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06章 心神不宁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的脑子还是很乱,我可以安慰云朵没事,可是,我无法逃避自己,无法回避这个已经到来的现实,我不知道此刻秋桐是如何面对李顺父母的,不知道李顺父母会不会当着小雪的面会对秋桐怎么样,不知道他们将会如何决定小雪的命运。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此时,我没有侥幸,也无法让自己不去想这事,我急切地盼望着秋桐和小雪赶快平安回来。</p>

    过了一会儿,云朵父母和海峰云朵先回去了,我和海珠忙完公司的事情,也下班回去。</p>

    晚,躺在床,我心神不宁地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本,眼睛盯着本,其实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我的心早已飞到了丹东鸭绿江。</p>

    海珠洗完澡,躺在我身边。</p>

    我放下本,伸手轻轻抚摸着海珠的头发。</p>

    一会儿,海珠轻轻叹了口气。</p>

    “怎么了?”我说。</p>

    “我听带团的导游说,这次他们出去旅游,没在一个房间住。”海珠轻声说。</p>

    “他们是谁?什么意思?”我说。</p>

    “海峰和云朵啊。”海珠说:“他俩没在一个房间住呢。云朵和她妈妈还有小雪一个房间,我哥和你义父一个房间住的。”</p>

    “这又怎么了?”我说。</p>

    “我以为。我以为我哥和云朵已经像我们这样了。没想到,他们的关系发展还是老样子,进展真慢。”海珠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意外和失落。</p>

    “你急什么?他们自己不急,你瞎操的什么心?”我说。</p>

    “他们早在一起了,我这心里早安稳啊。”海珠说。</p>

    “为什么?”</p>

    “在一起了,那说明两人的关系已经成了,云朵不会是别人的了。”</p>

    “你觉得现在的男女之间,会把那种事看得那么重要,只要一起住了,不会分手了?”我说。</p>

    “别人或许不在乎,但是,我在乎,我知道,云朵也同样在乎,只要身体给了一个男人,那么,无论生死,此生是他的人了。”海珠说:“我和云朵都是这样的人,身体的给予,是灵魂归属的结果。在这方面,我和云朵其实都还是很传统的人。”</p>

    不知怎么,海珠的话让我感到一阵巨大的压力,假如真的如海珠所言,云朵的身体第一次给了我,那么,她的灵魂归宿现在何处呢?我的一次酒后冲动,会不会毁了云朵的一生呢?</p>

    我的心里觉得很压抑,似有千斤的石头压在心头,无沉重。</p>

    “我哥这个人,真是个痴情的人,周围追求他的女孩子那么多,很多个人条件很好的,可是,他都看不,唯独爱了云朵。这爱情啊,真的是难以捉摸。”海珠又说。</p>

    “嗯,是难以捉摸。”我心不在焉地应付了一句。</p>

    “哥,你说,云朵是不是心里还有你?”海珠突然冒出一句,接着抬头看着我。</p>

    我的心一颤,忙说:“别胡说八道,云朵和我已经结拜为兄妹,她要是由此心思,又怎么会主动和我结拜呢。”</p>

    “即使结拜,即使是义兄妹又怎么样,反正实际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海珠说:“要是她心里没有无法舍弃的东西,面对海峰的苦苦追求,怎么会一直热烈不起来?怎么会爱不海峰?”</p>

    “谁说云朵不爱海峰,她不是要求我做主把她许配给海峰了吗?”</p>

    “那并不能说明云朵爱海峰,起码她没有真正爱海峰,我知道,那天她这么做,很大的成分是因为我。她想给我吃安定片,让我安心不猜疑什么。其实,她的内心里,并没有真正爱我哥。”海珠说。</p>

    “感情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是需要慢慢酝酿和培养的。”我说:“难道你没有觉察,云朵对你哥正慢慢滋生出发自内心的感情吗?正在逐步从内心里全面接纳你哥吗?要不是这样,她怎么会让你哥和自己的父母见面,怎么会让你哥陪着自己的父母一起出去旅游。</p>

    再说了,算是他俩出去旅游愿意在一起住,但是,父母在跟前,还没有订婚和定亲,住到一起,岂不是显得不合时宜?像你到我家,我们不也是不在一起住?”</p>

    海珠想了想:“或许你说的是对的,或许是我的过于着急了。”</p>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海珠心里不是过于着急,而是一直隐隐不踏实,不踏实的根源,不在于云朵和海峰的进度快慢,而是在于我。</p>

    我觉得,海珠的思虑似乎是多余的。</p>

    我承认自己曾经偶尔对云朵有过那种朦胧的模糊的情感,但是,其后,我心里对她的亲情却大大超越了爱情,我总愿意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来呵护来对待。</p>

    我的心里感到异常纷乱,脑海里不由又想起了秋桐,此刻,秋桐在干吗呢?今夜,她能入眠吗?</p>

    我不由想爬起来去打开电脑,去看看浮生若梦在不在,可是,此刻,海珠正躺在我的怀里。</p>

    然后,忙碌了一天的海珠在我的怀里安然入睡。</p>

    我心里却依旧沉甸甸的,感到了一阵无边的飘渺的空虚,觉得自己的灵魂正在刀丛林立的陷阱里狂舞,正在往看不到底的深渊里滑落。</p>

    我蓦然感觉,我正在渐渐失去自己的灵魂。</p>

    第二天,云朵的父母要回通辽了,一大早,我和海珠去送行。</p>

    海珠和我先到商店给云朵的父母买了很多礼物,等我们赶到火车站的时候,海峰和云朵以及云朵父母已经到了。</p>

    海珠把礼物给云朵父母,云朵父母又免不了客气一番。</p>

    “云朵和你们在一起,单位里有秋桐那么好的领导,生活里有你们这样好的朋友,我们放心了。”云朵父母说。</p>

    “叔叔,阿姨,云朵和我们在一起,您二老尽管放心好了。云朵是易克的义妹,也是我的亲妹妹,再说,还有我哥海峰在,她会过的很快乐开心的。”海珠笑呵呵地说。</p>

    云朵父母看着我们,宽慰地点点头。</p>

    我们进站,送他们了火车。</p>

    火车开动前,云朵爸爸拍着海峰的肩膀,说了一句话:“小伙子,你很好,我和我老伴都很喜欢你。”</p>

    只这一句,海峰受宠若惊般地兴奋起来,激动地只知道搓手点头,语无伦次地说:“谢谢叔叔阿姨。我一定不辜负叔叔和阿姨的期望,一定再接再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定好好照顾好云朵。”</p>

    云朵和海珠忍不住地笑,我也皮笑肉不笑了几下。</p>

    火车汽笛一声长鸣,缓缓驶出了站台,云朵冲着火车不停地挥手。</p>

    火车走远了,在金秋蔚蓝的天空下,驶向那遥远茫茫的北方大草原,那里,是云朵的故乡,是云朵生长的地方。</p>

    伫立在站台,云朵的身影有些单薄。</p>

    海峰走到云朵身后,轻轻将胳膊搭在云朵的肩膀,轻轻揽住了云朵的身体。</p>

    云朵将身体依靠在海峰的怀抱里,低下头,轻轻擦了擦眼角。</p>

    看到这一幕,海珠的身体也轻轻靠向了我,轻轻拉住了我的手。</p>

    送走云朵父母,云朵到公司去值班,海峰主动要求去陪值,两人先走了。</p>

    我和海珠去了公司,继续忙碌公司里的工作,假期已经过了大半,出游的人少了,回来的团队逐渐多了起来,到目前,出游的客人反映一直都是很好的,还没有接到过一起投诉。</p>

    海珠很满意,我也很满意,毕竟,旅游做的是服务,拼的是服务,服务制旅游公司的生命。</p>

    午的时候,我接到了老秦的电话。</p>

    “小易,李老板今天来电话了,他让我转告你,他现在在北海道,一切都很好,让你不要担心,不要牵挂。”</p>

    我听了很别扭:“什么不要牵挂?”</p>

    老秦说:“李老板原话是这么说的,其实我听了也有些别扭,不过,李老板让我原话转告你,我只好如此了。”</p>

    “李老板还说什么了?”我说。</p>

    “别的倒也没说,这几句!”老秦说。</p>

    “哦。”我答应了一声,心里琢磨不透李顺的用意,不直接给我打电话,通过老秦转告我,什么鸟意思?是提醒我什么呢还是不信任我?亦或是……</p>

    我猜不透李顺的鬼心眼,他一直是那么多疑,口是心非,嘴说对你无信任,行动却又处处试探,步步设防,戒备异常。</p>

    我不想猜李顺的心思了,对老秦说:“最近宁州的情况怎么样?”</p>

    “宁州警方老大的爪牙在到处找我,我已经全面转入地下了。”老秦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手下的那帮兄弟们,也都在宁州隐蔽地很好。”</p>

    “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说:“那帮人可都是侦查能力很强的。”</p>

    “我的反侦查能力也未必弱啊。”老秦笑着:“你放心,我已经提早给我和手下的兄弟们都漂白身份了。”</p>

    “漂白身份?什么意思?”我说。</p>

    “是给他们全部重新在外地弄了新的身份证明,重新落户,等于是另外一个人了。而且,这些身份证和户口还都是真的,不是伪造的。”老秦说。</p>

    “啊——这个也能行啊,你是怎么弄的?”我说。</p>

    “这都是按照老板以前的吩咐搞的,最近刚刚全部办妥。”老秦说:“办这样的事,无非是金钱开道,这年头,只要有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我联系了一些贫困地区,用钱猛砸,村干部、乡镇干部、户籍管理员,微机录入员。一路绿灯,当然,不是在一个地方办的,分了十好几个地方才把兄弟们的都办妥。唉,还是有些慢了,要是早办出来,说不定二子和小五也不会……”</p>

    说到这里,老秦叹了口气。</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