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01章 双人合影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感觉得出海珠心情有些低落。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海珠沉默了半天,生硬地冒出一句:“以后,你自己回来,不准让她送你。”</p>

    我一时无语。</p>

    “怎么?你不愿意?”海珠说。</p>

    黑暗里,我看不到海珠的表情。</p>

    “行,我答应你——”我说,心里有些空荡荡。</p>

    “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海珠突然一头埋进我的怀里,紧紧抱住我的身体。</p>

    我的下巴抵住海珠的脑袋,嗅着海珠头发的香味,心里突然长叹一声。</p>

    夜深了,海珠在我的怀里入睡。</p>

    我却又没有困意了,失神的眼睛看着眼前无边的黑暗,久久难以入眠。</p>

    第二天,海珠一大早去班,我以为昨晚直到天亮才睡着,一直睡到下午2点才起床。</p>

    起床洗漱完毕,吃完海珠给我留的早饭,我坐在沙发无聊地看电视,想着昨晚和海珠的事情,心里感到有些郁闷和无奈,同时心里又隐隐有些不安。</p>

    我的不安来自于海珠和秋桐,来自于我自身的做贼心虚。</p>

    海珠似乎隐隐觉察出我对秋桐的一些暧昧情愫,或者是出于女人保护自己的本能觉得我和秋桐接触有些不大正常,而秋桐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她一心一意把我和海珠当做自己的好朋友,把海珠当做自己的好姐妹,把我当做自己的好同事,用真心和真诚来对待我们帮助我们,她委实是没有什么其他想法的,更不知道海珠对她越来越深的猜疑和戒备。</p>

    两个女人似乎都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自己制造了这纠结的一切。</p>

    今天是10月1做了,国庆节,建国60周年,多么伟大多么值得庆贺的日子。</p>

    秋桐此刻已经离开星海了,陪着李顺的父母出去旅游散心了,家里留下了孤独的小雪。</p>

    我突然感到一阵落寞,看到茶几放着一串钥匙,这是海珠的,她早去公司忘记带了。</p>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p>

    “来了——”我起身去开门,我想应该是海峰到了,他要先来接我,然后接云朵,然后去火车站接云朵的父母和弟弟。</p>

    打开门,我愣了下,不是海峰,而是海珠。</p>

    海珠的脸色冷冰冰的,不等我说话,走了进来。</p>

    我忙关了门,跟在海珠后面,边说:“回来拿钥匙的?你忘记带钥匙了。”</p>

    海珠还是没有说话,一屁股坐在沙发,两眼怒气冲冲地看着我。</p>

    我有些发懵,看着海珠:“阿珠,你。你怎么了?”</p>

    海珠没有说话,伸手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往茶几猛地一甩,接着咬紧牙根地看着我,嘴唇哆嗦着。</p>

    我有些莫名其妙于海珠的激动神情,忙走过去,打开信封,掏出里面的东西,一看,脑袋接着是“嗡”的一下,呆了——</p>

    信封里掏出来的是一沓照片,全部是我和秋桐的双人合影照,有一起走出宁州机场的,有在宁州别墅前说笑的,有在东钱湖泛舟的,有在海外滩逛游的,有在南京路散步的,有在青岛皇冠大酒店大堂服务台正办理住宿手续的。</p>

    所有的照片,面都有日期,面都只有我和秋桐,没有任何第三人。</p>

    从照片的清晰度和角度来看,是行家拍的,很专业,角度抓拍时机都把握地很好。</p>

    我从后脊梁升起一股凉气,从星海到宁州到海到青岛,我和秋桐竟然一直被人跟踪着,竟然还拍了这么多照片,竟然我没有丝毫觉察。</p>

    我不由感到有些可怕,我靠,是谁在跟踪我,技术相当牛逼!</p>

    然而,此时,看着海珠骤变的神色,我已经来不及去多想谁拍照片的事情了,现在急需要应付的是如何给海珠解释我和秋桐一起出现在宁州机场、宁州别墅、海和青岛的事情。</p>

    去宁州前,我和海珠说的很清楚,我是去宁州看朋友的,朋友家的亲人去世了,但是,这其的过程里出现了秋桐,每一个环节都有秋桐和我在一起。这一切,我要怎么向海珠解释地合理通顺,怎么让海珠能相信我的话?</p>

    当然,真实情况是不能讲的,无论如何不能讲,无论如何不能让海珠知道我已经被卷入黑社会的事情,不然,她会受到极度惊吓,终日惴惴不安。</p>

    此刻,从海珠怒气冲冲的眼神里,我知道,她已经深深地误会了,她已经认定我和秋桐瞒着她打着到宁州看望朋友的旗号,一起到宁州到海到青岛出去相会了,有这些活生生的照片,还能说什么呢?</p>

    海珠愤怒的眼神里带着深深的伤痛和绝望,脸色煞白,白得有些可怕。</p>

    我不敢看海珠的眼神,指了指这些照片:“阿珠,这些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p>

    海珠不说话,眼睛死死地盯住我。</p>

    “阿珠,讲话啊,我问你呢。”我伸手握住海珠的一只手,陡然一惊,海珠的手好冷。</p>

    “阿珠,告诉我,这些照片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我将海珠的手放在手心里握住,又问了海珠一遍。</p>

    海珠的眼珠一动,开始说话了,声音很低:“不要问我从哪里得来的,先回答我,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p>

    我心里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回答,犹豫着看着海珠,没有说话。</p>

    “你告诉我,这些照片是不是真的?”海珠说。</p>

    我点了点头,照片的真实性无法辩驳,这是铁的事实。</p>

    “这些照片的这个男人是谁?”海珠看着我。</p>

    海珠显然在明知故问,我还是点点头:“我——”</p>

    “这女的又是谁?”海珠紧跟着问。</p>

    我看着海珠:“阿珠,你问这个问题,不是……”</p>

    “回答我,这个女的又是谁?”海珠打断我的话。</p>

    “秋桐——”我低下头去。</p>

    “嗯。男的是我的男人易克,女的是我的闺蜜秋桐,我男人对我说要到宁州去看一个失去了亲人的朋友,时间很紧张,连去我家看我父母去自己家看自己父母都没空,我闺蜜口口声声说要祝愿我的幸福和甜蜜,说要看到我的美好和开心。”</p>

    海珠的声音有些凄冷凄厉和悲怆:“可是,没想到,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两个人结伴到南方二人游去了。又是别墅又是泛舟又是外滩又是南京路又是皇冠大酒店。一路逍遥一路甜蜜一路欢畅,很爽,是不是?白天悠哉一起旅游,晚**一起住宿,是不是?”</p>

    “阿珠,事情不是你想象认为的那样。”我对海珠说:“这事,你听我给你解释。”</p>

    我说着解释,脑子里去没想出什么更好的理由来。</p>

    “解释?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事实胜于雄辩,铁的事实摆在面前,你还狡辩什么?”海珠打断我:“难道非要等我收到你们在床的照片,你才肯承认?”</p>

    我一时无语。</p>

    海珠悲愤地看着我,嘴唇哆嗦着,一时也说不出话。</p>

    看着海珠这个样子,我心里又急又痛。</p>

    “你说,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半晌,海珠看着我,声音有些哽咽,带着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怒气和伤心:“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要一起欺骗我?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p>

    “阿珠,我——”我语无伦次,心里很焦急,却又不知如何向海珠说清楚:“阿珠,你。冷静。”</p>

    “我冷静,你让我冷静。”海珠嘴里说着,突然站起来,走进卧室,接着拿出那件套装,一把扔到地,接着用脚使劲踩了两下:“你让我冷静。给你这件臭衣服,两个人出去寻欢作乐,回头买了件臭衣服来打发我,照片这衣服的袋子是提在她手里的,这衣服说不定根本不是你买的,我还怪你怎么对我的身材琢磨地这么准,现在我明白了,这衣服是她买的,做贼心虚,做了坏事心里亏地慌,想弄件衣服打发我来填补自己的亏心。我不要这件臭衣服,我不稀罕这个。”</p>

    海珠似乎愤怒到了极点,在那件衣服发泄着自己积郁已久的怒气。</p>

    海珠踩了半天,似乎还觉得不够,回身到卧室里找了一把剪刀出来,捡起衣服要用剪刀去裁。</p>

    “我要把它剪成碎片,扔到垃圾箱里去。”海珠的剪刀要开始动作。</p>

    我站起来过去,一把握住海珠的手腕,然后拿下了海珠手里的剪刀,接着将海珠搂到怀里,抱到沙发,让她坐好。</p>

    海珠接着又要站起来,我坐到她跟前,搂住她的肩膀,不让她动弹。</p>

    “你放开我。放开我。”海珠挣扎着,又要去拿剪刀。</p>

    “阿珠,冷静,冷静。”我边控制着海珠的身体边说。</p>

    我这时心里有些乱糟糟的,我觉得情况变得有些不大妙,不好收拾了。</p>

    海珠挣扎了半天没能动弹,突然挥舞起拳头冲我的身打起来。</p>

    我没动,任凭海珠打。</p>

    海珠边打边哽咽着:“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我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我,我义无反顾地追随着你,可是,你却背着我……你、你们都是大骗子,你们都是披着羊皮的狼。”</p>

    海珠的击打越来越无力,最后,海珠停止了击打,身体一歪,伏到沙发恸哭起来。</p>

    海珠哭得很伤心,伤心里带着绝望和无助,还有无力的愤怒。</p>

    听着海珠的哭泣,我的心里疼得不行,伸手刚抚摸到她的肩膀,被她伸手一把打开。</p>

    哭了半天,海珠突然不哭了,抬起身子,擦干眼泪,接着站起来要往外走——</p>

    我忙拉住海珠的胳膊:“阿珠,你要干嘛去?”</p>

    “我要去找我哥——”</p>

    “你哥不在这里吗?”我说。</p>

    “我要找我亲哥哥,不是你!你放开我。”海珠说。</p>

    “我是你亲哥哥,你和我说过的,你说我是你亲哥哥!”我拉住海珠不放。</p>

    “你——你——”海珠脸浮现出哭笑不得的神情:“你是个骗子,你不是我亲哥哥,你放开我,放开我。”</p>

    海珠使劲想挣脱我,我用力拉住海珠的手臂不放。</p>

    “易克,你是个大骗子,你不是我哥,你放开我。”海珠突然大声叫起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