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24章 秋桐的信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人和人之间,和为贵,我不相信没有解不开的疙瘩,没有消除不了的怨仇,只要人人都带着一颗感恩宽容的心,只要人人都看淡名利,只要人人都学会彼此理解和尊重,我相信大家都可以和睦融洽相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此次,我个人受点委屈倒没什么,只要能换来和平和和谐,只要能换来团结和理解,我觉得值得。”</p>

    秋桐的话似乎是有所指,又似乎是无所指。</p>

    我看了下在座的各位,孙东凯神色很平静,微笑着,曹丽和赵大健脸也带着略微有些牵强的微笑,曹腾则面无表情。</p>

    “看,秋总的思想境界是高,值得我们大家学习。”曹丽说:“不过,想到我的好姊妹受了那么大的冤屈,我的心里实在是不好受,很难过。”曹丽说着,眼圈也红了,低头用手擦擦眼睛,其实那眼睛里并没有泪水流出,她使劲挤了挤,也没挤出来。</p>

    “对,我们是要学习秋总的宽广胸怀,学习秋总的高风亮节。”赵大健和苏定国也都点头。</p>

    曹腾这时冒出一句:“此次秋总遇难,倒也看清楚了某些人的真实嘴脸,有的人平时看不出,到了这个时候,原形毕露了,平时在秋总面前毕恭毕敬尊敬有加,秋总一出事,却漠不关心,甚至幸灾乐祸,唉,人心隔肚皮啊。”</p>

    说着,曹腾冷冷地瞥了我一眼。</p>

    孙东凯和曹丽赵大健苏定国都随着曹腾的目光看了看我,孙东凯的目光里带着微微的赞许,曹丽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兴奋,赵大健和苏定国的神色里则带着几分困惑和意外。</p>

    秋桐看了看曹腾,又随意微微看了我一眼,我从秋桐的眼神里读出了信任。我知道,秋桐心里是有数的,她不是糊涂之人,只是,有时候,她故意装作糊涂。是非曲直都在她心里装着。</p>

    曹腾此时的这句话,本意是想在秋桐面前打击我一把,其实他没有想到,我和秋桐之间的信任和了解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他几句话可以动摇的,相反,却让孙东凯和曹丽对我又增加了几分信任。</p>

    孙东凯这时说:“来,大家干杯,为秋桐同志的平安归来干一杯。”</p>

    大家一起干杯,放下酒杯,孙东凯的神色又变得沉痛起来,叹了口气,说:“这两天,我的心情很沉重啊,平总和秋总一起出事,这是集团两个最主要经营部门的负责人,是集团经营的台柱子,他们一出事,集团的经营工作塌了大半个天,幸亏秋总是无辜的,是清白的,我这心里总算有了极大的安慰。可是,想起平总,我这心里还是很难受,平总的事情,据我侧面了解到的消息,他可能……”</p>

    孙东凯又重重地叹了口气,带着极大的惋惜和痛心。</p>

    大家都沉默着,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又说:“其实,平总出事,我也有责任,我这个分管领导没尽到自己的责任,只顾抓经营工作,忽视了抓个人思想修养,忽视了抓廉政奉公教育,想一想平总,我心里很自责。回头合适的机会,我准备向集团党委作出深刻检查,深刻反省自己工作当的失职和失误。</p>

    看来,集团董事长一直强调的一手抓经营发展,一手抓思想教育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是正确的,我对此理解领悟不够深刻,贯彻不都坚决,措施不够得力,我实在心里是有愧啊。在平总这个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我没有管好我的人,我这个总裁不称职啊。”</p>

    曹丽这时安慰孙东凯,温柔地说:“孙总,你不要自责了,这样的事,其实责任全在平总个人,不在于你,他做这些事,又不会给你汇报,你自然不知的,这只能怪他心太贪,手太长,胃口太大。”</p>

    秋桐说了一句:“其实,关键还是在于制度建设,制度完善了,没有漏洞,想钻也没法钻。”</p>

    孙东凯看看曹丽和秋桐,点了点头:“你们说的都有道理,这事我要深刻吸取教训,要结合集团的经营工作认真摆查制度和管理的漏洞,进行整改,加大对经营系统管理人员的思想教育力度,逐步完善各项经营管理制度,举一反三,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再度发生。我作为集团经营工作的负责人,我要带出一支高素质的战斗力强的清正廉洁的优秀经营管理队伍,这是我下一阶段工作的核心和重点。”</p>

    孙东凯讲话的预期似乎在给我们汇报表态,似乎我们是集团党委。</p>

    我心里当然明白孙东凯此时讲这番话的意图,他是想借助我们把自己的风放出去,表明自己底此事的态度,显示自己毫无篡权的野心,自己正筹划着经营委下一步的工作呢,哪里有什么别的意图。</p>

    但是,我心里很清楚,平总一倒,董事长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他时刻处在火山口,那口里的岩浆随时都会喷发,这岩浆会喷多高,董事长会被这岩浆融化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p>

    随着平总的倒台,孙东凯和董事长旷日持久的厮杀和暗斗似乎很快要揭晓谜底了,胜利的天平似乎已经倾斜向了孙东凯。</p>

    对这一点,我心里有数,我想孙东凯心里更有数,我分明能隐约觉察出孙东凯眼里不时闪耀而又一瞬即逝的兴奋。</p>

    换个角度来说,平总只不过是孙东凯和董事长斗争的牺牲,秋桐也是。</p>

    只不过,下一步,董事长或者孙东凯会成为谁和谁斗争的牺牲,不可知。</p>

    在我眼里,董事长和孙东凯算是大人物,是大官,但是,在那些更高级别的大官眼里,他们也不过是棋子,是可以利用的工具,一旦失去了可以利用的价值,一旦可以被用来作为他们往爬的工具,他们会被毫不留情地踢进垃圾堆,成为一堆废物。</p>

    我这样想着,感到了官场斗争的残酷和冷酷性。</p>

    然后,大家继续碰杯单独敬酒,秋桐礼貌地向孙东凯敬酒表示感谢,孙东凯看着秋桐说:“秋桐,这两天你一定是很累的,这样吧,我放你几天假,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几天。”</p>

    秋桐微笑了下:“谢谢孙总关心,不过,我不用休息,我没事的,明天我可以来工作。大征订工作即将开始,公司很快要进入临战状态,要全员阵了。在这样的时候,我不能休息,我在家里也坐不住。”</p>

    孙东凯点点头:“也好。哎——要是我们集团经营系统的负责人都具有象你这样的精神风貌,我何愁集团的经营工作不去呢?我们集团的经营工作一定会有更快更好的大发展。”</p>

    “孙总过奖了,我只不过是出于对自己职责的本能,即使不是我,换了任何一个人,在这样的时候,也都会这样做的。”秋桐淡淡地说。</p>

    孙东凯说:“你倒提醒了我,大征订季节要到了,发行是我们传媒集团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没有发行,没有广告,今年的大征订,一定要打一个全面的胜利仗,要在去年的基础有一个大的飞跃。我想,最近,我要给集团党委提建议,要准备筹划召开明年发动工作动员大会了。当然,这个大会,因为牵扯到星海日报这个党报的发行,要先报给市委宣传部,听听部里的意见。”</p>

    秋桐点点头:“我们公司也在考虑整体实施方案,当然,要根据集团的整体工作方案来开展。但是,我们还是要提前有个预案。”</p>

    “这是必须的。”孙东凯点点头,看着曹丽:“曹主任,你明天可以开始着手准备报告,打一个召开发行工作会议的请示报告,先给我,我再提交集团党委,然后以集团党委的名义提交市委宣传部。”</p>

    曹丽点点头。</p>

    “还有,发行公司的发行工作计划草案,你要积极参与,积极和秋桐商讨。”孙东凯又说。</p>

    “嗯。”曹丽答应着。</p>

    孙东凯又看着秋桐:“明年的发行工作,我们要尽早入手,早下手为强嘛,措施要得力,分工要明确,要通过灵活机动的得力手段来促进报纸的征订工作有力开展。”</p>

    秋桐说:“保证完成党委下达的大征订发行任务,如果副业的发展对主业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影响了大局,我们宁可放弃。这一点,请孙总放心,请党委放心。”</p>

    孙东凯呵呵笑了,说:“那我放心了。现在发行公司的队伍兵强马壮,公司领导层有你和大键定国搭档,有一个团结的领导班子,层有一批得力能干的发行站长,特别是还有业务部的小曹和小易这两个坚力量,我相信在你的领导下,一定能完成全年的发行及各项工作任务。我对你的工作能力,是绝对信任的。”</p>

    曹丽脸的表情难以捉摸,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赵大健努力努嘴巴,没有任何表情,曹腾则凝神看着孙东凯和秋桐,带着毕恭毕敬洗耳倾听的神态。</p>

    秋桐说:“孙总过奖,我的能力实在是有限,关键还是大家的一起努力和支持,没有大家的支持,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个人再能,也将一事无成。”</p>

    云朵这会儿一直没有说话,和我一样,都在那里默默地吃菜,随着大家举杯而举杯。</p>

    大家挨个给秋桐喝酒,秋桐也礼节性地向大家一一还礼敬酒,我和云朵亦然,我们和秋桐喝酒的时候,都是举起杯子简单示意,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p>

    这种场合,秋桐心里有数,我和云朵心里同样有数。</p>

    我没说几句话,却不代表我的脑子不思考。</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