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91章 挑唆关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将身体往后移动,靠着我的车子,刀子已经逼近白老三的喉咙,边对白老三笑着说:“白老板,你看,你的手下要来给你送终了。 ”</p>

    白老三不敢说话,却用求援的目光看着伍德。</p>

    伍德这时大步走到保镖和另外两个拿枪的人跟前,二话不说:“啪——啪——啪——”每人一巴掌,然后骂道:“混蛋,瞎了狗眼了,易克和白老板在开玩笑闹着玩呢,谁让你们拿枪的,都收起来,滚到车去。”</p>

    三个人一听伍德的话,仿佛听到白老三的命令一样,立刻收起了枪,了商务车。</p>

    这时,伍德又转身看着我,笑起来,还拍了两下巴掌:“好了,小易,别和白老板开玩笑了,闹够了吧。放开白老板,你放心,有我在,谁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白老板刚才也是和你开个玩笑逗你呢。”</p>

    我哈哈笑了,放开白老三:“我知道啊,我这不也是和白老板开个玩笑嘛。”</p>

    白老三被我一放开,使劲喘了口气,似乎刚才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喘过粗气,白老三伸直脖子,冲着车大喊一声:“马尔戈壁的,都给我下来——”</p>

    车的三个人立刻又下来了,枪又拔了出来。</p>

    白老三看着这三个人,脸色有些铁青和难堪,似乎刚才伍德对这三个人说话的效果刺激了白老三,这三个人是他的人,却如此听伍德的话,这让他心里必定十分不痛快,但是,当着伍德的面,他又不能说什么。</p>

    既然不能对伍德表示什么,白老三肚子里的火得冲我来了,他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伸手指指我,看着那三个人刚要开口说话,这时,伍德先开口了。</p>

    “白老板,玩笑开得差不多可以了,凡事可要有个度哦,你这么动刀动枪的,会吓着易克老弟的。大家都是朋友嘛,不要这样。”伍德的话不软不硬,柔带刚。</p>

    白老三听伍德这么一说,愣住了,少顷,脸的面容开始活跃起来,嗓子里嘎嘎笑了两声,然后冲那三个人一挥手,示意他们收起枪,接着回头看着我和伍德:“嘿嘿,伍老板说得对,刚才是个玩笑,多日未见易老弟,所以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不过,易老弟,你刚才的动作未免有些太危险了,这刀子可是顶到了我的喉咙,万一你要是一不注意……”</p>

    我笑起来:“不会的,白老板,我心里有数,这刀子是我的小弟,对我忠心耿耿,它只听我的话,除了我的话,谁的话都不会听。”</p>

    我这话分明是在讽刺白老三,刚才他手下的三个人十分听从伍德的命令,白老三自己还被我控制着,他们竟然都不管了,都听伍德的话进了车子。</p>

    对于混社会的人来说,自己的人被别的人控制,这可是大忌。</p>

    显然,我这话也带有挑唆伍德和白老三关系的意思。</p>

    白老三显然听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脸色十分难看,却又无法发作,只能憋闷在心里。</p>

    伍德装作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看着我:“小易啊,几天不见,身手见长了。刚才你擒拿白老板的那动作,电光火石一般,看得我眼花缭乱哦,我都没有看清楚你是如何扼住白老板喉咙的。”</p>

    我说:“既然将军没有看清,那么,我再做一遍,演示给你看看。”</p>

    说着,我的身体又要靠近白老三。</p>

    白老三忙移开身体,叫起来:“易克,你滚开,你再敢碰我,我今天真和你不算完了。”</p>

    我笑起来,伍德也笑了,摆摆手:“小易,不用再演示了。白老板,你也不要躲那么远了,我说了,大家都是朋友,朋友见面,不要搞地那么紧张嘛。”</p>

    白老三缓缓走了过来,他的保镖紧跟在后面,手放在口袋里,紧握着枪,两只眼睛牢牢盯住我,这回他不敢分神了。</p>

    这时,我说:“二位老板这是要去哪里呢?”</p>

    伍德说:“哪里都不去,在这海边逛逛,想兜兜风,没想到刚走到这里被堵住了。”</p>

    我说:“嗯,这些石头和枯树可真扫兴,阻碍两位老板散心的兴致。这样吧,来,叫那三个兄弟过来,我们一起搬开这些大石头和树干。”</p>

    白老三阴涔涔地一笑:“易克,你小子可真聪明,看我这边人多,想借助我的人半开这些路障,然后好方便你自己通行。哎,我看你实在是聪明过火了,我的人是我的人,我不发话,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否则,都是自找难看。”</p>

    白老三这话一半是在说我,另一半,分明是在说给伍德听的。</p>

    我脸露出苦笑。</p>

    伍德似乎仍然没有听明白白老三的话,盯着马路那些石头和树干出神。</p>

    白老三这时继续说:“易克,今天这个雷锋我不想当。对不起,要让你失望喽。”</p>

    说完,白老三对伍德说:“将军,我看我们还是往回走吧,不必走这里的沿海路散心。一来这些石头和树干太大太重,很难搬动,二来呢,这条路往前都是紧靠陡峭山坡延伸的,这几天经常有大雨,山石松动在所难免,万一我们正走着,山滚落下来这样的大石头。”</p>

    伍德这时回过神来,看着白老三,又看看我,点点头,然后对我说:“小易,前面的路不安全,我建议你还是掉头走吧,走另外一条路。我们也要掉头先走了。”</p>

    我心里松了口气,又无可奈何地笑笑:“好吧,谢谢伍老板的关心。”</p>

    这时,白老三突然恶狠狠地瞪着我:“易克,咱俩的帐还没完。我让你找的人呢?这么久了,你怎么连个屁都不放。”</p>

    我知道白老三指的是谁,他指的是四哥,伍德从斡旋我和白老三之间的恩怨,白老三答应只要我找到四哥,他把恩怨和我一笔勾销。</p>

    我嘴巴一怒,说:“白老板这么急干嘛,我一直在努力呢。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哦。”</p>

    “操——我告诉你,我给你的帐都在一笔笔记着呢,加今天你拿刀子对着我喉咙,又新增了一笔。”白老三狰狞地看着我:“小子,要不是看在伍老板的面子,我早把你废了。如果你找不到我要的人,那你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该给的面子,我都给了。”</p>

    显然,白老三这话又是在警告我的同时含蓄地影射伍德。</p>

    伍德满面笑容,似乎还是没听出白老三话里的意思。</p>

    此时,我再一次判定,伍德和白老三之间,除了共同的利益,还有巨大的分歧,两人也是貌合神离的,只是暂时的共同利益将他们捆绑在了一起。</p>

    伍德似乎不动声色在挖白老三的人,而白老三似乎有些警觉,不好或者不敢和伍德撕破脸皮,但是又不甘心,所以借助这样难得机会发出这种歇斯底里的警告,表明自己的态度。</p>

    李顺集团内部已经开始了分裂,白老三集团内部刚清洗完手下,高层之间似乎也有些裂缝。</p>

    或者,伍德不该是白老三集团的,他该自成一个集团,因为他有时候是游离于李顺和白老三之间的。他最终的站队,不好预测,现在表面他似乎和白老三走的很近,但是,李顺却从来没有对此表露过任何不快和怨言。</p>

    伍德似乎是在这种游离保持自己最佳的位置,争取获取最大的利益。</p>

    我看着白老三:“该尽的力,我都会尽的,我一直在努力查找那个人,但是,茫茫人海,那里会这么容易。说实话,我是绝对不想和你白老板结梁子,我也想赶快找到那个人,和你购销了恩怨,从此太平。但是,这需要时间。”</p>

    白老三哼了一声:“不愿意和我结梁子,算你聪明。需要时间。哼,老子的耐心是有限的。你给我抓紧点,别把我惹烦了。”</p>

    这时,伍德脸一拉,说:“好了,白老板,此事无需多说了,你要是觉得我这张老脸不好使,那我不必为你们撮合了,你白老板的仇怨那报吧,你现在对易克动手吧,我不管了。”</p>

    伍德如此一说话,白老三脸挂不住了,满脸堆笑看着伍德:“将军,你看,我刚才是吓唬易克,逗他玩呢,你可别当真啊。没有你的话,我怎么敢动易克呢。”</p>

    “我看,凭你手下那几个饭桶,也未必能动得了易克吧。”伍德带着讥讽的口吻看着白老三。</p>

    白老三的脸色有些发红:“将军,好了,我们不必为这小子生气,犯不着呢。你可知道,我心里最尊敬的人是你,甚至超过我姐夫。走吧,我们车吧。”</p>

    白老三很狡猾,这会儿看伍德有些烦了,赶紧又开始装孙子,他现在是不敢和伍德翻脸的,伍德深厚莫测的黑白两道背景让他不得不顾虑,所以,他赶紧说好话给伍德听,同事又无意提馏出来他的那位政法委老大姐夫,以此来含蓄地提醒下伍德:我姐夫还是挺牛叉的,别不把我当盘菜。</p>

    伍德不再理会白老三,看着白老三了车,看着商务车开始调头,转脸看着我,微笑着说:“小易,好久不见,今日匆匆一面,临别时我送你一句话,其实还是那句老话:你属于江湖!”</p>

    我看着伍德没有说话。</p>

    伍德又说:“我看得出,你是个讲江湖道义的人,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句,大到国家,小到社团,再小到每个人之间,只要在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古语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还年轻,年轻是资本,不错,但是,也容易犯冲动和头脑发热的毛病,不要让自己太幼稚。</p>

    “人这一辈子,往往最关键的是那么一两步,走错了,永远难以挽回,时刻要睁大自己的双眼,看清自己的周围形势。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弟相必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我对你一直是很欣赏的,我想老弟是个聪明人。”</p>

    我笑了:“谢谢伍老板的提醒,十分感谢。我自己的路怎么走,我想我会清楚,希望,我和伍老板是永远的朋友,有永远的共同利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