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85章 奇怪的感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对了,客客,你最近工作还好吗?”半晌,浮生若梦说,她开始转移话题。 </p>

    “嗯,很好。对了,前几天我还有了意外的收获呢,真是天掉了馅饼。”</p>

    “是什么呢?说说看!”</p>

    “意外收获了青岛海尔的一个大单子,而且,他们以后的业务都找我来做。”</p>

    “真的啊,海尔集团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客户呢。祝贺你,真为你高兴,你好棒!”</p>

    “只是,这个单子接的有点意外,还有些怪。”</p>

    “为什么这么说呢?”</p>

    “我和那边从不来不认识啊,从来没打过交道,也没做过那边的业务,但是,突然那边的办公室一个办事的加我扣扣找我,说要做业务,说是她们主任给她我的扣扣号码,让和我谈业务的。可是,她们主任,我更不认识啊。这事好怪。”</p>

    “啊哈哈——”浮生若梦突然笑起来,笑得好像很开心,很开怀,我的房间窗户开着,秋桐的也是开着的,我在现实里清晰地听到了秋桐快乐的咯咯的笑声。</p>

    隔壁秋桐的笑声感染了我,我也忍不住笑起来,但是无声的,接着打字:“你笑什么?”</p>

    “没什么,替你高兴啊!”隔壁房间的笑声停止了。</p>

    “这天掉的馅饼啊,可是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说。</p>

    “其实我觉得这不怪,很正常啊,你想想啊,你是做业务的经理,你肯定要经常外出拜访各种各样的客户,每次见客户,都要散发你的名片,而你的名片,肯定有你的扣扣号码,见的人多了,散发的名片多了,难免会有被别的人看到,加你做业务一直很棒,名气在外,别人看到你的名片,单位里有旅游业务的时候,自然会想到你。所以,那个海尔集团的办公室主任会安排下属找你做业务了。所以,这一切很合情合理的呢。”</p>

    我看明白了,原来她是这样分析的,原来她是根据这种分析来操作的。</p>

    她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我的扣扣号码只有她自己知道,凭这一点,她漏了陷,被我逮个正着。</p>

    “你说的有道理,或许是如此吧。我那天正好在外出差,来不及赶回去,对方要求还挺急,于是,我紧急给领导汇报了,领导立刻安排了一个业务骨干去谈妥了业务。”</p>

    “哦,你没去亲自谈?”她似乎有些意外。</p>

    “是啊,不过,业绩都算是我的,因为这业务是我承揽的。”</p>

    “哦,那好!”</p>

    “这业务量可是不小呢,我还是第一次接到如此大的单子,关键是以后他们还会源源不断地继续做下去,我的业绩一下子成了第一。”</p>

    “哈!发财啦。开心不?”</p>

    “开心哪,有钱赚,自然是开心的!”</p>

    “开心好啊,嘻嘻,我也好开心哦。客客,再次祝贺你,你是最棒的!”</p>

    我和浮生若梦聊着,我下意识间没有问她在哪里,而她,也同样没有问我,没有说她在哪里。</p>

    我们一直聊到深夜,才说再见。</p>

    关了电脑,我的心情不错,去卫生间,准备撒泡尿睡觉,走到房门口,忽然站住了——</p>

    那种怪的感觉又来了!</p>

    我眼睛紧紧盯住房门,耳朵里似乎传来窸窸窣窣的轻微的声音,这声音来自于门口。</p>

    我大脑皮层一阵发麻,一阵恍惚意识盘旋起来,我似乎觉得门口有人在偷听偷窥我。</p>

    我咬住嘴唇,屏住呼吸,轻轻抓住门把手,慢慢转动,然后猛地一把拉开房门——</p>

    房门外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鬼影子都不见一个。</p>

    如此,看来,我刚才又是幻觉,这幻觉今晚一直跟着我,活见鬼了!</p>

    此时,我以为自己今晚真的是幻觉!</p>

    我出了口气,却没有松气!</p>

    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左看右看,想着自己一个晚神出鬼没的感觉和幻觉,我突然有些毛骨悚然,忙回到房里,关死房门。</p>

    躺在床,想着睡在隔壁的秋桐,想着今晚和浮生若梦的谈话,想着浮生若梦给我的那段留言,心感慨万千。</p>

    第二天早,我和秋桐一起吃早饭。</p>

    “昨晚深更半夜你笑什么?”我边吃边问秋桐。</p>

    秋桐看着我:“你怎么知道的?”</p>

    “房间窗户都没关,我隐约迷迷糊糊听到的。难道是做梦梦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我说。</p>

    秋桐忍不住又笑了,对我说:“易克,你真聪明。昨晚我是笑得很开心,只是,我不知道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或许,是在半梦半醒之间。”</p>

    “听不懂!”我说。</p>

    “听不懂对了。”秋桐笑吟吟地说:“领导是要有点秘密,什么都让你知道了,那还了得?”</p>

    我说:“看来,昨晚是没做噩梦。”</p>

    “是哦。”秋桐说:“你昨晚休息地好不好?还觉得总有个影子在跟着你吗?”</p>

    “没有了,我睡得很好!”我说。</p>

    “看,这对了,被我一叫魂,叫好了。”秋桐笑起来:“我看你可能是掉魂了。现在回来了。”</p>

    我也笑起来。</p>

    “易克,吃过饭,我出去看个朋友,办点事,你在酒店订下去星海的飞机,好不好?”秋桐说。</p>

    “领导吩咐,自然遵命!”我说。</p>

    “早饭前我查星海机场的天气情况了,大雾正在逐渐消散。估计今天我们飞回去问题不大!”秋桐说。</p>

    “嗯,好!”我点点头。</p>

    吃过早饭,秋桐接着出去了,临走前冲我神秘地笑笑。</p>

    秋桐做神秘状,我心里其实大致有数,我知道她要去干嘛。</p>

    我直接去酒店大堂,那里有民航代办处,直接订好青岛飞星海的机票,下午2点的。</p>

    订完机票,我出了酒店,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后直接对师傅说:“去香港路62号的四海国际旅行社。”</p>

    路,我接到老秦的电话:“小易,冬儿昨天下午离开了宁州。”</p>

    “去哪里了?”我说。</p>

    “不知道。”</p>

    “段祥龙呢?”我说。</p>

    “他还在宁州,没什么异常的举动。”老秦说。</p>

    “嗯。”我脑子里还有点关于冬儿和段祥龙的疑问,却有不好问出口。</p>

    “冬儿在宁州期间,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住的。”老秦仿佛知道我想问什么,自己说了出来。</p>

    我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随即又觉得自己怪而又好笑,冬儿和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和谁在一起,我有必要这么在意吗?我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事情呢?难道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p>

    “你离开宁州的消息,我昨天已经短信告诉李老板了。”老秦说。</p>

    “李老板问什么了吗?”我说。</p>

    “没有,只是回复说知道了,别的什么都没提!”老秦说。</p>

    看来,李顺是要等我回去当面汇报了。我想了想,又问老秦:“你和李老板说起秋桐来的事情了吗?”</p>

    “没有,李老板问什么我回答什么,不问的,我不说!”老秦说。</p>

    老秦是个做事十分谨慎用心的人,他永远都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p>

    和老秦通完电话,我的电话又响了,号码很陌生,是广西南宁的,我想都不用想,知道一定是李顺的,随即接听,果然是李顺的声音。</p>

    “死到哪里去了?”电话里传来李顺低沉的声音。</p>

    “在青岛。”我说。</p>

    “跑哪里干鸟的?”</p>

    “间有些叉叉,改道回来的。”我说。</p>

    “好吧。对了,告诉你,这边出了点意外。”李顺说。</p>

    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怎么了?”</p>

    “秋桐不见了,失踪2天了。我是刚才去看小雪才知道的。”李顺的声音有些郁闷:“小雪说妈妈出差了,到了哪里,却不知道。我现在又不方便到处去问。”</p>

    我一听,放心了,说:“秋总和我在一起,我们现在在青岛,她出去办事去了!”</p>

    “噢——她怎么会在青岛?”李顺的声音似乎听起来有些安定,又有些疑惑。</p>

    “她跟着我去的宁州,然后,一起回来的!”我说。</p>

    “她跟着你去宁州?她怎么会去宁州?她怎么敢去宁州?”李顺的声音有些紧张和惊慌:“她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她此次在宁州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p>

    李顺的问题太多,我只能一个个按照主次回答:“第一,秋总知道了二子和小五的死讯,但是,她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只知道是自杀的。至于二子和小五死亡的真实原因和其他的情况,我回去后和你面谈。</p>

    第二,她在宁州,有惊无险,没有出什么危险,很安全地和我一起往回走。第三,我们一起吃饭时,海珠无意说出我要去宁州的事情,秋总听到了,她很敏感,怀疑是宁州出事了,结果,我事先不知道,她自己买了飞机票,飞机起飞后,我才发现她。”</p>

    “是这样。”李顺似乎松了口气:“有惊无险。那好。这个秋桐,胆子也太大了,老爷们的事,一个女人跟着搀和什么,讨厌。回来我得好好训斥她,不要命了。”</p>

    “李老板,我建议,你装作不知道她去宁州最好。”我说。</p>

    “为什么?”</p>

    “你懂的。”</p>

    “我不懂!你告诉我。”</p>

    “如果你不懂,那我也不懂!”</p>

    李顺停顿了下:“那好吧,算我懂了。”</p>

    “即使你懂了,我也还是不懂。”</p>

    “好了,少给我装逼了。回来后抽空找我,我先挂了!”李顺说。</p>

    “等下,李老板!”我说。</p>

    “还有什么事?”</p>

    “你刚才说你现在在干吗?”我说。</p>

    “我在找小雪啊,我在带着小雪在海边玩!”</p>

    “在哪个海边?”</p>

    “金石滩海边啊!”</p>

    “你怎么把小雪接过去的?”</p>

    “秋桐有雇的阿姨,我让阿姨打车带着小雪过来的。”李顺说:“怎么了?我整天住在这里,闷死了,我看看我闺女还不行啊?”</p>

    “不是不行,而是。实在是太危险。”我说:“李老板,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你应该明白星海此时的气候,你单独见小雪,这样。弄不好不但暴露了你自己,甚至。甚至还会连累小雪,你难道不明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