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08章 曹丽的冷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听了秋桐的话,我的心情也沉重起来,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这时,秋桐说:“好了,不谈这些了,办公室有人来了。”</p>

    说着,秋桐挂了电话。</p>

    我放下电话,走到走廊里,站在走廊的窗口,看着院子,点燃一颗烟,边吸边思索着此事的应对策略。</p>

    这时,我看到平总从广告公司办公处晃晃悠悠地走出来,站在门口吸烟,显得有些无聊。</p>

    他没看到我,我也没有和他打招呼,沉默地注视着他。</p>

    一会儿,曹丽从外面急匆匆地走进来,看到平总,停住脚步,满脸堆笑地热情和平总打招呼,平总皮笑肉不笑地冲曹丽点了点头,似乎不愿意搭理曹丽,转身进了公司。曹丽站在那里,冲着平总离去的背影脸露出冷笑。</p>

    曹丽的冷笑让我不由打了个寒噤,虽然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楚曹丽的眼神,但是,我依然感到了几分诡异和阴险。</p>

    看着曹丽急匆匆走进办公室,我心里升起一团疑问,今天不班,还在放假期间,她又不值班,来办公室干吗?</p>

    这样想着,我慢慢下楼,冲曹丽办公室走去。</p>

    走到经管办门口,我放轻脚步,悄悄靠近,门虚掩了一条缝,从缝隙里看去,曹丽正从一个信封里拿出一些东西在翻看,边看脸边露出得意的笑。</p>

    我不知道那个信封里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不由产生了巨大的好心。</p>

    我伸手轻轻推开门,曹丽听到动静,一抬头,看到了我,脸露出一丝慌乱的神色,还有几分警觉,接着迅速把信封装好,然后把信封放到了自己随身带的女式包里。</p>

    “是你呀,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吓了我一大跳!”曹丽边说边站了起来。</p>

    “我今天值班,刚才看到你过来了,过来看看你。”我说。</p>

    曹丽一听,眼睛一亮:“不错,很好,知道主动来看我了。不枉我对你一片苦心。”</p>

    边说,曹丽边走到门口,将门关死,反锁,接着冲我走过来,往我身扑,我往后一退,正好退到沙发跟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曹丽顺势坐在了我的腿,搂住了我的脖子,呢喃着:“小亲亲,我想死你了,今天正好都放假,没人会来打扰……”</p>

    曹丽贴地太紧,堵住了我的呼吸,我差点喘不过气来。</p>

    我往后推了下曹丽的身体,喘了口气:“你要憋死我啊。”</p>

    曹丽呵呵笑起来,两眼充满了渴望:“小宝贝,是不是想我了?”</p>

    我瞥了一眼放在旁边的曹丽的包,看着曹丽说:“你怎么知道的?”</p>

    “我当然知道,我知道天下没有不偷吃的猫:“曹丽笑着,抓起我的手……</p>

    趁着曹丽忙乎的时候,我的一只手悄悄伸到曹丽的包那里,打开包,摸到了那个信封。</p>

    刚要把信封往外拿,想趁机把信封装进我的口袋里然后找个借口脱身,曹丽突然用眼角瞄到了我的手,一下子抬起头来:“你干什么?你摸我的包干什么?”</p>

    曹丽刚才还兴致盎然的兴趣似乎一下子消失了,带着警觉的目光看着我,站了起来。</p>

    我愈发感到,能让曹丽连做那事都可以退让的东西,必定十分重要。</p>

    看着曹丽警惕地看着我,我装作意外的眼神看着曹丽:“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干吗,我在找套呢。我想,你包里应该随时带着这玩意儿吧。”</p>

    曹丽长长出了口气,似乎虚惊一场,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接着笑了下:“包里倒是有,只不过,今天不用。”</p>

    说着,曹丽随意走到包跟前,拿起包,走到办公桌跟前,打开一个抽屉,将包放进去,锁了抽屉。</p>

    我坐在那里,没有说话。</p>

    曹丽这时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努了努嘴,又走到我跟前。</p>

    我此时有些懊恼,妈的,这个臭娘们警惕性太高了,竟然锁了起来。</p>

    虽然曹丽在继续忙乎,但是,我也看出,她的兴趣似乎没有刚才高了。</p>

    我扫兴地站了起来:“真没劲,不玩了,你这么一叫,反倒吓我一跳,没兴趣了。”</p>

    曹丽也站了起来,似乎她也没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趣,似乎她还没有从刚才我摸她的包受到的惊吓回过神来。</p>

    “那坐一会儿吧。”曹丽说:“其实,我被你这么一折腾,也没了多大的兴趣,我们聊会儿天,酝酿酝酿情绪。”</p>

    我没说话,点燃一颗烟,吸起来,心里继续琢磨着怎么把她包里的那个信封搞到手,起码看看是什么玩意儿。</p>

    “对了,那天晚你的表现非常好,提出严重表扬。”曹丽说。</p>

    “哪天晚?”我说。</p>

    “是你和云朵秋桐在日本料理店门前遇到我和孙总赵大健曹腾的那天晚啊。”曹丽说:“回去后孙总对你随机应变的能力赞不绝口,对你帮领导摆脱尴尬局面的行为十分赞赏,说你到底是没有辜负他的培养,关键时刻表现地十分明智,站队十分明确,立场鲜明,起曹腾和赵大健都强多了,那会儿这俩都懵了,没你反应快。”</p>

    我无精打采地说:“算了,什么赞不绝口啊,你们几个一起聚会,都不叫我,明显是把我当外人,把我排除在外。看来,我还是你们圈子之外的人。”</p>

    曹丽眼珠子转了转,笑着:“哎——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那晚是一起吃闲饭,没什么别的事情,孙总约了大家一起闲聊的,本来是打算叫你的,只是听说你跟着秋桐下去了,没通知你,你可不要多想啊,在孙总和我眼里,始终对你是信任的。”</p>

    我吸着烟,没有说话。</p>

    曹丽又说:“另外,其实,作为领导,手下都有一批自己人,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所有的人都参与,有时候有些事需要这几个人去做,有时候另外耳朵事情需要另几个人去做,都是有自己的安排的,但是这并不代表领导对你不信任,只是分工不同而已。</p>

    这都是很正常的,你不要多想,如,之前让你干的事情,赵大健和曹腾不知道。当然,那天晚我们一起吃饭,是没有什么事情的,绝对是闲聊的。”</p>

    从曹丽的神态里,我断定曹丽在撒谎,在敷衍我。</p>

    我笑了下:“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敞亮了,没情绪了。只要领导不把我当外人好。我现在在集团里唯一的一棵大树是孙总,要是被领导抛弃,我可惨了。”</p>

    “不会的,宝贝,有我在,孙总怎么会抛弃你呢。只要你好好跟我好,孙总保证会对你越来越重视越来越信任的。”曹丽嘻嘻笑着。</p>

    “我看你对我也是很提防的,我刚才去你包里找套,你怎么吓成那个样子,还把包锁了起来!”我说:“难道你那包里有什么高度机密,害怕我看到?”</p>

    曹丽眼珠子一转:“这你可又是想多了,女人的包里还能有什么东西,不过是女人家常用的一些物件。我办公室常有人进进出出,我怕别人看到女人家的那些东西,所以形成了习惯,一般没事把包锁到抽屉里。刚才不是防你,是习惯。”</p>

    曹丽的这个理由显然十分牵强,很难成立,但是我也不想揭穿她,说:“算你包里有什么机密的东西,我也不感兴趣,我在集团不过是个聘用制人员,和临时工区别不大,我对钱有兴趣,别的都和我无关。”</p>

    曹丽的手机突然响了。</p>

    “真讨厌,这个时候来电话。”曹丽嘟哝着站起来去接电话。</p>

    “喂——”曹丽开始接电话。</p>

    我的眼睛盯着曹丽,又不时看着那个放包的抽屉。</p>

    “哦,现在过去?好,我马到!”曹丽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接着放下电话,对我说:“宝贝,不行了,我有重要事情需要马走,今天这么好的机会真是可惜了。”</p>

    说完,曹丽急匆匆打开抽屉,拿出包挎在肩。</p>

    我一看,完了,妈的,彻底没指望了。</p>

    我和曹丽出了办公室,曹丽急匆匆走到马路对过,开着她的宝马一溜烟窜了。</p>

    我有些丧气,马尔戈壁的,今天不但没看到信封里是什么东西,还差点失了身。</p>

    我垂头丧气回到了办公室继续值班。</p>

    我在公司里的值班是一个白天,而秋桐在集团的节日值班是从早8点到下午4点,之后换另一个集团层,一直值班到晚12点,三班倒值班。</p>

    值班其实没什么事,很松闲,我正好借这个空闲开始思考节后的工作,特别是秋桐安排的本报本刊的大征订和外报外刊的代征代投工作方案。</p>

    下午,我躺在办公室的沙发,想着节后的这些工作,脑子一阵疲倦,不知不觉睡着了。</p>

    朦胧,似乎听到走廊里有人走路和说话的声音,接着,有开门关门的声音,听动静似乎是秋桐办公室的方向。</p>

    我睁开眼,看看时间,下午5点了,秋桐值班结束了。</p>

    我坐起来,定了一会儿神,然后站起来出了办公室,看到秋桐办公室的门关着,我走过去,看到门没有彻底关死,稍微有一条小缝隙。</p>

    里面很静,没有任何声音。</p>

    刚才我明明听到有人讲话的声音,这会儿怎么没动静了?我将眼睛凑到门缝旁往里看——</p>

    这一看,我吓了一跳,秋桐办公室的正面沙发,坐着神情严肃板着脸的老李夫妇,在他们对面,坐着神情不安有些惶恐的秋桐,正低着头。</p>

    大家都没说话,都在沉默着。</p>

    老李夫妇面前摆放着两杯水,但是他们都没动。</p>

    室内很静,静的有些可怕。</p>

    我屏住呼吸,不敢出任何动静。</p>

    沉默,沉默,不在沉默灭亡,在沉默爆发。</p>

    终于,在一阵可怕的沉默之后,老李夫人开口讲话了。</p>

    “秋桐,看来,今天,我们要是不来找你,你是不打算找我们的,是不是?”老李夫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冷,带着居高临下的逼人气势。</p>

    “我……我今天值班了,刚结束。”秋桐低声说。</p>

    “值班,多好的借口。”老李夫人冷笑一声:“今天恐怕你不值班,也不会找我们的,是不是?”</p>

    老李这时看着秋桐,脸的表情有些于心不忍,刚要开口说话,老李夫人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了他,他轻轻叹了口气,不说话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