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97章 老爷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将老爷子放进车后座躺好,边开车往医院疾驶,心里边涌起一阵阵悲哀!</p>

    此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个老爷子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他是否能救活,更不知道我今天的此举给我的今后会带来什么。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开车拐下滨海大道,往左走了不到2公里,前面堵车了,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p>

    我下车看了看前面,一条长长的车龙堵在那里,也没有交警指挥,不知何时才能疏通。</p>

    时间是生命,不能耽搁。</p>

    我将车拐到人行道,停好车,将老爷子从车里抱出来,背在背,深呼吸一口气,沿着人行道,急忙往医院的方向奔去。</p>

    这老爷子体重还不轻,估计得有80多公斤。</p>

    走了大约1000米,我开始气喘吁吁,咬牙挺住,继续往前走。</p>

    走到第二个1000米,我的两腿开始发软,气不接下气,浑身大汗,胳膊也有些发酸。</p>

    我咬紧牙根,将老爷子身体往托了托,迈着越来越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医院。</p>

    等到了医院,将老爷子送进急诊室,我的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两腿一软,浑身忽然没了力气,眼前一炫,身体沿着墙壁一下子瘫了下来,一屁股瘫坐在地。</p>

    我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靠着墙壁坐着,浑身软绵绵的,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p>

    恍惚间,感觉有人把一个东西塞到我手里:“这是病人身刚才掉下来的东西,你收着。”</p>

    我勉强睁开眼,一张身份证放在我手里,这老爷子名字叫黎嘉诚,好气派的名字,和那个香港的大富豪李嘉诚谐音同名啊,只是,此黎嘉诚和那个李嘉诚是没有可性的,人家是大富豪,他是个发病都没人管的可怜老头子。</p>

    我心里苦笑了下,接着又闭了眼,我实在太累了,我刚才的体力透支到极限了。</p>

    我迷迷糊糊靠在急诊室的门前睡了过去。</p>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身体的气力有些恢复,感觉好些了。</p>

    我摇摇晃晃站起来,急诊室的等还在亮着,里面还在抢救那老爷子。</p>

    一会儿,走出来一个护士,走到我跟前:“小伙子,你家老爷子抢救过来了。好险,幸亏送来的及时,这种病发作的非常快,再晚一会儿,够呛了。”</p>

    我看着护士:“人没死?活了?什么病那么厉害?”</p>

    “是的,暂时脱离危险了,不过要住院继续治疗。你去办理住院手续吧,呶,这是大夫开的单子。什么病待会让大夫详细和你说。”护士把手里的单子递给我:“先去住院处交1万元的住院押金。”</p>

    我心里松了口气,人没死好,不然可枉费我剧透的体力了。</p>

    我站起来,直接去了住院处,附近有刷卡机,我分几次刷了一万元,办好了住院手续。</p>

    我身带着李顺给我的那张银行卡,我借用了45万,里面还有5万元,李顺一直强调这是我的钱,我从不这样认为,这不是我的钱,算是李顺不正当渠道的所得。这一万元看来当我替李顺做善事了,做点善事不错,给李顺积积德。</p>

    办完住院手续,我回来把单子交给护士,那老爷子的身份证一起夹在单子里,听到护士说:“老爷子醒过来了,刚才还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p>

    我听了,转身悄然离开了医院。</p>

    我直接回到停车的地方,已经不堵车了,看看时间,晚8点多了。</p>

    我开车直接去了海珠公司。</p>

    海珠公司里灯火通明,计调部和财务部业务部的人正在忙忙碌碌。</p>

    我直接去了海珠办公室,海珠正在和计调部经理商议着什么,见我进来,海珠很高兴:“哥,我们正在调度国庆节期间的团队,这两天来报名旅游的团队实在是太多了,哈哈,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啊。我这边的导游基本都安排完了,正琢磨着除去借导游呢。”</p>

    我听了,很开心,看着海珠:“你们吃晚饭了吗?”</p>

    “吃了。你呢?”海珠说。</p>

    我这时感到饥肠辘辘,说:“还没吃呢。”</p>

    “呀——怎么搞的,不是说让你自己吃晚饭的吗,怎么没吃呢?”海珠说。</p>

    我说:“没你陪着,吃不香啊,不想吃呗。”</p>

    计调经理抿嘴笑起来,海珠也呵呵笑了,说:“嗨——待会儿我们吃加班夜宵,你和我们一起吃吧。”</p>

    接着海珠对计调经理说:“行,这个计划先这样,你出去的时候告诉小亲茹,待会儿她去买加班饭的时候多买一份,我哥也在这里吃。”</p>

    计调经理答应着出去了。</p>

    海珠冲我吃吃笑着走过来,坐在我腿,搂住我的脖子:“哥,我心里好高兴啊,这两天的团队旅游业务一个接一个,哈哈,我今天还把秋姐介绍的那个大团也拿下来了。”</p>

    “好啊,海珠,我们的生意开始见起色了。”我拍着海珠的大腿:“不过,一定要把好服务关啊,服务质量一定要确保,绝对不能数量去了,质量下来了。”</p>

    “必须的。”海珠嘻嘻笑着,亲了我一口。</p>

    嬉闹了一阵子,我起身坐到海珠的老板桌前,翻看这几日的业务接团单子,不错,接的团不少,还都是长线的。</p>

    这时,小亲茹笑嘻嘻地敲门进来了,拿着买的加班晚餐。</p>

    “皇,皇后娘娘,该用晚膳啦。”小亲茹笑着说,边做鬼脸。</p>

    我和海珠都被小亲茹逗笑了。</p>

    我饿了,狼吞虎咽吃光了自己的那份,海珠自己吃了几口说不饿了,剩下的也被我一扫光。</p>

    看着我饥不择食的样子,海珠有些心疼地看着我:“哥,你晚为什么不吃晚饭?我不是告诉你让你自己去吃饭的吗?”</p>

    “不是和你说了,我自己一个人不想吃,你不陪我,我吃不下去!”我咧嘴一笑。</p>

    海珠笑了下:“你哄我的,你会哄我玩。你肯定是有别的事没来得及吃饭。”</p>

    我嘿嘿笑了下,继续吃饭,边吃边又想起医院里躺着的那个李嘉诚,不知道他的病情到底什么样子了,不知道给他交的一万住院押金够不够。</p>

    吃过夜宵,我和海珠以及海珠的同事们一起加夜班,一直忙到10点多才算忙完。</p>

    这时候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海珠和小亲茹到门口叫了几辆出租车,分头把大家送回家,自然,车费是公司出。</p>

    我和海珠还有小亲茹是最后离开公司的,海珠和小亲茹一起去关公司的卷帘门,我转脸看到不远处的马路边,四哥的出租车停在那里,车后排还有一个人,我定睛看,是皇者。</p>

    皇者看到我朝他那边看,冲我招手致意,我走了过去。</p>

    四哥坐在那里,眼皮都不抬,和不认识我一样。</p>

    皇者摇下车窗,冲我笑笑:“易老板,我来接小亲茹下班。怎么,你亲自来加班了?”</p>

    我笑了下:“我也是来接海珠下班的。”</p>

    皇者说:“模范丈夫哦。”</p>

    我说:“你也是。”</p>

    皇者说:“我这个,算是模范大叔吧。小亲茹经常叫我大叔老公呢。唉,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老了啊。”</p>

    我笑了:“和我,你不老,和小亲茹,你不小,不过,只要心不老,人不会老。”</p>

    皇者一咧嘴:“最可怕的是,我觉得自己的心也老了。”</p>

    “那你没救了。”</p>

    皇者苦笑一下,接着看着我:“最近一向可好?”</p>

    “很好,你看,这不是活蹦乱跳的。”</p>

    皇者打开车门,下了车,往旁边走了几步。</p>

    我跟了过去。</p>

    皇者压低嗓门说:“今天,我偶然听到将军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谁到日本去了,你知道这事吗?”</p>

    我的心一跳,我当然知道皇者说的是李顺,看来,李顺把自己去日本的消息告诉伍德了。</p>

    这也可以理解,李顺一直把伍德当做自己的教父,他要去日本,所不定还需要伍德给日本那边打个招呼接待,他告诉伍德自己去日本的消息,清理之。</p>

    只是,伍德会不会借李顺离开这事做章,我不好确定。同时,伍德会不会把李顺离开这里去日本的消息透出去,告诉白老三,我同样也不好确定。</p>

    现在,伍德的立场似乎很不明确,他似乎在两边权衡,力图两边都掌控,不过,从我这边的感觉,他似乎和白老三以及他的姐夫关系很密切。</p>

    我不禁有些担心伍德会对李顺有什么不利。</p>

    我看着皇者眯缝着的小眼睛,此刻,他正紧紧盯住我,仿佛要从我眼里看出答案。</p>

    我不确定皇者是不是猜到去日本的是李顺,看着皇者笑了下:“你是听到了伍德的电话,我没听到,怎么知道这事呢?”</p>

    皇者轻声一笑:“你不知道?”</p>

    我说:“我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呢?”</p>

    皇者打个哈哈:“那我也以为你不知道了。”</p>

    我接着说了一句:“前两天海边风大,容易着凉,你没感冒吧?”</p>

    皇者的脸色微微一变,看着我。</p>

    我又说:“伍德和白老三可能是担心海边风大,走到沿海公路半截回去了,不然,我看他们也要感冒。”</p>

    皇者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的神情,愣愣地看着我。</p>

    我一笑:“神通广大的地下皇者,在想什么呢?”</p>

    皇者看了我一会儿,突然笑了:“老弟,我低估了你的神通。”</p>

    我说:“我没什么神通,我是喜欢到人少的海边去兜风。没想到伍德和白老三也喜欢去兜风,不知道老兄你喜欢不喜欢呢?”</p>

    皇者深吸了一口气,说:“易克,谢谢你。我现在感觉,我们真的或许可以做朋友。”</p>

    我哈哈一笑:“我们一直不是朋友吗,皇者老兄,怎么现在才感觉呢,不是有些晚吗?”</p>

    皇者点点头:“虽然我们可以是朋友,但是,我还是有我做事的原则,我属于哪个圈子,我是谁的人,我心里很清楚,我只是希望,我和兄弟你不要有刀锋相见的那一天。”</p>

    我说:“我也是同样的希望,我不想和任何人为敌,只要没人逼我,我是最热爱和平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