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92章 狼烟四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伍德意味深长地笑了下:“你很聪明,切记,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似笑非笑地说:“这句话我也想送给伍老板。”</p>

    伍德脸色微微一变,接着又哈哈笑起来:“好,说得好,很好。那,老弟,此作别了。”</p>

    说着,伍德收起了笑容,了商务车,车子径自离去。</p>

    看着他们的车子消失了,我又找来一根大棍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马路的障碍清除掉,然后开车离去。</p>

    我不知道此刻皇者和冬儿有没有离开那里,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干嘛?</p>

    想到冬儿我头疼,想到皇者我心里没底,索性,不想他们!</p>

    边开车,我边想着伍德和白老三今天的表现,以及伍德和我说的那些话。</p>

    此时,我有一种狼烟四起的感觉,星海白老三这边一直在蠢蠢欲动,南边的宁州那边战火已经燃起,李顺正在磨刀霍霍,老奸巨猾的伍德则在伺机捞取最大利益,还有,集体内部,孙东凯和董事长之前的鏖战正不分胜负继续较量。</p>

    这些,都是我能感觉到的,而在我感觉不到的背后,我不知道还有哪些更加深不可测愈发阴险狡诈的厮杀和暗斗。</p>

    而这些明着的暗着的见血的不见血的博弈和拼杀,我似乎都脱不开干系,我似乎都已经或者将要卷入其。</p>

    这种预感让我心头隐隐有些不安。</p>

    回到公司,推开办公室的门,曹腾正拿着外部电话低声在说着什么,见我进来,神色微微一变,接着低声说了句什么,忙挂死了电话。</p>

    我坐到办公桌前,冲曹腾一笑。</p>

    曹腾笑了笑,接着站起来:“你回来了,我要出去下,去看看下面的业务。”</p>

    我点点头:“曹兄,我不是你领导,你不必给我汇报。”</p>

    曹腾呵呵一笑:“易兄,现在你不是,可是,我总觉得,你早晚会是。老兄你现在可是领导眼里的红人啊,不管是大领导还是小领导,可都是对你赞誉有加呢,早晚,我看,你得成为我的领导。”</p>

    “可别这么说,曹兄,我这句话不过是个聘任人员,什么领导不领导,再提拔这身份也改变不了,和你老兄可是没法的。你老兄正儿八经科班出身,还是体制内的人,你才是前途无量呢。”我皮笑肉不笑地说。</p>

    曹腾深深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没说话,出去了。</p>

    我站到窗口,看着曹腾开车出了院子,然后走到电话机前,按了下通话记录键,看到了曹腾刚拨出的电话号码。</p>

    看到这号码,我有些小小的意外,这是孙东凯的手机号。</p>

    曹腾鬼鬼祟祟地给孙东凯打电话干嘛?为什么看到我如此紧张的神情?我疑窦顿生。</p>

    我又看了下孙东凯前面的拨出电话号码,是曹丽的手机号,再往前,是赵大键办公室的手机号,时间都是在2个小时以内。</p>

    赵大键今天一直都在办公室,我刚才回来时经过他办公室还看到他正在电脑打扑克,曹丽今天也一直在办公室忙乎着筹备一个会议,都没出去,集团有内部电话,不用内部电话,却用外线联系。</p>

    这么短的时间内,曹腾和他们之间如此高密度频繁的通话,究竟是在搞什么鬼?</p>

    我皱紧眉头,思索着。</p>

    此时,我没有意识到,一轮新的阴谋和暗斗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很快会在传媒集团里掀起一股超强台风,这股超强台风,将在星海官场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地震。</p>

    我正琢磨着电话机发愣,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p>

    进来的是秋桐。</p>

    看到我站在电话机旁发愣,秋桐笑着说:“干嘛呢?易克,怎么心神不定的样子。”</p>

    我回过神,冲着秋桐笑了下:“没事,领导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呢?”</p>

    “怎么?没事不能来了?”秋桐说。</p>

    “这是你的公司,你想到哪里,都可以啊!”我笑着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秋桐坐在我对过。</p>

    “错,这不是我的公司,这是我们的公司,或者说,这是星海集团的公司。”秋桐笑着说。</p>

    我点点头:“言之有理。”</p>

    “晚有安排没有?”秋桐说。</p>

    “没有!”</p>

    “那好,晚有客人!”秋桐说。</p>

    “什么客人呢?”我说。</p>

    “晚我要宴请春天旅游公司的海老板吃饭,你去作陪吧!”秋桐抿嘴笑着。</p>

    我笑起来:“这不晌不夜的,你请客干嘛?”</p>

    “这你不用管了,反正有好事。”秋桐神秘兮兮地说。</p>

    我说:“行,那我请客吧。”</p>

    “谁请不一样,那么客气干嘛?”秋桐说:“我刚从集团开完会回来,已经给海珠说了,现在通知你。晚下班后到我家附近的海鲜大酒店,咱们吃海鲜。”</p>

    我说:“开什么会?”</p>

    “经营委的一个例会。”秋桐说。</p>

    “谁主持的?”我说。</p>

    “孙总主持了一会儿,之后大家学习件。”秋桐说。</p>

    “曹丽去参加了吗?”我说。</p>

    “没有,曹主任今天一直在办公室忙呢,筹备经营系统的一个活动的。不过,间过去了一下,孙总把她叫到办公室去了。”秋桐看着我:“问这个干嘛?”</p>

    我笑了下:“不干吗,好!随便问问。”</p>

    “你的好心还不小呢。”秋桐笑起来,接着站起来:“好了,我要去集团财务办点事,先走了,晚下班后准时过去呀。”</p>

    秋桐走后,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拿出最近的业务统计报表,看最近的业务数据。</p>

    最近三水集团的业务进展非常快,配送的内容和范围不断扩大。</p>

    我知道,三水集团的住宅区在星海是数一数二的,把这家做好了,会带动配送业务的飞速开展,会不断扩大社会影响力。</p>

    正看着,平总大大咧咧地推门进来了:“嗨——老弟,你在办公室啊!”</p>

    我忙站起来请平总坐,帝递过一支烟:“你老兄可是稀客,今天怎么想到我这里来了?”</p>

    平总吸了两口烟,冲我呲牙一笑:“没事闲着转转,想你老弟了。怎么,你在忙?”</p>

    我放下手里的业务报表,说:“没有,不忙,在看业务报表。”</p>

    平总瞥了一眼报表,说:“你老弟是行,三水集团这么大的客户都被你拿下来了。”</p>

    我说:“这不是我拿下来的,是秋总亲自操作的,我这里只不过是落实而已。”</p>

    平总赞赏地点点头:“秋桐真是好样的,不管是做发行业务还是你们这多元化经营,都亲自出马,能拿下大客户。”</p>

    “你老兄也不简单啊,广告这一块,你也亲自拿下了不少大客户吧?”</p>

    平总笑笑:“以前是拿下过不少,不过,现在都代理了,我不操那闲心了,代理商自己去操作。”</p>

    “你现在舒服了,全年的广告任务都已经提前完成了,钱都入库了,好爽啊!”</p>

    平“呵呵,我现在主要做的是监管和协调代理商,同时鼓励他们争取超额完成任务,超额的部分,公司和代理商分成,大家都有好处。现在有几家代理商已经完成了全年广告刊登任务,正在鼓足干劲争取超额。”</p>

    我笑着说:“这下集团领导可又要表扬你们广告公司了,祝贺你啊,老兄!”</p>

    平总皱了皱眉头,突然叹了口气。</p>

    “叹气干嘛?”我说。</p>

    “我们这做下属的,难啊。集团领导的心思,猜不透!”平总说。</p>

    “怎么了?”</p>

    “领导难伺候呗。”平总说:“最近,我给董事长和孙总汇报广告公司的工作,感觉出鬼了。”</p>

    “出鬼了?怎么回事呢?”我说。</p>

    “董事长一直要求我平时多给他汇报广告公司的工作,我也是一直这么做的,以前每次汇报完,董事长不是鼓励是表扬,可是,最近,我再去给他汇报,他却显得有些不耐烦,敷衍听完算,还告诉我以后不要越级汇报工作,要多和分管领导多汇报。</p>

    以前我给孙总汇报的时候,孙总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似乎对广告公司的工作漠不关心。可是,现在我去给他汇报,他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对我客气有加,听得十分仔细认真,听完不但鼓励表扬,还提出不少肯的意见和建议。你说,这是不是见鬼了,两个人的态度都发生了180度大转弯,我这心里啊,犯嘀咕,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当官的心思,到底如何琢磨呢?”</p>

    平总说完,脸闪过一丝不安的神色。</p>

    我听完,心里也有些隐隐不安,确实,这事很不正常。</p>

    “这事你怎么看的?”我说。</p>

    “我分析啊,估摸着其必有道道。”</p>

    “什么道道?”</p>

    “或许,是集团领导班子要动?或者,是集团领导内部又要起火闹矛盾?”平总说:“依照我这么多年在集团干事的经验,这两种可能性很大。”</p>

    “哦,是这样。”</p>

    “可是,这两种分析却又看不出任何迹象。”平总说:“一般来说,集团领导班子要是动,事先总会有些小道消息传出来,我有个伙计在市委组织部,他的消息很灵通,市值其他单位领导班子要动,他总能打听到一些消息,但是,这次,他那里没有任何讯息。</p>

    还有,要说领导班子起火闹矛盾,也不像,最近,听到的,看到的,好像是集团党委班子很团结很和谐,特别是董事长和孙总,甚至以前都融洽多了。所以,我现在捉摸不透了。”</p>

    平总的话让我心里一阵警觉,越是风平浪静的时候,越有可能是黎明前的黑暗,之后很可能是超级风暴骤起。</p>

    我不相信孙东凯和董事长之间的暗斗结束了,也不相信孙东凯在两次向董事长发起冲击未果后会偃旗息鼓。</p>

    联想到曹腾和孙东凯曹丽赵大键的神秘通话,我觉得,孙东凯很可能在酝酿着新一轮的强劲攻势。</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