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09章 老李夫人的冷眼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李似是个不折不扣的妻管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不是……我……”秋桐抬起头,刚要继续说话,老李夫人立刻打断了秋桐的话:“好了,不谈这个事情,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们已经来了,说别的,都没用!再说,我们来这里,也不是要和你计较你值班不值班的事情。”</p>

    秋桐又低下了头。</p>

    老李夫人冷眼看着秋桐:“秋桐,你给我说句良心话,我们老李家对你到底怎么样?”</p>

    “恩重如山。”秋桐说。</p>

    老李夫人说:“明白好。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往我们老李家脸抹黑?我们老李家哪一点对不住你?从小资助你长大成人,成人后又让你做我们家的儿媳妇,你自己想想,你这样的身世和身份,我们老李家哪一点配不你?天底下能有几个这样幸运的女人,能踏入我们家这样的豪门?</p>

    你自己不但不知足,不知道珍惜,还背着我们,往我们家脸抹黑,我们是一般的老百姓家庭吗?还没结婚,孩子都6岁了,你是这样报答我们对你的养育之恩的?你是这样报答我们的?我们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丢得起,我们能丢得起这样的人吗?你做事为什么不能替我们家想想?你让我们一家人怎么对面对周围的那些人?你。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简直把我们老李家的脸丢尽了。”</p>

    老李夫人义愤填膺地说着,带着愤怒的眼光看着秋桐。</p>

    秋桐低头不语,身体微微颤抖着,脸色发白。</p>

    “老婆子,你——”老李又听不下去了,又要说话。</p>

    “你给我住嘴——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本来前2天我要处理这事的,你非得阻拦我,我强忍住没发作,照顾大家的面子进行完旅游行程,现在,你又叨唠,你唠叨什么?难道你要这么忍下去?这么拖下去?让你的儿子还没结婚当爹,让人家说闲话?</p>

    知道的说是收养了一个孤儿,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家儿子被人给戴了绿帽子,这个脸,你丢得起,我丢不起。这事决不能这样算完,必须要有个说法!”老李夫人怒目圆睁冲着老李又是一顿火,老李嘴巴又闭了,摇摇头,叹了口气。</p>

    靠,这个昔日在外面牛逼哄哄叱咤风云的前局长,在家里看来过得够窝囊的。</p>

    老李夫人这时又看着秋桐,厉声说:“秋桐,说话,不要以为不说话可以过关,今天,我们既然来了,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p>

    秋桐抬起头,脸色惨白,眼睛里含着泪水,嘴唇哆嗦着,惶恐地说:“我……我……对不起,我做事不当,让您二老生气了。您二老千万别为此气坏了身子,您们要是有气,冲我尽情发吧,怎么发都行。</p>

    您二老是我的恩人,您们对我的恩情,山高,海深,我永世难忘,永世无以报答,唯有用我的所能。我从不敢想去惹二老生气,从不敢给您们添麻烦,从不敢给您们脸抹黑。</p>

    只是,我是孤儿出身,我知道孤儿的苦难和凄凉,那次,在青岛的大雪之夜,遇见小雪跟着流浪的爷爷露宿街头,老爷爷奄奄一息,小雪没人管,我不能见死不救,我不能眼看着一条弱小的生命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p>

    于是,我收养了小雪,收养小雪,我绝对没有想给家里抹黑的意思,只是,我觉得这么小的孩子,应该给予她温暖和母爱,应该让她感受到人世间的温情和阳光。我这也是向您们当年学习,当年,您们不也是助养了我。”</p>

    老李夫人咆哮起来:“好了,住口,你少拿我们当年和你现在较,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助养是助养,收养是收养,这是不同的概念。秋桐,我警告你,你少给我狡辩,什么温暖母爱,什么温情阳光,什么见死不救,社会的孤儿多了,你都去收养,你收养地过来吗?你救得过来吗?我看你是故意想和我们家过不去,你是故意想气死我们老两口,你是故意想给我们的儿子难看。</p>

    我看你是看我们两口子工作岗位调整了,没有实权了,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是不是?我告诉你,瘦死的骆驼马大,我们虽然不在以前的岗位干了,但我们还是流社会的人,我们还是有地位的人,凤凰永远是凤凰,乌鸡永远也成不了凤凰。</p>

    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翅膀真是硬了,这孩子收养了这么久,竟然一直瞒着我们,秋桐,看不出你表面很老实听话,原来都是装给我们看的,你瞒天过海的本事实在是不小啊。”</p>

    “我……我不是,不是。”秋桐的脸色愈发惨白,嘴唇颤抖地越发厉害,眼眶里眼泪在打转,一时说不出话来。</p>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我们今天过来,不是和你商议的,是来给你最后通牒的。”老李夫人毫不为秋桐的语言和神态所动,冷酷地说:“秋桐,你要是还认我们这个恩人,你要是还有做人的起码良心,你要是还想给我们老李家留点颜面,你给我听着——”</p>

    秋桐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老李夫人。</p>

    李夫人站起来,居高临下逼视着秋桐,一字一顿地说:“明天,你给我把这个小雪送到孤儿院里去!明天,必须办好,不许拖延半天!这事——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余地!”</p>

    “啊——”秋桐痛苦地惊叫了一声,身体剧烈颤抖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脸热泪滚滚,带着乞求的目光看着老李夫人,突然,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老李夫人面前。</p>

    我在门外不由吃了一惊。</p>

    老李也吃惊地看着这一幕。</p>

    老李夫人微微一怔,接着哼了一声,倏地转过身去。</p>

    “求求你你们,不要这样做,不要让孩子没有妈妈。”秋桐泣不成声地跪在老李夫人面前:“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我知道孤儿的心里有多苦。我求求您,可怜可怜小雪,不要让小雪没有了妈妈我求求您了,不要把她送走。”</p>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都碎了,眼泪忍不住流下来。</p>

    老李也有些动容,忙伸手去搀扶秋桐起来:“孩子,快起来,不要这样,起来,要不,这事咱们再好好商量。”</p>

    秋桐摇摇晃晃站起来,身体显得发虚,感激地看看老李,然后又带着恳求的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老李夫人高贵高傲的背影。</p>

    老李夫人这时突然转过脸,两眼圆睁,大喝一声:“行了,少给我哭天喊地要死要活的演戏,这样的把戏我见得多了。什么再好好商量,这事我今天已经发话了,谁也甭想改变我的主意,我说了算,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明天,必须把那个小雪给我送到孤儿院,我明天亲自去送。我看谁敢在这事和我唱对台戏!我看谁敢和我过不去?这还没过门敢和我对着干,难道反了不成?”</p>

    老李又不敢做声了。</p>

    秋桐看着老李夫人,倒吸一口凉气,身体一软,缓缓倒在了沙发,昏了过去。</p>

    我这时再也无法忍耐了,猛地一推门,闯了进去——</p>

    我的突然出现,让老李和老李夫人吃了一惊,待看清楚是我,老李惊愕地说:“小易,你怎么来了?”</p>

    老李夫人看看我,又看看老李:“小易?他是谁?”</p>

    老李夫人很健忘,她已经记不得我是谁了!</p>

    这倒也可以理解,她这样的达官贵人,结识的能记住的都是有钱有权有地位的或者对她有用的人,我这样一个底层小人物,如何会放在她的眼里,更不会让她记在心里。</p>

    “他是去年为救阿桐负伤的小易,易克啊。”老李说:“你忘了,我们还到医院去看望过他的。”</p>

    “哦,是他呀。”老李夫人点点头,接着又看着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p>

    我没回答,老李代替我回答了:“小易现在在阿桐公司里工作。”</p>

    “哦。”老李夫人又点点头。</p>

    我没有理会这两口子的一问一答,看看半躺在沙发的秋桐,心如刀绞,直接走到沙发跟前,蹲在秋桐面前,伸出手指按住她的人。</p>

    老李和老李夫人站在那里看着,不说话了。</p>

    一会儿,秋桐悠悠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了我,接着看看老李和老李夫人,眼神愣愣的。</p>

    接着,秋桐缓缓坐了起来,眼神还是直勾勾的,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p>

    “阿桐,你好点了没?”老李关切地弯腰看着秋桐。</p>

    秋桐迷惘的眼神看着大家,说:“我没事,我刚才是怎么了?”</p>

    “秋总,你晕过去了。”我说。</p>

    “易克,你怎么会在这里?”秋桐又说。</p>

    “我在办公室值班的,听到有动静,过来看看,正好看到你。”我心里痛彻不已,却又不能不敢在老李夫妇面前表现出什么异常的神态。</p>

    老李夫人一边,抱着双臂,冷眼看着我们。</p>

    老李这时说:“阿桐,你刚才可能有些激动。这样吧,你先到小易的办公室去休息下。”</p>

    我明白老李的意思,他是要秋桐先回避一下,然后他想和老李夫人谈谈,缓和下气氛。</p>

    秋桐摇摇晃晃站起来,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老李夫人,老李夫人一转身,看着窗外,不理会秋桐。</p>

    老李冲我使了个眼色,我扶了下秋桐的胳膊:“秋总,你先到我办公室去坐下。”</p>

    老李又冲秋桐使了个眼色,秋桐没有说话,木然随着我出了办公室,去了我办公室。</p>

    我让秋桐坐下,然后给她倒了一杯开水,递给秋桐。</p>

    秋桐的眼神里带着巨大的绝望和悲恸,看着我:“刚才的那些,你都看见了听见了?”</p>

    我蹲在秋桐跟前,看着秋桐苍白的脸色,点了点头:”嗯。”</p>

    秋桐的声音颤抖着:“我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罢休。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