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93章 权利厮杀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之前两次,孙东凯分别以平总和秋桐为突破口,向董事长发起挑战,想把董事长钓出来,没想到董事长却采取了以守为攻的态势,不动声色谈笑间将孙东凯的攻势化解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按照孙东凯的性格,依照孙东凯的政治抱负,他显然不会此罢休,必定会策划着发起新的一轮强劲攻势。</p>

    但是,这次攻势会从何发起,以什么方式发起,我却无从而知,也猜不透。</p>

    从平总刚才的话里所言董事长和孙东凯对他的态度变化,我隐隐觉得平总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妙。</p>

    孙东凯发起攻势的习惯是从下而,之前两次都是这样的,他当然明白,董事长在面也是有一定根基的,从面下手,难度很大,很难动摇了董事长,说不定还会弄自己一屁股屎。</p>

    仿佛是为了证实我的分析,平总又说:“唉——这要是市里调整集团的领导班子,那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可不舒服了,一朝天子一朝臣,无论哪个单位换了老大,任第一件事是把关键部门的负责人换自己的人。要是董事长提拔了还好说,怕。”</p>

    说到这里,平总脸的神色又有些不安。</p>

    我隐约意识到,或许,此次孙东凯的攻势会采取另一种方式。之前他不瘟不火地通过刺激平总和秋桐来引逗董事长,而董事长根本不钩,这次,他或许会采取一种凌冽的方式,他不会再走之前失败的路子,说不定会直接痛下杀手。</p>

    只是,他将如何下杀手,谁也猜不透。</p>

    而平总之所以会表现出惴惴不安的神色,我想他心里是有数的,他干了这么多年广告公司负责人,自己到底是不是清白,到底有多清白,他谁都清楚。</p>

    我之前听人说过,媒体广告部负责人,全国都一个样,都是肥缺,像星海传媒集团这种规模的,广告公司负责人个个都是百万甚至千万富翁,这都是大家明情的事。</p>

    平总之所以不安,必定是自己有小辫子,怕被人抓住。我估计他的小辫子恐怕不少,至于到底会被抓住一根小辫子还是被人抓住一把,那不得而知了。</p>

    平总现在最担心的,应该是集团领导班子的调整,但是,这是他无能为力的,我同样无能为力。</p>

    而集团领导班子的调整,到底会以何种方式,是平和接班,还是暴风骤雨式的血腥震荡,我猜会是后者,董事长的工作一直很不错,找不到董事长的把柄,是不好撤换的,毕竟,董事长在市里也是有一定的背景的,当然,董事长和孙东凯在市里后台谁更硬,无法判断。</p>

    我无力拯救别人,我只能尽我的所能尽可能保护好秋桐,不让她在高层权力的斗争成为牺牲,受到伤害。</p>

    我现在不知道新一轮的权力厮杀会不会危及秋桐,也不知道谁会成为牺牲。</p>

    现在平总来我这里,似乎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求得一时的心里安慰。</p>

    我于是安慰了半天平总,说:“平总,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又没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你担心什么,领导之间的利益之争,你不参与是。”</p>

    平总苦笑了下,说:“领导之间的斗争,波及到下属是不可避免的,我一直是董事长的人,整个集团都知道我是董事长最宠爱的下属,我是没有可能重新选边站队的。我不想参与,但是,这由不得我了。”</p>

    我说:“还是不要多想了,安心干好自己的工作吧,毕竟,广告公司的业绩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你的能力是明摆着的,不管换了哪个领导,都需要为自己干事出力的人,都需要能干活的部下啊。”</p>

    我的话似乎让平总稍微感到了一些安定,他吸了几口烟,深呼吸一口气,身体摇摇摆摆站起来,走了。</p>

    我明白,其实我刚才的那些话纯粹是自欺欺人,是为了安慰平总,平总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他自己心里很明白,他跟董事长之间到底有多少牵扯,只有他和董事长知道。</p>

    说到底,平总的不安还是因为自己有小辫子,要是他和秋桐那样做事从来都光明磊落问心无愧,那么,他也不必这样了。</p>

    看来,还是秋桐这样好,做人做事坦荡荡。</p>

    平总走后,我又琢磨了半天,看看到了下班时间,下楼,开车出去。</p>

    刚出了院子大门,正好看到一辆熟悉的奥迪正停在不远处的马路边,车坐的正是张小天。</p>

    看到张小天在这里,我来气了,马尔戈壁的,张小天肯定又是在这里等云朵的,这狗日的怎么不长记性,不把我的警告放在心,又要来骚扰云朵了!</p>

    我停下车,大步向张小天的车子走去,我想二话不说把他揪出来,先狠揍一顿再说。</p>

    刚走了几步,张小天看到了我,立刻发动车子,一溜烟跑了。</p>

    我冲张小天的车子方向吐了一口,骂了一句,然后回到车子,发动车子刚要走,看到云朵正从里面走出来。</p>

    我摇下车窗玻璃:“云朵——”</p>

    云朵看到我,笑了下:“哥——”</p>

    “你干嘛去?”我说。</p>

    “今晚办公室要加班整材料,我去对过饭店给大家订晚饭。”云朵说。</p>

    “去吧。”我说。</p>

    看着云朵横穿马路向对过走去,看着云朵消瘦孤单的身影,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酸涩。</p>

    来自草原女儿云朵,曾经活泼开朗的云朵,自从经历了那场生死轮回,自从经历了这之后的一系列变故,变得沉默寡言了,那双水灵灵的会说话的大眼睛变得忧郁了。</p>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云朵成长成熟的过程,还是。</p>

    我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心里感觉很对不住云朵,默默开车离去。</p>

    到了饭店,海珠和秋桐也到了。</p>

    海珠今天穿了那件套裙,秋桐在南京路给她买的套裙,显得很精神,很清爽,很漂亮。</p>

    秋桐不由赞不绝口地夸了几句,海珠笑得很开心,脸荡漾着幸福的表情:“秋姐,这是我哥给我买的。”</p>

    海珠的神色还有些自豪和夸耀。</p>

    “易克真有眼光,真不错。”秋桐呵呵笑着:“看,这衣服的样式和大小,最适合你了,你这一穿啊,充满了儒雅高雅,颇有职场丽人的高贵气质。”</p>

    海珠看着我,开心地笑起来。</p>

    我有些坐不住,于是起身去点菜。</p>

    点完菜回来,秋桐正和海珠谈笑着什么,见我进来,海珠兴奋地对我说:“哎——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秋姐今天给我们揽了一个大客户呢。”</p>

    我看着秋桐,原来秋桐下午说的好事是这个,她给海珠揽了一个大客户啊!说是给海珠,不如说是给我和海珠,或者说是给我。秋桐刚刚给那个青岛的亦客揽了一笔大业务,转眼之间,又给星海的易克弄了一笔大单子。</p>

    我坐下,看着秋桐:“怎么?什么业务?”</p>

    秋桐淡淡一笑:“今天我有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聊天,她是市里一家外企的副总,她说到她们公司正准备组织一批员工外出旅游,200人左右,到新马泰,作为对优秀员工的奖励,她正好分管这一块,顺便咨询我熟悉哪家市里的旅游公司,我一下子想到了你们的春天旅游,推荐给了她,介绍了半天你们的情况,她很感兴趣,说我介绍的保准差不了,呵呵。接着确定了,我刚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了海珠,海珠明天可以找她联系了。”</p>

    我笑了:“你可真行!”</p>

    “不是我行,是你们的公司行,要是你们没有出镜游资格,要是你们旅游公司管理不行,我也不敢介绍啊,即使再好的关系,我也不能介绍啊。”秋桐说:“归根结底,是你们有这个实力和信誉,有这个资格和水平。”</p>

    海珠接过来说:“哎——刚才我大致算了下,200人的新马泰团,大团,每个人的利润可以在500元左右,这一个团,可是10万的毛利润。这可是我们公司接手以来做的最大一笔单子。”</p>

    海珠兴奋的表情溢于言表,我心里也很高兴。</p>

    “看你乐的。”秋桐开心地笑起来:“海珠啊,我给你说,你可一定要做好这个团,价格那边无所谓,但是要求必须是优质服务,这次做好了,今后,他们可是你们的稳定客户了。这家外企,每年外出旅游和会务,都是很多的,你们都可以承揽。”</p>

    “秋姐,你放心,保证不给你丢脸。”海珠喜滋滋地说:“现在公司的旅游线路和产都是vip质团,绝对没有那些二次收费和进店之类的。当然,新马泰的团,也不能完全保证一个店不进,毕竟,我们是发团,对方是地接。”</p>

    “这个我了解,所有去新马泰的团都是这样的,这没问题,他们必定是会理解的,我们要做的呢,是质量,服务的质量,要做细,做优,用心去做。旅游,拼的是服务哦。”秋桐说。</p>

    “没问题的!”海珠自信地点点头。</p>

    “小妹,祝贺你发了一笔小财!”秋桐说。</p>

    海珠笑着,又说:“对了,秋姐,我们公司接业务都是有劳务费的,我到时候按例给你提成哈,不能让你白帮忙。”</p>

    秋桐笑着摆摆手:“行了,小妹,别和姐姐提钱,提钱伤感情哦,我可不要你们的提成,这样吧,这提成啊,你给我的那个朋友。这样,也有助于你们之间的感情加深,有利于今后业务的继续开展。”</p>

    海珠说:“那边是必须的,可是,也不能让你白忙活啊。”</p>

    秋桐诚恳地看着海珠:“小妹,真的不要和我说钱,这样姐姐心里真的很别扭。我只想帮助你们,我不是为了钱才给你们介绍业务的。我看的是我们姐妹之间的情分。”</p>

    海珠还要说什么,我这时说:“海珠,好了,不要再客气了,再客气,伤感情!”</p>

    海珠看了看我,不说话了。</p>

    晚餐结束,我和海珠回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