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17章 秋桐被陷害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云朵答应着,又说:“哥,你说,秋姐的事情,咋办呢?秋姐一定是被人陷害了?”</p>

    云朵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要哭。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我说:“云朵,不要这样,不要担心,这事你不要管,你只需要照顾好小雪行,秋桐不会有事的。”</p>

    “嗯。”云朵答应着挂了电话。</p>

    晚,坐在宿舍里,我打开笔记本电脑,登陆扣扣,翻看着和浮生若梦的聊天记录,想着此刻正在里面受煎熬的秋桐,心如刀绞。</p>

    夜深了,我毫无倦意,木偶一般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抽烟。</p>

    站起来走到后窗,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深邃夜色,阴沉沉的,看不到一颗星星。</p>

    又一瞥,看到后面楼曹丽的宿舍窗口正亮着灯光。</p>

    我回身找出望远镜,调好焦距,看曹丽的宿舍。</p>

    我看到了曹丽宿舍的客厅,曹丽正和白老三赤身坐在沙发喝红酒,正在笑容满面地举杯。</p>

    一会儿,白老三说了几句什么,曹丽点头,笑着伸出大拇指。</p>

    一会儿,白老三站起来,两人一起去了卫生间。</p>

    马尔戈壁的,两人正在这里寻欢作乐庆祝呢!我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放下望远镜,拉窗帘。</p>

    正在这时,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p>

    我过去打开门,皇者迅速闪身进来。</p>

    我看着皇者:“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p>

    皇者笑了下:“老弟,不要高估我,也不要低估我。”</p>

    我请皇者坐下,看着皇者:“怎么样了?打听到了吗?”</p>

    皇者看着我:“给我一颗烟。”</p>

    我递给皇者一颗烟,给他点着,皇者深深吸了两口,看着我,点点头。</p>

    “说——”我看着皇者。</p>

    “我今天马不停蹄找了好几拨人,通过好几个渠道,终于弄明白了。”皇者又吸了一口烟:“此事确实是白老三和曹丽联合操作的,孙东凯此次只是想扳倒那个姓平的,借此来打击那个董事长,但是,孙东凯想做到此事,必须要借助曹丽来实施,而曹丽又借助了白老三。</p>

    曹丽不满足于只弄倒那个姓平的,和白老三一合谋,干脆顺带把秋桐也一并弄进去,孙东凯并不想搞掉秋桐,但是曹丽和白老三坚持要这么做,为了自己的大事,孙东凯无奈也答应了。</p>

    曹丽搞秋桐的目的很明确,发泄自己对秋桐的妒忌,窥视秋桐的位子,而白老三,是针对李顺来的,一来想借此事狠狠重创李顺,让李顺主动跳出来,二来,白老三一直对秋桐心怀不轨,想借此找机会霸占秋桐。至于此事背后还有没有什么更深的玄机,有没有别的人操纵,我暂时还没有打探到。”</p>

    事情果然如我分析的这样,我看着皇者:“那他们是捣鼓了什么陷害秋桐的?”</p>

    “当然是经济问题,受贿!”皇者说:“那个姓平的也是因为这个,被举报了。举报平总和举报秋桐的,是两个单独不相干的人,是两起事件,姓平的那个,是确有其事,涉案金额是50万,举报秋桐的,不多,10万,但是,这也足够让秋桐身败名裂进去蹲几年的。</p>

    那个姓平的问题不少,今天一进去精神崩溃了,刚一审问稀里哗啦交代了一大堆,交代了接近200多万,还没扯到被举报的那事,我看他是完了,彻底完了,还不知道他会咬出多少人。</p>

    至于秋桐,她一直矢口否认自己有任何问题,他俩现在是被分开分别审问,姓平的正在竹筒子一般往外倒,而秋桐一直坚持自己的态度,正在被采取熬大鹰的办法轮番审问。”</p>

    我知道什么叫熬大鹰,是24小时不让你睡觉,办案人员轮番阵,直到你精神彻底崩溃,问什么说什么。</p>

    我的心里一阵疼痛,看着皇者:“秋桐那10万是怎么回事?谁举报的?什么个情况?”</p>

    皇者摇摇头:“这个我没有具体打探出来,那些办案人员都是守口如瓶,我托了好几个关系进去,都没问出来,只知道那10万证据也很得力。”</p>

    “什么得力,肯定是假的,绝对是假的,秋桐绝对不可能受贿!”我说。</p>

    “我也愿意相信你说的这话,可是,办案人员只看证据,光凭嘴说不行,得有证据!”皇者无奈地说:“老弟,我能打听到的是这些,别的,我实在也是无能为力了,我也不是万能的,抱歉了。”</p>

    我心急如焚,却也只能对皇者表示感谢,他确实也尽力了,打听到了不少情况。</p>

    “我刚从将军那里过来,刚给他汇报完。”皇者说。</p>

    “哦,他怎么说的?”</p>

    “将军和李顺的关系,你是知道的。秋桐是李顺的什么人,你也清楚。”皇者说:“从这种私人的关系来说,将军是不愿意秋桐被人陷害进去的,他说了,说秋桐必定是被陷害的,只是,需要找到确凿的证据,而这证据,我目前无法找到,没有证据,将军也无能无力。</p>

    将军和白老三的姐夫虽然关系不错,但是,那都是面子互相利用的关系,而且,秋桐进去这事,是不是背后还有什么玄机,不好说,现在这种情况下,将军是不能贸然出面的。这事一直都在瞒着将军,他如果过问此事,会引起大麻烦,白老三必定知道自己内部有内鬼,说不定会牵连别的人,引发新的血案。将军现在能做的,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p>

    想到那晚白老三清洗四只虎的血腥场面,我心里不由打了个寒噤。</p>

    皇者讲完后,匆匆告辞。我向皇者表示了真挚的谢意。</p>

    我思考着刚才皇者的话,看来,伍德这边不能指望。</p>

    他虽然同情秋桐,但是,毕竟这不是他的主要利益,他和李顺关系是不错,但是,他似乎一直是在李顺和白老三之间左右逢源,在权衡获取最大利益。</p>

    对伍德而言,利益是最重要的,他当然不会因为秋桐和白老三撕破脸皮,更不会因为秋桐去得罪白老三姐夫。</p>

    皇者今天探听到的情况很重要,不愧是皇者,打探消息的效率简直是惊人。</p>

    但是,最重要的一点,秋桐是如何被陷害的,却没有证据,也没有确凿的消息,甚至连谁给秋桐行贿的都不知道。</p>

    皇者确实已经尽力了,却没有达到我的要求。</p>

    我现在最需要做的,是找到陷害秋桐的证据。</p>

    可是,如何找到呢?此事是曹丽和白老三联合搞的,要想找到证据,必须从这两个人身打开缺口。此刻,这一对狗男女在后面那个楼的房间里鬼魂。</p>

    我脑子里涌起过去抓住这俩刑讯逼供的念头,随即又否定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这一步。</p>

    现在,我不但不能找白老三,甚至也不能找曹丽,那样,很容易会打草惊蛇,不但救不了秋桐,还会暴露我自己。</p>

    那么,该怎么办呢?</p>

    我躺在沙发辗转反侧想着,彻夜未眠。</p>

    我一夜未眠,我知道,秋桐也整夜未眠,她正在受着审讯人员的精神折磨。</p>

    一想到这一点,我的心里疼得不能自己。</p>

    天刚亮时,我起来到卫生间洗把脸,走到卫生间门口时,随意往房门口一瞥,突然看到地板靠近门边有一个信封。</p>

    我走过去,显然,这信封是从门缝里塞进来的。</p>

    我捡起信封,打开房门,往外看了看,什么人都没有,不知道是谁何时塞进来的。</p>

    我关门,看看信封,信封是没有封口的,面什么字都没有。</p>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纸,面是用碳素笔手画的一幅地图。</p>

    这地图一边是陆地,一边是大海,陆地不远处,有一个小岛,小岛画了一个四方形的标志,标志旁接着一个长长的箭头,箭头尽头是一张办公桌,办公桌画了几个抽屉,其在第二个抽屉处又拉了一个箭头,箭头尽头是一个信封,面写了一个q英字母。</p>

    我琢磨着这地图,思索着其的含义。</p>

    突然,我好像领悟到了什么,这个小岛周边海岸线的形状很像那个无人岛附近的地形,这幅地图的意思好像是暗示在海有个小岛,而在那个无人岛,有个山洞,山洞里面有张办公桌,办公桌第二个抽屉里,有一个信封。而这个q会不会是代表秋桐的意思呢?那抽屉里面的信封会不会有能证明秋桐是无辜的什么东西呢?</p>

    我这样想着,心里豁然开朗,对,那山洞是白老三的另一个老巢,山洞里那个豪华单间里有张大老板桌,这个地图极有可能是传递这个意思,即使不是这个意思,我也愿意往这方面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无,现在任何一点讯息对我来说都是救命稻草。</p>

    我又想,这个信封是何人送到这里来的呢?此人会是谁呢?他或者她是敌是友呢?这样做的意图又是什么?这个地图暗示的意思是真的呢还是一个陷阱?</p>

    我不由又想起次插在我的车门把手的那个神秘地图,此次的信封似乎和次是一人所为。</p>

    想到这里,我决定相信这个信封带来的讯息,我决定去闯无人岛。</p>

    当然,去无人岛是有风险的,那山洞是有白老三的人看守的,晚是最安全的,但是,现在,多拖延一分钟,秋桐要在里面多受一分钟的罪,我不能等了,必须马要去。虽然白天的危险要大很多,我也顾不得了。</p>

    我立刻下楼,此时天刚蒙蒙亮,清冷的空气里带着秋日的微凉。</p>

    我打了一个寒颤,快步走到车跟前,打开车门刚要车,背后突然隐隐觉得有一个人站在我身后。</p>

    回头一看,是皇者。</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