冬儿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p>

    “是,我管不着,那我不说了!”</p>

    “你为什么不说,我要你说!”冬儿有些蛮横地说。</p>

    “你——冬儿,不要这样好吗,我希望我们大家以后见面都还能做朋友,我不希望大家都弄得不开心!”</p>

    冬儿恨恨地看着我,恨恨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然后说了一句:“我恨你们,我恨那些卑鄙的小人。”</p>

    “你在说谁?”</p>

    “谁是小人我说谁!”冬儿看着我。</p>

    我没有说话,深深呼了一口气,心里很压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