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22章 官场共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李如是说,我却没有都听进去,我不知道老李是真的全部为了秋桐还是其也掺杂了自保的成分。 </p>

    作为官场人,我相信他们都有这样一个共性,那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p>

    当然,其他的行业也是这样,都有这共性,只是官场表现地更加突出,更加残酷,更加犀利。</p>

    很快,老李的专车来了,老李直接车,走了。</p>

    忙碌了这大半天,还被金刚老大老二在无人岛蹂躏了一番,加昨晚彻夜未眠,我忽然感到了极度的困乏。</p>

    我开车沿着滨海大道开到一个有停车带的地方,将车挺好,身体往后一靠,脑袋往后一仰,接着睡了过去。</p>

    临睡着前,我想到秋桐和我一样,也这么久没有睡觉休息了,还在被进行着残酷的精神折磨,鼻子一酸,心里不由涌起一阵悲恸。</p>

    我带着无限的悲酸和绷得紧紧的神经昏睡了过去。</p>

    我睡得很累,很疲惫,睡梦里,我看到了秋桐憔悴的面容,看到了秋桐不屈的眼神,看到了秋桐坚毅的表情。</p>

    我不由流出了热泪,这泪不知是流在了现实里还是梦幻。</p>

    我不知在苦痛和紧张焦虑的情绪昏睡了多久,直到被手机的铃声唤醒。</p>

    睁开眼,看到天色已近黄昏。</p>

    我迷迷糊糊摸起手机,一看,是云朵打来的,忙接听。</p>

    “哥——”听到云朵喊了这么一声,接着是泣不成声的痛哭声。</p>

    “云朵,怎么了,快说话!”我睡意顿消,全身顿时绷紧了每一根神经,急了,对着电话大声吼道。</p>

    事后回忆,当时我的身心或许是处在极度的紧张和疲倦,脑子里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我当时竟然没有听出云朵的声音是那种喜极而泣。</p>

    是的,是喜极而泣。</p>

    “哥——”云朵又叫了一声,声音呜咽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秋姐……秋姐……出来了。”</p>

    听到云朵的这句话,我的大脑竟然一时空白了起来,浑身突然没有了一点力气,甚至连讲话的气力都没有了,一下子瘫软在座位里,身体前倾,无力地趴在了方向盘,手里的手机也掉了下去。</p>

    “哥——哥——”手机里传来云朵微弱的声音。</p>

    我没有动,我没有力气动,我一动不动地伏在方向盘,两手垂荡着,脸卡在方向盘的空格子里,眼泪突然喷涌而出。</p>

    事情的发展总是那样出乎人的意料,秋桐的进去如此突然让我震惊,而出来的速度之快同样让我意外。</p>

    此时距我送信封给政法委的大领导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此时为了救秋桐为了保自己而摸着石头过河的老李或许还没有到达省城。</p>

    在这齐下的双管里,我忐忑地带着垂死的期望和幻想,希望能救出秋桐,但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秋桐会出来的如此之快,快的让我甚至有些不及反应。</p>

    无疑,这不是老李到省城的效应,这是政法委大领导的快速反应。</p>

    他做事的效率快地出,或许,他看到那个信封,听到张秘转述张记者的话之后不到10分钟做出了这个英明的决定。他很明白什么是大,什么是小,什么是因小失大,什么是得不偿失,什么是长远,什么是短视,什么是传播的力量!</p>

    他有足够的经验和智慧处理这事,他有足够的权力和意志决定放还是不放,挪动走老李后,他的影响力和领导里足以覆盖星海整个政法系统,他的话有足够的力量和份量。</p>

    此时,我明白了云朵的哭泣里包含的意思,虽然秋桐本来没事,但往往一起冤屈被洗清之后,还是会有这种情结,这喜极而泣里蕴含着对清白者的祝贺,也包含着弱势群体的无奈和无力。</p>

    乌云散去,阳光照耀心头,我的无声流泪突然夹带了粗重的哽咽,我的哽咽里,带着对秋桐的无疼怜,带着对恶势力的无痛恨,带着驱除黑暗渴望光明的无渴盼。</p>

    良久,我捡起手机,靠着座位做好,对云朵说:“秋桐现在在哪里?”</p>

    我的声音出的安静和平静。</p>

    “哥,你终于说话了。”云朵说:“秋姐现在在办公室里。”</p>

    “还有谁在?”我说。</p>

    “集团董事长、孙总,还有纪委记都在。”云朵说。</p>

    “知道了。”我说完挂了电话。</p>

    放下电话,我打开车窗,海风吹过来,带着微微的咸腥味道,太阳正在西下,北方辽阔的天空下,重重叠叠的黛色的群山旁边,是蔚蓝一望无际的海面。</p>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看着秋日里空阔的天空,天空格外湛蓝,格外洁净,没有一丝白云,我感觉自己好像经历了一场噩梦,这场噩梦的时间是2天一夜,接近30小时,短暂的30小时,漫长的30小时。</p>

    对我而言,这是一场噩梦,对秋桐而言,这是一场更加惊惧的噩梦!</p>

    这场噩梦,在秋桐苦难坎坷的人生长河里又写下了重重的一笔,将深深雕刻在她的记忆里,永远都不会抹去。</p>

    点燃一颗烟,我静静地吸着,静静地看着风平浪静的海面,静静地听着周围海风的游荡。</p>

    海面,一直孤独的海鸟在振翅飞翔,它的身形显得是那么寂寞。</p>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是皇者打来的,我接听。</p>

    “老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秋桐出来了,我刚从反贪局的伙计那里得到的消息。”皇者说。</p>

    “为什么放人?”我说。</p>

    “据说是面有人给反贪局的头头打了招呼,反贪局的头头通知办案人员,羁押时间已经超过了24小时,没有审问出任何结果,说明证据不充分,不能超期羁押,要求放人,不再继续侦查此案。”</p>

    抓人是他们干的,放人也是他们干的,证据确凿是他们说的,证据不充分也是他们说的,反正嘴长在他们脸,他们怎么说都有理。</p>

    我当然明白,这是个托辞,24小时,不是还可以72小时的吗?</p>

    “那平总呢。”我说。</p>

    “他的案子大了,他是绝对出不来的,证据确凿,自己招认了一大堆,听说面也给办案人员指示了,不管平总招了多少,不得将此案扩大化,案办案,不准将范围超出星海集团,不准涉及县处级以的人物。”</p>

    我默然。</p>

    皇者又说:“这是现在侦办官员**案件的不成规定,不能无限扩大化,适可而止,这个尺度到底有多大,要看领导的意图,要根据领导的指示来办,不然,无休止追查去,会造成无法控制的结果,会给办案人员带来巨大的压力,会给领导带来可以想象的担忧。</p>

    官场的关系往往都是盘综错节的,不加限制,会越查越麻烦,办案人员心里都是明晰的,谁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体会理解领导意图很重要。这个平总,我看这辈子恐怕是要在监狱里过了。”</p>

    我无语。</p>

    “秋桐突然被放出来,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工作吧?”皇者说。</p>

    “你看我有这么大的能耐吗?”</p>

    “嘿嘿,我不知道!”皇者笑得很含蓄。</p>

    “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p>

    皇者继续说:“反正,我知道这事不是将军出的力,他正在调整策略看形势的进一步发展呢,我告诉他秋桐出来的消息时,他显得略有些意外。而且,这事老李运作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面打招呼的人显然是政法委大领导,老李和他一直顶地很厉害,老李这次显然不会找他帮忙,而即使老李找他,他也显然不会给老李这个面子,那老李等于是自己找难看。这事,说不定背后有这政法委大领导的意图。这样一想,我倒觉得怪了,突然抓进去,又突然放出来,这演的是哪一出戏?”</p>

    “你的头脑很复杂,你的分析很条理,你的思维很灵活。”我对皇者说:“只是,你和我都不知道这其的内情。我们只能猜测,或许,这是一个永远的迷。”</p>

    “在我皇者眼里,从来没有永远的迷,我早晚会知道这其的缘由。”皇者说完,又嘿嘿笑了,笑声听起来很意味深长。</p>

    皇者这话我信,他有这个本事。</p>

    和皇者打完电话,我开车直奔发行公司,放下车子,急匆匆楼,去了办公室。</p>

    曹腾正在,看到我,脸洋溢着欣喜和激动,对我说:“易兄,我早说过,秋总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你看,怎么样,我说对了吧,秋总回来了,什么事都没有,毫发无损地回来了。”</p>

    我笑了下,淡淡地说:“没事岂不是更好。”</p>

    “你好像不大开心哦。”曹腾看着我。</p>

    “你很开心,是吗?”</p>

    “当然,岂止是开心,简直是欣喜若狂!”</p>

    我走到曹腾跟前,看着曹腾的眼睛,缓缓说道:“这是真的吗?我怎么看到你的眼神里有一丝失落呢?”</p>

    曹腾的眼神不由慌乱了一下,接着避开我直视的目光,理直气壮地说:“我看这话用在你身才对,笑话,我哪里会失落,我眼里充满的都是激动和欢欣。”</p>

    我又笑了下:“开个玩笑,何必这么激动呢?”</p>

    曹腾稍微镇静了下,也笑着:“我没激动。”</p>

    “你不是刚说完你眼里充满的都是激动吗?怎么马又说自己不激动了呢?”我立即反问曹腾。</p>

    “这个激动和那个激动不是一回事,你少胡搅蛮缠偷换概念。”曹腾辩解道。</p>

    我笑了笑,回到座位坐下:“曹兄啊,天地良心,我相信这么一句话:善恶有报,行善之人,早晚都是有好报的,作恶之人,总也逃避不了报应,你信不?”</p>

    “易兄这话好像话里有话啊!”曹腾看着我。</p>

    “心里有鬼的人,会觉得是话里有话,心坦荡荡的人,不会这么想的!”</p>

    “易兄,我不和你斗嘴皮子,刚才董事长和孙总还有集团纪委记来看秋总了,这会儿董事长和纪委记走了,孙总还在秋总办公室,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秋总。”</p>

    “领导在里面,你过去掺和什么?”我说:“我不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