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94章 谁更美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回去的路,海珠说:“哥,你说,秋桐今天给我们帮了这么大的忙,不给她回报,我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p>

    我说:“秋桐今天不是说了,她是因为和你的姐妹情分才帮我们的,她不需要回报。”</p>

    “可是,我总觉得心里放不下,我总觉得欠了她什么,我不想欠人家人情。”</p>

    我开着车,夜色里,看不清海珠的神色。</p>

    我沉吟了下,说:“阿珠,我觉得,秋桐把你当自己的亲姐妹看待,但是,你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你心里的下意识里,没有将秋桐当你的姐妹,你总觉得自己需要偿还她的人情,你总觉得这世没有免费的午餐。”</p>

    海珠沉默了,没有说话。</p>

    我又说:“阿珠,知道吗,这世界,最珍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如阳光、空气、愛情、亲情、友情、梦想、信念。在秋桐的眼里,她和你之间的友情和亲情最珍贵的,都是免费的,而你,却非要标出一个价格。你觉得有意思吗?”</p>

    海珠继续沉默着,低下头。</p>

    我不说话了,继续开车。</p>

    一会儿,海珠抬起头,不看我,目视前方,看着夜色里城市的璀璨霓虹。</p>

    “哥,我问你个问题。”海珠轻声说。</p>

    “嗯。”</p>

    “你说,我和秋桐,谁更美丽?”海珠说。</p>

    “这——”海珠突然冒出的这个问题难住了我,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顿住了。</p>

    “你们,都美丽——”过了一会儿,我说。</p>

    “哥,你在撒谎。”海珠淡淡笑了下:“其实,我觉得自己很傻,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的。其实,我明明知道,秋桐的美丽是没有人能得的,我所见过的所有女人当,包括我自己,从没有她更美丽的。我问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难为你,实在是我自己有些自不量力了。”</p>

    海珠的声音里有些落寞伤感和苦涩以及失落。</p>

    我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地说:“人生因追求而精彩,生命因坚强而美丽!”</p>

    海珠没有说话,我扭头看了下海珠,夜晚闪烁的灯光下,她的神色有些郁郁,还有些沉思。</p>

    路,直到回到宿舍,我们都没有再说话。</p>

    第二天,公司里事情很多,我忙到下午4点才忙完。</p>

    忙完后,我开车直接去金石滩找李顺,我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最终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p>

    昨天我和李顺的一席话,我觉得虽然不会阻止他复仇,但是,他必定不会鲁莽地去南下了,他是个有丰富江湖阅历的人,他只要稍微冷静下来会知道自己南下的后果是什么?他不会愚蠢到那个地步。</p>

    既然他不会南下,那么,他该怎么做,我想听听他的想法。</p>

    其实,我心里昨天有一个主意,但是,这个主意我不能主动说出来,不然,依照李顺多疑的性格,会适得其反。</p>

    我想当面听到李顺说出自己的新打算,看和我的合谋不!</p>

    我希望我们俩能想到一起去!</p>

    我想此刻李顺应该在等着我。</p>

    没想到,到了渔村的渔家乐旅馆,我意外地发现:李顺不见了!</p>

    我进入院落的时候,院门开着,房东大姐和大哥都不在,院子里也没有人。</p>

    我了二楼李顺的房间,房门开着,房间里整理地干干净净,也没有人,李顺不在,而且,李顺的行李也都不在。</p>

    我叫了几声,没人答应,院子里一片空寂。</p>

    我的心里一紧,人呢?李顺呢?行李哪里去了?房东大哥大姐呢?</p>

    我从二楼冲下来,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什么人都没有。</p>

    我走到院子门外,看看周围,四周一片安静,远处,一个老大爷正坐在门口的石头织渔,两只家狗正在追逐嬉闹,看不出发生任何意外事故的迹象。</p>

    正发愣间,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大兄弟,你来了。”</p>

    我忙回头,是房东大姐,手里提着垃圾桶,看来刚才去倒垃圾了。</p>

    “大姐,你好,我的朋友呢?”我急切地看着大姐。</p>

    大姐边热情邀请我进去边说:“你朋友走了啊,今天午走的。”</p>

    “走了?自己一个人走的还是有人和他一起?”我此时有些担心李顺是被人绑架走的。</p>

    “自己一个人啊,走的时候看起来精神不错,和我还啦了半天家常,有说有笑的,然后背起行李,俺当家的正好要进城采购东西,骑摩托车把他捎进城里去了。”大姐拉过一张凳子,请我坐在院子里,又去给我倒水。</p>

    听房东大姐这么说,我心里稍微有些安稳,李顺没出事,自己进城了。随即,我的心又紧了起来,他自己进城干嘛,想闺女了,去看小雪?还是想回家去看看父母?</p>

    可是,我随即又否决了自己想法,进城去看小雪和父母,需要带走行李吗?没那必要啊!</p>

    看李顺这架势,他是要一走不复回,不回到这里了。</p>

    那么,李顺会到哪里呢?难道他真的犯糊涂还在冲动里要去南方?要带领在宁州的那帮手下去给二子和小五报仇?难道我前天的苦口婆心劝说都作废了?难道他仍然执迷不悟一条道走到黑?</p>

    我的脑子里紧张地思索着。</p>

    这时,房东大姐进了屋子,随即出来,递给我一个信封:“大兄弟,这是你朋友临走之前让我交给你的。他说他要出远门办事,说你一定会来,来的时候,让把这个交给你。”</p>

    我接过信封,信封口是黏住的,我撕开信封口,里面有一封信。</p>

    我急忙打开信纸,看到了李顺留给我的信:</p>

    “易克,我走了——”</p>

    李顺的信开门见山。</p>

    我屏住呼吸往下看。</p>

    “前天晚我一夜没睡,想了一整夜,想了很多遍你说的那番话。是的,你说的对,我当时是冲动了,我只顾着了报仇,只顾着了自己的想法,却没有考虑到由此带来的后果,没有考虑到其他的人,包括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我亲人。</p>

    突然发现,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自私的,做事只考虑自己,却从知道考虑别人,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形成了这种自私的性格,或许,从我的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从我的父母对我从小的溺爱,我自私自利的性格开始形成了。</p>

    从小到大,我从来是以我为心,从自己的喜好为出发点来做事,从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和处境,可是,前天晚你说的那些话,触动了我内心的深处,我突然想到,原来我李顺不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我还有父母,还有未婚妻,还有对我忠心耿耿一直追随我的那帮兄弟,还有我的女儿小雪。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在生活,我还要为他们去活着。</p>

    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要负责任的人,要为我的朋友和亲人负责任,要为我的女儿活下去,要给这个世界我唯一的骨血一个美好的明天和未来。我要珍惜我的生命,我要爱护我的生命,我不能鲁莽行事,我既要讲兄弟义气,为我的兄弟报仇,又要保全好自己。所以,我想好了,我决定离开这里。</p>

    我决定回到日本去,不要替我担心出国的事情,我有护照,有日本的长期签证,我有日本的永久居留权,我去日本,可以说走走,随时可以出发。</p>

    我到日本,不是远走高飞逃离这个漩涡,而是为了更好地开展革命斗争,我要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对我的敌人开展猛烈的进攻,我会将那个害死二子和小五的狗日的干倒的,我手里有充足的证据让他死几回。我觉得这个办法是很稳妥的,我既能保全自己,又不危机他人的安全,还能干净彻底地报仇。</p>

    我去日本,只是暂时的,我还会回来的,等报了二子和小五的仇,我回来,我还要和白老三这个狗日的算账,我绝不会放过他。”</p>

    我长出了一口气,李顺的做法和我当时的想法是一样的,我知道李顺有日本的永久居留权,他到日本去,自身的安全有了保障,还不会牵扯到其他人的安危,同时,凭着他手里掌握的那些宁州警方老大收受贿赂的证据,完全可以把那老大办倒。</p>

    但是,当时,我不能主动向李顺提出这个主意,我担心他会怀疑我是想把他支开,便于自己操作什么事情,或者是想借机摆脱他对我的控制。毕竟,他的性格十分多疑。现在他自己想到了这一点,正和我的主意不谋而合。</p>

    我点燃一支烟,继续往下看。</p>

    “你不要担心我走不出去,我不会在星海国际机场坐飞机去日本的,我会选择一个陌生的地方出去。或许,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飞往日本的飞机了。我会在飞机之前和我老爹老娘说一声的,他们也会及时告诉秋桐的,我不会直接和秋桐说的,我干的这些事,我最不愿意的是让秋桐知道,但是,却又现在无法隐瞒了,我一向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很好,说开了是脸皮厚,但是,我却不想面对秋桐。至于什么原因,很复杂,一言难尽。</p>

    我走后,国内的事情托付给你了,老秦那边我已经安排了,有事他会直接给你汇报。不管是星海还是宁州,你都全面替我负责,你要提高思想认识,认清当前的形势,全面加大防范的工作力度,以百倍的责任心和警惕性全面主持好国内的工作,万万不可掉以轻心。</p>

    当然,现在通讯这么发达,国内的动态,我会随时掌握的,必要时,也会及时和你保持联系。宁州那边的那帮兄弟,你要领导好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要严肃组织性和纪律性,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这句话一定要记牢,特别是在现在的非常时期。</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