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26章 觉得很失望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白老三似乎也意识到孙东凯不知道我和他之间另有隐情,笑着对孙东凯说:“孙总,没事,我喜欢和易经理开玩笑。   (w w w . v o dtw . c o m)我不会在意的,更不会和他一般见识。”</p>

    孙东凯说:“呵呵,那好。别说小易进不去你的办公室,其实小易是想拿你的东西也没机会啊,他根本连你办公室在哪里,你有几个办公室都不知道,怎么拿啊?说实在的,白老板,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到底有几个办公室。”</p>

    白老三似乎觉得孙东凯说的很有道理,点点头,接着大笑:“我的办公室很多,改天邀请孙总一个个去参观。”</p>

    伍德这会儿没有说话,脸带着捉摸不定的微笑,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我。</p>

    我这时突然心里有点发毛,他们三人谈话,干嘛不让我避开,到底是觉得闲聊话题没有必要避开我呢还是别有意图?想着刚才白老三说的事情,想着伍德看我的目光,我的心里不由警惕起来。</p>

    我觉得和这帮龟孙打交道真累,整天要挖空心思猜测对方的心理。</p>

    一会儿,伍德又问了孙东凯一句:“孙总,听说你们集团前几天出了点事,广告公司的老总和发行公司的秋桐被反贪局的人带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p>

    孙东凯神色微微一动,看了看白老三。</p>

    白老三眼珠子一转,看了一眼伍德,接着看着孙东凯:“是啊,孙总,我也似乎听到有这传闻,是怎么回事呢?”</p>

    孙东凯叹了口气说:“唉——这事我也说不清楚,听说广告公司的平总是因为有经济问题被带走的,秋桐呢,是被冤枉的,带走才一天多,放出来了,至于其他的详情,我不知道了,你们要是有兴趣,可以去反贪局问问。”</p>

    我知道此时三人都在演戏,伍德装作对孙东凯和白老三背着他干的事情什么都不知,白老三和孙东凯以为伍德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干脆一起唱双簧了。</p>

    伍德呵呵一笑:“我有点小兴趣,没有大到要去反贪局问的兴趣,他们的事情,和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觉得有点小小好而已。”说着,伍德看看我,对孙东凯说:“孙总,你叫易经理过来,想必是有工作要安排,我们不打扰你了,改日再叙,先告辞了。”</p>

    说完,伍德和白老三站起来告辞,孙东凯也没有挽留,说了几句客气话,送走了他们。</p>

    回来后,孙东凯关办公室的门,坐到我对过,看着我,身体往沙发背一靠,显得很舒适的样子,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不错。</p>

    “小易,今天我叫你来,其实没什么事,是想和你聊天,闲聊——唠嗑——”孙东凯笑眯眯地说。</p>

    “哦,唠嗑啊。”我笑着点点头。</p>

    孙东凯点燃一颗香烟,有滋有味地吸了两口,眼睛依旧注视着我,脸带着微笑,却不说话。</p>

    我平静地看着孙东凯,也不说话。</p>

    这样,我们沉默了接近一分钟。</p>

    这狗日的和下属说话喜欢这样,喜欢先保持沉默,从气势压到对方。</p>

    终于,孙东凯似乎觉得姿态做的够足了,开始说话了:“小易,我今天想和你交流个事情,你要对我说实话,说你心里的真心话。”</p>

    我垂下眼皮,点点头:”嗯。”</p>

    孙东凯又吸了一口烟,说:“你对最近出现的平总和秋总的事情怎么看?”</p>

    我抬眼看着孙东凯:“真的要我说实话?我说了实话,领导莫要见怪!”</p>

    “当然是说实话,今天这里我们俩,我们这是私人交流看法,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怪你的!”孙东凯说。</p>

    “那好。”我说:“关于平总,我不了解他的事情,再说了,他进去不进去,和我实在没有什么关联,我只是觉得他是个不错的经营人才,干的一直不错,因为钱的事情进去了,很不值,毁了自己的一生,太不划算,很可惜。”</p>

    “是的,很可惜,他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广告经营人才,因为经济问题进去了,我也感到很痛惜。”孙东凯说。</p>

    “至于秋总,我觉得很失望。”我说。</p>

    “失望?什么意思?为什么失望?”孙东凯看着我。</p>

    “本来刚听到秋桐进去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挺高兴的,我觉得我的机会来了,说不定,我能有机会提拔了,至少有机会能换个有油水的部门去干。哪里想到,秋桐这么快什么事都没有出来了。”</p>

    “哦,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孙东凯说。</p>

    “是的,我知道我的想法不对,为了自己的利益,居心不良,不安好心,看到别人落难幸灾乐祸,可是,你要我说真心话。”我说。</p>

    “没事,你能说真心话,很好。”孙东凯笑着:“其实呢,作为我来说,我是分管经营的领导,我不愿意手下的任何人出事,平总出事,我很难过,秋桐平安无事回来,我很欣慰。不过,我听了你的话,却也没有任何不快,我倒是觉得你能和我说真心话,很好,提出表扬,这说明,你对我是很信任的,像我对你一直很信任一样。</p>

    其实小易啊,你到底还年轻,还不会掩饰自己的真实内心,昨晚给秋桐接风的酒场,我听到曹腾不指名的指责,我猜到是对着你来的,我能猜到,那么,别的人会不会猜到呢,秋总会不会猜到呢?假如秋总猜到,对你有什么好处吗?</p>

    当然,有我在,谁也怎么不着你,包括秋总,但是,毕竟,秋总是你的直接领导,做工作,还是要和直接领导搞好关系,起码要搞好面子的关系。你的内心想法我理解,不过,今后,你不要太实在了,要学会起码的伪装,学会最基本的演戏技巧,这是自我保护的基本要求。”</p>

    我凝神看着孙东凯,做出认真听的样子。</p>

    孙东凯笑起来:“我知道你想进步,想获取更好的位置,想得到更高的提拔,这都不是问题,只要我在星海传媒集团干,这都是迟早的问题,你不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p>

    其实,对你最近以来的表现,我一直都是很满意的,在我眼里,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员工,好下属,我希望,你能一如既往保持清醒的头脑,一如既往站好队,一如既往发挥自己灵活机动的头脑,做好你的工作,处理好自己周围下下的关系,记住,我对你,是寄予厚望的。”</p>

    我点点头:“谢谢领导对我的重视!”</p>

    孙东凯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接着说:“曹腾昨晚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你要和他搞好关系,这个人其实还是不错的,工作也有能力,很会来事。不过,他这个人,有时候我也把握不准,心眼太多,妒忌心强,对你好像有时颇有微词,适当的时候,你该防备的还是要防备。”</p>

    我清楚孙东凯这话是在打着团结关心的旗号搞挑唆,一方面要我和曹腾搞好关系,另一方面却又让我防备着他,他在我跟前这样说,在曹腾跟前说不定也会这样说,让曹腾严密监视我,防备我。</p>

    这是所谓的领导艺术吧,其实领导最害怕的不是下属闹分裂,而是害怕下属搞团结,虽然领导大会小会号召大家要团结,但是,在他的内心里,实在是希望大家闹成一锅粥,这样,最得利的是领导,他可以利用下属之间的矛盾来分别笼络住双方,从而实现自己最大程度的控制下属。</p>

    对我和曹腾他是这样,对集团内部的其他层,他同样也是这样的手段,这是官场高官领导艺术的经典法宝,屡试屡爽。</p>

    我又点点头:“谢谢孙总对我的关心。”</p>

    孙东凯又说:“秋桐这事,我觉得是有人陷害了她,不然,不会这么快出来。小易,你觉得这事应该是什么人干的呢?我猜,说不定,是集团内部,甚至是发行公司内部的人干的。”</p>

    我看着孙东凯盯住我的深邃的目光,做出一副惶恐的样子:“孙总,这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没干。我虽然是有些个人的私心和想法,但是,我以前和你说过,我绝对不干昧着良心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去陷害诬告秋总的。</p>

    再说,抛开我的个人私念,凭良心说,秋总还是个不错的领导,为人很正直,做事很公正,工作能力也很强,只是对我不是很重视而已。我真的没干,真的不是我干的。”</p>

    孙东凯笑了:“小易,我又没说是你,你这么紧张干吗?”</p>

    我伸手擦擦额头的汗,没有说话。</p>

    孙东凯突然带着狐疑的目光看着我:“小易,看你的神态这么不正常,难道,这事真的和你有关?不然,你怎么突然如此紧张?”</p>

    我擦,孙东凯,你个狗日的,你明知这事是谁干的,却在这里一惊一乍耍我玩!</p>

    我心里骂着,额头的汗更多了,忙不迭地说:“我因为担心你怀疑我,不由出汗了。诬告别人是犯罪,我胆子小,我可不想做违法的事情,我真的没干啊,孙总,你一定要相信我。”</p>

    孙东凯没有说话,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p>

    我更加紧张了,额头的汗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p>

    我的汗不是因为紧张出来的,是我暗运气憋出来的。</p>

    孙东凯一会儿说话了,声音很低沉:“小易,你放心,这事不管是不是你干的,我都不会说出去,今天咱俩的谈话内容,我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别说我应该相信你的话不是你干的,是真是你干的,我也会保护你的。我这个人,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有恩必报,你那次救我的事情,我一直都没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p>

    孙东凯这话似乎是在向我表明,这事即使是我干的,但是他也会保护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