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25章 曹腾的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这会儿一直在琢磨刚才孙东凯和秋桐的对话,孙东凯的话很冠冕堂皇,似乎很正儿八经在和秋桐谈工作,似乎他对自己分管的发行工作十分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一时猜不透孙东凯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不管是孙东凯还是曹丽,不管是赵大健还是曹腾,内心里一定还有另外的想法,孙东凯绝对不会放弃对秋桐的垂涎,曹丽绝对不会放弃对秋桐的妒忌和窥视,赵大健绝对不会放弃对秋桐的嫉恨,当然,也对秋桐的位子同样带着窥视,这一点,他和曹丽倒是有些冲突。</p>

    而曹腾心里到底有什么意图,我一时想不到。</p>

    我看着在表演的这几个人,心里有旧仇加新恨之感,表面我和他们之间似乎更加贴近了,但是在我的心里,对他们的仇视和憎恨愈加强烈,我清楚,不管我的能力如何,不管我能不能达到,早晚我是一定要和他们算账的。这笔账,我牢牢记在心里,只要是危害秋桐的人,是我的仇人,我不是有仇不报的人。</p>

    我在等待时机,不是不报,时辰未到。</p>

    酒场结束后,大家散去,我直接回到了宿舍,一会儿接到了云朵的手机短信:“哥,我带着小雪在秋姐家里。”</p>

    我回复云朵:“秋桐呢?”</p>

    “她刚洗完澡,去了房,刚打开电脑。我现在带着小雪去洗澡。”</p>

    “去吧!”</p>

    我接着打开电脑,登陆扣扣,看到了浮生若梦。</p>

    我的心里有些激动,坐在电脑前没有说话,我隐身在线,她看不到我,我却呢过看到她。</p>

    对话窗口显示,她正在输入状态,正在打字。</p>

    我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p>

    一会儿,浮生若梦发过来一段话:“客客,你还好吗?我最近很好,一切都很顺利,谢谢你那天的生日祝福,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看到你的祝福语,我很高兴,很开心。希望你每一个日子里都和我一样的开心和快乐。”</p>

    我没有说话,坐在那里看着。</p>

    她沉默了半天,不知心里在想什么。</p>

    一会儿,她有发过来一段话:“客客,此刻,独坐电脑前,突然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或许,每增加一段新的人生经历,都会让人有新的领悟,不管这经历是挫折还是苦难……”</p>

    我细细味着浮生若梦的这段话,味着此刻秋桐的心境。</p>

    浮生若梦又沉默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

    我坐在那里,默默地看着她的头像,继续沉默不语,直到她的头像成了灰白色,下线。</p>

    我知道,心力憔悴的她撑不住了,她去入睡了。</p>

    是的,秋桐太累了,她太需要休息了。</p>

    我也感到了极度的疲乏,关了电脑,倒头睡去。</p>

    第二天班,在去公司的路,我接到孙东凯的电话,让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p>

    我不知道孙东凯找我何事,也来不及多想,直接去了集团办公大厦。</p>

    出了电梯,我直奔孙东凯的办公室,门半开着,看到孙东凯正坐在老板桌前,我敲了下门然后接着推门进去。</p>

    进去后,我才看到门侧后的沙发坐着两个人,伍德和白老三。</p>

    这两人在这里,这么早来这里干嘛?我心里涌起一团疑问,先和孙东凯打了个招呼,然后冲伍德和白老三点了点头:“伍老板,白老板,你们好!”</p>

    伍德和白老三冲我笑了下,下打量着我。</p>

    孙东凯说:“小易你来的还真快,伍老板和白老板刚来一会儿,正和我聊天呢。”</p>

    我说:“那你们继续聊,我待会再进来,不打扰你们了。”</p>

    孙东凯笑起来:“没事,我和伍老板白老板又没什么机密的事情,闲聊呢,你坐吧。”</p>

    伍德也说:“是的,我和白老板正好经过这里,想起好几天没见孙总了,过来看看。闲聊的。小易坐吧。”</p>

    我于是坐在伍德和白老三对过的沙发,看着他们。</p>

    孙东凯说:“小易,要喝水自己倒。”</p>

    “孙总不用客气,我不渴!”我说。</p>

    孙东凯点点头,然后看着白老三:“对了,白老板,刚才你说到哪里了?”</p>

    白老三看也不看我一眼,看着孙东凯闷闷地说:“刚才我说昨天见鬼了。我办公室里进了贼。放在办公桌里的一个东西不见了,我这会儿正纳闷呢。”</p>

    我听了,心里一跳。</p>

    孙东凯说:“丢的东西重要吗?”</p>

    “说重要倒也没什么用了,说不重要呢,要是落到别有用心的人手里,还确实有用。”白老三说:“要不是我姐夫打电话问我我还不知道这东西丢了呢,昨晚我被我姐夫痛骂了一顿。”</p>

    “哦,这是大领导的东西?”孙东凯看着白老三。</p>

    “倒也不是,只是我姐夫随便问了下。”白老三说:“我姐夫是嫌我办事粗枝大叶的不小心,为这个骂我的,你说怪不,我办公室里的东西竟然跑到我姐夫手里去了。”</p>

    “那是很怪,你的办公室平时应该是有人看守的吧,怎么东西会流失出来呢,是不是你内部的人出了什么叉叉。”孙东凯说。</p>

    “有可能,我正在调查呢,查出来,我要严肃整顿,绝不轻饶,家贼,可是最可怕的。”白老三说。</p>

    我抬起眼皮看了下孙东凯白老三和伍德,孙东凯和白老三都没有看我,伍德却正凝神看着我,看着伍德那深不可测的眼神,我的心猛地跳了下,忙转移视线。</p>

    伍德这时说话了:“白老板,听你说了这大半天,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又是重要又是不重要的,还从你办公室里飞到了大领导那里,我越听越糊涂了。”</p>

    白老三呵呵笑了下:“将军你也对这个感兴趣了,没什么东西,是我那边内部的一份商业件,已经过期了,我准备销毁的,还没来得及。”</p>

    “商业件啊。”伍德点点头:“商业件流传出来可是不好,说不定会泄露商业机密,可是要看管好,我看问题说不定出在你看门的人那里,这家贼,是必须要防的。”</p>

    伍德的话在我听来,半真半假,话里有话,我不知道他这话是光说给白老三听的,还是也包括我。</p>

    “将军说的对,我姐夫骂我也是因为这个,他也是怀疑我那里内部出了家贼,我正准备开始在内部进行肃反。安排得力可靠的人暗进行调查。”白老三说。</p>

    “不过,你也该庆幸,这东西没有到外人手里,到了你姐夫手里,要是到了你的竞争对手那里,那岂不是你的商业机密泄露了,岂不是要造成经济损失?看来,拿走你这个东西的人,倒也未必是有恶意,是想提醒你加强内部戒备安保的吧?”伍德似笑非笑地说。</p>

    白老三似乎有苦说不出,苦笑了下:“嗯。将军说的有道理!是这样的,幸亏这东西是到了我姐夫手里。”</p>

    孙东凯似乎也没有意识到什么,随着点了点头。</p>

    我心里明白白老三说的是什么事。</p>

    伍德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他到底心里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不过看孙东凯的样子,似乎他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虽然他知道白老三和曹丽一起设计陷害秋桐,但是具体详细的计划曹丽和白老三未必告诉他,他或许只知道平总是如何进去的,那是和他相关的事情。秋桐到底是为何突然出来的,他似乎也不知道详情。</p>

    这个详情,白老三现在必定知道,但是他又不能和伍德与孙东凯说,他挨了自己姐夫的一顿臭骂,感到很郁闷,想和孙东凯伍德说说解解闷,发发牢骚,却又不能说是什么东西,更不能说秋桐出来的详细理由。</p>

    “这个其实也好查,问问你姐夫那个给他东西的人长什么样不得了?”伍德说。</p>

    “我姐夫昨天下午开会的,那人是把东西给了他的秘,说自己是省政法报的记者,写了个稿子给他审稿的,我姐夫问他秘了,秘只知道那人带着近视眼镜,留着一撮胡子,别的都没什么印象,我怎么也想不起哪里会有这个人,从来没想起认识这样一个人。”白老三脸带着纳闷的表情。</p>

    “这事很有趣,似乎是有人想故意给你开个玩笑。”孙东凯大笑,伍德也跟着笑起来。</p>

    白老三哭丧着脸:“开玩笑?我看不像是,我看是有人故意在和我过不去,我现在猜测是内部有人拿出来找了别的我不认识的人给送去的。”</p>

    “嗨——别想了,这事反正又没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过去过去了,不要这么丧气!”孙东凯安慰白老三。</p>

    白老三咧咧嘴:“但是,这事还是给我敲响了警钟,我还是要进行内部严查的。”</p>

    白老三这话让我心里突然一动,看来,说不定,四大金刚或者他们手下的人又要引起白老三的猜疑了,或许,这又能引发白老三内部的一次清洗运动。</p>

    这倒是个意外的收获。</p>

    不过,我又想到,那个神秘的送信人会不会是白老三内部的人呢,会不会被白老三清查出来呢?假如万一被查出来,那可糟糕了,人家好心帮助了我,却被连累,我于心何忍呢?</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不禁有些隐忧起来。</p>

    我不禁看了一眼白老三,正好和他的目光相对,他正用贼腻腻的目光在看着我。</p>

    我微微一笑:“白老板,干嘛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该不会你认为是我到了你的办公室拿了你的东西吧。”</p>

    白老三哈哈一笑:“你?易克,我发现你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啊,你有这个本事和机会吗?我会给你这个光荣的机会吗?你太高看自己了,哈哈,我看你,是因为你长地俊。”</p>

    我笑了:“白老板要是喜欢看,我没意见,随便看,不过,我长得没你俊,你多好看啊,细皮嫩肉,白净净的。”</p>

    伍德呵呵笑起来,孙东凯也笑了,接着对我说:“小易,白老板是我的朋友,是我们的客户,不可对客人无礼,要尊敬白老板呢,不要随便开玩笑。”</p>

    孙东凯不知道我和白老三交往的内情,所以会如此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