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07章 越滑越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给李老板也办了漂白身份?”</p>

    “李老板不让给他办,说自己是堂堂老大,无需漂白身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老秦说:“不过,我还是悄悄给他办了一个,万一说不定什么时候用得。这身份证可都是真的,住宿、飞机、出境所有的机子都能过。”</p>

    “哦。”</p>

    “小易,要不要我给你也办一个?”老秦说。</p>

    “我?”我愣了下,说:“我不用,我不需要。”</p>

    “还是办一个好,万一需要呢?”老秦说。</p>

    “不办,我绝对不要!”我斩钉截铁地说。</p>

    我觉得自己一下子成了另一个人,心里很不适应。同时,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越滑越深了,不知不觉,不由自主,我从李顺的保镖已经成长为李顺在大陆的代理人,成为李顺集团的二把手了。</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陡然涌起一阵惊惧。</p>

    看看附近正在忙碌工作的海珠,她对我的这一切一无所知,还一直以为我是一个从事正当行业的有志好青年,岂不知我已经堕落为一个黑社会的小头目,成为黑老大的帮凶。</p>

    我心里又是一阵巨大的恐慌。</p>

    冷静下来,又想想李顺,走了这么多天,和我从没有任何联系,是通过老秦传达过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不要牵挂的消息,这小子到底是怎么盘算的,是不是怕和我联系暴露了自己的日本的行踪呢?还是到了日本,又开始了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烟雾腾腾的日子?</p>

    李顺玩女人吃喝玩乐我都不担心,我最担心是他重新回到那种环境里,又开始经不住诱惑,开始吸毒。</p>

    如果是这样,那他这段时间的戒毒白费了,他的精神和**彻底毁灭,无可救药了!</p>

    想到李顺,又想起秋桐和小雪,想起老李和老李夫人。</p>

    我尝试着打了下秋桐的电话,果然还是无法接通,她的手机进水坏了还没修好。</p>

    我的心里七八下,忐忑不安。</p>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了第二天,也是10月6日。</p>

    今天是个无重要的日子,是秋桐的生日。</p>

    其实,也不能说秋桐是这一天出生的,这一天是她被边民救起送到孤儿院的日子,算是她重新获得生命的日子吧。</p>

    想到这一天是秋桐的生日,我的心里涌起莫名的激动。我一时还想不起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向秋桐祝福生日。</p>

    今天我在公司里值班,而秋桐参加集团值班,在集团党委办公室值班。</p>

    我们在这个日子里一起值班!她在层,我在下层。</p>

    海珠今天一大早坐飞机出差了,到哈尔滨去参加一个东北地区旅游行业的联谊会。这种活动,对于出入茅庐的海珠来说,十分重要,是她结交同行业客户、扩大本公司知名度的好机会,特别星海本身是一个有名的滨海旅游城市,公司的地接业务亟需大力发展扩大,急需要外地的同行提供大量的旅游团队。</p>

    海珠来回要3天时间。</p>

    送走海珠,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放羊的感觉,自由了。</p>

    早8点,刚进办公室,我迫不及待摸起内线电话,拨打集团党委办公室的号码,我知道,秋桐在那里值班的。</p>

    我急切地要同秋桐讲话!我迫切想知道小雪的突然出现会导致事态发生怎样的变化!</p>

    电话很快接通了,话筒里传来秋桐沉静的声音:“喂——你好——”</p>

    我强行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尽量用平缓的声音说:“秋桐,是我。”</p>

    “哦,是你。”秋桐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p>

    我顿了顿:“这两天没出什么事吧?”</p>

    “没有。”秋桐的声音很低沉。</p>

    “没有?”我的声音有些意外。</p>

    “你希望有事?”秋桐反问我。</p>

    “不是,我只是觉得怪。”我忙说。</p>

    “暂时没有不代表之后不会有。”秋桐说。</p>

    “小雪的事,我们都没有想到,谁也没想到会和你们在那里相遇,谁也不知道你们去了那里旅游。”我喃喃地说。</p>

    “一些都是天意,我没有任何责怪你们的意思。相反,我应该感谢你们,你们替我照顾小雪,带小雪出去玩。你们的用意,是好的。”秋桐说。</p>

    “唉——好心没办成好事,反而让你陷入了困境和被动。”</p>

    “不要这么说,这事真的不能怪你们。”</p>

    “小雪没有什么事情吧?”</p>

    “暂时没有。”秋桐又来了这么一句。</p>

    秋桐的话让我觉得心里没底,沉甸甸的。</p>

    我继续追问秋桐,从秋桐断断续续的简单片语里,了解到了最近的相关情况:</p>

    从李顺出事开始,老李老两口的心情变得很差,当然,之前他们官场双双失势,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到李顺远走日本,老两口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对这些,秋桐一直看在眼里,放在心。</p>

    平时,秋桐一直保持每周最少去看望老两口一到两次,去给他们做家务,做饭,洗衣服,陪他们说话聊天解闷。当然,做这些的时候,秋桐都是自己去的,没敢带着小雪。</p>

    此次李顺远走日本,导致老李和老李夫人的心情极坏,秋桐于是利用国庆节假期的时机提出陪他们出去走走散心,老两口也正有此意,答应下来。</p>

    至于去哪里,老李提出要去丹东鸭绿江。老李为什么要去鸭绿江,秋桐和老李夫人理解为当年老李在丹东鸭绿江边插队多年,现在人老了,怀旧,想去年轻时战斗过的地方去看看,追古怀今。事实,老李也是这样解释的。</p>

    至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因素,谁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也包括我。</p>

    于是,秋桐陪老李两口去了丹东鸭绿江,在那里周边附近逛游,到那里寻找老李当年战斗过的足迹,在老李年轻时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驻足闲逛。</p>

    在10月4日这天,他们一行登了鸭绿江的豪华游轮,从鸭绿江电站顺流而下,一边是国,一边是朝鲜,欣赏着鸭绿江两岸相同相同的自然风光,感慨着两岸差异巨大的经济发展水平。</p>

    此刻,我不知道秋桐会是怎样的心情,不知道她是怎样用复杂的眼光和心情站在游船眺望对岸她的祖国,回想着自己坎坷的命运。</p>

    在这时,小雪跟着海峰云朵以及云朵父母从客舱里走到甲板,小雪眼尖,一下子看到了秋桐,欣喜异常,立刻扑过去抱着秋桐,叫着妈妈。</p>

    看到突然出现的小雪一行,秋桐心大惊,颇感意外。</p>

    看到一个小姑娘抱着秋桐的腿叫妈妈,站在不远处的老李两口直接惊呆了,愣愣地看着小雪和秋桐。</p>

    至此,秋桐知道,小雪的事情瞒不住了,游轮意外的邂逅,将秋桐之前辛辛苦苦的遮掩努力化为灰烬,李顺父母终于知道了。</p>

    没办法,在小雪死活不肯离开秋桐的情况下,在海峰一行走之后,秋桐如实向老李两口子坦白了小雪的身份:自己收养的孤儿。</p>

    听到这个意外的情况,老李两口子表现出了同样的诧异,却又表现出了不同的态度。</p>

    老李看着小雪和秋桐,深深叹了口气,虽然不大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却也没有对秋桐和小雪表示敌视。</p>

    但是,老李夫人却用敌视厌恶的目光蔑视地看着小雪,用愤怒冰冷的目光狠狠盯住秋桐。</p>

    面对老李夫人犀利高贵敌对的逼视目光,秋桐什么都没敢说,小心翼翼地带着小雪,生怕小雪收到老李夫人的伤害。</p>

    所幸,其后的旅游行程里,老李和老李夫人都保持了作为等人的气态,没有此事和秋桐说任何话,也没有搭理小雪,只是,两人都拉着脸,老李夫人看着秋桐和小雪的目光一直是极度的冰冷。</p>

    一直到昨天晚,终于结束了整个旅游行程,秋桐带着小雪回到家里,才算松了口气。</p>

    听秋桐说完这些,我稍微松了口气,看来,事情不是我所想,没有在外面立刻爆发战火。</p>

    “看来,这事或许过去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事了。”我安慰秋桐,其实也是安慰我自己。</p>

    秋桐在电话里一阵苦笑:“你是在安慰我还是安慰你自己?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你的想法当然是好的,我也希望是这样,但是,现实摆在这里,此事绝不会轻易了解的,他爸爸其实脾气好,工作好做,但是,他妈妈……我不敢想后面会发生些什么。”</p>

    秋桐的声音里带着高度的忧虑,还有些惴惴不安。</p>

    “事情已经这样了,那面对吧。”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收养了一个孤儿,这有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这是好事,应该弘扬的社会道德。再说了,当年,他们不也是这样做的吗,一直暗地资助你。他们自己都做过这样的事,对你的行为,应该是可以理解的。”</p>

    “当年他们只是助养,不是领养,助养不需要操什么心,只需要定期打钱可以,我现在的方式和他们的不一样。再说了,此一时彼一时,时代不同了,人的心境也会不同,思想意识形态或许也会发生变化,不能以此类推了。”秋桐说。</p>

    我沉默了一会儿,也觉得此事有些棘手,不过还是想安慰秋桐,说:“这事先这样好了,不要有太多的思想压力和顾虑,走一步看一步吧。”</p>

    “也只能这样了。我不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如何决定小雪的命运,不知道会如何对待我和小雪。怎么对我我都无所谓,我可以去承受所有的痛苦和责难,只是,我不愿意委屈了孩子,不愿意让小雪受到任何的歧视,不愿意让小雪幼嫩的心灵再涂抹重重的阴影。童年时候的阴影,会伴随她一辈子,会对她今后的成长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想到这一点,我心里难受地不行。”秋桐的声音很沉重。</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