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84章 一切都是幻想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不要乱说,他才不是那样的人,见到美女不行了。 他是一个很正派意志很坚定的人。”秋桐说:“在他的眼里,女人的美丽不在于外表,而在于内心,他是一个有着高尚追求和优良质的人。我们,只是交集于虚幻的世界,既没有走过,也没有路过,所以,也无需说什么错过。能有他这样的一个好朋友,我已经很满足很荣幸了。”</p>

    我心里暗叫惭愧,看着秋桐说:“这么说,你是真的不打算和他相约见面了?”</p>

    “嗯,这事我说了不算,得由他做主,他不想见,我只能不见。”秋桐低下头。</p>

    “要不,我去替你见见他,帮你传个话,捎带个东西?”我说。</p>

    “你少搀和,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你怎么找到他?”秋桐说着,眼神却犹豫了一下。</p>

    我看着秋桐:“你真的不知道这家伙在哪里啊?”</p>

    “你以为我骗你呢?”秋桐看了我一眼。</p>

    “见不到这个牛皮哄哄的亦客,我还真的心有不甘呢。”</p>

    秋桐又看了我一眼,扭过头,不再说话。</p>

    一个多小时候后,飞机降落在青岛流亭机场,我和秋桐下飞机,直接入住次住过的青岛皇冠大酒店,我已经提前预定好了房间。</p>

    这次来这里,见不到小亲茹了。</p>

    办完入住手续,我和秋桐提着行李楼。</p>

    我突然隐隐觉得身后有人在跟踪我,猛地转身站住,却什么都没看到。</p>

    秋桐看着我:“怎么了?”</p>

    “没什么。总觉得后面好像有个人在跟着我。”我说。</p>

    “什么都没有啊。”秋桐说:“你是不是精神还是很紧张,还没缓过来?”</p>

    我皱皱眉头,没有说话。</p>

    “走吧,楼。”秋桐说。</p>

    我和秋桐走近电梯,脑子里却仍然有个散不去的东西。</p>

    出了电梯,走在走廊里,那种后面有人跟着的感觉又来了,我又是猛地站住,回头,却依然什么人都没看到。</p>

    秋桐站住,怔怔地看着我。</p>

    我的后脑突然一股凉气,我怀疑自己是不是阴魂附体了,被什么大狐仙小狐仙的给盯了?</p>

    这样想着,我有些心惊肉跳。</p>

    “你需要安神。好好睡一觉,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会好的。”秋桐看着我,带着关切的眼神。</p>

    我冲秋桐笑了下:“要是我半夜做噩梦,你可要来照顾我啊。我好怕怕。”</p>

    “噗嗤——”秋桐被我的样子逗笑了:“你这家伙,少拿我开涮。”</p>

    我和秋桐的房间还是挨着,放下行李,我把旅行包里秋桐的衣服拿出来给秋桐送过去,秋桐在南京路已经又买了一个旅行包。</p>

    “饿不饿?”我看着秋桐。</p>

    秋桐边收拾衣服边说:“你呢?”</p>

    “我有点饿!”我说:“酒店附近有家青岛锅贴店。”</p>

    “那咱去吃,尝尝青岛的特色名吃。”秋桐说。</p>

    收拾完衣服,我和秋桐下楼,去吃东西。</p>

    走在酒店大堂,那种后面有人的感觉又来了,我又是猛地站住,一个转身,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到了大堂的柱子后,待我定睛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p>

    “怎么了?”秋桐问我。</p>

    我没有说话,突然大步走向大堂的柱子,走过去,转悠了一圈,什么都没看到。</p>

    我不由伸手敲敲脑壳,马尔戈壁的,见鬼了?</p>

    秋桐这时走了过来,看着我,眼神有些担忧:“易克,你没事吧?”</p>

    我看了下秋桐担心的表情,笑了下:“没事,活见鬼了,走吧。”</p>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掉魂了呢?是不是真的掉魂了,需要找个大仙叫叫魂啊?”秋桐跟在我后面说。</p>

    “叫什么叫,什么大仙小仙的。我看你是神仙,想叫的话,你来给我叫吧。”我说。</p>

    秋桐突然走到我前面转身站住了,我停住脚步,看着秋桐:“干嘛呢?”</p>

    秋桐神色有些神神兮兮,又很庄重认真,两眼看着我,嘴里轻轻念叨着:“易克哟,回来哟,易克哟,回来哟。”</p>

    我几乎忍不住要笑喷出来,这个秋桐,还真的当起了大仙,给我叫魂了。</p>

    看着秋桐认真的神色,我于是回应秋桐:“秋桐哟,我回来喽。秋桐哟,我回来喽。”</p>

    如此叫了几遍,我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秋桐却没有笑,带着责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给你叫魂呢,你笑什么?态度不严肃。”</p>

    “哎。好了,好了,我的魂叫回来了,我的病有救了,没事了,走吧。”我说。</p>

    “真的?”秋桐看着我。</p>

    “真的!”我说。</p>

    于是,我们继续往外走,虽然我还是隐约觉得后面有人跟着,但是,为了不给秋桐添麻烦,我还是坚忍住没有回头,我真的觉得自己可能是有些神经质了。</p>

    吃完锅贴,我和秋桐回到酒店各自的房间,洗完澡,我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p>

    此时已经是晚11点了,不知道浮生若梦在不在。</p>

    我登录扣扣,她不在,却有一段留言,看时间,是前几天的。</p>

    “客客。此刻,夜深人静,我独坐电脑前,独自酒,独自默默地看着夜空那弯寂寞的空月。此刻,我的心情突然很差,突然很坏,我的心里突然很累,突然很苦,我突然泪流满面。”</p>

    看到这里,我的心一缩。</p>

    “我很累,我的心好累,好苦。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之累,我明白自己心苦的真正原因。因为,长期以来,一直有一个东西在困扰着我。我时时感受到,有一种报恩,好累,好累;有一种希望,很苦,很苦。”</p>

    我咬紧牙根,继续往下看。</p>

    “在我又一次泪流满面的时候,在我又一次放弃坚守的时候,我便知道,最初的接受便埋下了今天的凄苦和劳累。许下的诺言是真诚的,只是在一种环境,一种心态之,那样的诺言是千真万确出自于内心。可是,可是,多年后,可是,可是,时光往前移的时候,可是,可是,平衡被打破的时候,很多东西似乎失衡了。蓦然感觉,我的报恩似乎一钱不值,我的报恩也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p>

    我不再是昨天的我。于是,于是,瑟瑟凉意的秋天,孤独空寂的深夜,我又一次泪流满面。我知道,我或许伤害了别人,我也知道别人同样伤害了我。当一个电话质问我,你为什么不关心这件事情呢?当一个人指责我不听使唤不理解时,我无语了。认命吧,我除了无力地说这三个字外,我还可以做什么?</p>

    是,我当初接受过别人的帮助,是,我的昨天是在他们的资助脱胎换骨,是,我有过这样的报恩心理,是,我发过誓,善待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可是,可是,我还是泪落满地,我还是很累,很累。如果要用今天的代价去接受昨日的资助,我宁愿放弃今天,放弃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只是,时光回不去,永远都回不去了。</p>

    其实,我知道,哭,并不代表我屈服;退一步,并不象征我认输;放手,并不表示我放弃;微笑,并不意味我快乐。人们总喜欢去验证别人对自己许下的诺言,却很少去验证自己给自己许下的诺言。</p>

    时光回不去。我知道,一切回不去。我很想好好对待别人,我很想好好理解别人,我更想好好珍惜别人对我的好,可是,可是,我还是泪流满面,可是,可是,我真的还是好累,好累。”</p>

    看到这里,我忽然忍不住泪流满面,我知道,这是浮生若梦不由自主的内心真实流露,她心里的累和苦无人可以诉说,只能在这里向我倾诉,她不是神人,不是完人,她同样有自己的内心纠结,有自己的矛盾思维,有自己的真情流露。</p>

    我猛地一摆头,甩飞一片泪花,心里带着隐隐的疼痛,点燃一颗烟,默默着尼古丁的味道。</p>

    我看着寂寥的夜空,看着深邃夜空里闪烁的繁星,心不由自主飞了出去,飞到了隔壁。</p>

    隔壁,我的若梦在那里,哭泣的若梦在那里。</p>

    我多想走到她的身边,安慰她,抚慰她,用我火热的温情和激情抚平她内心的创伤。</p>

    可是,这都不可能,一切都不过是幻想。</p>

    我的心愁苦着,酸楚着,疼得难以忍受。</p>

    良久,“啾啾——”小企鹅在招呼,我一看,浮生若梦线了。</p>

    “客客。你在?”</p>

    “嗯。刚看完你的留言。”</p>

    “抱歉,让你心情不好了吧。那是我前几日晚心情忽然很低落的时候忍不住写下的一些内心感受。不知怎么,忽然有很多话想和你说,那么写了。影响到你的心情了吧,对不起,以后我不说这些了。”</p>

    “不,若梦,不要说这些,我喜欢看你的这些心里话,自己心里有事要说出来,不要积郁在心里,再多的累,再愁的苦,都不要沉积在心里,要说出来,别人不适合,可以和我说,我很乐意很喜欢听,我很希望能和你一起分享你的快乐你的忧伤,一起味你的欢乐你的苦闷。”</p>

    “客客,你真好。谢谢你。”她说。</p>

    “我不好,你才好。”</p>

    “呵呵。客客,别受我刚才那些话的影响,笑一个,好吗?”</p>

    我发过去一个微笑的表情。</p>

    “嘻嘻。嗯。笑了好。我希望你每天都开心。”</p>

    “嗯。”</p>

    “其实,客客,我知道,我不该把痛苦的根源推给外界,我明</p>

    白,人生所有的痛苦都来自自己接收的这些负能量。对我而言,我不能做到让自己很完美,我只能尽力让自己去适应这一切。去承受这一切。多亏日子还有难过和失落,感激了生命必须放弃或选择,让我在一场场身不由己里努力进化成更好的自己。”</p>

    我默默地看着浮生若梦的话,轻轻叹了口气。</p>

    隐约,好像,隔壁也传来微微的一声叹息。</p>

    我们都暂时沉默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