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89章 战略比战术更重要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但是,如果你能冷静分析对手,冷静分析自己的形势,冷静去寻找在尽量不赔本不惊动对手的情况下击败敌手的办法,不但能将对手击败,还能确保老本不动,甚至还能赚一把,又何乐为不为呢?”</p>

    李顺沉思着,不停地抽烟。 </p>

    我又说:“做买卖,最重要的是要走一步看两步,甚至看三步四步五步,是要考虑后果,假如你的生意赔了,破产了,那么,不光你自己成了穷光蛋,失去了和对手竞争的资格,甚至,你的家人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们都会跟着倒霉。”</p>

    “这话是什么意思?”李顺看着我。</p>

    “很简单,如果你贸然出击,被对手击垮的可能性很大,一旦你出师不利,受损的除了你自己,你周围的人都有可能受到伤害。”我说:“如跟着你的人,如你的家人,如。秋桐。还有小雪。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你想一想,你岂不是亏大了。这样的可能性,你自己想想,大不大?”</p>

    李顺的身体不由一震,皱紧眉头。</p>

    “其实,我觉得,除了你刚才的办法,你应该还有更好的万全之策,既能达到你的目的,还能保全自己以及自己的朋友和亲人,而且还能避免两线作战,不让另一个竞争对手捡便宜。”我说:“这样,你这笔买卖可算是只赚不赔,这样的买卖你不去做,反而主动去做赔本的,你说,你是不是个傻鸟?”</p>

    李顺低头思考了半天,不由点点头:“如此说来,我是有些傻,我还真是个傻鸟。”</p>

    “做生意,不能只考虑战术,还必须要有一个具有超前眼光的战略,有时候,战略战术更重要,战略是宏观,战术是微观,战略是一种眼光,战术只是一个行动。”我说:“我是做营销起步的,在营销,经常有这样一句话:不要让对手钻了漏子,不要掉进对方的圈套。”</p>

    李顺看着我:“你说,还有什么更好的策略?能确保我这笔买卖稳赚不赔?”</p>

    “任何经营行为都有风险,没有风险的买卖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们要争取把风险性降低到最低限度。”我说:“至于有什么更好的策略,这要靠你自己,我不能替你拿主意,你现在虽然处于相对的被动和劣势,但是,你同样也有主动和优势,只要你充分利用好自己的优势,发挥好自己的长处,你会占据主动。”</p>

    “我现在有什么优势?”李顺说。</p>

    “冷静下来取分析。”我说:“如空间,如时间。”</p>

    “空间,时间。”李顺喃喃自语着,沉思着。</p>

    “还有,对手在明处,你在暗处。”我又补充了一句。</p>

    此时,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但是,我不能主动提出来,我怕自己说出来,会引起李顺相反的猜疑,毕竟,李顺的多疑我是了解的,我只能给他提示,让李顺自己去想到这一点。</p>

    “嗯,我需要再想一想。”李顺说:“刚才你的一番话,是有些道理。”</p>

    我看着李顺,没有说话。</p>

    过了一会儿,李顺说:“你小子既然经营头脑这么精明,怎么会把自己的生意搞垮,怎么会落魄到这个地步?”</p>

    我说:“正因为我失败过,所以,我才会在失败找到教训,才会有这些心得。人,不都是在挫折奋起,在磨难找到自己失败的原因的吗?”</p>

    “挫折奋起,这话说得好,我现在是在挫折,看来,我也得奋起,我要认真权衡利弊得失,我自己死活无吊所谓,我得考虑下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我的那些伙计。”</p>

    “有句古话说得好,三思而后行。”我又说。</p>

    李顺低头想了会,看着我说:“刚才你说你不阻拦我,其实,你拐弯抹角讲了这大半天,你其实还是不同意我刚才的作法,你还是在阻拦我。”</p>

    “你要是想做什么,没人会拦得住你,也包括我。”我说:“我只是给你讲了下做生意的体会,那做生意来做个喻,给你分析下这其的得失,我现在说完了,至于你听不听得进去,至于你想怎么做,我不再说什么了。最后的注意,还得你自己拿。我只是提醒你要考虑全局,考虑全盘,不可因小失大,不可得不偿失。”</p>

    李顺低头不语了,不停地抽烟。</p>

    我知道我的话已经打动李顺了,我知道不能指望李顺立刻做出什么改变的决定,他同样需要认真全面的思考。</p>

    我站起来告辞,李顺把我送到门口,拍了拍我的肩膀:“易克,看来,以后我不能简单地把你看成我的部下,你大小也曾经是个老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我以后得对你平等看待,得尊重你。当然,我对你的尊重来自于你的实力。这年头,有本事有实力的人,总是会被人高看一眼的。”</p>

    “不必,没这个必要。”我淡淡地说:“不管我过去怎么样,我现在只不过是个打工仔,过去的牛逼代表不了什么,都已经成为了过往烟云,现在的我,什么都不是,我不需要你对我高看一眼,当然,尊重,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需要的,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什么地位,人和人之间,都是平等的,都要相互尊重,这是做人的本分。”</p>

    “人和人之间,都是平等的。真的吗?”李顺说。</p>

    “起码我认为是这样。”我说。</p>

    “那好吧。”李顺点点头。</p>

    我离开了渔村,开车往回走。</p>

    刚走了一会儿,我接到了海峰的电话。</p>

    “回来了?”海峰说。</p>

    “是的,昨晚回来的!”我说。</p>

    “没死能回来好。”海峰说。</p>

    我没做声。</p>

    “秋桐是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宁州?”海峰突然问我。</p>

    我一愣,说:“你怎么知道的?”</p>

    “你先告诉我是不是?”海峰说。</p>

    “是——”我说。</p>

    “果然是这样,我知道是这样。”海峰低吼起来:“那天吃饭我看秋桐的神色不大对,昨天午我偶然遇到小雪,顺便问了下,小雪说妈妈出发了,我当时有预感。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你带着秋桐去宁州,不说这其风险有多大,要是让海珠知道了你们俩单独出去这么好几天,你说她心里会怎么想?</p>

    你知道不知道,海珠一直怀疑你和秋桐之间有什么猫腻。她虽然表面什么都不说,但是,从她和我单独谈话的时候,她隐约流露出来的疑虑表情和遮遮掩掩的话语,我还是感觉出来了。你自己为什么不注意行为细节,你是不是没事找事?”</p>

    我说:“海峰,秋桐不是我要带去的,是她自己那天觉察出了什么,自己的飞机,因为她觉察到可能是李顺那边的事情,自己去了。我和她虽然在一起,但是,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做的,算你不相信我,你总该相信秋桐吧。”</p>

    海峰顿了顿:“对,我现在是不相信你,当然,我相信秋桐,我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但是,光我相信有个屁用,得海珠相信,要是海珠知道这事,事情大了,我相信你俩之间没事,但是,海珠会相信吗?她本来对你们之间疑神疑鬼的,我也不知道到底你干了些什么,让她会对你们有疑心。”</p>

    我说:“这事只要你不说,海珠不会知道。自然也不会有那些麻烦。秋桐此次去宁州,纯粹是因为牵扯到李顺,不然,她当然不会去。”</p>

    “我知道了,反正你小子以后做事小心谨慎点,别做出对不住海珠的事,别让海珠整天心神不定,你能不能给海珠一点稳定和安全感,让她安心守护好自己的爱情?”海峰说:“易克,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做出对不住海珠的事情,不管是个哪个女人,我非剥了你的皮不可。”</p>

    “我知道!”我闷声回答。</p>

    “秋桐是个好人,我不想让海珠对你们俩猜疑什么,但是,光说没用,你得用实际行动打消海珠的疑虑。”海峰又说:“从小到大,海珠我最了解,她从来不是那种小肚鸡肠喜欢猜忌的人,但是,她为什么会对你和秋桐有这样的猜疑心理行为,我想,你是不是该从你自身找原因?”</p>

    海峰的话让我的心里感到了巨大的郁闷,我无法为自己辩解,也无法去解释什么。</p>

    和海峰通完电话,我的心里感到十分纠结和憋屈,没有立刻开车回市区,沿着海边的公路,边保持40迈的速度开着,边想着自己扯不清理还乱的纠葛。</p>

    不知不觉,我已经远离了金石滩,开到了更加远离市区的海边,这里人更加少,附近是苍翠的群山和茂密的树林,一条不宽的柏油马路沿着海边蜿蜒延伸着。</p>

    我在海边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无意往大海的方向看。</p>

    突然,我的目光停住了,我看到在海边一块平展的礁石,站着一男一女,两人相隔1米多的间距,站在那里似乎在说着什么。</p>

    这一男一女,我都认识,竟然是皇者和冬儿。</p>

    他们俩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荒郊野外,荒无人烟,他们跑到这里来干嘛?</p>

    我一个激灵,将车子开进了附近的树林,这里不但能遮挡住我的车子,而且还是离他们距离最近的地方,从这里,我坐在车里能清楚地看到他们,他们离我的距离不超过50米。</p>

    我停好车子,坐在这里观察着皇者和冬儿。</p>

    看着皇者和冬儿的神态和站姿,我首先排除了男女关系的可能性,他们似乎正在认真地谈着什么事情,两人的眉头不时微微皱起,似乎在商讨什么。</p>

    我不由心大惑,他俩一个是伍德的人,一个是白老三的人,怎么会走到一起谈事情?而且,跑到这里来,显然是不想让人发现,避人耳目。</p>

    我得承认他们在这里见面谈话是个很好的选择,这里很偏僻,那条海边的柏油马路很少有人和车子经过。而且,他俩此时谈话好像很专注,目光根本没有往马路这边看。</p>

    他们在这里见面,难道是想避开什么人?如果是,自然应该是伍德和白老三的人。</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